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甘雨

基本信息
天赋介绍
角色展示
甘雨
生日
12月2日
所属
月海亭
神之眼
武器类型
命之座
仙麟座
称号
循循守月

甘雨

生日
12月2日
所属
月海亭
神之眼
武器类型
命之座
仙麟座
称号
循循守月

角色突破

  • 1级属性/突破所需材料
  • 20级突破
  • 40级突破
  • 50级突破
  • 60级突破
  • 70级突破
  • 80级突破
  • 90级属性
  • 突破材料
    攻击方式
    远程
    暴击率
    5.0%
    生命值
    763
    暴击伤害
    50.0%
    攻击力
    49(无武器26)
    治疗加成
    0.0%
    防御力
    49
    受治疗加成
    0.0%
    元素精通
    0
    元素充能
    100.0%
  • 突破材料
    新天赋解锁
    唯此一心
    突破前生命值
    1,978
    突破前防御力
    127
    突破后生命值
    2,632
    突破后防御力
    169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91(无武器68)
    突破前暴击伤害
    50.0%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113(无武器90)
    突破后暴击伤害
    50.0%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3,939
    突破前防御力
    253
    突破后生命值
    4,403
    突破后防御力
    283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158(无武器135)
    突破前暴击伤害
    50.0%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174(无武器151)
    突破后暴击伤害
    59.6%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5,066
    突破前防御力
    326
    突破后生命值
    5,686
    突破后防御力
    366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196(无武器173)
    突破前暴击伤害
    59.6%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218(无武器195)
    突破后暴击伤害
    69.2%
  • 突破材料
    新天赋解锁
    天地交泰
    突破前生命值
    6,355
    突破前防御力
    409
    突破后生命值
    6,820
    突破后防御力
    439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240(无武器217)
    突破前暴击伤害
    69.2%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256(无武器233)
    突破后暴击伤害
    69.2%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7,495
    突破前防御力
    482
    突破后生命值
    7,960
    突破后防御力
    512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279(无武器256)
    突破前暴击伤害
    69.2%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295(无武器272)
    突破后暴击伤害
    78.8%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8,643
    突破前防御力
    556
    突破后生命值
    9,108
    突破后防御力
    586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319(无武器296)
    突破前暴击伤害
    78.8%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335(无武器312)
    突破后暴击伤害
    88.4%
  • 突破材料
    生命值
    9,797
    防御力
    630
    攻击力(初始武器)
    358(无武器335)
    暴击伤害
    88.4%

推荐装备

  • 武器推荐
  • 圣遗物推荐
  • 推荐武器 推荐理由

    为重击提供巨额伤害加成,非常适合甘雨

    提供暴击率和暴击伤害加成

    提供高额暴击率和攻击力加成

    在能够命中敌人弱点时,可提供高额攻击力加成,是四星武器中的最优解

    为重击提供一定的伤害加成

    提供暴击伤害加成和攻击力加成(虽然攻击力加成较难触发)。

  • 推荐圣遗物 推荐理由

    重击加成,获取简单的套装

    乐团4件套

    主词条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冰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伤害

    副词条:暴击伤害 暴击率 攻击力 元素精通

    重击加成较高,但是经常开不出大招

    追忆4件套

    主词条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冰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伤害

    副词条:暴击伤害 暴击率 攻击力 元素精通

    拥有很高的暴击率,但是对于无法附着冰元素的怪物较弱

    冰套4件套

    主词条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冰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伤害

    副词条:暴击伤害 暴击率 攻击力 元素精通

    过渡用圣遗物

    主词条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冰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伤害

突破材料

提瓦特大地图

天赋

  • 天赋1(普通攻击)
  • 天赋2(元素战技)
  • 天赋3(元素爆发)
  • 天赋4(固有天赋)
  • 天赋5(固有天赋)
  • 天赋6(固有天赋)

命之座

名称 激活素材 介绍
饮露
甘雨的命星 *1
二段蓄力重击的霜华矢或霜华绽发命中敌人时,会使敌人的冰元素抗性降低15%,持续6秒;此外,命中时会为甘雨恢复2点元素能量。每次二段蓄力重击只能触发一次元素能量恢复效果,无论霜华矢或霜华绽发是否都命中目标。
获麟
甘雨的命星 *1
山泽麟迹的可使用次数增加1次。
云行
甘雨的命星 *1
降众天华的技能等级提高3级。至多提升至15级。
西狩
甘雨的命星 *1
在降众天华的领域内,敌人受到的伤害会增加,这个效果会随时间逐步加强。受伤害加成初始为5%,每3秒提升5%,至多提升至25%。离开领域后,效果至多持续3秒。
折草
甘雨的命星 *1
山泽麟迹的技能等级提高3级。至多提升至15级。
履虫
甘雨的命星 *1
施放山泽麟迹后30秒内的第一次霜华矢,无需蓄力即可施放。

角色展示

  • 甘雨

角色展示

  • 角色待机一
  • 角色待机二

角色展示

  • 普通攻击
  • 重击
  • 元素战技
  • 元素爆发

角色名片

[折叠展开]

角色CV

[折叠展开]

特殊料理

名称:盛世太平

使用效果:为选中的角色恢复生命值上限的40%,并额外恢复2350点生命值。

[折叠展开]

更多描述

「皆言麒麟乃盛世瑞象,但仁兽浮沉人海的孤独,又有谁能知?」——璃月七星之「天枢」

对于高居「玉京台」的七枚明星来说,甘雨绝非服侍他们「伴星」,而是璃月港错综情报数据之网的统筹者,璃月港行政效率的筑基人。

繁杂的会议纪要、冗乱的报表数据…每日成堆的文书恍如流水,皆由她一手整编成晓畅明晰的文字,用以辅助七星的每一个决策与每一次协商,指示各部机构的流转。

千百年的时光里,历任七星不停更迭,唯有甘雨始终见证着璃月港的繁华烟火。

血脉中「人」的一面令她留连绚烂的灯市,「仙」的本性亦使她怀念仙山与洞府的幽闲。

在半人半仙的甘雨眼中,熙攘的人海与幽鸣的群峰,究竟何者才更堪称归宿?

[折叠展开]

角色详细

在璃月,百姓们大多对「玉京台」的生活心驰神往,对其中的运转规则却知之甚少。

人们知道「璃月七星」是人中翘楚,掌握着城市的命脉,但他们很难了解,每个决议背后的数据支撑,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人们知道每一年新颁布的条例都会给市场带来全新的变数,却不知道它们是怎样从繁杂的会议纪要中被摘录出来,逐渐整编成为晓畅的文字的。

甘雨,「月海亭」的秘书,承担了诸多世人看不见的工作。

纵然世人得知甘雨的地位,恐怕他们也很难将「月海亭」的秘书与破晓时分站在码头上,安静享用早点的少女联系起来。

但在旭日东升之前,她一定会重新回到高踞玉京台之上的月海亭,继续完成她的「契约」。

——那是远在三千年前,她与「岩王帝君」签订的契约。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1

甘雨并非七星中「某一颗星」的秘书,而是辅助「璃月七星」这个整体的秘书。

在文静温柔的表象下,甘雨具备着磐石一般的毅力。

关于这点,统领仙人的岩王帝君早已察明。

千百年前,当「璃月七星」之位最初显现于璃月时,甘雨就成为了初代七星的秘书。

此后多年里,璃月七星不断更迭,唯有甘雨始终陪伴左右。这也意味着,璃月各司各部、方方面面的文书事务,在这些年间层层汇聚积压,最终落到了甘雨肩上。

但即使面对七倍、百倍、千倍的工作量,她的责任感依旧数年如一日,从未衰减。

曾有人探究过甘雨动力的来源,得到的回答却稍稍对不上提问。

「我所做的,距离帝君的功绩…还差得远呢。」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2

「我的工作,是为璃月的多数生命,谋求最大的福祉。」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甘雨都是一名值得托付信任的秘书。

很难想象在面对这样庞大工作量的情况下,还有谁能比她做得更出色。更不用提她对璃月所有的事物,都能作出独到而敏锐的见解。

但甘雨的可靠性,只能维持在「绝大多数情况」之下。

越是在关键的节点上,越是努力想要做到分毫不错,甘雨就越是紧张,往往会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忙中出错。

例如「七星请仙典仪」,可谓璃月一年中最重要的仪式。

甘雨却在某年的「七星请仙典仪」上迟到了三分钟,在众目睽睽之下,勉强挤入了人群。

事后,甘雨红着脸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来,只是在心里对「岩王帝君」道歉了一千遍。

朝夕相处的同僚们,都猜想这次的疏忽应该是事出有因。

关系淡漠些的,见帝君毫不在意,也就不再多舌。

私交好一些的,则在私底下关心着她的状况,询问是否需要调整工作量,或者安排短期休假,甘雨却摇着头拒绝。

「今年出席典仪时的衣饰穿戴,和去年相比应该怎样调整?为此举棋不定了两小时…」

——这种理由,甘雨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3

千年有多长?

