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烟绯

基础属性
角色天赋
角色展示
烟绯
生日
7月28日
所属
烟绯律法咨询事务所
定位
站场输出型角色
武器类型
法器
命之座
法兽座
称号
智明无邪

烟绯

生日
7月28日
所属
烟绯律法咨询事务所
定位
站场输出型角色
武器类型
法器
命之座
法兽座
称号
智明无邪

角色突破

  • 1级属性/突破所需材料
  • 20级突破
  • 40级突破
  • 50级突破
  • 60级突破
  • 70级突破
  • 80级突破
  • 90级属性
  • 突破材料
    攻击方式
    远程
    暴击率
    5.0%
    生命值
    784
    暴击伤害
    50.0%
    攻击力
    43(无武器20)
    治疗加成
    0.0%
    防御力
    49
    受治疗加成
    0.0%
    元素精通
    0
    元素充能
    100.0%
  • 突破材料
    新天赋解锁
    关联条款
    突破前生命值
    2,014
    突破前防御力
    126
    突破后生命值
    2,600
    突破后防御力
    163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75
    突破前火元素伤害加成
    0.0%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90(无武器67)
    突破后火元素伤害加成
    0.0%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3,895
    突破前防御力
    244
    突破后生命值
    4,311
    突破后防御力
    271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123(无武器100)
    突破前火元素伤害加成
    0.0%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134(无武器111)
    突破后火元素伤害加成
    6.0%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4,959
    突破前防御力
    311
    突破后生命值
    5,514
    突破后防御力
    346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151(无武器128)
    突破前火元素伤害加成
    6.0%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165(无武器142)
    突破后火元素伤害加成
    12.0%
  • 突破材料
    新天赋解锁
    法兽灼眼
    突破前生命值
    6,161
    突破前防御力
    387
    突破后生命值
    6,575
    突破后防御力
    413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181(无武器158)
    突破前火元素伤害加成
    12.0%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192(无武器169)
    突破后火元素伤害加成
    12.0%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7,225
    突破前防御力
    453
    突破后生命值
    7,641
    突破后防御力
    480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209(无武器186)
    突破前火元素伤害加成
    12.0%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219(无武器196)
    突破后火元素伤害加成
    18.0%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8,289
    突破前防御力
    520
    突破后生命值
    8,705
    突破后防御力
    546
    突破前攻击力(初始武器)
    236(无武器213)
    突破前火元素伤害加成
    18.0%
    突破后攻击力(初始武器)
    247(无武器224)
    突破后火元素伤害加成
    24.0%
  • 突破材料
    生命值
    9,352
    防御力
    587
    攻击力(初始武器)
    263(无武器240)
    火元素伤害加成
    24.0%

推荐装备

  • 武器推荐
  • 圣遗物推荐
  • 推荐武器 推荐理由

    烟绯的驻场输出时间较长,能够较为有效地该武器的特效中获益,特别是在多人联机战斗时。

    烟绯解锁第四命之座后,可为自身附加护盾,有效获取该武器的攻击力加成。

    基础攻击力较高,可有效弥补烟绯基础攻击力低的问题。

    大幅提升重击伤害,对以重击作为主要攻击手段的烟绯的增益明显。

    通用的输出型法器,能够有效增幅几乎所有法器角色的伤害输出。

  • 推荐圣遗物 推荐理由

    炽烈的炎之魔女能为烟绯带来不俗的火元素伤害加成以及火元素相关元素反应的加成,毕业套装首选。

    炽烈的炎之魔女4件套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火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率/暴击伤害

    乐团套的4件套效果,对烟绯的主要输出手段重击有着较好的加成效果。

    流浪大地的乐团4件套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火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率/暴击伤害

    在难以凑齐魔女四件套的情况下,魔女&角斗士(亦或是追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角斗2+魔女2件套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火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率/暴击伤害

    无论是二件套效果还是四件套效果都极为契合烟绯。

    过渡用圣遗物

    时之沙:攻击力

    空之杯:火元素伤害加成

    理之冠:暴击率/暴击伤害

突破材料

提瓦特大地图

天赋

  • 天赋1(普通攻击)
  • 天赋2(元素战技)
  • 天赋3(元素爆发)
  • 天赋4(固有天赋)
  • 天赋5(固有天赋)
  • 天赋6(固有天赋)
  • 普通攻击·火漆制印

    普通攻击
    连续发射火球,造成最多三段的火元素伤害。
    普通攻击命中敌人时,会赋予烟绯─枚丹火印。初始最多持有三枚丹火印,每次触发都会刷新已有的丹火印持续时间。
    每枚丹火印都会降低烟绯的体力消耗,并会在烟绯退场时消失。
    重击
    消耗体力,短暂咏唱后,消耗所有的丹火印,在前方造成火元素范围伤害。
    根据被消耗的丹火印数量,强化这次重击的范围与伤害。
    下落攻击
    凝聚火元素的力量,从空中下坠冲击地面,攻击下落路径上的敌人,并在落地时造成火元素范围伤害。
    详细属性 LV1 LV2 LV3 LV4 LV5 LV6 LV7 LV8 LV9 LV10 LV11
    一段伤害 58% 63% 67% 73% 77% 81% 88% 93% 99% 105% 111%
    二段伤害 52% 56% 60% 65% 69% 73% 78% 83% 89% 94% 99%
    三段伤害 76% 81% 87% 95% 101% 106% 114% 122% 129% 137% 144%
    重击伤害 98% / 116% / 132% / 150% / 168% 104% / 122% / 141% / 159% / 178% 110% / 129% / 149% / 168% / 188% 118% / 138% / 159% / 180% / 200% 124% / 145% / 167% / 189% / 211% 129% / 152% / 175% / 198% / 221% 137% / 161% / 185% / 210% / 234% 145% / 170% / 196% / 221% / 247% 152% / 179% / 206% / 233% / 260% 160% / 188% / 216% / 245% / 273% 168% / 197% / 227% / 256% / 286%
    重击体力消耗 50.0点 50.0点 50.0点 50.0点 50.0点 50.0点 50.0点 50.0点 50.0点 50.0点 50.0点
    丹火印降低体力消耗 每枚15.0% 每枚15.0% 每枚15.0% 每枚15.0% 每枚15.0% 每枚15.0% 每枚15.0% 每枚15.0% 每枚15.0% 每枚15.0% 每枚15.0%
    丹火印持续时间 10.0秒 10.0秒 10.0秒 10.0秒 10.0秒 10.0秒 10.0秒 10.0秒 10.0秒 10.0秒 10.0秒
    下坠期间伤害 56.8% 61.5% 66.1% 72.7% 77.3% 82.6% 89.9% 97.1% 104.4% 112.3% 120.3%
    低空/高空坠地冲击伤害 114%/142% 123%/153% 132%/165% 145%/181% 154%/193% 168%/206% 180%/224% 194%/243% 209%/261% 225%/281% 240%/300%
    升级材料
    达达利亚天赋解锁(达达利亚在队伍时)
  • 丹书立约

    唤出烈焰,造成火元素范围伤害。
    命中敌人后,会为烟绯赋予最大数量的丹火印。
    
    以火烧制的印除了法律效应之外,还带着烟绯自己的附加条款。毕竟自然法则只靠总务司是改不掉的。
    详细属性 LV1 LV2 LV3 LV4 LV5 LV6 LV7 LV8 LV9 LV10 LV11 LV12 LV13
    技能伤害 170% 182% 195% 212% 225% 237% 254% 271% 288% 305% 322% 339% 360%
    冷却时间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升级材料
    命之座解锁
    命之座解锁
    命之座解锁
  • 凭此结契

    引发喷薄爆发的烈火,冲击周围的敌人,造成火元素范围伤害,并为烟绯自己赋予最大数量的丹火印与灼灼效果。
    灼灼
    具有如下效果:
    ·每间隔一段时间,为烟绯赋予一枚丹火印;
    ·提高重击造成的伤害。
    灼灼效果会在烟绯退场与倒下时移除。
    
    「条款齐备,依此立下生死之契。当然,是你死我生啦!」
    详细属性 LV1 LV2 LV3 LV4 LV5 LV6 LV7 LV8 LV9 LV10 LV11 LV12 LV13 LV14
    技能伤害 182% 196% 210% 228% 242% 255% 274% 292% 310% 328% 347% 365% 388% 410%
    丹火印赋予间隔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1.0秒
    重击伤害提升 33% 35% 37% 40% 42% 44% 47% 49% 52% 54% 57% 60% 62% 65%
    持续时间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冷却时间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20.0秒
    元素能量 80 80 80 80 80 80 80 80 80 80 80 80 80 80
    升级材料
    命之座解锁
    命之座解锁
    命之座解锁
    导能原盘·碎果断粒解锁(活动限定)
  • 关联条款

    烟绯通过重击消耗丹火印时,每枚丹火印会提升烟绯5%的火元素伤害加成,持续6秒。在该效果的持续时间内再次施放重击时,会先移除原有的效果。
    详细属性
    LV1最大等级
  • 法兽灼眼

    烟绯主动施放的重击造成暴击时,会额外造成一次80%攻击力的火元素范围伤害。该伤害视为重击伤害。
    详细属性
    LV1最大等级
  • 博闻强记

    在小地图上显示周围的璃月区域特产的位置。
    详细属性
    LV1最大等级

命之座

名称 激活素材 介绍
占理不饶人
烟绯的命星 *1
烟绯进行重击时,每持有一枚丹火印,都会提高烟绯在咏唱期间的抗打断能力,并额外降低本次重击10%的体力消耗。
最终解释权
烟绯的命星 *1
烟绯的重击对于生命值低于50%的敌人,暴击率提高20%。
真火炼宝印
烟绯的命星 *1
丹书立约的技能等级提高3级。至多提升至15级。
丹书金铁券
烟绯的命星 *1
施放凭此结契时: 生成一个伤害吸收量等于生命值上限45%的护盾,持续15秒。该护盾对火元素伤害有250%的吸收效果。
遵法切结书
烟绯的命星 *1
凭此结契的技能等级提高3级。至多提升至15级。
是额外条款
烟绯的命星 *1
烟绯持有的丹火印最大数量增加一枚。

角色展示

  • 烟绯

角色展示

  • 角色待机一
  • 角色待机二

角色展示

  • 普通攻击
  • 重击
  • 元素战技
  • 元素爆发

角色名片

[折叠展开]

