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第一章 第四幕「我们终将重逢」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起始NPC
岚姐
结束NPC
派蒙
后续任务 无信者的使徒

地图说明

  • 任务开始位置

非自愿的献祭

触发条件 满足条件自动触发
等级限制 冒险等阶达到28级
特殊限制 完成小狼之章 第一幕【卢皮卡的意义】与第一章 第四幕.报幕【拾枝者.戴因斯雷布】

任务过程

你从甘雨和岚姐处得知,蒙德璃月一带的盗宝团最近正准备联合起来,意图染指一座与「深渊教团」有关的遗迹。因为担忧盗宝团可能引起的混乱,你接下了调查此事的委托…

  • 接近协会公告板

  • 前往遗迹

  • 追踪盗宝团

  • 察看遗迹深处的情况

  • 逃离遗迹

  • 与深渊使徒交涉

  • 打倒深渊使徒

  • 与深渊使徒对话

  • 离开遗迹

[折叠展开]

任务奖励

  • 冒险阅历*650
  • 摩拉*31125
  • 大英雄的经验*3
  • 精锻用魔矿*6

剧情对话

岚姐:是的,是的。我知道他们什么都敢碰。

岚姐:七神、魔神、恶龙…就连带上这些背景的古物,他们也没有不敢下手的。岚姐:但这一次,是谁给他们的胆子,去动深渊教团的东西…

岚姐:啊,旅行者,是你们。

派蒙:咦?甘雨怎么在岚姐这里?是要发布什么委托吗?甘雨:你好,旅行者。

甘雨:我们刚才在聊盗宝团的事。

岚姐:嗯,我们刚才谈到,即使是什么都敢碰的盗宝团,原本也都知道,最好别去接触「深渊」——因为那实在太邪门了。

甘雨:但我最近从总务司接到情报,蒙德璃月一带的盗宝团南北两大巨头,正准备联合起来做一件大事。

派蒙:盗宝团…南北两大巨头?

岚姐:嗯,江湖人称「南长姊」,「北怪鸟」。

派蒙:啊,「怪鸟」我有印象,他在蒙德和安柏交过手…但「南长姊」是谁呢?

旅行者:长姊的意思,是最大的姐姐吗?

岚姐:没错,璃月一带的盗宝团首领,据我所知,那伙人都称她为「大姐头」。

岚姐:也有人说她的手艺得到过盗宝之神的恩赐,所以是「神之长姊」…但这大概只是以讹传讹。

甘雨:总而言之,盗宝团发现一座无人发掘过的遗迹,这座遗迹暗中被深渊教团严密守护着。

甘雨:虽然这是非常危险的征兆,但以盗宝团的思维,只会觉得有宝物…

甘雨:他们制定了计划,派一批炮灰引开深渊教团的兵力,然后只靠一位最精英的专家深入遗迹,取宝逃离。

岚姐:为此,据说「大姐头」和「怪鸟」从枫丹请来了一位「大盗宝家」…派蒙:「大盗宝家」?是个听起来很有气势的称号呢。

岚姐:是的,那是一位非常传奇的人物。

岚姐:所谓「大盗宝家」,在盗宝团的地位,等同于我们冒险家心目中的「大冒险家」。

旅行者:比如大冒险家艾莉丝女士?

岚姐:你们也知道那位《提瓦特游览指南》的作者吗?没错,「大盗宝家」的地位和她一样,就是如此崇高。

岚姐:所以即使是附近一带的盗宝团南北两大巨头,也要千方百计把他请来,拜托他亲自坐镇整个盗宝计划。

甘雨:最近璃月遭逢巨变,总务司和千岩军都过于忙碌,没空应对这种道听途说的盗宝团行动。

甘雨:但,以我的直觉,与「深渊」相关的事物,都潜藏着未知的威胁…

甘雨:所以,我就想来冒险家协会挂个委托。

旅行者:既然刚好路过…

派蒙:嗯,那这个委托我们就接下啦!

甘雨:啊,非常感谢…

岚姐:不错,真是可靠的协会会员。那么,一路顺风,委托的细节就由协会来处理吧。

你们进入了甘雨和岚姐口中的遗迹,搜寻盗宝团的踪迹…

派蒙:这边有盗宝团留下的痕迹!他们果然来这座遗迹了。

派蒙:我们往深处前进吧…希望甘雨的情报可靠…

你们继续前进…

派蒙:这里的守卫好少…

派蒙:看来他们引开深渊教团兵力的计划成功了?

