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基础属性
角色天赋
角色展示
生日
4月17日
所属
璃月仙人
定位
爆发型输出角色
武器类型
长柄武器
命之座
金翅鹏王座
称号
护法夜叉

生日
4月17日
所属
璃月仙人
定位
爆发型输出角色
武器类型
长柄武器
命之座
金翅鹏王座
称号
护法夜叉

角色突破

  • 1级属性/突破所需材料
  • 20级突破
  • 40级突破
  • 50级突破
  • 60级突破
  • 70级突破
  • 80级突破
  • 90级属性
  • 突破材料
    攻击方式
    近战
    暴击率
    5.0%
    生命值
    991
    暴击伤害
    50.0%
    攻击力
    50(无武器27)
    治疗加成
    0.0%
    防御力
    62
    受治疗加成
    0.0%
    元素精通
    0
    元素充能
    100.0%
  • 突破材料
    新天赋解锁
    降魔·平妖大圣
    突破前生命值
    2,572
    突破前防御力
    161
    突破后生命值
    3,422
    突破后防御力
    215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94(无武器71)
    突破前暴击率
    5.0%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117(无武器94)
    突破后暴击率
    5.0%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5,120
    突破前防御力
    321
    突破后生命值
    5,724
    突破后防御力
    359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164(无武器141)
    突破前暴击率
    5.0%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180(无武器157)
    突破后暴击率
    9.8%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6,586
    突破前防御力
    413
    突破后生命值
    7,391
    突破后防御力
    464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204(无武器181)
    突破前暴击率
    9.8%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226(无武器203)
    突破后暴击率
    14.6%
  • 突破材料
    新天赋解锁
    坏劫·国土碾尘
    突破前生命值
    8,262
    突破前防御力
    519
    突破后生命值
    8,866
    突破后防御力
    556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250(无武器227)
    突破前暴击率
    14.6%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266(无武器243)
    突破后暴击率
    14.6%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9,744
    突破前防御力
    612
    突破后生命值
    10,348
    突破后防御力
    649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290(无武器267)
    突破前暴击率
    14.6%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307(无武器284)
    突破后暴击率
    19.4%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11,236
    突破前防御力
    705
    突破后生命值
    11,840
    突破后防御力
    743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331(无武器308)
    突破前暴击率
    19.4%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348(无武器325)
    突破后暴击率
    24.2%
  • 突破材料
    生命值
    12,736
    防御力
    799
    攻击力(初始武器)
    372(无武器349)
    暴击率
    24.2%

推荐装备

  • 武器推荐
  • 圣遗物推荐
  • 推荐武器 推荐理由

    该武器副属性不仅满足了魈暴击率需求,而且堆叠武器技能效果也十分容易,能轻松获得较高攻击力与伤害加成。同时,武器外观也与魈较为适配。

    魈开启元素爆发期间会持续损失生命值,更容易从该武器中获取更高的攻击力提升。但低生命值容易使魈被怪物击杀,故在使用该武器时队伍中最好存在护盾角色。

    提供高额攻击力加成,特别是在队伍中有其他角色提供护盾的情况下。

    攻击大量较脆弱敌人时可为魈提供较高的攻击力加成。

    魈作为璃月角色可至少获取一层该武器特效,在队伍中安排更多璃月角色则可进一步提升该武器的效果。

    提供高额暴击率与攻击力加成,可有效提高魈的伤害输出。

    解决了上述武器你一把都没有的问题的绝世好枪。对普攻流魈(一般搭配云堇使用)效果更好。

  • 推荐圣遗物 推荐理由

    目前版本最适合魈的圣遗物,拥有非常高攻击力加成。

    辰砂往生录4件套

    主词条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攻击力/风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伤害/暴击率

    副词缀:暴击率、暴击伤害、攻击力、元素充能效率

    苍翠,角斗(亦或是追忆等攻击力加成圣遗物)2+2不仅成本低廉,而且效果不俗。

    翠绿之影2+角斗士的终幕礼2件套

    主词条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攻击力/风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伤害/暴击率

    副词缀:暴击率、暴击伤害、攻击力、元素充能效率

    该圣遗物可以在前期提供大量暴击率,对于输出提升尤为明显。而且由于魈元素爆发特性,可以较为稳定触发四件套效果。但是由于最高星级只有四星,该圣遗物仅能作为过渡套装。

    过渡用圣遗物

    主词条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攻击力/风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伤害/暴击率

突破材料

提瓦特大地图

天赋

  • 天赋1(普通攻击)
  • 天赋2(元素战技)
  • 天赋3(元素爆发)
  • 天赋4(固有天赋)
  • 天赋5(固有天赋)
  • 天赋6(固有天赋)

命之座

名称 激活素材 介绍
坏劫·毁坏三界
魈的命星 *1
风轮两立的可使用次数增加1次。
空劫·虚空华开敷变
魈的命星 *1
当处在队伍中且位于后台时,魈的元素充能效率提高25%。
降魔·忿怒显相
魈的命星 *1
风轮两立的技能等级提高3级。至多提升至15级。
神通·诸苦灭尽
魈的命星 *1
魈的生命值低于50%时,获得100%的防御力提升。
成劫·无明增长
魈的命星 *1
靖妖傩舞的技能等级提高3级。至多提升至15级。
降魔·护法夜叉
魈的命星 *1
在靖妖傩舞状态下,下落攻击命中至少2个敌人时,风轮两立立刻获得1次可使用次数,并且在接下来1秒内,可以无视冷却时间施放风轮两立。

角色展示

角色展示

  • 角色待机一
  • 角色待机二

角色展示

  • 普通攻击
  • 重击
  • 元素战技
  • 元素爆发

角色名片

[折叠展开]

角色CV

中:kinsen

日:松冈祯丞

英:莱拉·贝尔津什

韩:沈揆赫

>>全语音试听&文字版请戳我<<

[折叠展开]

特殊料理

名称:「美梦」

使用效果:队伍中所有角色攻击力提高114点,持续300秒。多人游戏时,仅对自己的角色生效。

[折叠展开]

更多描述

「绵延千年的恩怨,不知以『夜叉』之姿履行誓约的那位仙人,今日是否终于释怀?」——同仙人对弈的棋局上,歌尘浪市真君曾作此慨叹。

在璃月港住民心中,居于「绝云间」的「三眼五显仙人」,皆有极高名望。

每逢佳节吉日,人们都会上香祷告,祈望仙人保佑。

但人们不会对魈祈祷。

因为魈并不是能带来祥瑞、富贵的福星,而是与妖邪死斗的「夜叉」。

在璃月港千家万户通明的灯火后,这些战斗既无尽头,也无胜者。无人见证,也无人感激。

魈并不在意,因为他是璃月的护法夜叉,守护璃月是他必须履行的「契约」。

也只是如此而已。

[折叠展开]

角色详细

外表虽是少年人,魈的真实年纪却已超过两千岁。

好在没有人单看外表就轻慢他,只要打过照面,任谁都能明白,他是个狠角色。

——危险、寡言。眼神锐利如刀。

在仙人之间,魈的辈分与声望堪称翘楚,但在人间,他的名望并不高。

因为他既非招揽富贵、庇佑世人安康的福星;也非手握仙道,高居在绝云间的圣众。

能见到魈施展神通的人,必定是九死一生、身处险境之人。

并非魈要加害于人。而是他始终在与足以吞没璃月万家灯火的黑暗战斗。普通人若是目击到战斗现场,难免会被殃及。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需要灭口的秘密啦。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1

魈究竟在与什么战斗?