角色CV

中:苏子芜

日:花守由美里

英:莉琪·弗里曼

韩:赵京洢

>>全语音视频&文字版请点我<<

[折叠展开]

特殊料理

名称:「自有方圆」

使用效果:复苏选中的角色。为其恢复生命值上限的15%,并额外恢复550点生命值。

[折叠展开]

更多描述

「律法是璃月繁荣的基石。这块基石需要不断打磨,才能尽善尽美。烟绯一直与我在这一领域周旋,平心而论,她帮我找出了现行律法中的不少瑕疵。」——凝光

璃月港最优秀的律法咨询师——烟绯,传说她将上万条法典条文熟记于心,能因时因地巧用律法,妥善处理每一起委托。

话虽如此,烟绯绝非墨守成规之辈。在法律与情理允许的范畴内「灵活变通」,才是她的作风。

身负半仙之血的烟绯,会以这种独特又有效的方式守护璃月港的「秩序」。

无论是商人还是民众,只要生活在璃月港,多少都听说过烟绯的大名。当然了,按照契约之城的老规矩,想请烟绯接受案件委托或提供咨询,得准备一笔不菲的佣金。

[折叠展开]

角色详细

璃月是重视契约与贸易的港湾,也是财富积累沉淀的地方。

各国商人活跃在这里,造就璃月盛景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纠纷。「天权」凝光为此制定了详尽的法律规定,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耐心去研读。

于是,「律法咨询师」这个职业应运而生。他们熟悉璃月律法,代替需要的人处理矛盾,并从中收取相应的报酬。

烟绯,正是璃月港中声名最响的律法咨询师。

她总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为自己的客户争取到最大利益,有人说她才是璃月港中行走的「规则 」。

但其实,作为少见的未与岩王帝君缔结契约的混血仙兽,烟绯更想要的是自由而快乐的生活。

至于平时总是携带着一本《璃月百法通则》,并从事法典专家的工作,烟绯是这样解释的——

「想要不被规则束缚,首先就要完全理解所有规则。」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1

作为璃月港中最受欢迎的律法咨询师,烟绯的咨询价格也是最顶级的。

即便如此,想要预约的人还是不计其数。商人们并不吝惜调解费用,但是对谁来当这个调解人却有很高的要求。

「多花点钱没关系,这事儿必须找烟绯来处理,我们才服气。」

许多人这样评价烟绯,不仅是因为烟绯思维敏捷、口齿伶俐,也是因为她非常在意法律的基石-—「公平」。

经她调解的事情往往会圆满收场,有矛盾的商人们也会暂时放下对彼此的成见。

虽然没有契约在身,但烟绯也为璃月的太平安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2

作为律法咨询师,烟绯其实也有不擅长的事情,比如说「民间争执」中涉及感情和亲情的部分。

离婚财产问题、子女抚养权问题、赡养老人问题、断绝关系问题…等等。

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作为从小在爱中长大的烟绯来说,处理这些问题非常困难,这完全涉及到了她的知识盲区。

有时她会觉得双方都有道理,有时又觉得两边都是错的。如果涉及到抚育纠纷的话,更是会觉得不管怎么调解,都会对无辜的孩子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即便硬着头皮调解完,烟绯也会感觉非常疲惫。

「希望大家都能遇到对的人,少一点这种方面的苦恼。」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3

烟绯在璃月的人际关系很广泛,是因为她有着很高的包容力。

跟她聊天完全不用担心触碰到什么逆鳞,无论你是否健谈,都可以和她相处甚欢。

当然,前提是不要试着与她辩论,或是在她面前大谈特谈法律专业的内容…

一旦进入「工作模式」的话,烟绯会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

此外,因为常年研究法典的原因,烟绯也养成了「过度严谨」的习惯。在聊天时,烟绯总会尽可能地消除话语中的歧义与漏洞,因此显得稍稍有啰嗦。

在察觉到这一点可能会给对方造成不快时,烟绯总会懊恼地用书角敲敲自己的脑袋。

不过,只要她还会投入大量时间泡在律法相关的书海中,这个习惯就很难改掉吧。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4

在研究律法的时候,烟绯习惯于透过冰冷的条目,去看这些规则背后的出发点。

受此影响,在人际交往中她也是一个阅读理解宗师。

比方说,有一次旅行者在偶遇烟绯时,对她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这本该是随处可见的问候,落在烟绯耳中却会出现完全不同的含义。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意味着旅行者有「想」过跟她相遇的场景。

那么为什么会「没想到」?只能说旅行者对于她会出现的地方,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预期」,而她现在所在的地方违背了这种预期。

但这种预期是怎么来的?有没有可能是旅行者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她?

「难道说旅行者,其实很在意我吗…?」当天晚上,烟绯翻来覆去,并没有睡着。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5

烟绯最珍贵的东西,是父亲交给她的—杆秤。

据说这杆秤是帝君钦赐的宝物,能够称量万物的价值。方便起见,烟绯一般会用摩拉来平秤,也就是用摩拉来衡量物品的价值。

当然,随着时光变易,许多物品的价值也在悄然变化,这杆秤只能够称量出摩拉诞生时万物的定价,其余的需要烟绯通过自己的知识去判断.

在不断地称量中,烟绯也能感受到璃月港的变迁。许多千年前稀松平常的东西如今价值千金,也有许多世所罕见的东西如今随处可见.

这杆秤也在提醒着烟绯,很多物品无法用世俗的价值来估量

烟绯曾试图称量「神之眼」的价值,但无论她放入多少摩拉,都始终无法平秤。

直到她不耐烦地把那个自己常常挂在腰间,装着沉重的手抄法典的盒子放在秤盘上时,秤才终于平了。

[折叠展开]

最后的法典

这是烟绯收集的诸多法典中,最为特殊的一本。

相较于越来越冗杂、越来越厚重的各种法律典籍,这本书的轻薄程度让人难以置信。

翻开之后,会发现除了序言之外,书中只记载了寥寥几条最基本的法律理论。在烟绯看来,这或许才是法律的终极形态。

在遥远的将来,法律已经深入人心,每个人都友善、谦逊、快乐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接不到案子的法庭门可罗雀,堆积如山的法典也在岁月中蒙尘。

虽然听上去还很遥远,但对于体内流淌着仙兽之血的烟绯来说,活到那一天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仔细一想,那时候我也要面临失业危机了吧…」

未来的自己要做些什么好呢?

在偶然观看了辛焱的摇滚表演后,烟绯立刻被这种新潮的艺术吸引了。

但是让她从头开始学习乐器演奏,似乎又有点困难。为此烟绯查阅了众多资料,终于给自己找到了备选方案。

——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去当个说唱歌手也不错。

对于可以在一小时内把数万字璃月律法完整背诵的她来说,至少在「语速」上已经达标了吧。

[折叠展开]

神之眼

烟绯的父亲是仙兽,母亲则是普通的商人。降生在和平时期的烟绯并未与岩王帝君签订契约,只与父母约定「要快乐地生活」。

她是璃月港头牌法典解读专家,自然也会利用法典存在的疏漏,有时是为了自己,有时是为了他人.

种种迹象表明,烟绯并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她并不希望被规则束缚。

可她在追求自身快乐的同时也在让璃月变得更好,会利用法典的疏漏却不会以此作恶。

「天权」凝光每年对法典进行查漏补缺时,会大量参考烟绯的所作所为,仿佛烟绯就是璃月法典的问题质检员。

从某种程度来说,烟绯在以最小的代价,让规则变得更加完善..这也是她从未因利用法典漏洞获罪的原因。

烟绯信奉的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而她期望的则是「随心所欲不逾矩」。

璃月的仙人与凡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璃月。

所以烟绯也拥有神之眼——而且她的神之眼,与她信奉的「规则」等价。

[折叠展开]

生日邮件

主题:话说...

发件人:烟绯

时间:2021-07-28

想想都有一阵子没见到你了,可惜可惜,看来你没遇上需要我出面解决的律法问题啊。

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说不清楚。我要说是好事,弄得就像是我不想见你了一样,那当然不能称作好事。可要说是坏事吧,就成了我期望你遇到麻烦一样,那也不对。唉,这又是个难以用理性去拆解的问题啊。

其实我也不清楚我们俩谁是长辈,谁是晚辈。那就干脆不讲究这些,这份「繁荣的指引」,请你收好。不管你在哪里冒险,都别忘记这岩之国土的追求。

要是你愿意再多记一些,比如今天是我生日什么的,我也不会拒绝,对吧。

不管怎么说,要好好读书,好好努力哦!

[折叠展开]