你们继续前进…

派蒙:有新的盗宝团痕迹,方向应该没错,但是…

派蒙:怎么有种越往深处,越诡异的感觉?

派蒙:小心一点吧!我、我会紧紧跟在你的背后!

派蒙:这…好像是个人!

派蒙:难道是…「大盗宝家」?

派蒙:这个姿势…他在对什么东西「祈祷」吗?

派蒙: ?!

派蒙:那…那是…

旅行者:是…七天神像?

派蒙:为,为什么七天神像…会被这样倒挂…

派蒙:而且,神像手里…我记得…本来应该捧着一颗宝珠吧?

派蒙:现在…神像手里捧着的…是什么…?

派蒙:呜…好压抑…感觉非常不妙…

派蒙:那个「大盗宝家」也是一动不动的样子,难,难道说,已经…

派蒙:喂,你还好吗?

观察「大盗宝家」:(没有一丝反应,也听不到呼吸声。)

派蒙:…他,他死了。

派蒙:旅行者,我…感觉很不好。

旅行者:非常凶恶的环境…

派蒙: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把情况告诉甘雨和岚姐吧…

派蒙:呀啊——又发生什么事了? !

逃离遗迹

派蒙:不能再待在这里了,快,旅行者,我们快跑!

与深渊使徒交涉

深渊使徒:「深渊」的奥秘,不可窥探。

深渊使徒:汝等来此,汝等直视。那么,就应当承担与之对等的代价。

深渊使徒:——谴罚,由「使徒」降下。

派蒙:「深渊」…「使徒」?

旅行者:是戴因提到过的…

深渊使徒:戴因…戴因斯雷布?原来如此,本以为你们只是误闯的老鼠,却也与那纠缠不休之人有关…

深渊使徒:他派你们来送死?他对「深渊」的反抗早已陷入僵局,绝不会因为微不足道的波澜,产生新的变数…

深渊使徒:「深渊」…无可阻挡!

打倒深渊使徒

派蒙:这是什么力量…从来没有见过…

派蒙:当心了!千万不要大意!

与深渊使徒对话

深渊使徒:如此力量…似曾相识…

深渊使徒:唔…!

深渊使徒:我明白了,原来你就是…那位!深渊使徒:这样说来,我便不应久留了…「深渊使徒」匆匆离开了遗迹…

派蒙:呼…真是艰难的战斗。你还好吧,旅行者?

派蒙:好强的敌人,原来深渊教团里面,还有这么厉害的魔物。

旅行者:(它好像…认识我。)

派蒙:嗯?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旅行者:没什么,我们赶快离开吧。

派蒙:啊,对,我们已经接近遗迹的出口了,快出去吧。这么恐怖的地方,多待一秒都可能有新的危险!

离开遗迹

[折叠展开]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非自愿的献祭
起始NPC
戴因斯雷布
结束NPC
戴因斯雷布
后续任务 不荣誉的试炼

地图说明

  • 任务开始位置

无信者的使徒

触发条件 完成【非自愿的献祭】
等级限制 冒险等阶达到28级
特殊限制 完成小狼之章 第一幕【卢皮卡的意义】与第一章 第四幕.报幕【拾枝者.戴因斯雷布】

任务过程

在逃离了那座诡异的遗迹后,你意外地遇见了戴因斯雷布。跟随着他,你们再次对在遗迹中出现的「深渊使徒」展开了追迹…

  • 与戴因对话

  • 追查深渊教团的踪迹

  • 与戴因对话

  • 追查深渊教团的踪迹

  • 与戴因对话

  • 追查深渊教团的踪迹

  • 与戴因对话

  • 打倒所有魔物

  • 与戴因对话

[折叠展开]

任务奖励

  • 冒险阅历*650
  • 摩拉*31125
  • 大英雄的经验*3
  • 精锻用魔矿*6

剧情对话

与戴因对话

戴因斯雷布:重逢…比我想象的来得更早些。

派蒙:呀,是戴因!

戴因斯雷布:看你们的表情,好像刚经历过什么怪异的事。戴因斯雷布:难道是在那座遗迹里,和「深渊使徒」打过照面了?派蒙:钦,戴因怎么会知道?!

戴因斯雷布:我仍在继续追猎「深渊使徒」,也没料到会在这里遇上你们。

旅行者:其实,我们经历的不止是使徒…

你们向戴因描述了遗迹深处的逆位神像、死者与诡异情景…

戴因斯雷布:倒挂的神像…手中的深渊能量?不,我在与深渊对抗时,也没见过类似的事物。但…我有所猜测。

戴因斯雷布:先把你们的经历说完吧。你们逃离了深渊能量弥漫的遗迹底层,然后呢?派蒙:然后我们在接近遗迹出口的时候,被突然出现的「深渊使徒」拦截了。

派蒙:我们和那家伙大战了一番,说不定它现在还没走远?