若要委婉地揭露真相,可以这样说:来自过去的怨憎、未能实现的大愿、失败者的嗟叹。

直截了当的答案则是:七神体系建立前,在「魔神战争」中惨败的魔神余下的残渣。

它们被摩拉克斯打败,镇压在坚岩磐石之下。

但魔神均为不灭之体,意识虽会消散,力量与怨恨却遗留下来,化为淤积的秽物,反复侵扰众生。

「靖妖傩舞」——知晓真相的璃月掌权者们,将魈所经历的万千日夜归纳为这四个字。

这些战斗没有胜利者,也没有尽头。

这些战斗没有人能够见证,也没有人觉得感激。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2

「魈」并非是这位夜叉的真名,而是某人出于安全考量为他起的假名。

曾经的魈年少无知,被魔神抓住弱点拘为座下大魔,听凭指示做下大量残忍血腥之事。

他造了诸多杀业,踩碎诸多理想,还被要求吞下败者的美梦,痛苦万分却又身不由己。

终于,在魔神的战场上,岩之神摩拉克斯与夜叉的主人相会了。

后世的历史,昭示着本次胜负的答案。

「岩王帝君」解放了夜叉,并赐给他「魈」这一名字。

「在异邦的传奇故事中,魈之一字代表着遭遇苦难、饱受淬炼的鬼怪。你也经历诸多,以后就用这个名字吧。」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3

为报答岩之神的恩情,魈接下了守护璃月的千年苦役。

为魔神效力的往事洗去了魈的温柔与无邪。如今,他心中只剩杀戮技巧与累世业障。

战斗,是他唯一还能为人们做的事。

那有什么是人们能为他做的呢?

普通人肯定不会有这般念头,光是远远看着,已被那股气势吓退。

不过…若有人真心想报答他,倒是可以听听这则趣闻。

支援魈进行降魔的七星特(姆)务,表面上经营着一家名叫「望舒」的客栈。

魈偶尔会去客栈吃杏仁豆腐。看他吃东西的神情,应当是发自真心觉得喜欢。

魈对甜甜的口味并不痴迷,可杏仁豆腐的口感,与曾经的「美梦」十分相似。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4

魈究竟在与什么战斗?

依璃月当权者之见,他是在与魔神残渣引发的恶象战斗。

可若直截了当地问他本人,未必能得到这一答案。

魈曾经被邪恶神明使役,历经苦难,直到岩王帝君出现,才得以重获自由。

其神通本领乃是仙家翘楚,降妖除魔对他而言并无难度。

但魔神力量巨大,憎恨与执念也非常人可及。魈不断斩杀从它们残骸中滋生的秽物,那些憎恨便化为碎片,污染魈的精神。

要消灭这种恨意,必须背负它们的「业障」。经年累月积累的业,足以灼心蚀骨。

魈却不感到憎恨。他的生命长达两千年,一切恩仇之于他,只是过眼云烟。

不存在千年难释的恨,也不存在千年难报的恩。

岁月茫茫,唯有自己陪伴着自己。

魈的战斗,始终有其意义。

他一直都在和自己战斗。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5

魈究竟在与什么战斗?

旅行者非常明白,魈在与威胁璃月千家万户的黑暗战斗。他在守护璃月。

那么有谁能守护他呢?

曾有一次,彻夜战斗耗尽了魈的体力,他险些无法完成任务。

荻花之海被激战刮倒了大半。魈拔出插在地里的枪头,踏上归途。

说是归途,却也没有所谓的归处可言,仅仅是离开战场而已。

魈早已精疲力竭,身上沾染的魔神之怨当即发作。

无穷怨恨冲击着魈的心智,他痛苦地倒在荻花丛中。

可也正是在那一刻,突如其来的痛苦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并非魈自己压制住了邪念,而是一股笛声救了他。

清丽的笛声,掠过碧水重山,被风送至此地。

伴随拂晓第一缕晨光与远方惊起的鸟群,笛声趋于清晰。

它守护着魈,安抚他躁动的心神,为他争取到片刻安宁。

是谁在演奏?魈虽然好奇,仍不愿深究。他心中已有了隐隐约约的答案。

上一位有能力帮助他的,是君临尘世的七神之一。那么这一位,恐怕也是——

[折叠展开]

《空游恶鬼布施法》

须弥教令院的学者曾对璃月进行民俗研究,将结果写成一本名为《琉璃岩间国土纪行》 的书,须弥、璃月各存一版。

其中,璃月留存的版本更名为《匣中琉璃云间月》,删去了不少巫术、神秘的部分。

《空游恶鬼布施法》 ,则是仅存于须弥教令院馆藏的完整版之一节。

文中提到,「仙众夜叉」虽有大神通大威大德,仍为自身业障所困,间有大恐惧大痛苦之劫难。

此乃空游恶鬼之苦,千万年不灭。 文中列有多种安抚夜叉仙人的方法,包括食物供奉、妙音布施等等。如此为之,夜叉必会心生欢喜,甘愿为人守护平安。

仙中贵族夜叉擅长战斗,常以战将之姿亲赴战场。然而,近千年来战乱过多,使得夜叉一族几近灭亡。

如今,璃月地区仍保有巨大的降魔夜叉破损造像,只是面容均已损毁殆尽。

顺带一提,须弥学者文笔佶屈聱牙,书中内容又过分艰深,导致 《匣中琉璃云间月》的人气完全无法匹敌《提瓦特游览指南》与艾尔·马斯克所著的各国人文风土志略。

[折叠展开]

「神之眼」

仙人全称是「三眼五显仙人」。「三眼」所指,正是天生双目之外的「神之眼」。

那么仙人获眼与世人被天空岛垂青,究竟是否遵循着同种道理?

魈已记不清得到神之眼的时刻了。对人类来说,这理应是终身难忘的瞬间;对他而言,却只是日后无穷战斗的开始。

真正令魈难忘的,则是另一种时刻。

人世节日多为庆典,只是鲜少有人记得节日背后的故事。

这些日子,大多是吃人怪物被圣众降服之日。人们模仿其作为,举行驱逐妖怪的仪式以纪念英雄事迹,如此习俗,逐渐演变为欢庆的节日。

璃月各地遭摩拉克斯镇(姆)压的魔神,在半梦半醒之间,偶尔会爆发出规模异常的怨憎与残渣。其中,以海灯节之夜的爆发最为巨大。

魈受命进行「靖妖傩舞」,于海灯节当晚彻夜厮杀。因此,他尤为厌恶海灯节。

魈并不觉得战斗艰险。因他的努力,璃月港最终保住了平安。人们点起海灯,赐福的灯光照亮夜空与近海。

如此时刻,魈心中也有一股特别的情感随之升起。

寂寞?安心?抑或是,对未来的恐惧?

少年身姿的仙人扪心自问,却得不出答案。

[折叠展开]

生日邮件

主题:待你空闲时...

发件人:魈

时间:2022-04-17

今日独自走在孤云阁岸边,沿途拾来数枚星螺。

曾听说它内藏玄妙,能传递言语,试着凑近耳边,却听不见任何说话声,惟有空洞的风。

无妨。

邪崇的忿恨,劫难的预兆...还有你的呼唤。能听见这些,对我足矣。

待你空闲时,再与我说说吧,你从星螺中听见过什么。


主题:赠蝶予你。

发件人:魈

时间:2021-04-17

今日闲来无事。本想寻只晶蝶赠予你,装饰在你发间,想来…应该不错。

一回神才发现⋯抓得多了些,望你不要介意。

如欲相见,便唤我名。

…我并不在意什么生辰、庆贺,也不想去人来人往之处。

只要是和你共度一段时光便好。

[折叠展开]