长到开满荻花洲的琉璃百合,在洪水后绝迹;长到归离原人声鼎沸的集镇,在战后化为断壁残垣。

千年有多短?

对甘雨来说,正如白驹过隙间。

在这凡人难以想象的漫长时光里,甘雨一直端坐玉京台,处理各种事务。亲手记录每一座楼阁的落成,亲眼见证每一个产业的繁荣。

甘雨对于时间流逝的客观感受,来自于白纸上不断庞大的数字,来自于总是需要更多颜色才能区分内容的表格。

时间几乎没能改变甘雨的心智,她的内心始终在「人」和「仙兽」之间摇摆。

一方面,身为麒麟的她,难以理解人类世界的诸多纷争。

而另一方面,人类的血脉却总是提醒她,要对融入社会抱有希望。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4

一旦脱离了工作的范畴,甘雨就很容易显露出本性上的与众不同之处。

她有睡午觉的习惯,同时仿佛内置了极其精准的生物钟。一旦到了午休时间,便不分地点不分场合,只要将身子蜷作一团就能立刻睡着,即使吵闹到有一群丘丘人围在她身边跳舞,也不会醒来。

这种习性,最初也只是「璃月七星」内部流传的笑谈。

然而,有次陪同某一代的「天璇星」,在午间外出就餐后,酒足饭饱的甘雨直接缩进了路边的干草堆里,被一路运去了荻花洲,直到卸货时脑袋砸到了地面,才醒了过来。

在这往返的三小时内,四处找不见甘雨、又深知甘雨不会不告而别的那位「天璇星」,险些填报了人口失踪信息。

在那之后,面对「今后只能在安全之地午睡」的告诫,甘雨有些委屈地回应:

「璃月全境…不都是安全的地方吗。」

究其原因,或许是身为仙兽的混血后裔,甘雨对于世间事物的认知,与多数的人类原本就有所不同。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5

甘雨有着仙兽「麒麟」血脉这件事情,在璃月港鲜为人知。

每当路经绯云坡,有不明真相的路人问起她长发间显眼的突起时,她总谎称那是家传的头饰。

「如果让大家知道真相的话,就会和大家更疏远了…」

虽然实际上也不曾跟市民们亲近过,但在甘雨心里,疏远总不是好事。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一旦老实告诉了大家「这是麒麟的角」,就无法保证不会有人怀着好奇的心情,伸手来摸。

——而角这种器官也是有感觉的,无论心理上还是生理上。

同样被甘雨着重隐藏起来的秘密,还有「需要保持体型」一事。

尽管麒麟一族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但璃月料理作为天下美食之集大成作,即使是素菜,也会令食客难以控制食欲。

因此,习惯了城市生活的甘雨,会非常在意自己的体型与体重。

不自觉地便会被美味吸引,又要严格控制好自己的进食——对甘雨来说,困难程度不亚于在龙脊雪山上找到一朵烈焰花。

但甘雨绝不会在半山腰放弃。

她曾在数千年前的魔神战争中,因为体胖如球而卡住了巨兽的食道,最终轻松降伏了对手。

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过往,甘雨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它再次重现的。

[折叠展开]

玉京台植物志

记载着玉京台常见植物形态特征及习性的手写册,秀美的字体正是出自甘雨本人的手笔。

手册分类清晰,内容简练而翔实,甚至涵盖了市面上少见的难点归纳,诸如琉璃百合的养护要点、霓裳花的嫁接方法等等。

其可读性和科普性,作为正式的刊物出版都毫不为过。

——以上,是从前往后翻阅时的阅读体验。

而如果从后往前翻阅,就不免令人瞠目结舌。

手册的最后几页,是触目惊心的大量黑色涂改痕迹。

如果有足够耐心细加辨认的话,或许能够勉强发现,这里原先记录着各类蔬菜的培养方法。

「如果自己学会种菜的话,肯定会更加难以控制食欲。」

甘雨攥着拳头强忍着欲望,才将好不容易总结出来的成果删去。

但过了一段时间,因为能量摄入不足而饿着肚子去浇花的甘雨,就已把整个脑袋凑入霓裳花堆里,幻想着那是甜甜花,来安慰自己了。

在不知不觉地袭来的午觉中,她梦见了满山的甜甜花。

[折叠展开]

神之眼

麒麟是仙兽中的仁兽,饮必甘露,食必嘉禾。

不履生虫,不折生草,不群居,不旅行,不入阱陷,幽闲则循循如也,动则有容仪,是温柔而优雅的一族。

而当海中巨兽为非作恶、足下的土地遭遇危机时,和平便不再成为生活的选项。

三千年前,甘雨回应岩之神摩拉克斯的召唤,成为他在魔神战争中的助力。

战争结束后,她选择留在璃月帮助人们建设更完美的城邦。

初代璃月七星需要辅佐,甘雨毅然接过这一差事,出任他们的秘书。

她作出这一决定的瞬间,「神之眼」在腰间显现,令她拥有了超越肉身、与世界共鸣的力量。

这一刻,甘雨内心充满了平和的安定感。

哪怕变得更为强大,也无需驱动「神之眼」之力,而是将「神之眼」作为保护璃月的终极手段。

作为仙兽与人类的混血,她选择成为两个种族的桥梁。「神之眼」,便是她的新责任与新见证。

[折叠展开]

生日邮件

主题:想说的话

发件人:甘雨

时间:2021-12-02

听同事们说,在人间,生日是极为重要的日子,要盛大地过。

去平时不会去的地方,花平时舍不得花的摩拉,才算是生日。

但时间对我而言只是个平淡的概念。每年生日都在忙碌中度过,和平时⋯也没有什么不同。

今天午睡时,意外梦见了你。梦里你笑着和我说了什么⋯可惜,一睡醒就忘了内容。

或许,你真的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话?是不是应该趁此机会,和你见一面呢…

总之,我已按照璃月人的规矩备了见面礼。

多给你一颗清心的种子,让你也来一同品味播种与收获的乐趣。

⋯啊,种植和照料的注意事项已经写不下了,那就等见面再说吧。

[折叠展开]