配音展示

  • 中文
  • 日语
  • 韩语
  • 英语
  • 初次见面…
    我叫烟绯,是璃月港最顶尖的律法专家,没有之一!商业纠纷、民事调解、刑事诉讼,样样精通,一出手就搞得定!我的联系方式…要给你记在哪里好呢?唔…记在纸上容易丢,记在手上容易糊掉…哦!有了,就写在你旁边这个小家伙的衣服上吧。
    闲聊·律法
    律法既是约束,也是工具,请你千万记住哦!记不住的话,我就多给你念叨两遍。
    闲聊·工作
    法理与人情有时冲突,有时兼容。权衡二者,真是种学问呢。
    闲聊·阅读
    唔唔,居然还有这种案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下雨的时候…
    又下雨了!岩王爷行行好赶快出晴吧,一大墙法典可不能受潮。
    下雪的时候…
    这…这是什么倒霉天气,有、有点冷哦…阿嚏…
    阳光很好…
    趁着天好,背背律条。嗯?《璃月商典》第二十七章第六条第三款是什么来着…我怎么会忘记?不应当不应当…
    早上好…
    早上有个债务纠纷的案件要出外勤,中午前要给上周来咨询的客户答复…好!干活干活!
    中午好…
    哈…有点困呢…不如来场辩论,帮我提神醒脑!辩题的话,「北国银行的开设对璃月经济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嗯,就这个,你先来挑立场吧。
    晚上好…
    夜市?唔…本想留在家里整理笔记,不过你想逛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哦,我跟你说,有的店家因为要保证每天商品都是新鲜的,又不想白白折损今天卖剩下的货物,经常会在晚上搞促销。 讨价还价的事就交给我来吧,零头…就当作我的服务费啦。
    晚安…
    想要快速入睡?那我来给你讲解璃月律法的演变史吧,我的那些朋友就没有能撑过二十分钟的。唔,还想要更快的话,那就背法典吧,背法典!明天记得告诉我你听到了第几条。咳咳…我开始了哦?
    关于烟绯自己·气场
    读卷宗时我的气场很强?唔…原来你会这样想。但那也只是我的工作状态吧。就是说,在我的身上有一个隐形的按钮,噗地拨过来,是平常模式,咻地拨过去,是工作模式。你身上难道就没有这种开关吗?
    关于烟绯自己·弱项
    我最怕遇到的就是民事纠纷啦,什么婚姻破裂、抚养权诉讼…这类纠纷很难用理性或者逻辑去拆解。虽然说对当事人的态度要温和有耐心,但有的当事人自己都已经没法交流了…唉。虽然我标榜自己「样样精通」,但如果可以由我做主的话,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和和气气生活,少出现些这种案子啦。
    关于我们·定价
    想请我做你的顾问?可以啊,解读律法每条六千摩拉,随行咨询每个时辰十八万摩拉,商业案件单件七十一万摩拉起,后续具体报价和抽成视情况而定。怎么样,很实惠吧?
    关于我们·关系
    你四处游历,要是怕遇到麻烦处理起来棘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知法懂法之人同行。而我烟绯擅长的,也不止璃月本国的律法。呃,虽然,枫丹那边的还挺复杂…但靠我这个聪明的脑袋,要熟记也不是什么难事!总…总之!我是绝对值得依靠的!
    关于「神之眼」…
    「神之眼」应强烈的愿望而生。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人,我当然能得到它了。因为——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老老实实,遵纪守法!但如果敢有乱来的家伙,哼哼,那就统统给我接受律法的制裁去!
    有什么想要分享·秤
    这杆秤是老爹交给我的宝贝,能衡量出事物的「价值」。通常我会用摩拉当砝码,不过,它只能称量事物最初的价格。举例来说,千年前,璃月遍地都是琉璃百合,这种花在当时并不值钱。后来它数量骤减,售价也水涨船高,这杆秤显示的「价值」却没有更新,还是和之前一样的「便宜」。 所以,在大部分情况下,这杆秤也不能作为我工作的帮助啦…怎么?你有什么想要称量的东西吗?比如…称量一下你身边的那个小家伙,怎么样?
    有什么想要分享·法治
    我自创的招式「食炎之罚」改编自古籍《璃月会典例律总辑要》中记载的「食岩之罚」。岩王爷是契约之神,契约也可视作约束,说明什么呢?哼哼,说明璃月港自古就是契约之城。
    感兴趣的见闻…
    《璃月风物志》写到某种水生马尾,称它「独坐荻花州岸,色如霞,可入药。」将其研磨成粉掺入墨汁之中,能使字迹不怕水浸。嗯…可惜啊,我去过荻花州不下百次,常见的紫色马尾一摘就是几箩筐,却始终找不到书里记载的那种。
    关于七七…
    听说那个采药姑娘给自己编写了一整套行为准则。瞧她身材娇小,办事却有条有理,实乃成大事之风范。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就连我也要说一声佩服。
    关于甘雨…
    甘雨前辈温柔又贴心,可惜是个大忙人,大好的时光除了午睡,都在案卷堆里埋头苦干。我虽然也有工作时间,但也是快快乐乐的。我选择的工作,那可比她轻松多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是我的老主顾了。他家行事一向慎重周全,与我的商谈通常由大当家亲自出面。不过,上一次却碰巧见到了他家小少爷行秋。这位少爷年纪轻轻,没想到居然跟得上我思考的速度。伶牙俐齿还分寸得当,嗯,真不简单。
    关于胡桃…
    常听人说「往生堂」堂主行事奇特,怕是沾了丧葬业的怪毛病。这算什么话?「往生堂」从事的可是正经行业,是构成商业的基本单位。而且工作就是工作,岂有高低贵贱,吉凶险恶之分? 不过,那位堂主倒是没怎么来光顾过我的生意,唔…
    关于钟离…
    钟离先生学识渊博,堪称行走的书库。你知道吗?我一眼就看出他深藏不露。这样的人大多不怕麻烦,就算遇上什么事也不会请我帮忙,依我看,他绝不是潜在客户。 可不知为何,他身上总有些不可思议的熟悉感,我说不上来。问过老爹,他也支支吾吾说什么他也不明白,真是奇怪…总感觉,老爹有什么事不想告诉我。哼,没关系,大不了我自己找机会弄明白…
    关于凝光…
    你知道「天权星」凝光小姐吧?她主管律法,也经常修正法典,每次增补删改的内容都多得要命。就在上次,全新的法典里又增加了三条律法,修改了一百二十一条律法注释,还新附了一堆典型判例,这次我又不知道要背到什么时候了… 哼,不过她终归是商界出身,论律法,我可不会输给她,等我背完了这些,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工作…
    关于刻晴…
    好在「玉衡星」不涉足专业律法领域。否则,依刻晴小姐的态度和效率,我怕是要失去不少工作。哦…不,好像也不至于。毕竟刻晴小姐为人刚正,容易得罪人,由我来当助手辅佐的话…哦不不,也不对,为什么我堂堂律法专家要当人助手?有事的话,应该是她来找我咨询才对。
    关于优菈…
    优菈曾经救过我一次,我们也从此有了书信往来。她牢记骑士团的各项条文,却从不墨守成规。还总能找到巧妙的逻辑,灵活处理问题。大概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和她相处会特别轻松吧。不过,她那种洒脱劲,我可就学不会啦。毕竟,我和她的职业可是完全不同呢。
    关于夜兰…
    夜兰是总务司的雇员,帮我搞定过做假账的硬茬,我还请她吃了饭呢。不过…和她交谈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心思会被轻易看穿…嗯,以后千万不要站在她的对立面就好。
    关于久岐忍…
    阿忍?我记得她,那个来璃月留学专修律法的稻妻人嘛。为了完成课业实习,她专门约我讨论过案件,每次结束后又是鞠躬又是谢谢的,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当时就觉得,她将来一定会成为出色的律法专家。算起来,稻妻锁国的时间正好是她毕业前后,不知道她回去后一切还顺利吗…
    想要了解烟绯·其一
    是客人吗?幸会幸会,这是我的名牌,今天我可能不方便出外勤,有纠纷的话麻烦把双方都带过来,还有咨询费的收费标准我给你看一下,稍等一会儿… 欸?只是随便聊聊天?嗯…那就不收钱了。居然会找关系一般的律法专家「随便聊聊天」,真是个特别的人。
    想要了解烟绯·其二
    头上的鹿角?噢,这个啊,因为我的老爹是仙人,我有半仙之血嘛。不过,我是在璃月安定后出生的,没跟帝君签订契约,自然不用履行任何仙家职责,可以尽情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还挺满意的,嘿嘿。
    想要了解烟绯·其三
    那种维系一生的严肃契约…我只和老爹订过。唔…就是那种「要快乐生活」什么的,他就是那种人啦。不过嘛,我还是挺为老爹的这份通透自豪的。要是他想跟我定那种「要吃苦中苦,要做人上人」之类的契约,我肯定逃都要逃走了。
    想要了解烟绯·其四
    有的时候,我处理的商业纠纷会以不太好看的形式收场。对方常常拿出数倍额度的赔偿,或者付出更多的代价…但这都是这些人违背「契约」后应得的苦果。有人会传流言说我很可怕,有人对我避之不及。虽然我没有解释给谁听,但我最初的目的是为了璃月港的大环境着想! 你看,纠纷的起点是违背契约,但看到乱来的后果,他们还敢背信弃义吗?让大家意识到「契约」的重要性,也是我工作中的重要一环呢。
    想要了解烟绯·其五
    我常常觉得自己活得够潇洒轻松了。你看,我事业有成,衣食自由。走南闯北不成问题,论嘴上功夫也没几个人说得过我。但「快乐生活」这种东西嘛,也没有哪条律法、哪条规范能够定义。 就我个人来说,遇见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心里清楚该往何处迈出下一步,这样就已经获得快乐了。所以,你也是我的快乐源泉。 但话又说回来了!无论怎么生活,最重要的还是要守法懂法。毕竟离开了律法,这个世界肯定马上就会毁灭掉了。
    烟绯的爱好…
    我的爱好是读书和估价。读书能长知识,估价则长眼力。所以什么书都读,什么价都估。你要是不信,随便找件东西给我,只要是市面有售的商品,我都能估个八九不离十哦。就说这块石头好了,错不了,六百摩拉。
    烟绯的烦恼…
    和记厅的朋友们常约我一起钓鱼,说是切磋钓技,但其实大家心里多少都有些炫耀的成分。我有一百种方法赢过所有人,但他们长期关照我的生意,屡战屡胜未免太不给面子。所以,我每次都靠着精妙的演技假装垫底…等等,你那是什么表情,在怀疑我吗?!
    喜欢的食物…