配音展示

  • 中文
  • 日语
  • 韩语
  • 英语
  • 初次见面…
    如遇失道旷野之难,路遭贼人之难,水火刀兵之难,鬼神药毒之难,恶兽毒虫之难,冤家恶人之难,便呼我名。 「三眼五显仙人」——「魈」,听召前来守护。
    闲聊·闲散
    我居然沦落到如此闲散的地步,可笑。
    闲聊·荒魂
    荒野上的孤魂,休想伤我分毫。
    闲聊·侵蚀
    …呃啊…哼,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下雨的时候…
    魔物不会因为下雨就休息。我们走。
    雨过天晴…
    天晴了?哼,我不关心天气。
    打雷的时候…
    不少凡人害怕打雷。无法理解,这分明很寻常。
    下雪的时候…
    雪积起来之后,就可以挖着吃了。
    早上好…
    时候不早了。出发吧。
    中午好…
    午餐…回望舒客栈吧。
    晚上好…
    夜晚,不祥之物最易骚动。你最好别出门。
    晚安…
    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
    关于魈自己·非人
    我并非人类,不太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
    关于魈自己·璃月
    近来璃月变化得过于迅速了…呵,罢了,我也没打算适应。
    关于我们·警示
    如果有一天,连你也陷入了黑暗。就由我来——
    关于我们·信任
    别被污染,我不会留情的。 …我是说,既然是「你」,「你」应该能够保持坚定。
    关于我们·犯困
    …谁!?…你觉得我是站着睡着了?哼,不敬仙师!
    关于我们·海灯节
    海灯节?哼,原来又到了凡人用发光垃圾塞满璃月港的时候了,唉,为何如此幼稚。 不过你若无聊,我便陪你去。
    关于「神之眼」·欲望
    「神之眼」、欲望?呵…不要用凡人的标准来揣测仙人,我没有欲望。
    关于「神之眼」·理由
    并不是有意隐瞒。我的欲望,不应对外人讲。 人间不是有着愿望说出口就会失效的规矩…呃,不是一回事?
    有什么想要分享…
    杀戮是我的强项。如果你下不去手,就叫我来。
    感兴趣的见闻…
    荻花洲,曾经一度荒芜。 虽然,是过去好多年…不,好几百年的事了。
    关于钟离…
    嗯…打听一下。请问钟离大人平日里都在…呃,遛鸟?赏花?品鉴古玩? …钟离大人做这些,是有什么深意…
    关于北斗…
    北斗吗?我与她没有什么交情。不过,冥海巨兽确有其事。能够将「海山」击败,作为人类,她的实力值得肯定。
    关于白术…
    你想…托付白术研制缓解我痛苦的药物?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凡人的药物,对仙人是无法起效的。
    关于胡桃…
    胡桃?那孩子,活泼到令人头疼。所幸她还算风趣,不必担心会成长为无趣的人类。
    关于温迪…
    温迪…?原来如此,名字叫作温迪啊。他演奏的曲调…不,没什么。
    关于甘雨…
    甘雨既非仙兽,又非凡人,游走于仙人两界,靠着职责支撑自我,困惑是免不了的。...你说,我?呵,要让只懂杀戮与生存之道的夜叉,去开导瑞兽?天方夜谭。
    关于申鹤…
    申鹤似乎对你颇为信赖。…也是。毕竟,世间难得几人能有你这般的善心与热忱。
    关于夜兰…
    我听说她曾调查千岩军在层岩巨渊的相关痕迹。孤身追查秘密,想来也是有点本事的人。
    想要了解魈·其一
    我会为你护法。 但是…别靠近我,别妨碍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想要了解魈·其二
    在这千年以来,我猎杀过数以万计的怨魂。不想惹上麻烦,就离我远点。把我当作「工具」就好。
    想要了解魈·其三
    「它们」的声音…常常在我的耳边出现。咆哮、号哭…嘶喊着杀戮…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报应。与你无关。
    想要了解魈·其四
    摩拉克斯?关于这个名字,你究竟知道多少? 他是赐予我「魈」之名之人,将我从漫长的痛苦中解放。 胆敢对他不敬的话。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原谅。
    想要了解魈·其五
    已经迟了。我们之间的关联已经太多了。即使你想要放弃,也来不及了吧。嗯?没有这样想过? …「靖妖傩舞」,我的战斗是不会停下的。 但是,关于你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
    魈的爱好…
    你还真是胆量不小,有勇气询问我的爱好。 那便来战吧。以你的身躯,扛得住我几招呢?
    魈的烦恼…
    烦恼?呵…这个问题对仙人毫无意义,没有什么烦恼能够存在千年。
    喜欢的食物·杏仁豆腐
    我对人间的食物并无兴致。烹饪繁琐,等待漫长。唯独杏仁豆腐,勉强可以入口。
    喜欢的食物·回忆
    杏仁豆腐的味道,和「美梦」非常相似呢。
    讨厌的食物…
    要我亲手在薄饼中包入肉片?啊…然后…一起吃下去?呵…麻烦。如今的人间,真是越来越缺乏常识了。
    生日…
    诞生的时日…人类的这些纪念,真是冗余。嗯…等着。我给你折一只梧桐树叶蝴蝶。 好了,拿去吧。这是仙法,可以辟邪。
    突破的感受·起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突破的感受·承
    新的力量?这力量,也只会被用于斩杀。
    突破的感受·转
    力量的尽头,是自我毁灭。回答我,为何如此执着呢?
    突破的感受·合
    我的枪缨,早就屠戮了无尽的怨魂。连我本人,不免也被黑暗吞噬。——你却敢于驱使这样的我,将我当作…「同伴」。 …你是想要救赎我吗?…你,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元素战技·其一
    哼。
    元素战技·其二
    无聊。
    元素战技·其三
    无用。
    下落攻击·其一
    这里!
    下落攻击·其二
    无能。
    元素爆发·其一
    就此消失。
    元素爆发·其二
    靖妖傩舞。
    元素爆发·其三
    悲鸣吧。
    打开宝箱·其一
    对你有用便好。
    打开宝箱·其二
    这些物品的用途…算了,我不关心。
    打开宝箱·其三
    嗯…品质尚可。
    生命值低·其一
    住口。
    生命值低·其二
    愚蠢。
    生命值低·其三
    很好。
    倒下·其一
    这是…报应吗。
    倒下·其二
    这一天…到来了呀。
    倒下·其三
    不可能…
    普通受击·其一
    就凭你?
    重受击·其一
    别妨碍我。
    加入队伍·其一
    听召而来。
    加入队伍·其二
    诸邪退散。
    加入队伍·其三
    降魔乃分内之事。
    初次见面…
    如遇失道旷野之难,路遭贼人之难,水火刀兵之难,鬼神药毒之难,恶兽毒虫之难,冤家恶人之难,便呼我名。 「三眼五显仙人」——「魈」,听召前来守护。
    闲聊·闲散
    我居然沦落到如此闲散的地步,可笑。
    闲聊·荒魂
    荒野上的孤魂,休想伤我分毫。
    闲聊·侵蚀
    …呃啊…哼,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下雨的时候…
    魔物不会因为下雨就休息。我们走。
    雨过天晴…
    天晴了?哼,我不关心天气。
    打雷的时候…
    不少凡人害怕打雷。无法理解,这分明很寻常。
    下雪的时候…
    雪积起来之后,就可以挖着吃了。
    早上好…
    时候不早了。出发吧。
    中午好…
    午餐…回望舒客栈吧。
    晚上好…
    夜晚,不祥之物最易骚动。你最好别出门。
    晚安…
    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
    关于魈自己·非人
    我并非人类,不太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
    关于魈自己·璃月
    近来璃月变化得过于迅速了…呵,罢了,我也没打算适应。
    关于我们·警示
    如果有一天,连你也陷入了黑暗。就由我来——
    关于我们·信任
    别被污染,我不会留情的。 …我是说,既然是「你」,「你」应该能够保持坚定。
    关于我们·犯困
    …谁!?…你觉得我是站着睡着了?哼,不敬仙师!
    关于我们·海灯节
    海灯节?哼,原来又到了凡人用发光垃圾塞满璃月港的时候了,唉,为何如此幼稚。 不过你若无聊,我便陪你去。
    关于「神之眼」·欲望
    「神之眼」、欲望?呵…不要用凡人的标准来揣测仙人,我没有欲望。
    关于「神之眼」·理由
    并不是有意隐瞒。我的欲望,不应对外人讲。 人间不是有着愿望说出口就会失效的规矩…呃,不是一回事?
    有什么想要分享…