配音展示

  • 中文
  • 日语
  • 英语
  • 韩语
  • 初次见面…
    我明白了,外派工作的「契约」已经拟好了,请过目,即日起就可以为你…欸!名字没有签吗?请让我看一下。唔…名字是甘,甘雨…呼,补上了。话,话说回来,工作具体是指哪些呢?
    闲聊·松弛
    安逸的氛围…喜欢。
    闲聊·聆听
    趴在草地上,能听见大地的心跳。
    闲聊·焦虑
    工作…工作还没有做完…真的可以提前休息吗?
    下雨的时候·担忧
    飞云商会种植的霓裳花需要充足的雨露,唔...和记交通的伙计们却不喜欢雨后泥泞的山路…
    下雨的时候·听雨
    在庭院里听雨的感觉很好,但是,太奢侈了。
    雨过天晴…
    嗯?天晴了吗?是什么时候…
    阳光很好…
    嗯,空气很适宜。
    起风的时候…
    啊,琉璃百合的味道,真好啊…
    早上好...
    早上好…唔?是哪里没有梳理好吗,请不要盯着我的…盯着我的头饰看。
    中午好…
    啊…需要午觉。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就先行告退了。
    晚上好…
    万家灯火就在眼前,人们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欸?你想邀我去夜市?啊…不,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吧。
    晚安…
    愿帝君保佑你,愿你的每个梦都踏实而香甜。
    关于甘雨自己…
    我的工作,就是遵循与帝君的「契约」,为璃月的多数生命,谋求最大的福祉。
    关于我们·工作
    今天的工作已经提前完成了。加…加班?我理解了,我会好好完成的。
    关于我们·评价
    嗯…我,我一直想知道你对我工作的评价。是…普通宝箱的等级还是华丽宝箱的等级。没,没关系的。我的心理…能承受得住。
    关于我们·请求
    我想了解更多有关人类的故事…尤其,想知道你对他们的看法和评价。因为,那个,你跟提瓦特大陆上的普通人不太一样吧。而我也…请务必,和我交流。
    关于「神之眼」…
    「一千种权力伴随着一千种责任。」那位拥有着博览古今的视野,却被迫放弃了自己生活的帝君,才是整个璃月最辛苦的人吧。相比起来,只拥有着普通「神之眼」,只需要去行使普通责任的我,已经轻松得多了。
    有什么想要分享…
    「万商云来、千船继至、百货迭出、诸海历览。」人们用这样的话来称赞璃月。但成就这样的壮景,依靠的也是细小到每一个人的努力。我是怀着要对得起这份繁荣的心情工作的。
    感兴趣的见闻·名字
    生活在璃月的每一只小狗,我都给它们取了名字。不过,有的狗狗如果用别的名字叫它也会有反应。真是了不起呢。如果有谁突然叫我「苦雪」什么的,我一定回应不上来。
    感兴趣的见闻·清心
    清心的花瓣,很好吃…应该说特别好吃。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我才不敢在玉京台种它。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会忍不住…嗯?你说…特别苦?可是…这不就是它的味道吗?
    关于摩拉克斯·信任
    我对帝君有着绝对的信任。当年,正是有帝君率领,我们才能击退魔物、降伏海兽,保住了这一方平安。帝君守护众人的身姿,千年以来的情谊,我不会忘记。
    关于摩拉克斯·追随
    帝君的决断,总是能够为璃月的多数生命带来福祉。我很敬佩这一点,也很想像他一样…但有时,越想着要去追赶帝君的脚步,就越容易紧张得出错…
    关于凝光…
    历任「天权」都会对璃月的古老律法进行释义和补充。在这之中,当代「天权」凝光的处理效率是无人能及的。只不过,她那追求效率和效益的作风常常遭人指摘。挑刺,总是比包容简单得多吧。
    关于刻晴·隔阂
    我无法认同她对帝君的态度。但是…但是…「甘雨,这才是璃月现今需要的人。」帝君反而这样说。我还是太愚钝了,要理解帝君话语中的意思,还得更努力地接触更多事务才行吧。
    关于刻晴·改观
    最近她主动与我讨论起了修复碧水商路的方案,还问我,是帝君的话会怎么做。我们商量出来的举措固然不比帝君,不过…看到她反复推演着沙盘的样子,隐约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那位青衣少年,并不像他的父亲和兄长那般操心织物的经营。是因为对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去做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关于香菱…
    香菱很有名!但...我不太敢去「万民堂」那一带…不敢就是…不敢啦。好,好吧,也不是秘密。那边的饭菜香味飘得满街都是。一旦被勾住了,点上了菜,就算是素菜也...很难控制住食欲吧。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关于北斗…
    近来,玉京台之上对南十字船队的怨言不断。可是在我看来,北斗船长对璃月所做的贡献,远非沉溺于伪造流言之徒所能想象…啊,抱歉,失言了…
    关于瑶瑶…
    瑶瑶啊…我是受总务司那边的熟人托付,在城内好生照顾她,别让她再往船上跑…你问我总务司的业务范围?唔…不,不知道呢。
    关于魈…
    他一直与人间保持距离,应该说是性格使然吧…我能够理解他,但是我无法「接近」他。毕竟…与他履行同一份「契约」的同伴,都已经不在了啊…
    关于烟绯…
    烟绯呀…她还是个懵懂的小女孩时,就和我说过,要遵守契约,过上快乐的生活。如今她亭亭玉立,成了璃月的名人。律法咨询师的工作很繁杂,但她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这让我十分安心。
    关于申鹤…
    我和她并不能算是熟悉。只是听留云真君提过几句,听说她性子较凶,要是压抑不住心性,容易对周围造成严重破坏。嗯…会不会是因为平日里太闲了呢?我…我该给她推荐些工作吗?
    关于夜兰…
    虽说夜兰小姐每年有将近七成时间缺勤,但凝光会给她这样的特权,想必事出有因。当然,这不该是由我打听的事项,具体内容就不清楚了。不过,有天我回月海亭的路上,看到她和许多人有说有笑地吃着早点、喝着茶。我的内心深处…竟然有些羡慕。
    想要了解甘雨·其一
    临时的工作吗?啊,不用和我具体说。将你的要求写下来,放在这边就好。
    想要了解甘雨·其二
    「想要了解更多甘雨的事情」…这,这是什么工作要求啊。我,我还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去年年底述职报告的背诵可以吗?啊,不行啊。
    想要了解甘雨·其三
    我思考过了…既然是「工作」,处理「工作」就没有害羞的必要。如果你想要了解我的话,这个头上的…发饰。其实是我的角。我的身上,有着仙兽「麒麟」的血脉。唔…理解了的话,请签下这份保密协议,不要对别人讲…
    想要了解甘雨·其四
    虽然身为仙兽的混血后裔,但同时也有着人类的血脉。这么多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融入了璃月港的人类生活…可能,我只是像钻进地里的草史莱姆一样,把自己埋在数据和报表中间来逃避吧。
    想要了解甘雨·其五
    谢谢你一直陪我说话。遇见你之后,好像说了十几年都没有说过的那么多话…如果保持这样的锻炼,有朝一日也能从事秘书以外的职业了吧。用上几百年时间来熟练,应该就不会犯什么要紧的错了吧。
    甘雨的爱好…
    爱好吗,爱好的话…工作吧。嗯?工作不能算?但是,为什么呢?难道爱好不是指自己想要去做,做了就会感到开心的事情吗。那么爱好是工作,又有什么问题呢?
    甘雨的烦恼…
    为何人们总是拼命证明…自己的存在比其他人更有价值呢?存在本身,就是足够美好的事情了吧?
    喜欢的食物…
    「饮必甘露,食必嘉禾。」这是我的守则。所以,请把那盘「仙跳墙」,从我的视线范围里拿开…
    讨厌的食物…
    我们一族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肉类料理就请允许我谢绝了。嗯,没错,即使是荤油混在蔬菜丸子里也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哟。我能够闻出来的。
    生日…
    生日快乐。这么久以来受你的关照,但却没有准备礼物,这点实在…藏在手后面的?欸,你看到了啊…是,失败了的清心花凉糕…抱着必须做完美的决心结果…欸,好,好吃的?真…真的吗。
    突破的感受·起
    力量?…真是久违了。
    突破的感受·承
    如果…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不,没什么…
    突破的感受·转
    这就是新的生活之道吧…我明白了,我不会抱怨的。
    突破的感受·合
    我曾经看到古书上说,「麟斗则日无光」。其实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如果需要战斗,如果需要为你而战,我会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元素战技·其一
    禁止接触。
    元素战技·其二
    闲人勿扰。
    元素战技·其三
    霜寒化生。
    元素爆发·其一
    风雪的缩影。
    元素爆发·其二
    如琉璃般飘落。
    元素爆发·其三
    这项工作,该划掉了。
    元素爆发·其四