戴因斯雷布:嗯,机会难得,随我一起追上去吧。

旅行者:好的!

派蒙:走吧!机会难得,还有戴因帮忙,说不定这次能解开很多谜题!

追查深渊教团的踪迹

与戴因对话

派蒙:刚才那些深渊法师…是准备埋伏我们的吗?

戴因斯雷布:不,他们只是在那些遗迹守卫的遗骸里,翻找着什么东西而已。派蒙:是这样吗…旅行者好像也经常这么做呢…

派蒙:什么「混沌装置」、「混沌回路」之类的。

旅行者:对,那都是很重要的素材!

戴因斯雷布:不会是这么普通的东西。

戴因斯雷布:我之所以在附近调查,就是因为从那座遗迹里,时不时会有深渊法师外出探索

戴因斯雷布:它们似乎是想要从遗迹守卫的遗骸中,找到一件「特定的珍贵之物」,带回遗迹

戴因斯雷布:不过,看它们失望的样子,至少目前应该还没找到…

派蒙:那么刚才怎么不抓住它们好好问问呢?

旅行者:迪卢克老爷好像这么做过…戴因斯雷布:我当然没准备对这些家伙仁慈…

戴因斯雷布:只是冥冥中感觉到,这件事对整个深渊教团来说,意义非凡。

戴因斯雷布:它的真相,不是通过拷问就能得到的。

戴因斯雷布:或者说,这些深渊法师,原本就面对着比任何拷问都更深的恐惧…

旅行者:恐惧…

派蒙:钦…钦…这种汗毛直立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戴因斯雷布:好了,别在这里耽搁太久,我们继续追迹。

追查深渊教团的踪迹

与戴因对话

派蒙:呼…除了深渊教团,遗迹守卫在这一带也很活跃呢…

派蒙:感觉深渊法师蛰伏的地方,也经常会有遗迹守卫游荡,这是什么巧合吗?戴因斯雷布:世上没有什么巧合,一切都是在久远的过去埋下的种子。

戴因斯雷布:就像那间酒馆里你的出现一样…时间只是等它发芽。

旅行者:可我只是偶然听说了你…

戴因斯雷布:没事,一些不必要的感慨。

戴因斯雷布:深渊教团和遗迹守卫的联系,当然不是巧合。戴因斯雷布:应该说,是同一根系延展而出的枝权。

派蒙:根系?枝权?你的意思是…

戴因斯雷布:它们都源自五百年前覆灭的古国——「坎瑞亚」。

派蒙:钦?坎瑞亚?!

派蒙:居然是这样…深渊教团和遗迹守卫,居然是坎瑞亚灭国之后的残余吗?!派蒙:说到坎瑞亚,那真是一个非常久远的名字了…

派蒙:哦,对了。作为向导,我还是跟旅行者解释一下吧。「坎瑞亚」这个国度,是…

旅行者:我知道「坎瑞亚」这个名字。"

派蒙:钦…?

旅行者:因为,我有在坎瑞亚的记忆。

派蒙:你有记忆?可那是五百年前就已经覆灭的国度…

戴因斯雷布:………

戴因斯雷布:是吗,人皆有秘密,你没有追问过我时间的事,我也不会追问你…

戴因斯雷布:但若你愿意对我说,我也会听。那么——你所见到的坎瑞亚,是怎样的一副景象?

旅行者:(已经不是能继续隐瞒的时候了…)

你向戴因讲述了五百年前的那片火海,与后来遇见的神灵…

派蒙:原来那时发生的事,完整顺序是这样的呀…我还以为,你一开始就遇见了那位陌生的神灵呢…

戴因斯雷布:嗯…降临此世之后,你最初的复苏,就是被哥哥从陨星中唤醒。

派蒙:看来你的哥哥比你先醒呢,就是不知道比你早了多久?

戴因斯雷布:然后,你的哥哥告诉你,坎瑞亚的灭亡导致天变地异,要你一起离开这个名为提瓦特的世界。

派蒙:「坎瑞亚的灭亡?他是这样说的?