    杀戮是我的强项。如果你下不去手,就叫我来。
    感兴趣的见闻…
    荻花洲,曾经一度荒芜。 虽然,是过去好多年…不,好几百年的事了。
    关于钟离…
    嗯…打听一下。请问钟离大人平日里都在…呃,遛鸟?赏花?品鉴古玩? …钟离大人做这些,是有什么深意…
    关于北斗…
    北斗吗?我与她没有什么交情。不过,冥海巨兽确有其事。能够将「海山」击败,作为人类,她的实力值得肯定。
    关于白术…
    你想…托付白术研制缓解我痛苦的药物?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凡人的药物,对仙人是无法起效的。
    关于胡桃…
    胡桃?那孩子,活泼到令人头疼。所幸她还算风趣,不必担心会成长为无趣的人类。
    关于温迪…
    温迪…?原来如此,名字叫作温迪啊。他演奏的曲调…不,没什么。
    关于甘雨…
    甘雨既非仙兽,又非凡人,游走于仙人两界,靠着职责支撑自我,困惑是免不了的。...你说,我?呵,要让只懂杀戮与生存之道的夜叉,去开导瑞兽?天方夜谭。
    关于申鹤…
    申鹤似乎对你颇为信赖。…也是。毕竟,世间难得几人能有你这般的善心与热忱。
    关于夜兰…
    我听说她曾调查千岩军在层岩巨渊的相关痕迹。孤身追查秘密,想来也是有点本事的人。
    想要了解魈·其一
    我会为你护法。 但是…别靠近我,别妨碍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想要了解魈·其二
    在这千年以来,我猎杀过数以万计的怨魂。不想惹上麻烦,就离我远点。把我当作「工具」就好。
    想要了解魈·其三
    「它们」的声音…常常在我的耳边出现。咆哮、号哭…嘶喊着杀戮…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报应。与你无关。
    想要了解魈·其四
    摩拉克斯?关于这个名字,你究竟知道多少? 他是赐予我「魈」之名之人,将我从漫长的痛苦中解放。 胆敢对他不敬的话。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原谅。
    想要了解魈·其五
    已经迟了。我们之间的关联已经太多了。即使你想要放弃,也来不及了吧。嗯?没有这样想过? …「靖妖傩舞」,我的战斗是不会停下的。 但是,关于你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
    魈的爱好…
    你还真是胆量不小,有勇气询问我的爱好。 那便来战吧。以你的身躯,扛得住我几招呢?
    魈的烦恼…
    烦恼?呵…这个问题对仙人毫无意义,没有什么烦恼能够存在千年。
    喜欢的食物·杏仁豆腐
    我对人间的食物并无兴致。烹饪繁琐,等待漫长。唯独杏仁豆腐,勉强可以入口。
    喜欢的食物·回忆
    杏仁豆腐的味道,和「美梦」非常相似呢。
    讨厌的食物…
    要我亲手在薄饼中包入肉片?啊…然后…一起吃下去?呵…麻烦。如今的人间,真是越来越缺乏常识了。
    生日…
    诞生的时日…人类的这些纪念,真是冗余。嗯…等着。我给你折一只梧桐树叶蝴蝶。 好了,拿去吧。这是仙法,可以辟邪。
    突破的感受·起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突破的感受·承
    新的力量?这力量,也只会被用于斩杀。
    突破的感受·转
    力量的尽头,是自我毁灭。回答我,为何如此执着呢?
    突破的感受·合
    我的枪缨,早就屠戮了无尽的怨魂。连我本人,不免也被黑暗吞噬。——你却敢于驱使这样的我,将我当作…「同伴」。 …你是想要救赎我吗?…你,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元素战技·其一
    哼。
    元素战技·其二
    无聊。
    元素战技·其三
    无用。
    下落攻击·其一
    这里!
    下落攻击·其二
    无能。
    元素爆发·其一
    就此消失。
    元素爆发·其二
    靖妖傩舞。
    元素爆发·其三
    悲鸣吧。
    打开宝箱·其一
    对你有用便好。
    打开宝箱·其二
    这些物品的用途…算了,我不关心。
    打开宝箱·其三
    嗯…品质尚可。
    生命值低·其一
    住口。
    生命值低·其二
    愚蠢。
    生命值低·其三
    很好。
    倒下·其一
    这是…报应吗。
    倒下·其二
    这一天…到来了呀。
    倒下·其三
    不可能…
    普通受击·其一
    就凭你?
    重受击·其一
    别妨碍我。
    加入队伍·其一
    听召而来。
    加入队伍·其二
    诸邪退散。
    加入队伍·其三
    降魔乃分内之事。
  • 初次见面…
    如遇失道旷野之难,路遭贼人之难,水火刀兵之难,鬼神药毒之难,恶兽毒虫之难,冤家恶人之难,便呼我名。 「三眼五显仙人」——「魈」,听召前来守护。
    闲聊·闲散
    我居然沦落到如此闲散的地步,可笑。
    闲聊·荒魂
    荒野上的孤魂,休想伤我分毫。
    闲聊·侵蚀
    …呃啊…哼,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下雨的时候…
    魔物不会因为下雨就休息。我们走。
    雨过天晴…
    天晴了?哼,我不关心天气。
    打雷的时候…
    不少凡人害怕打雷。无法理解,这分明很寻常。
    下雪的时候…
    雪积起来之后,就可以挖着吃了。
    早上好…
    时候不早了。出发吧。
    中午好…
    午餐…回望舒客栈吧。
    晚上好…
    夜晚,不祥之物最易骚动。你最好别出门。
    晚安…
    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
    关于魈自己·非人
    我并非人类,不太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
    关于魈自己·璃月
    近来璃月变化得过于迅速了…呵,罢了,我也没打算适应。
    关于我们·警示
    如果有一天,连你也陷入了黑暗。就由我来——
    关于我们·信任
    别被污染,我不会留情的。 …我是说,既然是「你」,「你」应该能够保持坚定。
    关于我们·犯困
    …谁!?…你觉得我是站着睡着了?哼,不敬仙师!
    关于我们·海灯节
    海灯节?哼,原来又到了凡人用发光垃圾塞满璃月港的时候了,唉,为何如此幼稚。 不过你若无聊,我便陪你去。
    关于「神之眼」·欲望
    「神之眼」、欲望?呵…不要用凡人的标准来揣测仙人,我没有欲望。
    关于「神之眼」·理由
    并不是有意隐瞒。我的欲望,不应对外人讲。 人间不是有着愿望说出口就会失效的规矩…呃,不是一回事?
    有什么想要分享…
    杀戮是我的强项。如果你下不去手,就叫我来。
    感兴趣的见闻…
    荻花洲,曾经一度荒芜。 虽然,是过去好多年…不,好几百年的事了。
    关于钟离…
    嗯…打听一下。请问钟离大人平日里都在…呃,遛鸟?赏花?品鉴古玩? …钟离大人做这些,是有什么深意…
    关于北斗…
    北斗吗?我与她没有什么交情。不过,冥海巨兽确有其事。能够将「海山」击败,作为人类,她的实力值得肯定。
    关于白术…
    你想…托付白术研制缓解我痛苦的药物?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凡人的药物,对仙人是无法起效的。
    关于胡桃…
    胡桃?那孩子,活泼到令人头疼。所幸她还算风趣,不必担心会成长为无趣的人类。
    关于温迪…
    温迪…?原来如此,名字叫作温迪啊。他演奏的曲调…不,没什么。
    关于甘雨…
    甘雨既非仙兽,又非凡人,游走于仙人两界,靠着职责支撑自我,困惑是免不了的。...你说,我?呵,要让只懂杀戮与生存之道的夜叉,去开导瑞兽?天方夜谭。
    关于申鹤…
    申鹤似乎对你颇为信赖。…也是。毕竟,世间难得几人能有你这般的善心与热忱。
    关于夜兰…
    我听说她曾调查千岩军在层岩巨渊的相关痕迹。孤身追查秘密,想来也是有点本事的人。
    想要了解魈·其一
    我会为你护法。 但是…别靠近我,别妨碍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想要了解魈·其二
    在这千年以来,我猎杀过数以万计的怨魂。不想惹上麻烦,就离我远点。把我当作「工具」就好。
    想要了解魈·其三
    「它们」的声音…常常在我的耳边出现。咆哮、号哭…嘶喊着杀戮…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报应。与你无关。
    想要了解魈·其四
    摩拉克斯?关于这个名字,你究竟知道多少? 他是赐予我「魈」之名之人,将我从漫长的痛苦中解放。 胆敢对他不敬的话。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原谅。
    想要了解魈·其五