    为了岩王帝君!
    冲刺开始·其一
    下一项工作是…
    冲刺开始·其二
    我会跟上的…
    冲刺结束·其一
    运动,是必要的…
    打开宝箱·其一
    有所收获,就是一件好事。
    打开宝箱·其二
    瑰丽的珍宝,令人欣喜。
    打开宝箱·其三
    留下宝箱的人,也遵循着某种「契约」吗?
    生命值低·其一
    …是我久疏战场。
    生命值低·其二
    欸?好像弄砸了?
    生命值低·其三
    需要…补充能量。
    倒下·其一
    帝君…对不起…
    倒下·其二
    「契约」…尚未完成…
    倒下·其三
    我得…再撑一会…
    普通受击·其一
    疏忽了…
    受重击·其一
    没有关系…
    加入队伍·其一
    工作时间到了么?
    加入队伍·其二
    请向我下达指令。
    加入队伍·其三
    谨遵你我「契约」。
    初次见面…
    我明白了,外派工作的「契约」已经拟好了,请过目,即日起就可以为你…欸!名字没有签吗?请让我看一下。唔…名字是甘,甘雨…呼,补上了。话,话说回来,工作具体是指哪些呢?
    闲聊·松弛
    安逸的氛围…喜欢。
    闲聊·聆听
    趴在草地上,能听见大地的心跳。
    闲聊·焦虑
    工作…工作还没有做完…真的可以提前休息吗?
    下雨的时候·担忧
    飞云商会种植的霓裳花需要充足的雨露,唔...和记交通的伙计们却不喜欢雨后泥泞的山路…
    下雨的时候·听雨
    在庭院里听雨的感觉很好,但是,太奢侈了。
    雨过天晴…
    嗯?天晴了吗?是什么时候…
    阳光很好…
    嗯,空气很适宜。
    起风的时候…
    啊,琉璃百合的味道,真好啊…
    早上好...
    早上好…唔?是哪里没有梳理好吗,请不要盯着我的…盯着我的头饰看。
    中午好…
    啊…需要午觉。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就先行告退了。
    晚上好…
    万家灯火就在眼前,人们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欸?你想邀我去夜市?啊…不,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吧。
    晚安…
    愿帝君保佑你,愿你的每个梦都踏实而香甜。
    关于甘雨自己…
    我的工作,就是遵循与帝君的「契约」,为璃月的多数生命,谋求最大的福祉。
    关于我们·工作
    今天的工作已经提前完成了。加…加班?我理解了,我会好好完成的。
    关于我们·评价
    嗯…我,我一直想知道你对我工作的评价。是…普通宝箱的等级还是华丽宝箱的等级。没,没关系的。我的心理…能承受得住。
    关于我们·请求
    我想了解更多有关人类的故事…尤其,想知道你对他们的看法和评价。因为,那个,你跟提瓦特大陆上的普通人不太一样吧。而我也…请务必,和我交流。
    关于「神之眼」…
    「一千种权力伴随着一千种责任。」那位拥有着博览古今的视野,却被迫放弃了自己生活的帝君,才是整个璃月最辛苦的人吧。相比起来,只拥有着普通「神之眼」,只需要去行使普通责任的我,已经轻松得多了。
    有什么想要分享…
    「万商云来、千船继至、百货迭出、诸海历览。」人们用这样的话来称赞璃月。但成就这样的壮景,依靠的也是细小到每一个人的努力。我是怀着要对得起这份繁荣的心情工作的。
    感兴趣的见闻·名字
    生活在璃月的每一只小狗,我都给它们取了名字。不过,有的狗狗如果用别的名字叫它也会有反应。真是了不起呢。如果有谁突然叫我「苦雪」什么的,我一定回应不上来。
    感兴趣的见闻·清心
    清心的花瓣,很好吃…应该说特别好吃。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我才不敢在玉京台种它。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会忍不住…嗯?你说…特别苦?可是…这不就是它的味道吗?
    关于摩拉克斯·信任
    我对帝君有着绝对的信任。当年,正是有帝君率领,我们才能击退魔物、降伏海兽,保住了这一方平安。帝君守护众人的身姿,千年以来的情谊,我不会忘记。
    关于摩拉克斯·追随
    帝君的决断,总是能够为璃月的多数生命带来福祉。我很敬佩这一点,也很想像他一样…但有时,越想着要去追赶帝君的脚步,就越容易紧张得出错…
    关于凝光…
    历任「天权」都会对璃月的古老律法进行释义和补充。在这之中,当代「天权」凝光的处理效率是无人能及的。只不过,她那追求效率和效益的作风常常遭人指摘。挑刺,总是比包容简单得多吧。
    关于刻晴·隔阂
    我无法认同她对帝君的态度。但是…但是…「甘雨,这才是璃月现今需要的人。」帝君反而这样说。我还是太愚钝了,要理解帝君话语中的意思,还得更努力地接触更多事务才行吧。
    关于刻晴·改观
    最近她主动与我讨论起了修复碧水商路的方案,还问我,是帝君的话会怎么做。我们商量出来的举措固然不比帝君,不过…看到她反复推演着沙盘的样子,隐约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那位青衣少年,并不像他的父亲和兄长那般操心织物的经营。是因为对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去做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关于香菱…
    香菱很有名!但...我不太敢去「万民堂」那一带…不敢就是…不敢啦。好,好吧,也不是秘密。那边的饭菜香味飘得满街都是。一旦被勾住了,点上了菜,就算是素菜也...很难控制住食欲吧。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关于北斗…
    近来,玉京台之上对南十字船队的怨言不断。可是在我看来,北斗船长对璃月所做的贡献,远非沉溺于伪造流言之徒所能想象…啊,抱歉,失言了…
    关于瑶瑶…
    瑶瑶啊…我是受总务司那边的熟人托付,在城内好生照顾她,别让她再往船上跑…你问我总务司的业务范围?唔…不,不知道呢。
    关于魈…
    他一直与人间保持距离,应该说是性格使然吧…我能够理解他,但是我无法「接近」他。毕竟…与他履行同一份「契约」的同伴,都已经不在了啊…
    关于烟绯…
    烟绯呀…她还是个懵懂的小女孩时,就和我说过,要遵守契约,过上快乐的生活。如今她亭亭玉立,成了璃月的名人。律法咨询师的工作很繁杂,但她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这让我十分安心。
    关于申鹤…
    我和她并不能算是熟悉。只是听留云真君提过几句,听说她性子较凶,要是压抑不住心性,容易对周围造成严重破坏。嗯…会不会是因为平日里太闲了呢?我…我该给她推荐些工作吗?
    关于夜兰…
    虽说夜兰小姐每年有将近七成时间缺勤,但凝光会给她这样的特权,想必事出有因。当然,这不该是由我打听的事项,具体内容就不清楚了。不过,有天我回月海亭的路上,看到她和许多人有说有笑地吃着早点、喝着茶。我的内心深处…竟然有些羡慕。
    想要了解甘雨·其一
    临时的工作吗?啊,不用和我具体说。将你的要求写下来,放在这边就好。
    想要了解甘雨·其二
    「想要了解更多甘雨的事情」…这,这是什么工作要求啊。我,我还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去年年底述职报告的背诵可以吗?啊,不行啊。
    想要了解甘雨·其三
    我思考过了…既然是「工作」,处理「工作」就没有害羞的必要。如果你想要了解我的话,这个头上的…发饰。其实是我的角。我的身上,有着仙兽「麒麟」的血脉。唔…理解了的话,请签下这份保密协议,不要对别人讲…
    想要了解甘雨·其四
    虽然身为仙兽的混血后裔,但同时也有着人类的血脉。这么多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融入了璃月港的人类生活…可能,我只是像钻进地里的草史莱姆一样,把自己埋在数据和报表中间来逃避吧。
    想要了解甘雨·其五
    谢谢你一直陪我说话。遇见你之后,好像说了十几年都没有说过的那么多话…如果保持这样的锻炼,有朝一日也能从事秘书以外的职业了吧。用上几百年时间来熟练,应该就不会犯什么要紧的错了吧。
    甘雨的爱好…
    爱好吗,爱好的话…工作吧。嗯?工作不能算?但是,为什么呢?难道爱好不是指自己想要去做,做了就会感到开心的事情吗。那么爱好是工作,又有什么问题呢?
    甘雨的烦恼…
    为何人们总是拼命证明…自己的存在比其他人更有价值呢?存在本身,就是足够美好的事情了吧?
    喜欢的食物…
    「饮必甘露,食必嘉禾。」这是我的守则。所以,请把那盘「仙跳墙」,从我的视线范围里拿开…
    讨厌的食物…
    我们一族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肉类料理就请允许我谢绝了。嗯,没错,即使是荤油混在蔬菜丸子里也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哟。我能够闻出来的。
    生日…
    生日快乐。这么久以来受你的关照,但却没有准备礼物,这点实在…藏在手后面的?欸,你看到了啊…是,失败了的清心花凉糕…抱着必须做完美的决心结果…欸,好,好吃的?真…真的吗。
    突破的感受·起
    力量?…真是久违了。
    突破的感受·承