    哦!说到这种话题,我就要好好向你推荐我的心头挚爱了,豆腐,绝对是豆腐!豆腐本是清淡的食材,口感鲜嫩,温润滋补,搭配各色汤头都能完美融入。最重要的是一年四季均有供应,随时可以吃到!不求至尊,只求完美,豆腐菜就是我要的那种滋味。
    讨厌的食物…
    我不喜欢冷菜,可能是因为我很少吃冷菜吧。以前如果很晚回到家,老爹也会为我留个灯,听见我的动静,还会问我肚子饿不饿。用他的话说,「菜嘛,总是热的好。」
    生日…
    生日快乐,这个匣子送你。里面是我为你准备的各国律法资料,你不是要去四处旅行了嘛,提前了解一下别国的律法肯定有用。 不过也别学得太好哦,不然…我就没法帮你的忙了。
    突破的感受·起
    「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这句话是我必须牢记的教诲。
    突破的感受·承
    唯有遵循应守之「律」,人才能获得解开一切问题的「法」。
    突破的感受·转
    学习律法是为了跟别人有理有据地谈话,习武防身则是为了应付无理无据的场合。欸,等等…我这能算习武吗…
    突破的感受·合
    我现在应该算「文武双全」了吧!多亏有你一路陪我走到修行之路的终点。报酬嘛…全天候专属私人顾问?还不错吧。喂…不准和我讨价还价!
    元素战技·其一
    嘣嘣——
    元素战技·其二
    焚烧吧!
    元素战技·其三
    速速退下!
    元素爆发·其一
    律火,引!
    元素爆发·其二
    食炎之罚!
    元素爆发·其三
    丹书铁契!
    打开宝箱·其一
    这算是,「偶然所得」吗?
    打开宝箱·其二
    品相卓越!
    打开宝箱·其三
    嗯,让我来估个价。
    生命值低·其一
    得修正错误!
    生命值低·其二
    你犯规…
    生命值低·其三
    什么,有纰漏?
    倒下·其一
    判断…失误了吗…
    倒下·其二
    律法…还有漏洞…
    倒下·其三
    我不能…接受…
    重受击·其一
    麻烦了…
    加入队伍·其一
    这次就算你预约过了。
    加入队伍·其二
    出外勤要另外收费。
    加入队伍·其三
    放马过来。
    初次见面…
    我叫烟绯,是璃月港最顶尖的律法专家,没有之一!商业纠纷、民事调解、刑事诉讼,样样精通,一出手就搞得定!我的联系方式…要给你记在哪里好呢?唔…记在纸上容易丢,记在手上容易糊掉…哦!有了,就写在你旁边这个小家伙的衣服上吧。
    闲聊·律法
    律法既是约束,也是工具,请你千万记住哦!记不住的话,我就多给你念叨两遍。
    闲聊·工作
    法理与人情有时冲突,有时兼容。权衡二者,真是种学问呢。
    闲聊·阅读
    唔唔,居然还有这种案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下雨的时候…
    又下雨了!岩王爷行行好赶快出晴吧,一大墙法典可不能受潮。
    下雪的时候…
    这…这是什么倒霉天气,有、有点冷哦…阿嚏…
    阳光很好…
    趁着天好,背背律条。嗯?《璃月商典》第二十七章第六条第三款是什么来着…我怎么会忘记?不应当不应当…
    早上好…
    早上有个债务纠纷的案件要出外勤,中午前要给上周来咨询的客户答复…好!干活干活!
    中午好…
    哈…有点困呢…不如来场辩论,帮我提神醒脑!辩题的话,「北国银行的开设对璃月经济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嗯,就这个,你先来挑立场吧。
    晚上好…
    夜市?唔…本想留在家里整理笔记,不过你想逛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哦,我跟你说,有的店家因为要保证每天商品都是新鲜的,又不想白白折损今天卖剩下的货物,经常会在晚上搞促销。 讨价还价的事就交给我来吧,零头…就当作我的服务费啦。
    晚安…
    想要快速入睡?那我来给你讲解璃月律法的演变史吧,我的那些朋友就没有能撑过二十分钟的。唔,还想要更快的话,那就背法典吧,背法典!明天记得告诉我你听到了第几条。咳咳…我开始了哦?
    关于烟绯自己·气场
    读卷宗时我的气场很强?唔…原来你会这样想。但那也只是我的工作状态吧。就是说,在我的身上有一个隐形的按钮,噗地拨过来,是平常模式,咻地拨过去,是工作模式。你身上难道就没有这种开关吗?
    关于烟绯自己·弱项
    我最怕遇到的就是民事纠纷啦,什么婚姻破裂、抚养权诉讼…这类纠纷很难用理性或者逻辑去拆解。虽然说对当事人的态度要温和有耐心,但有的当事人自己都已经没法交流了…唉。虽然我标榜自己「样样精通」,但如果可以由我做主的话,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和和气气生活,少出现些这种案子啦。
    关于我们·定价
    想请我做你的顾问?可以啊,解读律法每条六千摩拉,随行咨询每个时辰十八万摩拉,商业案件单件七十一万摩拉起,后续具体报价和抽成视情况而定。怎么样,很实惠吧?
    关于我们·关系
    你四处游历,要是怕遇到麻烦处理起来棘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知法懂法之人同行。而我烟绯擅长的,也不止璃月本国的律法。呃,虽然,枫丹那边的还挺复杂…但靠我这个聪明的脑袋,要熟记也不是什么难事!总…总之!我是绝对值得依靠的!
    关于「神之眼」…
    「神之眼」应强烈的愿望而生。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人,我当然能得到它了。因为——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老老实实,遵纪守法!但如果敢有乱来的家伙,哼哼,那就统统给我接受律法的制裁去!
    有什么想要分享·秤
    这杆秤是老爹交给我的宝贝,能衡量出事物的「价值」。通常我会用摩拉当砝码,不过,它只能称量事物最初的价格。举例来说,千年前,璃月遍地都是琉璃百合,这种花在当时并不值钱。后来它数量骤减,售价也水涨船高,这杆秤显示的「价值」却没有更新,还是和之前一样的「便宜」。 所以,在大部分情况下,这杆秤也不能作为我工作的帮助啦…怎么?你有什么想要称量的东西吗?比如…称量一下你身边的那个小家伙,怎么样?
    有什么想要分享·法治
    我自创的招式「食炎之罚」改编自古籍《璃月会典例律总辑要》中记载的「食岩之罚」。岩王爷是契约之神,契约也可视作约束,说明什么呢?哼哼,说明璃月港自古就是契约之城。
    感兴趣的见闻…
    《璃月风物志》写到某种水生马尾,称它「独坐荻花州岸,色如霞,可入药。」将其研磨成粉掺入墨汁之中,能使字迹不怕水浸。嗯…可惜啊,我去过荻花州不下百次,常见的紫色马尾一摘就是几箩筐,却始终找不到书里记载的那种。
    关于七七…
    听说那个采药姑娘给自己编写了一整套行为准则。瞧她身材娇小,办事却有条有理,实乃成大事之风范。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就连我也要说一声佩服。
    关于甘雨…
    甘雨前辈温柔又贴心,可惜是个大忙人,大好的时光除了午睡,都在案卷堆里埋头苦干。我虽然也有工作时间,但也是快快乐乐的。我选择的工作,那可比她轻松多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是我的老主顾了。他家行事一向慎重周全,与我的商谈通常由大当家亲自出面。不过,上一次却碰巧见到了他家小少爷行秋。这位少爷年纪轻轻,没想到居然跟得上我思考的速度。伶牙俐齿还分寸得当,嗯,真不简单。
    关于胡桃…
    常听人说「往生堂」堂主行事奇特,怕是沾了丧葬业的怪毛病。这算什么话?「往生堂」从事的可是正经行业,是构成商业的基本单位。而且工作就是工作,岂有高低贵贱,吉凶险恶之分? 不过,那位堂主倒是没怎么来光顾过我的生意,唔…
    关于钟离…
    钟离先生学识渊博,堪称行走的书库。你知道吗?我一眼就看出他深藏不露。这样的人大多不怕麻烦,就算遇上什么事也不会请我帮忙,依我看,他绝不是潜在客户。 可不知为何,他身上总有些不可思议的熟悉感,我说不上来。问过老爹,他也支支吾吾说什么他也不明白,真是奇怪…总感觉,老爹有什么事不想告诉我。哼,没关系,大不了我自己找机会弄明白…
    关于凝光…
    你知道「天权星」凝光小姐吧?她主管律法,也经常修正法典,每次增补删改的内容都多得要命。就在上次,全新的法典里又增加了三条律法,修改了一百二十一条律法注释,还新附了一堆典型判例,这次我又不知道要背到什么时候了… 哼,不过她终归是商界出身,论律法,我可不会输给她,等我背完了这些,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工作…
    关于刻晴…
    好在「玉衡星」不涉足专业律法领域。否则,依刻晴小姐的态度和效率,我怕是要失去不少工作。哦…不,好像也不至于。毕竟刻晴小姐为人刚正,容易得罪人,由我来当助手辅佐的话…哦不不,也不对,为什么我堂堂律法专家要当人助手?有事的话,应该是她来找我咨询才对。
    关于优菈…
    优菈曾经救过我一次,我们也从此有了书信往来。她牢记骑士团的各项条文,却从不墨守成规。还总能找到巧妙的逻辑,灵活处理问题。大概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和她相处会特别轻松吧。不过,她那种洒脱劲,我可就学不会啦。毕竟,我和她的职业可是完全不同呢。
    关于夜兰…
    夜兰是总务司的雇员,帮我搞定过做假账的硬茬,我还请她吃了饭呢。不过…和她交谈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心思会被轻易看穿…嗯,以后千万不要站在她的对立面就好。
    关于久岐忍…
    阿忍?我记得她,那个来璃月留学专修律法的稻妻人嘛。为了完成课业实习,她专门约我讨论过案件,每次结束后又是鞠躬又是谢谢的,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当时就觉得,她将来一定会成为出色的律法专家。算起来,稻妻锁国的时间正好是她毕业前后,不知道她回去后一切还顺利吗…
    想要了解烟绯·其一
    是客人吗?幸会幸会,这是我的名牌,今天我可能不方便出外勤,有纠纷的话麻烦把双方都带过来,还有咨询费的收费标准我给你看一下,稍等一会儿… 欸?只是随便聊聊天?嗯…那就不收钱了。居然会找关系一般的律法专家「随便聊聊天」,真是个特别的人。
    想要了解烟绯·其二