    已经迟了。我们之间的关联已经太多了。即使你想要放弃,也来不及了吧。嗯?没有这样想过? …「靖妖傩舞」,我的战斗是不会停下的。 但是,关于你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
    魈的爱好…
    你还真是胆量不小,有勇气询问我的爱好。 那便来战吧。以你的身躯,扛得住我几招呢?
    魈的烦恼…
    烦恼?呵…这个问题对仙人毫无意义,没有什么烦恼能够存在千年。
    喜欢的食物·杏仁豆腐
    我对人间的食物并无兴致。烹饪繁琐,等待漫长。唯独杏仁豆腐,勉强可以入口。
    喜欢的食物·回忆
    杏仁豆腐的味道,和「美梦」非常相似呢。
    讨厌的食物…
    要我亲手在薄饼中包入肉片?啊…然后…一起吃下去?呵…麻烦。如今的人间,真是越来越缺乏常识了。
    生日…
    诞生的时日…人类的这些纪念,真是冗余。嗯…等着。我给你折一只梧桐树叶蝴蝶。 好了,拿去吧。这是仙法,可以辟邪。
    突破的感受·起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突破的感受·承
    新的力量?这力量,也只会被用于斩杀。
    突破的感受·转
    力量的尽头,是自我毁灭。回答我,为何如此执着呢?
    突破的感受·合
    我的枪缨,早就屠戮了无尽的怨魂。连我本人,不免也被黑暗吞噬。——你却敢于驱使这样的我,将我当作…「同伴」。 …你是想要救赎我吗?…你,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元素战技·其一
    哼。
    元素战技·其二
    无聊。
    元素战技·其三
    无用。
    下落攻击·其一
    这里!
    下落攻击·其二
    无能。
    元素爆发·其一
    就此消失。
    元素爆发·其二
    靖妖傩舞。
    元素爆发·其三
    悲鸣吧。
    打开宝箱·其一
    对你有用便好。
    打开宝箱·其二
    这些物品的用途…算了,我不关心。
    打开宝箱·其三
    嗯…品质尚可。
    生命值低·其一
    住口。
    生命值低·其二
    愚蠢。
    生命值低·其三
    很好。
    倒下·其一
    这是…报应吗。
    倒下·其二
    这一天…到来了呀。
    倒下·其三
    不可能…
    普通受击·其一
    就凭你?
    重受击·其一
    别妨碍我。
    加入队伍·其一
    听召而来。
    加入队伍·其二
    诸邪退散。
    加入队伍·其三
    降魔乃分内之事。
    初次见面…
    如遇失道旷野之难,路遭贼人之难,水火刀兵之难,鬼神药毒之难,恶兽毒虫之难,冤家恶人之难,便呼我名。 「三眼五显仙人」——「魈」,听召前来守护。
    闲聊·闲散
    我居然沦落到如此闲散的地步,可笑。
    闲聊·荒魂
    荒野上的孤魂,休想伤我分毫。
    闲聊·侵蚀
    …呃啊…哼,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下雨的时候…
    魔物不会因为下雨就休息。我们走。
    雨过天晴…
    天晴了?哼,我不关心天气。
    打雷的时候…
    不少凡人害怕打雷。无法理解,这分明很寻常。
    下雪的时候…
    雪积起来之后,就可以挖着吃了。
    早上好…
    时候不早了。出发吧。
    中午好…
    午餐…回望舒客栈吧。
    晚上好…
    夜晚,不祥之物最易骚动。你最好别出门。
    晚安…
    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
    关于魈自己·非人
    我并非人类,不太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
    关于魈自己·璃月
    近来璃月变化得过于迅速了…呵,罢了,我也没打算适应。
    关于我们·警示
    如果有一天,连你也陷入了黑暗。就由我来——
    关于我们·信任
    别被污染,我不会留情的。 …我是说,既然是「你」,「你」应该能够保持坚定。
    关于我们·犯困
    …谁!?…你觉得我是站着睡着了?哼,不敬仙师!
    关于我们·海灯节
    海灯节?哼,原来又到了凡人用发光垃圾塞满璃月港的时候了,唉,为何如此幼稚。 不过你若无聊,我便陪你去。
    关于「神之眼」·欲望
    「神之眼」、欲望?呵…不要用凡人的标准来揣测仙人,我没有欲望。
    关于「神之眼」·理由
    并不是有意隐瞒。我的欲望,不应对外人讲。 人间不是有着愿望说出口就会失效的规矩…呃,不是一回事?
    有什么想要分享…
    杀戮是我的强项。如果你下不去手,就叫我来。
    感兴趣的见闻…
    荻花洲,曾经一度荒芜。 虽然,是过去好多年…不,好几百年的事了。
    关于钟离…
    嗯…打听一下。请问钟离大人平日里都在…呃,遛鸟?赏花?品鉴古玩? …钟离大人做这些,是有什么深意…
    关于北斗…
    北斗吗?我与她没有什么交情。不过,冥海巨兽确有其事。能够将「海山」击败,作为人类,她的实力值得肯定。
    关于白术…
    你想…托付白术研制缓解我痛苦的药物?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凡人的药物,对仙人是无法起效的。
    关于胡桃…
    胡桃?那孩子,活泼到令人头疼。所幸她还算风趣,不必担心会成长为无趣的人类。
    关于温迪…
    温迪…?原来如此,名字叫作温迪啊。他演奏的曲调…不,没什么。
    关于甘雨…
    甘雨既非仙兽,又非凡人,游走于仙人两界,靠着职责支撑自我,困惑是免不了的。...你说,我?呵,要让只懂杀戮与生存之道的夜叉,去开导瑞兽?天方夜谭。
    关于申鹤…
    申鹤似乎对你颇为信赖。…也是。毕竟,世间难得几人能有你这般的善心与热忱。
    关于夜兰…
    我听说她曾调查千岩军在层岩巨渊的相关痕迹。孤身追查秘密,想来也是有点本事的人。
    想要了解魈·其一
    我会为你护法。 但是…别靠近我,别妨碍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想要了解魈·其二
    在这千年以来,我猎杀过数以万计的怨魂。不想惹上麻烦,就离我远点。把我当作「工具」就好。
    想要了解魈·其三
    「它们」的声音…常常在我的耳边出现。咆哮、号哭…嘶喊着杀戮…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报应。与你无关。
    想要了解魈·其四
    摩拉克斯?关于这个名字,你究竟知道多少? 他是赐予我「魈」之名之人,将我从漫长的痛苦中解放。 胆敢对他不敬的话。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原谅。
    想要了解魈·其五
    已经迟了。我们之间的关联已经太多了。即使你想要放弃,也来不及了吧。嗯?没有这样想过? …「靖妖傩舞」,我的战斗是不会停下的。 但是,关于你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
    魈的爱好…
    你还真是胆量不小,有勇气询问我的爱好。 那便来战吧。以你的身躯,扛得住我几招呢?
    魈的烦恼…
    烦恼?呵…这个问题对仙人毫无意义,没有什么烦恼能够存在千年。
    喜欢的食物·杏仁豆腐
    我对人间的食物并无兴致。烹饪繁琐,等待漫长。唯独杏仁豆腐,勉强可以入口。
    喜欢的食物·回忆
    杏仁豆腐的味道,和「美梦」非常相似呢。
    讨厌的食物…
    要我亲手在薄饼中包入肉片?啊…然后…一起吃下去?呵…麻烦。如今的人间,真是越来越缺乏常识了。
    生日…
    诞生的时日…人类的这些纪念,真是冗余。嗯…等着。我给你折一只梧桐树叶蝴蝶。 好了,拿去吧。这是仙法,可以辟邪。
    突破的感受·起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突破的感受·承
    新的力量?这力量,也只会被用于斩杀。
    突破的感受·转
    力量的尽头,是自我毁灭。回答我,为何如此执着呢?
    突破的感受·合
    我的枪缨,早就屠戮了无尽的怨魂。连我本人,不免也被黑暗吞噬。——你却敢于驱使这样的我,将我当作…「同伴」。 …你是想要救赎我吗?…你,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元素战技·其一
    哼。
    元素战技·其二
    无聊。
    元素战技·其三
    无用。
    下落攻击·其一
    这里!
    下落攻击·其二
    无能。
    元素爆发·其一
    就此消失。
    元素爆发·其二
    靖妖傩舞。
    元素爆发·其三
    悲鸣吧。
    打开宝箱·其一
    对你有用便好。
    打开宝箱·其二
    这些物品的用途…算了,我不关心。
    打开宝箱·其三
    嗯…品质尚可。
    生命值低·其一
    住口。
    生命值低·其二
    愚蠢。