    如果…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不,没什么…
    突破的感受·转
    这就是新的生活之道吧…我明白了,我不会抱怨的。
    突破的感受·合
    我曾经看到古书上说,「麟斗则日无光」。其实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如果需要战斗,如果需要为你而战,我会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元素战技·其一
    禁止接触。
    元素战技·其二
    闲人勿扰。
    元素战技·其三
    霜寒化生。
    元素爆发·其一
    风雪的缩影。
    元素爆发·其二
    如琉璃般飘落。
    元素爆发·其三
    这项工作,该划掉了。
    元素爆发·其四
    为了岩王帝君!
    冲刺开始·其一
    下一项工作是…
    冲刺开始·其二
    我会跟上的…
    冲刺结束·其一
    运动,是必要的…
    打开宝箱·其一
    有所收获,就是一件好事。
    打开宝箱·其二
    瑰丽的珍宝,令人欣喜。
    打开宝箱·其三
    留下宝箱的人,也遵循着某种「契约」吗?
    生命值低·其一
    …是我久疏战场。
    生命值低·其二
    欸?好像弄砸了?
    生命值低·其三
    需要…补充能量。
    倒下·其一
    帝君…对不起…
    倒下·其二
    「契约」…尚未完成…
    倒下·其三
    我得…再撑一会…
    普通受击·其一
    疏忽了…
    受重击·其一
    没有关系…
    加入队伍·其一
    工作时间到了么?
    加入队伍·其二
    请向我下达指令。
    加入队伍·其三
    谨遵你我「契约」。
  • 初次见面…
    我明白了,外派工作的「契约」已经拟好了,请过目,即日起就可以为你…欸!名字没有签吗?请让我看一下。唔…名字是甘,甘雨…呼,补上了。话,话说回来,工作具体是指哪些呢?
    闲聊·松弛
    安逸的氛围…喜欢。
    闲聊·聆听
    趴在草地上,能听见大地的心跳。
    闲聊·焦虑
    工作…工作还没有做完…真的可以提前休息吗?
    下雨的时候·担忧
    飞云商会种植的霓裳花需要充足的雨露,唔...和记交通的伙计们却不喜欢雨后泥泞的山路…
    下雨的时候·听雨
    在庭院里听雨的感觉很好,但是,太奢侈了。
    雨过天晴…
    嗯?天晴了吗?是什么时候…
    阳光很好…
    嗯,空气很适宜。
    起风的时候…
    啊,琉璃百合的味道,真好啊…
    早上好...
    早上好…唔?是哪里没有梳理好吗,请不要盯着我的…盯着我的头饰看。
    中午好…
    啊…需要午觉。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就先行告退了。
    晚上好…
    万家灯火就在眼前,人们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欸?你想邀我去夜市?啊…不,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吧。
    晚安…
    愿帝君保佑你,愿你的每个梦都踏实而香甜。
    关于甘雨自己…
    我的工作,就是遵循与帝君的「契约」,为璃月的多数生命,谋求最大的福祉。
    关于我们·工作
    今天的工作已经提前完成了。加…加班?我理解了,我会好好完成的。
    关于我们·评价
    嗯…我,我一直想知道你对我工作的评价。是…普通宝箱的等级还是华丽宝箱的等级。没,没关系的。我的心理…能承受得住。
    关于我们·请求
    我想了解更多有关人类的故事…尤其,想知道你对他们的看法和评价。因为,那个,你跟提瓦特大陆上的普通人不太一样吧。而我也…请务必,和我交流。
    关于「神之眼」…
    「一千种权力伴随着一千种责任。」那位拥有着博览古今的视野,却被迫放弃了自己生活的帝君,才是整个璃月最辛苦的人吧。相比起来,只拥有着普通「神之眼」,只需要去行使普通责任的我,已经轻松得多了。
    有什么想要分享…
    「万商云来、千船继至、百货迭出、诸海历览。」人们用这样的话来称赞璃月。但成就这样的壮景,依靠的也是细小到每一个人的努力。我是怀着要对得起这份繁荣的心情工作的。
    感兴趣的见闻·名字
    生活在璃月的每一只小狗,我都给它们取了名字。不过,有的狗狗如果用别的名字叫它也会有反应。真是了不起呢。如果有谁突然叫我「苦雪」什么的,我一定回应不上来。
    感兴趣的见闻·清心
    清心的花瓣,很好吃…应该说特别好吃。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我才不敢在玉京台种它。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会忍不住…嗯?你说…特别苦?可是…这不就是它的味道吗?
    关于摩拉克斯·信任
    我对帝君有着绝对的信任。当年,正是有帝君率领,我们才能击退魔物、降伏海兽,保住了这一方平安。帝君守护众人的身姿,千年以来的情谊,我不会忘记。
    关于摩拉克斯·追随
    帝君的决断,总是能够为璃月的多数生命带来福祉。我很敬佩这一点,也很想像他一样…但有时,越想着要去追赶帝君的脚步,就越容易紧张得出错…
    关于凝光…
    历任「天权」都会对璃月的古老律法进行释义和补充。在这之中,当代「天权」凝光的处理效率是无人能及的。只不过,她那追求效率和效益的作风常常遭人指摘。挑刺,总是比包容简单得多吧。
    关于刻晴·隔阂
    我无法认同她对帝君的态度。但是…但是…「甘雨,这才是璃月现今需要的人。」帝君反而这样说。我还是太愚钝了,要理解帝君话语中的意思,还得更努力地接触更多事务才行吧。
    关于刻晴·改观
    最近她主动与我讨论起了修复碧水商路的方案,还问我,是帝君的话会怎么做。我们商量出来的举措固然不比帝君,不过…看到她反复推演着沙盘的样子,隐约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那位青衣少年,并不像他的父亲和兄长那般操心织物的经营。是因为对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去做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关于香菱…
    香菱很有名!但...我不太敢去「万民堂」那一带…不敢就是…不敢啦。好,好吧,也不是秘密。那边的饭菜香味飘得满街都是。一旦被勾住了,点上了菜,就算是素菜也...很难控制住食欲吧。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关于北斗…
    近来,玉京台之上对南十字船队的怨言不断。可是在我看来,北斗船长对璃月所做的贡献,远非沉溺于伪造流言之徒所能想象…啊,抱歉,失言了…
    关于瑶瑶…
    瑶瑶啊…我是受总务司那边的熟人托付,在城内好生照顾她,别让她再往船上跑…你问我总务司的业务范围?唔…不,不知道呢。
    关于魈…
    他一直与人间保持距离,应该说是性格使然吧…我能够理解他,但是我无法「接近」他。毕竟…与他履行同一份「契约」的同伴,都已经不在了啊…
    关于烟绯…
    烟绯呀…她还是个懵懂的小女孩时,就和我说过,要遵守契约,过上快乐的生活。如今她亭亭玉立,成了璃月的名人。律法咨询师的工作很繁杂,但她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这让我十分安心。
    关于申鹤…
    我和她并不能算是熟悉。只是听留云真君提过几句,听说她性子较凶,要是压抑不住心性,容易对周围造成严重破坏。嗯…会不会是因为平日里太闲了呢?我…我该给她推荐些工作吗?
    关于夜兰…
    虽说夜兰小姐每年有将近七成时间缺勤,但凝光会给她这样的特权,想必事出有因。当然,这不该是由我打听的事项,具体内容就不清楚了。不过,有天我回月海亭的路上,看到她和许多人有说有笑地吃着早点、喝着茶。我的内心深处…竟然有些羡慕。
    想要了解甘雨·其一
    临时的工作吗?啊,不用和我具体说。将你的要求写下来,放在这边就好。
    想要了解甘雨·其二
    「想要了解更多甘雨的事情」…这,这是什么工作要求啊。我,我还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去年年底述职报告的背诵可以吗?啊,不行啊。
    想要了解甘雨·其三
    我思考过了…既然是「工作」,处理「工作」就没有害羞的必要。如果你想要了解我的话,这个头上的…发饰。其实是我的角。我的身上,有着仙兽「麒麟」的血脉。唔…理解了的话,请签下这份保密协议,不要对别人讲…
    想要了解甘雨·其四
    虽然身为仙兽的混血后裔,但同时也有着人类的血脉。这么多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融入了璃月港的人类生活…可能,我只是像钻进地里的草史莱姆一样,把自己埋在数据和报表中间来逃避吧。
    想要了解甘雨·其五
    谢谢你一直陪我说话。遇见你之后,好像说了十几年都没有说过的那么多话…如果保持这样的锻炼,有朝一日也能从事秘书以外的职业了吧。用上几百年时间来熟练,应该就不会犯什么要紧的错了吧。
    甘雨的爱好…
    爱好吗,爱好的话…工作吧。嗯?工作不能算?但是,为什么呢?难道爱好不是指自己想要去做,做了就会感到开心的事情吗。那么爱好是工作,又有什么问题呢?
    甘雨的烦恼…