    头上的鹿角?噢,这个啊,因为我的老爹是仙人,我有半仙之血嘛。不过,我是在璃月安定后出生的,没跟帝君签订契约,自然不用履行任何仙家职责,可以尽情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还挺满意的,嘿嘿。
    想要了解烟绯·其三
    那种维系一生的严肃契约…我只和老爹订过。唔…就是那种「要快乐生活」什么的,他就是那种人啦。不过嘛,我还是挺为老爹的这份通透自豪的。要是他想跟我定那种「要吃苦中苦,要做人上人」之类的契约,我肯定逃都要逃走了。
    想要了解烟绯·其四
    有的时候,我处理的商业纠纷会以不太好看的形式收场。对方常常拿出数倍额度的赔偿,或者付出更多的代价…但这都是这些人违背「契约」后应得的苦果。有人会传流言说我很可怕,有人对我避之不及。虽然我没有解释给谁听,但我最初的目的是为了璃月港的大环境着想! 你看,纠纷的起点是违背契约,但看到乱来的后果,他们还敢背信弃义吗?让大家意识到「契约」的重要性,也是我工作中的重要一环呢。
    想要了解烟绯·其五
    我常常觉得自己活得够潇洒轻松了。你看,我事业有成,衣食自由。走南闯北不成问题,论嘴上功夫也没几个人说得过我。但「快乐生活」这种东西嘛,也没有哪条律法、哪条规范能够定义。 就我个人来说,遇见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心里清楚该往何处迈出下一步,这样就已经获得快乐了。所以,你也是我的快乐源泉。 但话又说回来了!无论怎么生活,最重要的还是要守法懂法。毕竟离开了律法,这个世界肯定马上就会毁灭掉了。
    烟绯的爱好…
    我的爱好是读书和估价。读书能长知识,估价则长眼力。所以什么书都读,什么价都估。你要是不信,随便找件东西给我,只要是市面有售的商品,我都能估个八九不离十哦。就说这块石头好了,错不了,六百摩拉。
    烟绯的烦恼…
    和记厅的朋友们常约我一起钓鱼,说是切磋钓技,但其实大家心里多少都有些炫耀的成分。我有一百种方法赢过所有人,但他们长期关照我的生意,屡战屡胜未免太不给面子。所以,我每次都靠着精妙的演技假装垫底…等等,你那是什么表情,在怀疑我吗?!
    喜欢的食物…
    哦!说到这种话题,我就要好好向你推荐我的心头挚爱了,豆腐,绝对是豆腐!豆腐本是清淡的食材,口感鲜嫩,温润滋补,搭配各色汤头都能完美融入。最重要的是一年四季均有供应,随时可以吃到!不求至尊,只求完美,豆腐菜就是我要的那种滋味。
    讨厌的食物…
    我不喜欢冷菜,可能是因为我很少吃冷菜吧。以前如果很晚回到家,老爹也会为我留个灯,听见我的动静,还会问我肚子饿不饿。用他的话说,「菜嘛,总是热的好。」
    生日…
    生日快乐,这个匣子送你。里面是我为你准备的各国律法资料,你不是要去四处旅行了嘛,提前了解一下别国的律法肯定有用。 不过也别学得太好哦,不然…我就没法帮你的忙了。
    突破的感受·起
    「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这句话是我必须牢记的教诲。
    突破的感受·承
    唯有遵循应守之「律」,人才能获得解开一切问题的「法」。
    突破的感受·转
    学习律法是为了跟别人有理有据地谈话,习武防身则是为了应付无理无据的场合。欸,等等…我这能算习武吗…
    突破的感受·合
    我现在应该算「文武双全」了吧!多亏有你一路陪我走到修行之路的终点。报酬嘛…全天候专属私人顾问?还不错吧。喂…不准和我讨价还价!
    元素战技·其一
    嘣嘣——
    元素战技·其二
    焚烧吧!
    元素战技·其三
    速速退下!
    元素爆发·其一
    律火,引!
    元素爆发·其二
    食炎之罚!
    元素爆发·其三
    丹书铁契!
    打开宝箱·其一
    这算是,「偶然所得」吗?
    打开宝箱·其二
    品相卓越!
    打开宝箱·其三
    嗯,让我来估个价。
    生命值低·其一
    得修正错误!
    生命值低·其二
    你犯规…
    生命值低·其三
    什么,有纰漏?
    倒下·其一
    判断…失误了吗…
    倒下·其二
    律法…还有漏洞…
    倒下·其三
    我不能…接受…
    重受击·其一
    麻烦了…
    加入队伍·其一
    这次就算你预约过了。
    加入队伍·其二
    出外勤要另外收费。
    加入队伍·其三
    放马过来。
  • 初次见面…
    我叫烟绯,是璃月港最顶尖的律法专家,没有之一!商业纠纷、民事调解、刑事诉讼,样样精通,一出手就搞得定!我的联系方式…要给你记在哪里好呢?唔…记在纸上容易丢,记在手上容易糊掉…哦!有了,就写在你旁边这个小家伙的衣服上吧。
    闲聊·律法
    律法既是约束,也是工具,请你千万记住哦!记不住的话,我就多给你念叨两遍。
    闲聊·工作
    法理与人情有时冲突,有时兼容。权衡二者,真是种学问呢。
    闲聊·阅读
    唔唔,居然还有这种案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下雨的时候…
    又下雨了!岩王爷行行好赶快出晴吧,一大墙法典可不能受潮。
    下雪的时候…
    这…这是什么倒霉天气,有、有点冷哦…阿嚏…
    阳光很好…
    趁着天好,背背律条。嗯?《璃月商典》第二十七章第六条第三款是什么来着…我怎么会忘记?不应当不应当…
    早上好…
    早上有个债务纠纷的案件要出外勤,中午前要给上周来咨询的客户答复…好!干活干活!
    中午好…
    哈…有点困呢…不如来场辩论,帮我提神醒脑!辩题的话,「北国银行的开设对璃月经济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嗯,就这个,你先来挑立场吧。
    晚上好…
    夜市?唔…本想留在家里整理笔记,不过你想逛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哦,我跟你说,有的店家因为要保证每天商品都是新鲜的,又不想白白折损今天卖剩下的货物,经常会在晚上搞促销。 讨价还价的事就交给我来吧,零头…就当作我的服务费啦。
    晚安…
    想要快速入睡?那我来给你讲解璃月律法的演变史吧,我的那些朋友就没有能撑过二十分钟的。唔,还想要更快的话,那就背法典吧,背法典!明天记得告诉我你听到了第几条。咳咳…我开始了哦?
    关于烟绯自己·气场
    读卷宗时我的气场很强?唔…原来你会这样想。但那也只是我的工作状态吧。就是说,在我的身上有一个隐形的按钮,噗地拨过来,是平常模式,咻地拨过去,是工作模式。你身上难道就没有这种开关吗?
    关于烟绯自己·弱项
    我最怕遇到的就是民事纠纷啦,什么婚姻破裂、抚养权诉讼…这类纠纷很难用理性或者逻辑去拆解。虽然说对当事人的态度要温和有耐心,但有的当事人自己都已经没法交流了…唉。虽然我标榜自己「样样精通」,但如果可以由我做主的话,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和和气气生活,少出现些这种案子啦。
    关于我们·定价
    想请我做你的顾问?可以啊,解读律法每条六千摩拉,随行咨询每个时辰十八万摩拉,商业案件单件七十一万摩拉起,后续具体报价和抽成视情况而定。怎么样,很实惠吧?
    关于我们·关系
    你四处游历,要是怕遇到麻烦处理起来棘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知法懂法之人同行。而我烟绯擅长的,也不止璃月本国的律法。呃,虽然,枫丹那边的还挺复杂…但靠我这个聪明的脑袋,要熟记也不是什么难事!总…总之!我是绝对值得依靠的!
    关于「神之眼」…
    「神之眼」应强烈的愿望而生。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人,我当然能得到它了。因为——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老老实实,遵纪守法!但如果敢有乱来的家伙,哼哼,那就统统给我接受律法的制裁去!
    有什么想要分享·秤
    这杆秤是老爹交给我的宝贝,能衡量出事物的「价值」。通常我会用摩拉当砝码,不过,它只能称量事物最初的价格。举例来说,千年前,璃月遍地都是琉璃百合,这种花在当时并不值钱。后来它数量骤减,售价也水涨船高,这杆秤显示的「价值」却没有更新,还是和之前一样的「便宜」。 所以,在大部分情况下,这杆秤也不能作为我工作的帮助啦…怎么?你有什么想要称量的东西吗?比如…称量一下你身边的那个小家伙,怎么样?
    有什么想要分享·法治
    我自创的招式「食炎之罚」改编自古籍《璃月会典例律总辑要》中记载的「食岩之罚」。岩王爷是契约之神,契约也可视作约束,说明什么呢?哼哼,说明璃月港自古就是契约之城。
    感兴趣的见闻…
    《璃月风物志》写到某种水生马尾,称它「独坐荻花州岸,色如霞,可入药。」将其研磨成粉掺入墨汁之中,能使字迹不怕水浸。嗯…可惜啊,我去过荻花州不下百次,常见的紫色马尾一摘就是几箩筐,却始终找不到书里记载的那种。
    关于七七…
    听说那个采药姑娘给自己编写了一整套行为准则。瞧她身材娇小,办事却有条有理,实乃成大事之风范。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就连我也要说一声佩服。
    关于甘雨…
    甘雨前辈温柔又贴心,可惜是个大忙人,大好的时光除了午睡,都在案卷堆里埋头苦干。我虽然也有工作时间,但也是快快乐乐的。我选择的工作,那可比她轻松多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是我的老主顾了。他家行事一向慎重周全,与我的商谈通常由大当家亲自出面。不过,上一次却碰巧见到了他家小少爷行秋。这位少爷年纪轻轻,没想到居然跟得上我思考的速度。伶牙俐齿还分寸得当,嗯,真不简单。
    关于胡桃…
    常听人说「往生堂」堂主行事奇特,怕是沾了丧葬业的怪毛病。这算什么话?「往生堂」从事的可是正经行业,是构成商业的基本单位。而且工作就是工作,岂有高低贵贱,吉凶险恶之分? 不过,那位堂主倒是没怎么来光顾过我的生意,唔…
    关于钟离…
    钟离先生学识渊博,堪称行走的书库。你知道吗?我一眼就看出他深藏不露。这样的人大多不怕麻烦,就算遇上什么事也不会请我帮忙,依我看,他绝不是潜在客户。 可不知为何,他身上总有些不可思议的熟悉感,我说不上来。问过老爹,他也支支吾吾说什么他也不明白,真是奇怪…总感觉,老爹有什么事不想告诉我。哼,没关系,大不了我自己找机会弄明白…
    关于凝光…