    生命值低·其三
    很好。
    倒下·其一
    这是…报应吗。
    倒下·其二
    这一天…到来了呀。
    倒下·其三
    不可能…
    普通受击·其一
    就凭你?
    重受击·其一
    别妨碍我。
    加入队伍·其一
    听召而来。
    加入队伍·其二
    诸邪退散。
    加入队伍·其三
    降魔乃分内之事。
  • 初次见面…
    如遇失道旷野之难,路遭贼人之难,水火刀兵之难,鬼神药毒之难,恶兽毒虫之难,冤家恶人之难,便呼我名。 「三眼五显仙人」——「魈」,听召前来守护。
    闲聊·闲散
    我居然沦落到如此闲散的地步,可笑。
    闲聊·荒魂
    荒野上的孤魂,休想伤我分毫。
    闲聊·侵蚀
    …呃啊…哼,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下雨的时候…
    魔物不会因为下雨就休息。我们走。
    雨过天晴…
    天晴了?哼,我不关心天气。
    打雷的时候…
    不少凡人害怕打雷。无法理解,这分明很寻常。
    下雪的时候…
    雪积起来之后,就可以挖着吃了。
    早上好…
    时候不早了。出发吧。
    中午好…
    午餐…回望舒客栈吧。
    晚上好…
    夜晚,不祥之物最易骚动。你最好别出门。
    晚安…
    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
    关于魈自己·非人
    我并非人类,不太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
    关于魈自己·璃月
    近来璃月变化得过于迅速了…呵,罢了,我也没打算适应。
    关于我们·警示
    如果有一天,连你也陷入了黑暗。就由我来——
    关于我们·信任
    别被污染,我不会留情的。 …我是说,既然是「你」,「你」应该能够保持坚定。
    关于我们·犯困
    …谁!?…你觉得我是站着睡着了?哼,不敬仙师!
    关于我们·海灯节
    海灯节?哼,原来又到了凡人用发光垃圾塞满璃月港的时候了,唉,为何如此幼稚。 不过你若无聊,我便陪你去。
    关于「神之眼」·欲望
    「神之眼」、欲望?呵…不要用凡人的标准来揣测仙人,我没有欲望。
    关于「神之眼」·理由
    并不是有意隐瞒。我的欲望,不应对外人讲。 人间不是有着愿望说出口就会失效的规矩…呃,不是一回事?
    有什么想要分享…
    杀戮是我的强项。如果你下不去手,就叫我来。
    感兴趣的见闻…
    荻花洲,曾经一度荒芜。 虽然,是过去好多年…不,好几百年的事了。
    关于钟离…
    嗯…打听一下。请问钟离大人平日里都在…呃,遛鸟?赏花?品鉴古玩? …钟离大人做这些,是有什么深意…
    关于北斗…
    北斗吗?我与她没有什么交情。不过,冥海巨兽确有其事。能够将「海山」击败,作为人类,她的实力值得肯定。
    关于白术…
    你想…托付白术研制缓解我痛苦的药物?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凡人的药物,对仙人是无法起效的。
    关于胡桃…
    胡桃?那孩子,活泼到令人头疼。所幸她还算风趣,不必担心会成长为无趣的人类。
    关于温迪…
    温迪…?原来如此,名字叫作温迪啊。他演奏的曲调…不,没什么。
    关于甘雨…
    甘雨既非仙兽,又非凡人,游走于仙人两界,靠着职责支撑自我,困惑是免不了的。...你说,我?呵,要让只懂杀戮与生存之道的夜叉,去开导瑞兽?天方夜谭。
    关于申鹤…
    申鹤似乎对你颇为信赖。…也是。毕竟,世间难得几人能有你这般的善心与热忱。
    关于夜兰…
    我听说她曾调查千岩军在层岩巨渊的相关痕迹。孤身追查秘密,想来也是有点本事的人。
    想要了解魈·其一
    我会为你护法。 但是…别靠近我,别妨碍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想要了解魈·其二
    在这千年以来,我猎杀过数以万计的怨魂。不想惹上麻烦,就离我远点。把我当作「工具」就好。
    想要了解魈·其三
    「它们」的声音…常常在我的耳边出现。咆哮、号哭…嘶喊着杀戮…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报应。与你无关。
    想要了解魈·其四
    摩拉克斯?关于这个名字,你究竟知道多少? 他是赐予我「魈」之名之人,将我从漫长的痛苦中解放。 胆敢对他不敬的话。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原谅。
    想要了解魈·其五
    已经迟了。我们之间的关联已经太多了。即使你想要放弃,也来不及了吧。嗯?没有这样想过? …「靖妖傩舞」,我的战斗是不会停下的。 但是,关于你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
    魈的爱好…
    你还真是胆量不小,有勇气询问我的爱好。 那便来战吧。以你的身躯,扛得住我几招呢?
    魈的烦恼…
    烦恼?呵…这个问题对仙人毫无意义,没有什么烦恼能够存在千年。
    喜欢的食物·杏仁豆腐
    我对人间的食物并无兴致。烹饪繁琐,等待漫长。唯独杏仁豆腐,勉强可以入口。
    喜欢的食物·回忆
    杏仁豆腐的味道,和「美梦」非常相似呢。
    讨厌的食物…
    要我亲手在薄饼中包入肉片?啊…然后…一起吃下去?呵…麻烦。如今的人间,真是越来越缺乏常识了。
    生日…
    诞生的时日…人类的这些纪念,真是冗余。嗯…等着。我给你折一只梧桐树叶蝴蝶。 好了,拿去吧。这是仙法,可以辟邪。
    突破的感受·起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突破的感受·承
    新的力量?这力量,也只会被用于斩杀。
    突破的感受·转
    力量的尽头,是自我毁灭。回答我,为何如此执着呢?
    突破的感受·合
    我的枪缨,早就屠戮了无尽的怨魂。连我本人,不免也被黑暗吞噬。——你却敢于驱使这样的我,将我当作…「同伴」。 …你是想要救赎我吗?…你,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元素战技·其一
    哼。
    元素战技·其二
    无聊。
    元素战技·其三
    无用。
    下落攻击·其一
    这里!
    下落攻击·其二
    无能。
    元素爆发·其一
    就此消失。
    元素爆发·其二
    靖妖傩舞。
    元素爆发·其三
    悲鸣吧。
    打开宝箱·其一
    对你有用便好。
    打开宝箱·其二
    这些物品的用途…算了,我不关心。
    打开宝箱·其三
    嗯…品质尚可。
    生命值低·其一
    住口。
    生命值低·其二
    愚蠢。
    生命值低·其三
    很好。
    倒下·其一
    这是…报应吗。
    倒下·其二
    这一天…到来了呀。
    倒下·其三
    不可能…
    普通受击·其一
    就凭你?
    重受击·其一
    别妨碍我。
    加入队伍·其一
    听召而来。
    加入队伍·其二
    诸邪退散。
    加入队伍·其三
    降魔乃分内之事。
    初次见面…
    如遇失道旷野之难,路遭贼人之难,水火刀兵之难,鬼神药毒之难,恶兽毒虫之难,冤家恶人之难,便呼我名。 「三眼五显仙人」——「魈」,听召前来守护。
    闲聊·闲散
    我居然沦落到如此闲散的地步,可笑。
    闲聊·荒魂
    荒野上的孤魂,休想伤我分毫。
    闲聊·侵蚀
    …呃啊…哼,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下雨的时候…
    魔物不会因为下雨就休息。我们走。
    雨过天晴…
    天晴了?哼,我不关心天气。
    打雷的时候…
    不少凡人害怕打雷。无法理解,这分明很寻常。
    下雪的时候…
    雪积起来之后,就可以挖着吃了。
    早上好…
    时候不早了。出发吧。
    中午好…
    午餐…回望舒客栈吧。
    晚上好…
    夜晚,不祥之物最易骚动。你最好别出门。
    晚安…
    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
    关于魈自己·非人
    我并非人类,不太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
    关于魈自己·璃月
    近来璃月变化得过于迅速了…呵,罢了,我也没打算适应。
    关于我们·警示
    如果有一天,连你也陷入了黑暗。就由我来——
    关于我们·信任
    别被污染,我不会留情的。 …我是说,既然是「你」,「你」应该能够保持坚定。
    关于我们·犯困
    …谁!?…你觉得我是站着睡着了?哼,不敬仙师!
    关于我们·海灯节
    海灯节?哼,原来又到了凡人用发光垃圾塞满璃月港的时候了,唉,为何如此幼稚。 不过你若无聊,我便陪你去。