    为何人们总是拼命证明…自己的存在比其他人更有价值呢?存在本身,就是足够美好的事情了吧?
    喜欢的食物…
    「饮必甘露,食必嘉禾。」这是我的守则。所以,请把那盘「仙跳墙」,从我的视线范围里拿开…
    讨厌的食物…
    我们一族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肉类料理就请允许我谢绝了。嗯,没错,即使是荤油混在蔬菜丸子里也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哟。我能够闻出来的。
    生日…
    生日快乐。这么久以来受你的关照,但却没有准备礼物,这点实在…藏在手后面的?欸,你看到了啊…是,失败了的清心花凉糕…抱着必须做完美的决心结果…欸,好,好吃的?真…真的吗。
    突破的感受·起
    力量?…真是久违了。
    突破的感受·承
    如果…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不,没什么…
    突破的感受·转
    这就是新的生活之道吧…我明白了,我不会抱怨的。
    突破的感受·合
    我曾经看到古书上说,「麟斗则日无光」。其实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如果需要战斗,如果需要为你而战,我会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元素战技·其一
    禁止接触。
    元素战技·其二
    闲人勿扰。
    元素战技·其三
    霜寒化生。
    元素爆发·其一
    风雪的缩影。
    元素爆发·其二
    如琉璃般飘落。
    元素爆发·其三
    这项工作,该划掉了。
    元素爆发·其四
    为了岩王帝君!
    冲刺开始·其一
    下一项工作是…
    冲刺开始·其二
    我会跟上的…
    冲刺结束·其一
    运动,是必要的…
    打开宝箱·其一
    有所收获,就是一件好事。
    打开宝箱·其二
    瑰丽的珍宝,令人欣喜。
    打开宝箱·其三
    留下宝箱的人,也遵循着某种「契约」吗?
    生命值低·其一
    …是我久疏战场。
    生命值低·其二
    欸?好像弄砸了?
    生命值低·其三
    需要…补充能量。
    倒下·其一
    帝君…对不起…
    倒下·其二
    「契约」…尚未完成…
    倒下·其三
    我得…再撑一会…
    普通受击·其一
    疏忽了…
    受重击·其一
    没有关系…
    加入队伍·其一
    工作时间到了么?
    加入队伍·其二
    请向我下达指令。
    加入队伍·其三
    谨遵你我「契约」。
    初次见面…
    我明白了,外派工作的「契约」已经拟好了,请过目,即日起就可以为你…欸!名字没有签吗?请让我看一下。唔…名字是甘,甘雨…呼,补上了。话,话说回来,工作具体是指哪些呢?
    闲聊·松弛
    安逸的氛围…喜欢。
    闲聊·聆听
    趴在草地上,能听见大地的心跳。
    闲聊·焦虑
    工作…工作还没有做完…真的可以提前休息吗?
    下雨的时候·担忧
    飞云商会种植的霓裳花需要充足的雨露,唔...和记交通的伙计们却不喜欢雨后泥泞的山路…
    下雨的时候·听雨
    在庭院里听雨的感觉很好,但是,太奢侈了。
    雨过天晴…
    嗯?天晴了吗?是什么时候…
    阳光很好…
    嗯,空气很适宜。
    起风的时候…
    啊,琉璃百合的味道,真好啊…
    早上好...
    早上好…唔?是哪里没有梳理好吗,请不要盯着我的…盯着我的头饰看。
    中午好…
    啊…需要午觉。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就先行告退了。
    晚上好…
    万家灯火就在眼前,人们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欸?你想邀我去夜市?啊…不,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吧。
    晚安…
    愿帝君保佑你,愿你的每个梦都踏实而香甜。
    关于甘雨自己…
    我的工作,就是遵循与帝君的「契约」,为璃月的多数生命,谋求最大的福祉。
    关于我们·工作
    今天的工作已经提前完成了。加…加班?我理解了,我会好好完成的。
    关于我们·评价
    嗯…我,我一直想知道你对我工作的评价。是…普通宝箱的等级还是华丽宝箱的等级。没,没关系的。我的心理…能承受得住。
    关于我们·请求
    我想了解更多有关人类的故事…尤其,想知道你对他们的看法和评价。因为,那个,你跟提瓦特大陆上的普通人不太一样吧。而我也…请务必,和我交流。
    关于「神之眼」…
    「一千种权力伴随着一千种责任。」那位拥有着博览古今的视野,却被迫放弃了自己生活的帝君,才是整个璃月最辛苦的人吧。相比起来,只拥有着普通「神之眼」,只需要去行使普通责任的我,已经轻松得多了。
    有什么想要分享…
    「万商云来、千船继至、百货迭出、诸海历览。」人们用这样的话来称赞璃月。但成就这样的壮景,依靠的也是细小到每一个人的努力。我是怀着要对得起这份繁荣的心情工作的。
    感兴趣的见闻·名字
    生活在璃月的每一只小狗,我都给它们取了名字。不过,有的狗狗如果用别的名字叫它也会有反应。真是了不起呢。如果有谁突然叫我「苦雪」什么的,我一定回应不上来。
    感兴趣的见闻·清心
    清心的花瓣,很好吃…应该说特别好吃。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我才不敢在玉京台种它。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会忍不住…嗯?你说…特别苦?可是…这不就是它的味道吗?
    关于摩拉克斯·信任
    我对帝君有着绝对的信任。当年,正是有帝君率领,我们才能击退魔物、降伏海兽,保住了这一方平安。帝君守护众人的身姿,千年以来的情谊,我不会忘记。
    关于摩拉克斯·追随
    帝君的决断,总是能够为璃月的多数生命带来福祉。我很敬佩这一点,也很想像他一样…但有时,越想着要去追赶帝君的脚步,就越容易紧张得出错…
    关于凝光…
    历任「天权」都会对璃月的古老律法进行释义和补充。在这之中,当代「天权」凝光的处理效率是无人能及的。只不过,她那追求效率和效益的作风常常遭人指摘。挑刺,总是比包容简单得多吧。
    关于刻晴·隔阂
    我无法认同她对帝君的态度。但是…但是…「甘雨,这才是璃月现今需要的人。」帝君反而这样说。我还是太愚钝了,要理解帝君话语中的意思,还得更努力地接触更多事务才行吧。
    关于刻晴·改观
    最近她主动与我讨论起了修复碧水商路的方案,还问我,是帝君的话会怎么做。我们商量出来的举措固然不比帝君,不过…看到她反复推演着沙盘的样子,隐约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那位青衣少年,并不像他的父亲和兄长那般操心织物的经营。是因为对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去做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关于香菱…
    香菱很有名!但...我不太敢去「万民堂」那一带…不敢就是…不敢啦。好,好吧,也不是秘密。那边的饭菜香味飘得满街都是。一旦被勾住了,点上了菜,就算是素菜也...很难控制住食欲吧。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关于北斗…
    近来,玉京台之上对南十字船队的怨言不断。可是在我看来,北斗船长对璃月所做的贡献,远非沉溺于伪造流言之徒所能想象…啊,抱歉,失言了…
    关于瑶瑶…
    瑶瑶啊…我是受总务司那边的熟人托付,在城内好生照顾她,别让她再往船上跑…你问我总务司的业务范围?唔…不,不知道呢。
    关于魈…
    他一直与人间保持距离,应该说是性格使然吧…我能够理解他,但是我无法「接近」他。毕竟…与他履行同一份「契约」的同伴,都已经不在了啊…
    关于烟绯…
    烟绯呀…她还是个懵懂的小女孩时,就和我说过,要遵守契约,过上快乐的生活。如今她亭亭玉立,成了璃月的名人。律法咨询师的工作很繁杂,但她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这让我十分安心。
    关于申鹤…
    我和她并不能算是熟悉。只是听留云真君提过几句,听说她性子较凶,要是压抑不住心性,容易对周围造成严重破坏。嗯…会不会是因为平日里太闲了呢?我…我该给她推荐些工作吗?
    关于夜兰…
    虽说夜兰小姐每年有将近七成时间缺勤,但凝光会给她这样的特权,想必事出有因。当然,这不该是由我打听的事项,具体内容就不清楚了。不过,有天我回月海亭的路上,看到她和许多人有说有笑地吃着早点、喝着茶。我的内心深处…竟然有些羡慕。
    想要了解甘雨·其一
    临时的工作吗?啊,不用和我具体说。将你的要求写下来,放在这边就好。
    想要了解甘雨·其二
    「想要了解更多甘雨的事情」…这,这是什么工作要求啊。我,我还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去年年底述职报告的背诵可以吗?啊,不行啊。
    想要了解甘雨·其三