    你知道「天权星」凝光小姐吧?她主管律法,也经常修正法典,每次增补删改的内容都多得要命。就在上次,全新的法典里又增加了三条律法,修改了一百二十一条律法注释,还新附了一堆典型判例,这次我又不知道要背到什么时候了… 哼,不过她终归是商界出身,论律法,我可不会输给她,等我背完了这些,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工作…
    关于刻晴…
    好在「玉衡星」不涉足专业律法领域。否则,依刻晴小姐的态度和效率,我怕是要失去不少工作。哦…不,好像也不至于。毕竟刻晴小姐为人刚正,容易得罪人,由我来当助手辅佐的话…哦不不,也不对,为什么我堂堂律法专家要当人助手?有事的话,应该是她来找我咨询才对。
    关于优菈…
    优菈曾经救过我一次,我们也从此有了书信往来。她牢记骑士团的各项条文,却从不墨守成规。还总能找到巧妙的逻辑,灵活处理问题。大概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和她相处会特别轻松吧。不过,她那种洒脱劲,我可就学不会啦。毕竟,我和她的职业可是完全不同呢。
    关于夜兰…
    夜兰是总务司的雇员,帮我搞定过做假账的硬茬,我还请她吃了饭呢。不过…和她交谈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心思会被轻易看穿…嗯,以后千万不要站在她的对立面就好。
    关于久岐忍…
    阿忍?我记得她,那个来璃月留学专修律法的稻妻人嘛。为了完成课业实习,她专门约我讨论过案件,每次结束后又是鞠躬又是谢谢的,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当时就觉得,她将来一定会成为出色的律法专家。算起来,稻妻锁国的时间正好是她毕业前后,不知道她回去后一切还顺利吗…
    想要了解烟绯·其一
    是客人吗?幸会幸会,这是我的名牌,今天我可能不方便出外勤,有纠纷的话麻烦把双方都带过来,还有咨询费的收费标准我给你看一下,稍等一会儿… 欸?只是随便聊聊天?嗯…那就不收钱了。居然会找关系一般的律法专家「随便聊聊天」,真是个特别的人。
    想要了解烟绯·其二
    头上的鹿角?噢,这个啊,因为我的老爹是仙人,我有半仙之血嘛。不过,我是在璃月安定后出生的,没跟帝君签订契约,自然不用履行任何仙家职责,可以尽情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还挺满意的,嘿嘿。
    想要了解烟绯·其三
    那种维系一生的严肃契约…我只和老爹订过。唔…就是那种「要快乐生活」什么的,他就是那种人啦。不过嘛,我还是挺为老爹的这份通透自豪的。要是他想跟我定那种「要吃苦中苦,要做人上人」之类的契约,我肯定逃都要逃走了。
    想要了解烟绯·其四
    有的时候,我处理的商业纠纷会以不太好看的形式收场。对方常常拿出数倍额度的赔偿,或者付出更多的代价…但这都是这些人违背「契约」后应得的苦果。有人会传流言说我很可怕,有人对我避之不及。虽然我没有解释给谁听,但我最初的目的是为了璃月港的大环境着想! 你看,纠纷的起点是违背契约,但看到乱来的后果,他们还敢背信弃义吗?让大家意识到「契约」的重要性,也是我工作中的重要一环呢。
    想要了解烟绯·其五
    我常常觉得自己活得够潇洒轻松了。你看,我事业有成,衣食自由。走南闯北不成问题,论嘴上功夫也没几个人说得过我。但「快乐生活」这种东西嘛,也没有哪条律法、哪条规范能够定义。 就我个人来说,遇见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心里清楚该往何处迈出下一步,这样就已经获得快乐了。所以,你也是我的快乐源泉。 但话又说回来了!无论怎么生活,最重要的还是要守法懂法。毕竟离开了律法,这个世界肯定马上就会毁灭掉了。
    烟绯的爱好…
    我的爱好是读书和估价。读书能长知识,估价则长眼力。所以什么书都读,什么价都估。你要是不信,随便找件东西给我,只要是市面有售的商品,我都能估个八九不离十哦。就说这块石头好了,错不了,六百摩拉。
    烟绯的烦恼…
    和记厅的朋友们常约我一起钓鱼,说是切磋钓技,但其实大家心里多少都有些炫耀的成分。我有一百种方法赢过所有人,但他们长期关照我的生意,屡战屡胜未免太不给面子。所以,我每次都靠着精妙的演技假装垫底…等等,你那是什么表情,在怀疑我吗?!
    喜欢的食物…
    哦!说到这种话题,我就要好好向你推荐我的心头挚爱了,豆腐,绝对是豆腐!豆腐本是清淡的食材,口感鲜嫩,温润滋补,搭配各色汤头都能完美融入。最重要的是一年四季均有供应,随时可以吃到!不求至尊,只求完美,豆腐菜就是我要的那种滋味。
    讨厌的食物…
    我不喜欢冷菜,可能是因为我很少吃冷菜吧。以前如果很晚回到家,老爹也会为我留个灯,听见我的动静,还会问我肚子饿不饿。用他的话说,「菜嘛,总是热的好。」
    生日…
    生日快乐,这个匣子送你。里面是我为你准备的各国律法资料,你不是要去四处旅行了嘛,提前了解一下别国的律法肯定有用。 不过也别学得太好哦,不然…我就没法帮你的忙了。
    突破的感受·起
    「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这句话是我必须牢记的教诲。
    突破的感受·承
    唯有遵循应守之「律」,人才能获得解开一切问题的「法」。
    突破的感受·转
    学习律法是为了跟别人有理有据地谈话,习武防身则是为了应付无理无据的场合。欸,等等…我这能算习武吗…
    突破的感受·合
    我现在应该算「文武双全」了吧!多亏有你一路陪我走到修行之路的终点。报酬嘛…全天候专属私人顾问?还不错吧。喂…不准和我讨价还价!
    元素战技·其一
    嘣嘣——
    元素战技·其二
    焚烧吧!
    元素战技·其三
    速速退下!
    元素爆发·其一
    律火,引!
    元素爆发·其二
    食炎之罚!
    元素爆发·其三
    丹书铁契!
    打开宝箱·其一
    这算是,「偶然所得」吗?
    打开宝箱·其二
    品相卓越!
    打开宝箱·其三
    嗯,让我来估个价。
    生命值低·其一
    得修正错误!
    生命值低·其二
    你犯规…
    生命值低·其三
    什么,有纰漏?
    倒下·其一
    判断…失误了吗…
    倒下·其二
    律法…还有漏洞…
    倒下·其三
    我不能…接受…
    重受击·其一
    麻烦了…
    加入队伍·其一
    这次就算你预约过了。
    加入队伍·其二
    出外勤要另外收费。
    加入队伍·其三
    放马过来。
    初次见面…
    我叫烟绯,是璃月港最顶尖的律法专家,没有之一!商业纠纷、民事调解、刑事诉讼,样样精通,一出手就搞得定!我的联系方式…要给你记在哪里好呢?唔…记在纸上容易丢,记在手上容易糊掉…哦!有了,就写在你旁边这个小家伙的衣服上吧。
    闲聊·律法
    律法既是约束,也是工具,请你千万记住哦!记不住的话,我就多给你念叨两遍。
    闲聊·工作
    法理与人情有时冲突,有时兼容。权衡二者,真是种学问呢。
    闲聊·阅读
    唔唔,居然还有这种案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下雨的时候…
    又下雨了!岩王爷行行好赶快出晴吧,一大墙法典可不能受潮。
    下雪的时候…
    这…这是什么倒霉天气,有、有点冷哦…阿嚏…
    阳光很好…
    趁着天好,背背律条。嗯?《璃月商典》第二十七章第六条第三款是什么来着…我怎么会忘记?不应当不应当…
    早上好…
    早上有个债务纠纷的案件要出外勤,中午前要给上周来咨询的客户答复…好!干活干活!
    中午好…
    哈…有点困呢…不如来场辩论,帮我提神醒脑!辩题的话,「北国银行的开设对璃月经济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嗯,就这个,你先来挑立场吧。
    晚上好…
    夜市?唔…本想留在家里整理笔记,不过你想逛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哦,我跟你说,有的店家因为要保证每天商品都是新鲜的,又不想白白折损今天卖剩下的货物,经常会在晚上搞促销。 讨价还价的事就交给我来吧,零头…就当作我的服务费啦。
    晚安…
    想要快速入睡?那我来给你讲解璃月律法的演变史吧,我的那些朋友就没有能撑过二十分钟的。唔,还想要更快的话,那就背法典吧,背法典!明天记得告诉我你听到了第几条。咳咳…我开始了哦?
    关于烟绯自己·气场
    读卷宗时我的气场很强?唔…原来你会这样想。但那也只是我的工作状态吧。就是说,在我的身上有一个隐形的按钮,噗地拨过来,是平常模式,咻地拨过去,是工作模式。你身上难道就没有这种开关吗?
    关于烟绯自己·弱项
    我最怕遇到的就是民事纠纷啦,什么婚姻破裂、抚养权诉讼…这类纠纷很难用理性或者逻辑去拆解。虽然说对当事人的态度要温和有耐心,但有的当事人自己都已经没法交流了…唉。虽然我标榜自己「样样精通」,但如果可以由我做主的话,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和和气气生活,少出现些这种案子啦。
    关于我们·定价
    想请我做你的顾问?可以啊,解读律法每条六千摩拉,随行咨询每个时辰十八万摩拉,商业案件单件七十一万摩拉起,后续具体报价和抽成视情况而定。怎么样,很实惠吧?
    关于我们·关系
    你四处游历,要是怕遇到麻烦处理起来棘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知法懂法之人同行。而我烟绯擅长的,也不止璃月本国的律法。呃,虽然,枫丹那边的还挺复杂…但靠我这个聪明的脑袋,要熟记也不是什么难事!总…总之!我是绝对值得依靠的!
    关于「神之眼」…
    「神之眼」应强烈的愿望而生。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人,我当然能得到它了。因为——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老老实实,遵纪守法!但如果敢有乱来的家伙,哼哼,那就统统给我接受律法的制裁去!
    有什么想要分享·秤
    这杆秤是老爹交给我的宝贝,能衡量出事物的「价值」。通常我会用摩拉当砝码,不过,它只能称量事物最初的价格。举例来说,千年前,璃月遍地都是琉璃百合,这种花在当时并不值钱。后来它数量骤减,售价也水涨船高,这杆秤显示的「价值」却没有更新,还是和之前一样的「便宜」。 所以,在大部分情况下,这杆秤也不能作为我工作的帮助啦…怎么?你有什么想要称量的东西吗?比如…称量一下你身边的那个小家伙,怎么样?
    有什么想要分享·法治