    关于「神之眼」·欲望
    「神之眼」、欲望?呵…不要用凡人的标准来揣测仙人,我没有欲望。
    关于「神之眼」·理由
    并不是有意隐瞒。我的欲望,不应对外人讲。 人间不是有着愿望说出口就会失效的规矩…呃,不是一回事?
    有什么想要分享…
    杀戮是我的强项。如果你下不去手,就叫我来。
    感兴趣的见闻…
    荻花洲,曾经一度荒芜。 虽然,是过去好多年…不,好几百年的事了。
    关于钟离…
    嗯…打听一下。请问钟离大人平日里都在…呃,遛鸟?赏花?品鉴古玩? …钟离大人做这些,是有什么深意…
    关于北斗…
    北斗吗?我与她没有什么交情。不过,冥海巨兽确有其事。能够将「海山」击败,作为人类,她的实力值得肯定。
    关于白术…
    你想…托付白术研制缓解我痛苦的药物?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凡人的药物,对仙人是无法起效的。
    关于胡桃…
    胡桃?那孩子,活泼到令人头疼。所幸她还算风趣,不必担心会成长为无趣的人类。
    关于温迪…
    温迪…?原来如此,名字叫作温迪啊。他演奏的曲调…不,没什么。
    关于甘雨…
    甘雨既非仙兽,又非凡人,游走于仙人两界,靠着职责支撑自我,困惑是免不了的。...你说,我?呵,要让只懂杀戮与生存之道的夜叉,去开导瑞兽?天方夜谭。
    关于申鹤…
    申鹤似乎对你颇为信赖。…也是。毕竟,世间难得几人能有你这般的善心与热忱。
    关于夜兰…
    我听说她曾调查千岩军在层岩巨渊的相关痕迹。孤身追查秘密,想来也是有点本事的人。
    想要了解魈·其一
    我会为你护法。 但是…别靠近我,别妨碍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想要了解魈·其二
    在这千年以来,我猎杀过数以万计的怨魂。不想惹上麻烦,就离我远点。把我当作「工具」就好。
    想要了解魈·其三
    「它们」的声音…常常在我的耳边出现。咆哮、号哭…嘶喊着杀戮…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报应。与你无关。
    想要了解魈·其四
    摩拉克斯?关于这个名字,你究竟知道多少? 他是赐予我「魈」之名之人,将我从漫长的痛苦中解放。 胆敢对他不敬的话。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原谅。
    想要了解魈·其五
    已经迟了。我们之间的关联已经太多了。即使你想要放弃,也来不及了吧。嗯?没有这样想过? …「靖妖傩舞」,我的战斗是不会停下的。 但是,关于你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
    魈的爱好…
    你还真是胆量不小,有勇气询问我的爱好。 那便来战吧。以你的身躯,扛得住我几招呢?
    魈的烦恼…
    烦恼?呵…这个问题对仙人毫无意义,没有什么烦恼能够存在千年。
    喜欢的食物·杏仁豆腐
    我对人间的食物并无兴致。烹饪繁琐,等待漫长。唯独杏仁豆腐,勉强可以入口。
    喜欢的食物·回忆
    杏仁豆腐的味道,和「美梦」非常相似呢。
    讨厌的食物…
    要我亲手在薄饼中包入肉片?啊…然后…一起吃下去?呵…麻烦。如今的人间,真是越来越缺乏常识了。
    生日…
    诞生的时日…人类的这些纪念,真是冗余。嗯…等着。我给你折一只梧桐树叶蝴蝶。 好了,拿去吧。这是仙法,可以辟邪。
    突破的感受·起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突破的感受·承
    新的力量?这力量,也只会被用于斩杀。
    突破的感受·转
    力量的尽头,是自我毁灭。回答我,为何如此执着呢?
    突破的感受·合
    我的枪缨,早就屠戮了无尽的怨魂。连我本人,不免也被黑暗吞噬。——你却敢于驱使这样的我,将我当作…「同伴」。 …你是想要救赎我吗?…你,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元素战技·其一
    哼。
    元素战技·其二
    无聊。
    元素战技·其三
    无用。
    下落攻击·其一
    这里!
    下落攻击·其二
    无能。
    元素爆发·其一
    就此消失。
    元素爆发·其二
    靖妖傩舞。
    元素爆发·其三
    悲鸣吧。
    打开宝箱·其一
    对你有用便好。
    打开宝箱·其二
    这些物品的用途…算了,我不关心。
    打开宝箱·其三
    嗯…品质尚可。
    生命值低·其一
    住口。
    生命值低·其二
    愚蠢。
    生命值低·其三
    很好。
    倒下·其一
    这是…报应吗。
    倒下·其二
    这一天…到来了呀。
    倒下·其三
    不可能…
    普通受击·其一
    就凭你?
    重受击·其一
    别妨碍我。
    加入队伍·其一
    听召而来。
    加入队伍·其二
    诸邪退散。
    加入队伍·其三
    降魔乃分内之事。
  • 初次见面…
    如遇失道旷野之难,路遭贼人之难,水火刀兵之难,鬼神药毒之难,恶兽毒虫之难,冤家恶人之难,便呼我名。 「三眼五显仙人」——「魈」,听召前来守护。
    闲聊·闲散
    我居然沦落到如此闲散的地步,可笑。
    闲聊·荒魂
    荒野上的孤魂,休想伤我分毫。
    闲聊·侵蚀
    …呃啊…哼,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下雨的时候…
    魔物不会因为下雨就休息。我们走。
    雨过天晴…
    天晴了?哼,我不关心天气。
    打雷的时候…
    不少凡人害怕打雷。无法理解,这分明很寻常。
    下雪的时候…
    雪积起来之后,就可以挖着吃了。
    早上好…
    时候不早了。出发吧。
    中午好…
    午餐…回望舒客栈吧。
    晚上好…
    夜晚,不祥之物最易骚动。你最好别出门。
    晚安…
    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
    关于魈自己·非人
    我并非人类,不太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
    关于魈自己·璃月
    近来璃月变化得过于迅速了…呵,罢了,我也没打算适应。
    关于我们·警示
    如果有一天,连你也陷入了黑暗。就由我来——
    关于我们·信任
    别被污染,我不会留情的。 …我是说,既然是「你」,「你」应该能够保持坚定。
    关于我们·犯困
    …谁!?…你觉得我是站着睡着了?哼,不敬仙师!
    关于我们·海灯节
    海灯节?哼,原来又到了凡人用发光垃圾塞满璃月港的时候了,唉,为何如此幼稚。 不过你若无聊,我便陪你去。
    关于「神之眼」·欲望
    「神之眼」、欲望?呵…不要用凡人的标准来揣测仙人,我没有欲望。
    关于「神之眼」·理由
    并不是有意隐瞒。我的欲望,不应对外人讲。 人间不是有着愿望说出口就会失效的规矩…呃,不是一回事?
    有什么想要分享…
    杀戮是我的强项。如果你下不去手,就叫我来。
    感兴趣的见闻…
    荻花洲,曾经一度荒芜。 虽然,是过去好多年…不,好几百年的事了。
    关于钟离…
    嗯…打听一下。请问钟离大人平日里都在…呃,遛鸟?赏花?品鉴古玩? …钟离大人做这些,是有什么深意…
    关于北斗…
    北斗吗?我与她没有什么交情。不过,冥海巨兽确有其事。能够将「海山」击败,作为人类,她的实力值得肯定。
    关于白术…
    你想…托付白术研制缓解我痛苦的药物?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凡人的药物,对仙人是无法起效的。
    关于胡桃…
    胡桃?那孩子,活泼到令人头疼。所幸她还算风趣,不必担心会成长为无趣的人类。
    关于温迪…
    温迪…?原来如此,名字叫作温迪啊。他演奏的曲调…不,没什么。
    关于甘雨…
    甘雨既非仙兽,又非凡人,游走于仙人两界,靠着职责支撑自我,困惑是免不了的。...你说,我?呵,要让只懂杀戮与生存之道的夜叉,去开导瑞兽?天方夜谭。
    关于申鹤…
    申鹤似乎对你颇为信赖。…也是。毕竟,世间难得几人能有你这般的善心与热忱。
    关于夜兰…
    我听说她曾调查千岩军在层岩巨渊的相关痕迹。孤身追查秘密,想来也是有点本事的人。
    想要了解魈·其一
    我会为你护法。 但是…别靠近我,别妨碍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想要了解魈·其二
    在这千年以来,我猎杀过数以万计的怨魂。不想惹上麻烦,就离我远点。把我当作「工具」就好。
    想要了解魈·其三
    「它们」的声音…常常在我的耳边出现。咆哮、号哭…嘶喊着杀戮…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报应。与你无关。