    我思考过了…既然是「工作」,处理「工作」就没有害羞的必要。如果你想要了解我的话,这个头上的…发饰。其实是我的角。我的身上,有着仙兽「麒麟」的血脉。唔…理解了的话,请签下这份保密协议,不要对别人讲…
    想要了解甘雨·其四
    虽然身为仙兽的混血后裔,但同时也有着人类的血脉。这么多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融入了璃月港的人类生活…可能,我只是像钻进地里的草史莱姆一样,把自己埋在数据和报表中间来逃避吧。
    想要了解甘雨·其五
    谢谢你一直陪我说话。遇见你之后,好像说了十几年都没有说过的那么多话…如果保持这样的锻炼,有朝一日也能从事秘书以外的职业了吧。用上几百年时间来熟练,应该就不会犯什么要紧的错了吧。
    甘雨的爱好…
    爱好吗,爱好的话…工作吧。嗯?工作不能算?但是,为什么呢?难道爱好不是指自己想要去做,做了就会感到开心的事情吗。那么爱好是工作,又有什么问题呢?
    甘雨的烦恼…
    为何人们总是拼命证明…自己的存在比其他人更有价值呢?存在本身,就是足够美好的事情了吧?
    喜欢的食物…
    「饮必甘露,食必嘉禾。」这是我的守则。所以,请把那盘「仙跳墙」,从我的视线范围里拿开…
    讨厌的食物…
    我们一族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肉类料理就请允许我谢绝了。嗯,没错,即使是荤油混在蔬菜丸子里也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哟。我能够闻出来的。
    生日…
    生日快乐。这么久以来受你的关照,但却没有准备礼物,这点实在…藏在手后面的?欸,你看到了啊…是,失败了的清心花凉糕…抱着必须做完美的决心结果…欸,好,好吃的?真…真的吗。
    突破的感受·起
    力量?…真是久违了。
    突破的感受·承
    如果…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不,没什么…
    突破的感受·转
    这就是新的生活之道吧…我明白了,我不会抱怨的。
    突破的感受·合
    我曾经看到古书上说,「麟斗则日无光」。其实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如果需要战斗,如果需要为你而战,我会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元素战技·其一
    禁止接触。
    元素战技·其二
    闲人勿扰。
    元素战技·其三
    霜寒化生。
    元素爆发·其一
    风雪的缩影。
    元素爆发·其二
    如琉璃般飘落。
    元素爆发·其三
    这项工作,该划掉了。
    元素爆发·其四
    为了岩王帝君!
    冲刺开始·其一
    下一项工作是…
    冲刺开始·其二
    我会跟上的…
    冲刺结束·其一
    运动,是必要的…
    打开宝箱·其一
    有所收获,就是一件好事。
    打开宝箱·其二
    瑰丽的珍宝,令人欣喜。
    打开宝箱·其三
    留下宝箱的人,也遵循着某种「契约」吗?
    生命值低·其一
    …是我久疏战场。
    生命值低·其二
    欸?好像弄砸了?
    生命值低·其三
    需要…补充能量。
    倒下·其一
    帝君…对不起…
    倒下·其二
    「契约」…尚未完成…
    倒下·其三
    我得…再撑一会…
    普通受击·其一
    疏忽了…
    受重击·其一
    没有关系…
    加入队伍·其一
    工作时间到了么?
    加入队伍·其二
    请向我下达指令。
    加入队伍·其三
    谨遵你我「契约」。
  • 初次见面…
    我明白了,外派工作的「契约」已经拟好了,请过目,即日起就可以为你…欸!名字没有签吗?请让我看一下。唔…名字是甘,甘雨…呼,补上了。话,话说回来,工作具体是指哪些呢?
    闲聊·松弛
    安逸的氛围…喜欢。
    闲聊·聆听
    趴在草地上,能听见大地的心跳。
    闲聊·焦虑
    工作…工作还没有做完…真的可以提前休息吗?
    下雨的时候·担忧
    飞云商会种植的霓裳花需要充足的雨露,唔...和记交通的伙计们却不喜欢雨后泥泞的山路…
    下雨的时候·听雨
    在庭院里听雨的感觉很好,但是,太奢侈了。
    雨过天晴…
    嗯?天晴了吗?是什么时候…
    阳光很好…
    嗯,空气很适宜。
    起风的时候…
    啊,琉璃百合的味道,真好啊…
    早上好...
    早上好…唔?是哪里没有梳理好吗,请不要盯着我的…盯着我的头饰看。
    中午好…
    啊…需要午觉。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就先行告退了。
    晚上好…
    万家灯火就在眼前,人们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欸?你想邀我去夜市?啊…不,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吧。
    晚安…
    愿帝君保佑你,愿你的每个梦都踏实而香甜。
    关于甘雨自己…
    我的工作,就是遵循与帝君的「契约」,为璃月的多数生命,谋求最大的福祉。
    关于我们·工作
    今天的工作已经提前完成了。加…加班?我理解了,我会好好完成的。
    关于我们·评价
    嗯…我,我一直想知道你对我工作的评价。是…普通宝箱的等级还是华丽宝箱的等级。没,没关系的。我的心理…能承受得住。
    关于我们·请求
    我想了解更多有关人类的故事…尤其,想知道你对他们的看法和评价。因为,那个,你跟提瓦特大陆上的普通人不太一样吧。而我也…请务必,和我交流。
    关于「神之眼」…
    「一千种权力伴随着一千种责任。」那位拥有着博览古今的视野,却被迫放弃了自己生活的帝君,才是整个璃月最辛苦的人吧。相比起来,只拥有着普通「神之眼」,只需要去行使普通责任的我,已经轻松得多了。
    有什么想要分享…
    「万商云来、千船继至、百货迭出、诸海历览。」人们用这样的话来称赞璃月。但成就这样的壮景,依靠的也是细小到每一个人的努力。我是怀着要对得起这份繁荣的心情工作的。
    感兴趣的见闻·名字
    生活在璃月的每一只小狗,我都给它们取了名字。不过,有的狗狗如果用别的名字叫它也会有反应。真是了不起呢。如果有谁突然叫我「苦雪」什么的,我一定回应不上来。
    感兴趣的见闻·清心
    清心的花瓣,很好吃…应该说特别好吃。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我才不敢在玉京台种它。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会忍不住…嗯?你说…特别苦?可是…这不就是它的味道吗?
    关于摩拉克斯·信任
    我对帝君有着绝对的信任。当年,正是有帝君率领,我们才能击退魔物、降伏海兽,保住了这一方平安。帝君守护众人的身姿,千年以来的情谊,我不会忘记。
    关于摩拉克斯·追随
    帝君的决断,总是能够为璃月的多数生命带来福祉。我很敬佩这一点,也很想像他一样…但有时,越想着要去追赶帝君的脚步,就越容易紧张得出错…
    关于凝光…
    历任「天权」都会对璃月的古老律法进行释义和补充。在这之中,当代「天权」凝光的处理效率是无人能及的。只不过,她那追求效率和效益的作风常常遭人指摘。挑刺,总是比包容简单得多吧。
    关于刻晴·隔阂
    我无法认同她对帝君的态度。但是…但是…「甘雨,这才是璃月现今需要的人。」帝君反而这样说。我还是太愚钝了,要理解帝君话语中的意思,还得更努力地接触更多事务才行吧。
    关于刻晴·改观
    最近她主动与我讨论起了修复碧水商路的方案,还问我,是帝君的话会怎么做。我们商量出来的举措固然不比帝君,不过…看到她反复推演着沙盘的样子,隐约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那位青衣少年,并不像他的父亲和兄长那般操心织物的经营。是因为对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去做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关于香菱…
    香菱很有名!但...我不太敢去「万民堂」那一带…不敢就是…不敢啦。好,好吧,也不是秘密。那边的饭菜香味飘得满街都是。一旦被勾住了,点上了菜,就算是素菜也...很难控制住食欲吧。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关于北斗…
    近来,玉京台之上对南十字船队的怨言不断。可是在我看来,北斗船长对璃月所做的贡献,远非沉溺于伪造流言之徒所能想象…啊,抱歉,失言了…
    关于瑶瑶…
    瑶瑶啊…我是受总务司那边的熟人托付,在城内好生照顾她,别让她再往船上跑…你问我总务司的业务范围?唔…不,不知道呢。
    关于魈…
    他一直与人间保持距离,应该说是性格使然吧…我能够理解他,但是我无法「接近」他。毕竟…与他履行同一份「契约」的同伴,都已经不在了啊…
    关于烟绯…
    烟绯呀…她还是个懵懂的小女孩时,就和我说过,要遵守契约,过上快乐的生活。如今她亭亭玉立,成了璃月的名人。律法咨询师的工作很繁杂,但她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这让我十分安心。
    关于申鹤…