    我自创的招式「食炎之罚」改编自古籍《璃月会典例律总辑要》中记载的「食岩之罚」。岩王爷是契约之神,契约也可视作约束,说明什么呢?哼哼,说明璃月港自古就是契约之城。
    感兴趣的见闻…
    《璃月风物志》写到某种水生马尾,称它「独坐荻花州岸,色如霞,可入药。」将其研磨成粉掺入墨汁之中,能使字迹不怕水浸。嗯…可惜啊,我去过荻花州不下百次,常见的紫色马尾一摘就是几箩筐,却始终找不到书里记载的那种。
    关于七七…
    听说那个采药姑娘给自己编写了一整套行为准则。瞧她身材娇小,办事却有条有理,实乃成大事之风范。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就连我也要说一声佩服。
    关于甘雨…
    甘雨前辈温柔又贴心,可惜是个大忙人,大好的时光除了午睡,都在案卷堆里埋头苦干。我虽然也有工作时间,但也是快快乐乐的。我选择的工作,那可比她轻松多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是我的老主顾了。他家行事一向慎重周全,与我的商谈通常由大当家亲自出面。不过,上一次却碰巧见到了他家小少爷行秋。这位少爷年纪轻轻,没想到居然跟得上我思考的速度。伶牙俐齿还分寸得当,嗯,真不简单。
    关于胡桃…
    常听人说「往生堂」堂主行事奇特,怕是沾了丧葬业的怪毛病。这算什么话?「往生堂」从事的可是正经行业,是构成商业的基本单位。而且工作就是工作,岂有高低贵贱,吉凶险恶之分? 不过,那位堂主倒是没怎么来光顾过我的生意,唔…
    关于钟离…
    钟离先生学识渊博,堪称行走的书库。你知道吗?我一眼就看出他深藏不露。这样的人大多不怕麻烦,就算遇上什么事也不会请我帮忙,依我看,他绝不是潜在客户。 可不知为何,他身上总有些不可思议的熟悉感,我说不上来。问过老爹,他也支支吾吾说什么他也不明白,真是奇怪…总感觉,老爹有什么事不想告诉我。哼,没关系,大不了我自己找机会弄明白…
    关于凝光…
    你知道「天权星」凝光小姐吧?她主管律法,也经常修正法典,每次增补删改的内容都多得要命。就在上次,全新的法典里又增加了三条律法,修改了一百二十一条律法注释,还新附了一堆典型判例,这次我又不知道要背到什么时候了… 哼,不过她终归是商界出身,论律法,我可不会输给她,等我背完了这些,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工作…
    关于刻晴…
    好在「玉衡星」不涉足专业律法领域。否则,依刻晴小姐的态度和效率,我怕是要失去不少工作。哦…不,好像也不至于。毕竟刻晴小姐为人刚正,容易得罪人,由我来当助手辅佐的话…哦不不,也不对,为什么我堂堂律法专家要当人助手?有事的话,应该是她来找我咨询才对。
    关于优菈…
    优菈曾经救过我一次,我们也从此有了书信往来。她牢记骑士团的各项条文,却从不墨守成规。还总能找到巧妙的逻辑,灵活处理问题。大概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和她相处会特别轻松吧。不过,她那种洒脱劲,我可就学不会啦。毕竟,我和她的职业可是完全不同呢。
    关于夜兰…
    夜兰是总务司的雇员,帮我搞定过做假账的硬茬,我还请她吃了饭呢。不过…和她交谈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心思会被轻易看穿…嗯,以后千万不要站在她的对立面就好。
    关于久岐忍…
    阿忍?我记得她,那个来璃月留学专修律法的稻妻人嘛。为了完成课业实习,她专门约我讨论过案件,每次结束后又是鞠躬又是谢谢的,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当时就觉得,她将来一定会成为出色的律法专家。算起来,稻妻锁国的时间正好是她毕业前后,不知道她回去后一切还顺利吗…
    想要了解烟绯·其一
    是客人吗?幸会幸会,这是我的名牌,今天我可能不方便出外勤,有纠纷的话麻烦把双方都带过来,还有咨询费的收费标准我给你看一下,稍等一会儿… 欸?只是随便聊聊天?嗯…那就不收钱了。居然会找关系一般的律法专家「随便聊聊天」,真是个特别的人。
    想要了解烟绯·其二
    头上的鹿角?噢,这个啊,因为我的老爹是仙人,我有半仙之血嘛。不过,我是在璃月安定后出生的,没跟帝君签订契约,自然不用履行任何仙家职责,可以尽情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还挺满意的,嘿嘿。
    想要了解烟绯·其三
    那种维系一生的严肃契约…我只和老爹订过。唔…就是那种「要快乐生活」什么的,他就是那种人啦。不过嘛,我还是挺为老爹的这份通透自豪的。要是他想跟我定那种「要吃苦中苦,要做人上人」之类的契约,我肯定逃都要逃走了。
    想要了解烟绯·其四
    有的时候,我处理的商业纠纷会以不太好看的形式收场。对方常常拿出数倍额度的赔偿,或者付出更多的代价…但这都是这些人违背「契约」后应得的苦果。有人会传流言说我很可怕,有人对我避之不及。虽然我没有解释给谁听,但我最初的目的是为了璃月港的大环境着想! 你看,纠纷的起点是违背契约,但看到乱来的后果,他们还敢背信弃义吗?让大家意识到「契约」的重要性,也是我工作中的重要一环呢。
    想要了解烟绯·其五
    我常常觉得自己活得够潇洒轻松了。你看,我事业有成,衣食自由。走南闯北不成问题,论嘴上功夫也没几个人说得过我。但「快乐生活」这种东西嘛,也没有哪条律法、哪条规范能够定义。 就我个人来说,遇见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心里清楚该往何处迈出下一步,这样就已经获得快乐了。所以,你也是我的快乐源泉。 但话又说回来了!无论怎么生活,最重要的还是要守法懂法。毕竟离开了律法,这个世界肯定马上就会毁灭掉了。
    烟绯的爱好…
    我的爱好是读书和估价。读书能长知识,估价则长眼力。所以什么书都读,什么价都估。你要是不信,随便找件东西给我,只要是市面有售的商品,我都能估个八九不离十哦。就说这块石头好了,错不了,六百摩拉。
    烟绯的烦恼…
    和记厅的朋友们常约我一起钓鱼,说是切磋钓技,但其实大家心里多少都有些炫耀的成分。我有一百种方法赢过所有人,但他们长期关照我的生意,屡战屡胜未免太不给面子。所以,我每次都靠着精妙的演技假装垫底…等等,你那是什么表情,在怀疑我吗?!
    喜欢的食物…
    哦!说到这种话题,我就要好好向你推荐我的心头挚爱了,豆腐,绝对是豆腐!豆腐本是清淡的食材,口感鲜嫩,温润滋补,搭配各色汤头都能完美融入。最重要的是一年四季均有供应,随时可以吃到!不求至尊,只求完美,豆腐菜就是我要的那种滋味。
    讨厌的食物…
    我不喜欢冷菜,可能是因为我很少吃冷菜吧。以前如果很晚回到家,老爹也会为我留个灯,听见我的动静,还会问我肚子饿不饿。用他的话说,「菜嘛,总是热的好。」
    生日…
    生日快乐,这个匣子送你。里面是我为你准备的各国律法资料,你不是要去四处旅行了嘛,提前了解一下别国的律法肯定有用。 不过也别学得太好哦,不然…我就没法帮你的忙了。
    突破的感受·起
    「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这句话是我必须牢记的教诲。
    突破的感受·承
    唯有遵循应守之「律」,人才能获得解开一切问题的「法」。
    突破的感受·转
    学习律法是为了跟别人有理有据地谈话,习武防身则是为了应付无理无据的场合。欸,等等…我这能算习武吗…
    突破的感受·合
    我现在应该算「文武双全」了吧!多亏有你一路陪我走到修行之路的终点。报酬嘛…全天候专属私人顾问?还不错吧。喂…不准和我讨价还价!
    元素战技·其一
    嘣嘣——
    元素战技·其二
    焚烧吧!
    元素战技·其三
    速速退下!
    元素爆发·其一
    律火,引!
    元素爆发·其二
    食炎之罚!
    元素爆发·其三
    丹书铁契!
    打开宝箱·其一
    这算是,「偶然所得」吗?
    打开宝箱·其二
    品相卓越!
    打开宝箱·其三
    嗯,让我来估个价。
    生命值低·其一
    得修正错误!
    生命值低·其二
    你犯规…
    生命值低·其三
    什么,有纰漏?
    倒下·其一
    判断…失误了吗…
    倒下·其二
    律法…还有漏洞…
    倒下·其三
    我不能…接受…
    重受击·其一
    麻烦了…
    加入队伍·其一
    这次就算你预约过了。
    加入队伍·其二
    出外勤要另外收费。
    加入队伍·其三
    放马过来。
  • 初次见面…
    我叫烟绯,是璃月港最顶尖的律法专家,没有之一!商业纠纷、民事调解、刑事诉讼,样样精通,一出手就搞得定!我的联系方式…要给你记在哪里好呢?唔…记在纸上容易丢,记在手上容易糊掉…哦!有了,就写在你旁边这个小家伙的衣服上吧。
    闲聊·律法
    律法既是约束,也是工具,请你千万记住哦!记不住的话,我就多给你念叨两遍。
    闲聊·工作
    法理与人情有时冲突,有时兼容。权衡二者,真是种学问呢。
    闲聊·阅读
    唔唔,居然还有这种案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下雨的时候…
    又下雨了!岩王爷行行好赶快出晴吧,一大墙法典可不能受潮。
    下雪的时候…
    这…这是什么倒霉天气,有、有点冷哦…阿嚏…
    阳光很好…
    趁着天好,背背律条。嗯?《璃月商典》第二十七章第六条第三款是什么来着…我怎么会忘记?不应当不应当…
    早上好…
    早上有个债务纠纷的案件要出外勤,中午前要给上周来咨询的客户答复…好!干活干活!
    中午好…
    哈…有点困呢…不如来场辩论,帮我提神醒脑!辩题的话,「北国银行的开设对璃月经济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嗯,就这个,你先来挑立场吧。
    晚上好…
    夜市?唔…本想留在家里整理笔记,不过你想逛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哦,我跟你说,有的店家因为要保证每天商品都是新鲜的,又不想白白折损今天卖剩下的货物,经常会在晚上搞促销。 讨价还价的事就交给我来吧,零头…就当作我的服务费啦。
    晚安…
    想要快速入睡?那我来给你讲解璃月律法的演变史吧,我的那些朋友就没有能撑过二十分钟的。唔,还想要更快的话,那就背法典吧,背法典!明天记得告诉我你听到了第几条。咳咳…我开始了哦?
    关于烟绯自己·气场