    想要了解魈·其四
    摩拉克斯?关于这个名字,你究竟知道多少? 他是赐予我「魈」之名之人,将我从漫长的痛苦中解放。 胆敢对他不敬的话。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原谅。
    想要了解魈·其五
    已经迟了。我们之间的关联已经太多了。即使你想要放弃,也来不及了吧。嗯?没有这样想过? …「靖妖傩舞」,我的战斗是不会停下的。 但是,关于你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
    魈的爱好…
    你还真是胆量不小,有勇气询问我的爱好。 那便来战吧。以你的身躯,扛得住我几招呢?
    魈的烦恼…
    烦恼?呵…这个问题对仙人毫无意义,没有什么烦恼能够存在千年。
    喜欢的食物·杏仁豆腐
    我对人间的食物并无兴致。烹饪繁琐,等待漫长。唯独杏仁豆腐,勉强可以入口。
    喜欢的食物·回忆
    杏仁豆腐的味道,和「美梦」非常相似呢。
    讨厌的食物…
    要我亲手在薄饼中包入肉片?啊…然后…一起吃下去?呵…麻烦。如今的人间,真是越来越缺乏常识了。
    生日…
    诞生的时日…人类的这些纪念,真是冗余。嗯…等着。我给你折一只梧桐树叶蝴蝶。 好了,拿去吧。这是仙法,可以辟邪。
    突破的感受·起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突破的感受·承
    新的力量?这力量,也只会被用于斩杀。
    突破的感受·转
    力量的尽头,是自我毁灭。回答我,为何如此执着呢?
    突破的感受·合
    我的枪缨,早就屠戮了无尽的怨魂。连我本人,不免也被黑暗吞噬。——你却敢于驱使这样的我,将我当作…「同伴」。 …你是想要救赎我吗?…你,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元素战技·其一
    哼。
    元素战技·其二
    无聊。
    元素战技·其三
    无用。
    下落攻击·其一
    这里!
    下落攻击·其二
    无能。
    元素爆发·其一
    就此消失。
    元素爆发·其二
    靖妖傩舞。
    元素爆发·其三
    悲鸣吧。
    打开宝箱·其一
    对你有用便好。
    打开宝箱·其二
    这些物品的用途…算了,我不关心。
    打开宝箱·其三
    嗯…品质尚可。
    生命值低·其一
    住口。
    生命值低·其二
    愚蠢。
    生命值低·其三
    很好。
    倒下·其一
    这是…报应吗。
    倒下·其二
    这一天…到来了呀。
    倒下·其三
    不可能…
    普通受击·其一
    就凭你?
    重受击·其一
    别妨碍我。
    加入队伍·其一
    听召而来。
    加入队伍·其二
    诸邪退散。
    加入队伍·其三
    降魔乃分内之事。
    初次见面…
    如遇失道旷野之难,路遭贼人之难,水火刀兵之难,鬼神药毒之难,恶兽毒虫之难,冤家恶人之难,便呼我名。 「三眼五显仙人」——「魈」,听召前来守护。
    闲聊·闲散
    我居然沦落到如此闲散的地步,可笑。
    闲聊·荒魂
    荒野上的孤魂,休想伤我分毫。
    闲聊·侵蚀
    …呃啊…哼,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下雨的时候…
    魔物不会因为下雨就休息。我们走。
    雨过天晴…
    天晴了?哼,我不关心天气。
    打雷的时候…
    不少凡人害怕打雷。无法理解,这分明很寻常。
    下雪的时候…
    雪积起来之后,就可以挖着吃了。
    早上好…
    时候不早了。出发吧。
    中午好…
    午餐…回望舒客栈吧。
    晚上好…
    夜晚,不祥之物最易骚动。你最好别出门。
    晚安…
    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
    关于魈自己·非人
    我并非人类,不太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
    关于魈自己·璃月
    近来璃月变化得过于迅速了…呵,罢了,我也没打算适应。
    关于我们·警示
    如果有一天,连你也陷入了黑暗。就由我来——
    关于我们·信任
    别被污染,我不会留情的。 …我是说,既然是「你」,「你」应该能够保持坚定。
    关于我们·犯困
    …谁!?…你觉得我是站着睡着了?哼,不敬仙师!
    关于我们·海灯节
    海灯节?哼,原来又到了凡人用发光垃圾塞满璃月港的时候了,唉,为何如此幼稚。 不过你若无聊,我便陪你去。
    关于「神之眼」·欲望
    「神之眼」、欲望?呵…不要用凡人的标准来揣测仙人,我没有欲望。
    关于「神之眼」·理由
    并不是有意隐瞒。我的欲望,不应对外人讲。 人间不是有着愿望说出口就会失效的规矩…呃,不是一回事?
    有什么想要分享…
    杀戮是我的强项。如果你下不去手,就叫我来。
    感兴趣的见闻…
    荻花洲,曾经一度荒芜。 虽然,是过去好多年…不,好几百年的事了。
    关于钟离…
    嗯…打听一下。请问钟离大人平日里都在…呃,遛鸟?赏花?品鉴古玩? …钟离大人做这些,是有什么深意…
    关于北斗…
    北斗吗?我与她没有什么交情。不过,冥海巨兽确有其事。能够将「海山」击败,作为人类,她的实力值得肯定。
    关于白术…
    你想…托付白术研制缓解我痛苦的药物?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凡人的药物,对仙人是无法起效的。
    关于胡桃…
    胡桃?那孩子,活泼到令人头疼。所幸她还算风趣,不必担心会成长为无趣的人类。
    关于温迪…
    温迪…?原来如此,名字叫作温迪啊。他演奏的曲调…不,没什么。
    关于甘雨…
    甘雨既非仙兽,又非凡人,游走于仙人两界,靠着职责支撑自我,困惑是免不了的。...你说,我?呵,要让只懂杀戮与生存之道的夜叉,去开导瑞兽?天方夜谭。
    关于申鹤…
    申鹤似乎对你颇为信赖。…也是。毕竟,世间难得几人能有你这般的善心与热忱。
    关于夜兰…
    我听说她曾调查千岩军在层岩巨渊的相关痕迹。孤身追查秘密,想来也是有点本事的人。
    想要了解魈·其一
    我会为你护法。 但是…别靠近我,别妨碍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想要了解魈·其二
    在这千年以来,我猎杀过数以万计的怨魂。不想惹上麻烦,就离我远点。把我当作「工具」就好。
    想要了解魈·其三
    「它们」的声音…常常在我的耳边出现。咆哮、号哭…嘶喊着杀戮…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报应。与你无关。
    想要了解魈·其四
    摩拉克斯?关于这个名字,你究竟知道多少? 他是赐予我「魈」之名之人,将我从漫长的痛苦中解放。 胆敢对他不敬的话。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原谅。
    想要了解魈·其五
    已经迟了。我们之间的关联已经太多了。即使你想要放弃,也来不及了吧。嗯?没有这样想过? …「靖妖傩舞」,我的战斗是不会停下的。 但是,关于你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
    魈的爱好…
    你还真是胆量不小,有勇气询问我的爱好。 那便来战吧。以你的身躯,扛得住我几招呢?
    魈的烦恼…
    烦恼?呵…这个问题对仙人毫无意义,没有什么烦恼能够存在千年。
    喜欢的食物·杏仁豆腐
    我对人间的食物并无兴致。烹饪繁琐,等待漫长。唯独杏仁豆腐,勉强可以入口。
    喜欢的食物·回忆
    杏仁豆腐的味道,和「美梦」非常相似呢。
    讨厌的食物…
    要我亲手在薄饼中包入肉片?啊…然后…一起吃下去?呵…麻烦。如今的人间,真是越来越缺乏常识了。
    生日…
    诞生的时日…人类的这些纪念,真是冗余。嗯…等着。我给你折一只梧桐树叶蝴蝶。 好了,拿去吧。这是仙法,可以辟邪。
    突破的感受·起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突破的感受·承
    新的力量?这力量,也只会被用于斩杀。
    突破的感受·转
    力量的尽头,是自我毁灭。回答我,为何如此执着呢?
    突破的感受·合
    我的枪缨,早就屠戮了无尽的怨魂。连我本人,不免也被黑暗吞噬。——你却敢于驱使这样的我,将我当作…「同伴」。 …你是想要救赎我吗?…你,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元素战技·其一
    哼。
    元素战技·其二
    无聊。
    元素战技·其三
    无用。
    下落攻击·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