    我和她并不能算是熟悉。只是听留云真君提过几句,听说她性子较凶,要是压抑不住心性,容易对周围造成严重破坏。嗯…会不会是因为平日里太闲了呢?我…我该给她推荐些工作吗?
    关于夜兰…
    虽说夜兰小姐每年有将近七成时间缺勤,但凝光会给她这样的特权,想必事出有因。当然,这不该是由我打听的事项,具体内容就不清楚了。不过,有天我回月海亭的路上,看到她和许多人有说有笑地吃着早点、喝着茶。我的内心深处…竟然有些羡慕。
    想要了解甘雨·其一
    临时的工作吗?啊,不用和我具体说。将你的要求写下来,放在这边就好。
    想要了解甘雨·其二
    「想要了解更多甘雨的事情」…这,这是什么工作要求啊。我,我还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去年年底述职报告的背诵可以吗?啊,不行啊。
    想要了解甘雨·其三
    我思考过了…既然是「工作」,处理「工作」就没有害羞的必要。如果你想要了解我的话,这个头上的…发饰。其实是我的角。我的身上,有着仙兽「麒麟」的血脉。唔…理解了的话,请签下这份保密协议,不要对别人讲…
    想要了解甘雨·其四
    虽然身为仙兽的混血后裔,但同时也有着人类的血脉。这么多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融入了璃月港的人类生活…可能,我只是像钻进地里的草史莱姆一样,把自己埋在数据和报表中间来逃避吧。
    想要了解甘雨·其五
    谢谢你一直陪我说话。遇见你之后,好像说了十几年都没有说过的那么多话…如果保持这样的锻炼,有朝一日也能从事秘书以外的职业了吧。用上几百年时间来熟练,应该就不会犯什么要紧的错了吧。
    甘雨的爱好…
    爱好吗,爱好的话…工作吧。嗯?工作不能算?但是,为什么呢?难道爱好不是指自己想要去做,做了就会感到开心的事情吗。那么爱好是工作,又有什么问题呢?
    甘雨的烦恼…
    为何人们总是拼命证明…自己的存在比其他人更有价值呢?存在本身,就是足够美好的事情了吧?
    喜欢的食物…
    「饮必甘露,食必嘉禾。」这是我的守则。所以,请把那盘「仙跳墙」,从我的视线范围里拿开…
    讨厌的食物…
    我们一族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肉类料理就请允许我谢绝了。嗯,没错,即使是荤油混在蔬菜丸子里也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哟。我能够闻出来的。
    生日…
    生日快乐。这么久以来受你的关照,但却没有准备礼物,这点实在…藏在手后面的?欸,你看到了啊…是,失败了的清心花凉糕…抱着必须做完美的决心结果…欸,好,好吃的?真…真的吗。
    突破的感受·起
    力量?…真是久违了。
    突破的感受·承
    如果…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不,没什么…
    突破的感受·转
    这就是新的生活之道吧…我明白了,我不会抱怨的。
    突破的感受·合
    我曾经看到古书上说,「麟斗则日无光」。其实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如果需要战斗,如果需要为你而战,我会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元素战技·其一
    禁止接触。
    元素战技·其二
    闲人勿扰。
    元素战技·其三
    霜寒化生。
    元素爆发·其一
    风雪的缩影。
    元素爆发·其二
    如琉璃般飘落。
    元素爆发·其三
    这项工作,该划掉了。
    元素爆发·其四
    为了岩王帝君!
    冲刺开始·其一
    下一项工作是…
    冲刺开始·其二
    我会跟上的…
    冲刺结束·其一
    运动,是必要的…
    打开宝箱·其一
    有所收获,就是一件好事。
    打开宝箱·其二
    瑰丽的珍宝,令人欣喜。
    打开宝箱·其三
    留下宝箱的人,也遵循着某种「契约」吗?
    生命值低·其一
    …是我久疏战场。
    生命值低·其二
    欸?好像弄砸了?
    生命值低·其三
    需要…补充能量。
    倒下·其一
    帝君…对不起…
    倒下·其二
    「契约」…尚未完成…
    倒下·其三
    我得…再撑一会…
    普通受击·其一
    疏忽了…
    受重击·其一
    没有关系…
    加入队伍·其一
    工作时间到了么?
    加入队伍·其二
    请向我下达指令。
    加入队伍·其三
    谨遵你我「契约」。
    初次见面…
    我明白了,外派工作的「契约」已经拟好了,请过目,即日起就可以为你…欸!名字没有签吗?请让我看一下。唔…名字是甘,甘雨…呼,补上了。话,话说回来,工作具体是指哪些呢?
    闲聊·松弛
    安逸的氛围…喜欢。
    闲聊·聆听
    趴在草地上,能听见大地的心跳。
    闲聊·焦虑
    工作…工作还没有做完…真的可以提前休息吗?
    下雨的时候·担忧
    飞云商会种植的霓裳花需要充足的雨露,唔...和记交通的伙计们却不喜欢雨后泥泞的山路…
    下雨的时候·听雨
    在庭院里听雨的感觉很好,但是,太奢侈了。
    雨过天晴…
    嗯?天晴了吗?是什么时候…
    阳光很好…
    嗯,空气很适宜。
    起风的时候…
    啊,琉璃百合的味道,真好啊…
    早上好...
    早上好…唔?是哪里没有梳理好吗,请不要盯着我的…盯着我的头饰看。
    中午好…
    啊…需要午觉。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就先行告退了。
    晚上好…
    万家灯火就在眼前,人们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欸?你想邀我去夜市?啊…不,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吧。
    晚安…
    愿帝君保佑你,愿你的每个梦都踏实而香甜。
    关于甘雨自己…
    我的工作,就是遵循与帝君的「契约」,为璃月的多数生命,谋求最大的福祉。
    关于我们·工作
    今天的工作已经提前完成了。加…加班?我理解了,我会好好完成的。
    关于我们·评价
    嗯…我,我一直想知道你对我工作的评价。是…普通宝箱的等级还是华丽宝箱的等级。没,没关系的。我的心理…能承受得住。
    关于我们·请求
    我想了解更多有关人类的故事…尤其,想知道你对他们的看法和评价。因为,那个,你跟提瓦特大陆上的普通人不太一样吧。而我也…请务必,和我交流。
    关于「神之眼」…
    「一千种权力伴随着一千种责任。」那位拥有着博览古今的视野,却被迫放弃了自己生活的帝君,才是整个璃月最辛苦的人吧。相比起来,只拥有着普通「神之眼」,只需要去行使普通责任的我,已经轻松得多了。
    有什么想要分享…
    「万商云来、千船继至、百货迭出、诸海历览。」人们用这样的话来称赞璃月。但成就这样的壮景,依靠的也是细小到每一个人的努力。我是怀着要对得起这份繁荣的心情工作的。
    感兴趣的见闻·名字
    生活在璃月的每一只小狗,我都给它们取了名字。不过,有的狗狗如果用别的名字叫它也会有反应。真是了不起呢。如果有谁突然叫我「苦雪」什么的,我一定回应不上来。
    感兴趣的见闻·清心
    清心的花瓣,很好吃…应该说特别好吃。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我才不敢在玉京台种它。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会忍不住…嗯?你说…特别苦?可是…这不就是它的味道吗?
    关于摩拉克斯·信任
    我对帝君有着绝对的信任。当年,正是有帝君率领,我们才能击退魔物、降伏海兽,保住了这一方平安。帝君守护众人的身姿,千年以来的情谊,我不会忘记。
    关于摩拉克斯·追随
    帝君的决断,总是能够为璃月的多数生命带来福祉。我很敬佩这一点,也很想像他一样…但有时,越想着要去追赶帝君的脚步,就越容易紧张得出错…
    关于凝光…
    历任「天权」都会对璃月的古老律法进行释义和补充。在这之中,当代「天权」凝光的处理效率是无人能及的。只不过,她那追求效率和效益的作风常常遭人指摘。挑刺,总是比包容简单得多吧。
    关于刻晴·隔阂
    我无法认同她对帝君的态度。但是…但是…「甘雨,这才是璃月现今需要的人。」帝君反而这样说。我还是太愚钝了,要理解帝君话语中的意思,还得更努力地接触更多事务才行吧。
    关于刻晴·改观
    最近她主动与我讨论起了修复碧水商路的方案,还问我,是帝君的话会怎么做。我们商量出来的举措固然不比帝君,不过…看到她反复推演着沙盘的样子,隐约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那位青衣少年,并不像他的父亲和兄长那般操心织物的经营。是因为对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去做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关于香菱…
    香菱很有名!但...我不太敢去「万民堂」那一带…不敢就是…不敢啦。好,好吧,也不是秘密。那边的饭菜香味飘得满街都是。一旦被勾住了,点上了菜,就算是素菜也...很难控制住食欲吧。这样的话,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