    读卷宗时我的气场很强?唔…原来你会这样想。但那也只是我的工作状态吧。就是说,在我的身上有一个隐形的按钮,噗地拨过来,是平常模式,咻地拨过去,是工作模式。你身上难道就没有这种开关吗?
    关于烟绯自己·弱项
    我最怕遇到的就是民事纠纷啦,什么婚姻破裂、抚养权诉讼…这类纠纷很难用理性或者逻辑去拆解。虽然说对当事人的态度要温和有耐心,但有的当事人自己都已经没法交流了…唉。虽然我标榜自己「样样精通」,但如果可以由我做主的话,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和和气气生活,少出现些这种案子啦。
    关于我们·定价
    想请我做你的顾问?可以啊,解读律法每条六千摩拉,随行咨询每个时辰十八万摩拉,商业案件单件七十一万摩拉起,后续具体报价和抽成视情况而定。怎么样,很实惠吧?
    关于我们·关系
    你四处游历,要是怕遇到麻烦处理起来棘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知法懂法之人同行。而我烟绯擅长的,也不止璃月本国的律法。呃,虽然,枫丹那边的还挺复杂…但靠我这个聪明的脑袋,要熟记也不是什么难事!总…总之!我是绝对值得依靠的!
    关于「神之眼」…
    「神之眼」应强烈的愿望而生。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人,我当然能得到它了。因为——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老老实实,遵纪守法!但如果敢有乱来的家伙,哼哼,那就统统给我接受律法的制裁去!
    有什么想要分享·秤
    这杆秤是老爹交给我的宝贝,能衡量出事物的「价值」。通常我会用摩拉当砝码,不过,它只能称量事物最初的价格。举例来说,千年前,璃月遍地都是琉璃百合,这种花在当时并不值钱。后来它数量骤减,售价也水涨船高,这杆秤显示的「价值」却没有更新,还是和之前一样的「便宜」。 所以,在大部分情况下,这杆秤也不能作为我工作的帮助啦…怎么?你有什么想要称量的东西吗?比如…称量一下你身边的那个小家伙,怎么样?
    有什么想要分享·法治
    我自创的招式「食炎之罚」改编自古籍《璃月会典例律总辑要》中记载的「食岩之罚」。岩王爷是契约之神,契约也可视作约束,说明什么呢?哼哼,说明璃月港自古就是契约之城。
    感兴趣的见闻…
    《璃月风物志》写到某种水生马尾,称它「独坐荻花州岸,色如霞,可入药。」将其研磨成粉掺入墨汁之中,能使字迹不怕水浸。嗯…可惜啊,我去过荻花州不下百次,常见的紫色马尾一摘就是几箩筐,却始终找不到书里记载的那种。
    关于七七…
    听说那个采药姑娘给自己编写了一整套行为准则。瞧她身材娇小,办事却有条有理,实乃成大事之风范。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就连我也要说一声佩服。
    关于甘雨…
    甘雨前辈温柔又贴心,可惜是个大忙人,大好的时光除了午睡,都在案卷堆里埋头苦干。我虽然也有工作时间,但也是快快乐乐的。我选择的工作,那可比她轻松多了。
    关于行秋…
    飞云商会是我的老主顾了。他家行事一向慎重周全,与我的商谈通常由大当家亲自出面。不过,上一次却碰巧见到了他家小少爷行秋。这位少爷年纪轻轻,没想到居然跟得上我思考的速度。伶牙俐齿还分寸得当,嗯,真不简单。
    关于胡桃…
    常听人说「往生堂」堂主行事奇特,怕是沾了丧葬业的怪毛病。这算什么话?「往生堂」从事的可是正经行业,是构成商业的基本单位。而且工作就是工作,岂有高低贵贱,吉凶险恶之分? 不过,那位堂主倒是没怎么来光顾过我的生意,唔…
    关于钟离…
    钟离先生学识渊博,堪称行走的书库。你知道吗?我一眼就看出他深藏不露。这样的人大多不怕麻烦,就算遇上什么事也不会请我帮忙,依我看,他绝不是潜在客户。 可不知为何,他身上总有些不可思议的熟悉感,我说不上来。问过老爹,他也支支吾吾说什么他也不明白,真是奇怪…总感觉,老爹有什么事不想告诉我。哼,没关系,大不了我自己找机会弄明白…
    关于凝光…
    你知道「天权星」凝光小姐吧?她主管律法,也经常修正法典,每次增补删改的内容都多得要命。就在上次,全新的法典里又增加了三条律法,修改了一百二十一条律法注释,还新附了一堆典型判例,这次我又不知道要背到什么时候了… 哼,不过她终归是商界出身,论律法,我可不会输给她,等我背完了这些,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工作…
    关于刻晴…
    好在「玉衡星」不涉足专业律法领域。否则,依刻晴小姐的态度和效率,我怕是要失去不少工作。哦…不,好像也不至于。毕竟刻晴小姐为人刚正,容易得罪人,由我来当助手辅佐的话…哦不不,也不对,为什么我堂堂律法专家要当人助手?有事的话,应该是她来找我咨询才对。
    关于优菈…
    优菈曾经救过我一次,我们也从此有了书信往来。她牢记骑士团的各项条文,却从不墨守成规。还总能找到巧妙的逻辑,灵活处理问题。大概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和她相处会特别轻松吧。不过,她那种洒脱劲,我可就学不会啦。毕竟,我和她的职业可是完全不同呢。
    关于夜兰…
    夜兰是总务司的雇员,帮我搞定过做假账的硬茬,我还请她吃了饭呢。不过…和她交谈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心思会被轻易看穿…嗯,以后千万不要站在她的对立面就好。
    关于久岐忍…
    阿忍?我记得她,那个来璃月留学专修律法的稻妻人嘛。为了完成课业实习,她专门约我讨论过案件,每次结束后又是鞠躬又是谢谢的,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当时就觉得,她将来一定会成为出色的律法专家。算起来,稻妻锁国的时间正好是她毕业前后,不知道她回去后一切还顺利吗…
    想要了解烟绯·其一
    是客人吗?幸会幸会,这是我的名牌,今天我可能不方便出外勤,有纠纷的话麻烦把双方都带过来,还有咨询费的收费标准我给你看一下,稍等一会儿… 欸?只是随便聊聊天?嗯…那就不收钱了。居然会找关系一般的律法专家「随便聊聊天」,真是个特别的人。
    想要了解烟绯·其二
    头上的鹿角?噢,这个啊,因为我的老爹是仙人,我有半仙之血嘛。不过,我是在璃月安定后出生的,没跟帝君签订契约,自然不用履行任何仙家职责,可以尽情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还挺满意的,嘿嘿。
    想要了解烟绯·其三
    那种维系一生的严肃契约…我只和老爹订过。唔…就是那种「要快乐生活」什么的,他就是那种人啦。不过嘛,我还是挺为老爹的这份通透自豪的。要是他想跟我定那种「要吃苦中苦,要做人上人」之类的契约,我肯定逃都要逃走了。
    想要了解烟绯·其四
    有的时候,我处理的商业纠纷会以不太好看的形式收场。对方常常拿出数倍额度的赔偿,或者付出更多的代价…但这都是这些人违背「契约」后应得的苦果。有人会传流言说我很可怕,有人对我避之不及。虽然我没有解释给谁听,但我最初的目的是为了璃月港的大环境着想! 你看,纠纷的起点是违背契约,但看到乱来的后果,他们还敢背信弃义吗?让大家意识到「契约」的重要性,也是我工作中的重要一环呢。
    想要了解烟绯·其五
    我常常觉得自己活得够潇洒轻松了。你看,我事业有成,衣食自由。走南闯北不成问题,论嘴上功夫也没几个人说得过我。但「快乐生活」这种东西嘛,也没有哪条律法、哪条规范能够定义。 就我个人来说,遇见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心里清楚该往何处迈出下一步,这样就已经获得快乐了。所以,你也是我的快乐源泉。 但话又说回来了!无论怎么生活,最重要的还是要守法懂法。毕竟离开了律法,这个世界肯定马上就会毁灭掉了。
    烟绯的爱好…
    我的爱好是读书和估价。读书能长知识,估价则长眼力。所以什么书都读,什么价都估。你要是不信,随便找件东西给我,只要是市面有售的商品,我都能估个八九不离十哦。就说这块石头好了,错不了,六百摩拉。
    烟绯的烦恼…
    和记厅的朋友们常约我一起钓鱼,说是切磋钓技,但其实大家心里多少都有些炫耀的成分。我有一百种方法赢过所有人,但他们长期关照我的生意,屡战屡胜未免太不给面子。所以,我每次都靠着精妙的演技假装垫底…等等,你那是什么表情,在怀疑我吗?!
    喜欢的食物…
    哦!说到这种话题,我就要好好向你推荐我的心头挚爱了,豆腐,绝对是豆腐!豆腐本是清淡的食材,口感鲜嫩,温润滋补,搭配各色汤头都能完美融入。最重要的是一年四季均有供应,随时可以吃到!不求至尊,只求完美,豆腐菜就是我要的那种滋味。
    讨厌的食物…
    我不喜欢冷菜,可能是因为我很少吃冷菜吧。以前如果很晚回到家,老爹也会为我留个灯,听见我的动静,还会问我肚子饿不饿。用他的话说,「菜嘛,总是热的好。」
    生日…
    生日快乐,这个匣子送你。里面是我为你准备的各国律法资料,你不是要去四处旅行了嘛,提前了解一下别国的律法肯定有用。 不过也别学得太好哦,不然…我就没法帮你的忙了。
    突破的感受·起
    「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这句话是我必须牢记的教诲。
    突破的感受·承
    唯有遵循应守之「律」,人才能获得解开一切问题的「法」。
    突破的感受·转
    学习律法是为了跟别人有理有据地谈话,习武防身则是为了应付无理无据的场合。欸,等等…我这能算习武吗…
    突破的感受·合
    我现在应该算「文武双全」了吧!多亏有你一路陪我走到修行之路的终点。报酬嘛…全天候专属私人顾问?还不错吧。喂…不准和我讨价还价!
    元素战技·其一
    嘣嘣——
    元素战技·其二
    焚烧吧!
    元素战技·其三
    速速退下!
    元素爆发·其一
    律火,引!
    元素爆发·其二
    食炎之罚!
    元素爆发·其三
    丹书铁契!
    打开宝箱·其一
    这算是,「偶然所得」吗?
    打开宝箱·其二
    品相卓越!
    打开宝箱·其三
    嗯,让我来估个价。
    生命值低·其一
    得修正错误!
    生命值低·其二
    你犯规…
    生命值低·其三
    什么,有纰漏?
    倒下·其一
    判断…失误了吗…
    倒下·其二
    律法…还有漏洞…
    倒下·其三
    我不能…接受…
    重受击·其一
    麻烦了…
    加入队伍·其一
    这次就算你预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