旅行者:没错。

戴因斯雷布:你们经历了那次灾变,那是…五百年前的事。

戴因斯雷布:看来你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苏醒,也是在那个时期。

派蒙:嗯…这样说来,你的哥哥,因为先醒的关系,当时比你更了解这个世界吧。

戴因斯雷布:而此事的后续,就是你们很快就遇到了一位拦住去路的陌生神灵,未能逃离…派蒙:唔,这件事是我听得最熟的呢。

戴因斯雷布:…我明白了。

戴因斯雷布:当时你刚苏醒,又匆忙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完全不知道「坎瑞亚」这个地名的任何背景。

戴因斯雷布:但现在对提瓦特有了一些了解以后,就猜想当年经历的那一战,正是「坎瑞亚覆灭之战,对吗?

派蒙:啊,这么说来,我们一起旅行的这几个月里,你好像查过不少古籍。

派蒙:去蒙德前,只看过一些模糊的资料,后来又在蒙德、璃月各地收集过一些旧书,你都说「用处不大」…

派蒙:原来你其实是想知道更多关于坎瑞亚的事,而且是为了寻找哥哥吗?

旅行者:那是仅次于「七神」的线索。

派蒙:嗯,也是。要寻找七神,可以踏遍七国。但五百年前毁灭的坎瑞亚,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呢。

戴因斯雷布:关于坎瑞亚的事,我知道的应该比你们多。

戴因斯雷布:坎瑞亚是没有神明的国度——神明并非死亡或离开,而是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于坎瑞亚的历史。

戴因斯雷布:这是单纯由人类建起的强大国度,人类以它空前的繁荣与辉煌文明而自傲。派蒙:神…不存在的…国度…

戴因斯雷布:而之后的事,也正如你留下的记忆——所有一切,都毁于神灵。派蒙:你的意思是…

戴因斯雷布:五百年前,是众神一同降临,覆灭了坎瑞亚。

戴因斯雷布:将所谓「人类的骄傲」,如同杂草一般,从神明的花园中铲除…派蒙:怎么会这样…历史书上都没有提过…

旅行者:非常过分….

戴因斯雷布:嗯,继续在这里谈论旧事,会消磨人的意志。

旅行者:(但,下次见到温迪和钟离的时候…)

戴因斯雷布:先继续前进吧。关于你想知道的那些事,我就在这一路上继续告诉你。

追查深渊教团的踪迹

与戴因对话

派蒙:看那边,又是遗迹守卫和深渊法师。

派蒙:戴因刚才说,这些古代机器也是源于坎瑞亚...

派蒙:莫非,坎瑞亚有很多遗迹需要保护?

戴因斯雷布:不。「遗迹守卫这个名字,是现代人根据现代的「印象」取的。五百年前没有人这样称呼它们。

戴因斯雷布:现在被称作遗迹守卫的这些机器,当年在坎瑞亚的代号是,「 耕地机」。

派蒙:耕地机?好奇怪的名字。

旅行者:原来是农具吗? !

戴因斯雷布: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所谓「耕地机」,其实是一种代号。当年的坎瑞亚人会为兵器创造代号。

戴因斯雷布:「土地不是用农具去犁的,而是用铁与血去争夺的。基于这样的理念, 「耕地机」诞生了。

派蒙:用铁与血去争夺土地?坎瑞亚人居然这样理解「耕地」...感觉不是什么好的含义呢。

戴因斯雷布:.....

戴因斯雷布:在坎瑞亚覆灭以后,这些失去主人的「耕地机」便纷纷脱离了控制。

戴因斯雷布:在漫长的时光中不断游荡,逐渐散落在了提瓦特大陆的各个角落。

戴因斯雷布:可能是与同样覆灭了的其它古文明,同病相怜的缘故,它们才常常驻留在各类遗迹中,休眠假寐。

派蒙:听上去...感觉很可怜...

旅行者: 五百年漫无目的的游荡...

戴因斯雷布: 好了,再深入了解下去,那些细节对你们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

戴因斯雷布:但不论过去如何,至少现在它们只余下「威胁」的部分了。把它们全都解决了吧。

打倒所有魔物

与戴因对话

派蒙:欸,从这个深渊法师身上冒出的这段符咒..难道会是「信」吗?

戴因斯雷布:嗯,这股气息,无疑与「深渊使徒」有关。既然带在深渊法师身上...

戴因斯雷布:或许,真的会有关于它们行动的信息。

派蒙:可是,上面的文字好像读不懂欸,是坎瑞亚的文字吗?

戴因斯雷布: 「将敌人的信仰作为薪柴,为高贵的王子殿下献上荣光...」

派蒙:啊,这是..信里的内容?

戴因斯雷布:「——[命运的织机」,原动计划。」

戴因斯雷布:它们..「深渊」,似乎正在执行一一个计划。计划的关键词是...「命运的织机」。

戴因斯雷布:目前似乎还在启动阶段,或者说,还在进行最初的试验...

派蒙:「命运的织机」?那是什么?字面意思感觉是....「纺织命运的机器」?

旅行者:深渊法师是从那座遗迹...

派蒙:软,这么一说,从气氛上讲,那座诡异的遗迹,和这个计划有关联的可能性很大呢。

派蒙:所以戴因,信里面究竟是怎么讲的呀?

戴因斯雷布:我正在读..

戴因斯雷布:嗯..天马行空的计划,也有些难以理解的部分。

派蒙:怎么?

戴因斯雷布:一言以概之,初步的计划,与「漩涡之魔神」奥赛尔有关。

派蒙:「 漩涡之魔神」!是海里的那个魔神吗!

旅行者:上次,没能消灭它...

派蒙:不过说起来,他们想要对奥赛尔做什么?唔..

旅行者:难道,和特瓦林一样?

戴因斯雷布:嗯,我了解过你们的事迹,也很清楚深渊教团对「龙灾」的涉足。

戴因斯雷布:虽然并非有意为之,但你们确实已经阻止过一次深渊教团的类似计划了。

派蒙:之前是「神的眷属」,现在是「旧日魔神」吗...目标越来越大了呢。

派蒙:这次,「深渊」也和对特瓦林样, 想要用谎言和咒术来腐蚀奥赛尔吗?

戴因斯雷布:不..从「信」的内容来看,这一次的计划,是更进一步的。

戴因斯雷布:不仅是意志层面的改造一它们准备用制造 「耕地机」的技术,彻底改造奥赛尔的肉体。

派蒙:这.这种事也做得到吗?

派蒙:难道深渊教团想要制造..「终极杀人机器,机械魔神乌贼」? !

旅行者:听起来大致是这个意思。

戴因斯雷布:如今这世上,已经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坎瑞亚的文明程度,当然也难以去做评判。

戴因斯雷布:只有深渊教团一直在追寻坎瑞亚遗落的文明,虽然他们已经连人类都不是了,但执念仍存。

戴因斯雷布:信中说,它们要用那座「污秽逆位神像」作为基底,接合奥赛尔的肢体,制造机械魔神。

戴因斯雷布:而用来替换神像手中宝珠的「新的核心」,是..「世上第一座耕地机的眼睛」。

派蒙:世上第一座耕地机的眼睛? .哦!我明白了,那些深渊法师一直在搜索的,就是这个吧?

戴因斯雷布:想必如此。

旅行者:它们还没找到,我们还有时间。

派蒙:越说越复杂了啊。不过果然还是和那座...诡异的七天神像有关吧?

戴因斯雷布:是的。根据信上所说,将「眼」置于「污秽逆位神像」之手...

戴因斯雷布:就能为新诞生的污秽魔神,赋予「动摇天空岛上神座」的力量。

C旅行者: (天空岛... )

派蒙:呜..这个计划想要对抗的东西,真是巨大到不可思议呢。

派蒙:说起来,既然现在没人知道「世上第一座耕地机」在哪里,那不如先从「神像」这个信息入手调查?

旅行者:那座神像,是风神像的模样...

派蒙:嗯,那个到处卖唱的诗人太难找了,不如先去西风大教堂了解一下情况吧,说不定会有什么眉目。

戴因斯雷布:教堂..哼。

派蒙:嗯?戴因,怎么了吗?

戴因斯雷布:没什么,先过去再说吧。

[折叠展开]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无信者的使徒
起始NPC
戴因斯雷布
结束NPC
雷泽
后续任务 有隔阂的魂灵

地图说明

  • 任务开始位置

不荣誉的试炼

触发条件 完成【不信者的使徒】
等级限制 冒险等阶达到28级
特殊限制 完成小狼之章 第一幕【卢皮卡的意义】与第一章 第四幕.报幕【拾枝者.戴因斯雷布】

任务过程

为了调查「深渊教团」的「信」中所提到的计划,你们决定先前往蒙德城的西风大教堂,向教会的人请教一下…

  • 前往西风大教堂

  • 与戴因对话

  • 与芭芭拉对话

  • 与戴因对话

  • 前往奔狼领

  • 打倒深渊教团

  • 与琴对话

  • 寻找「北风的王狼」

  • 与雷泽对话

  • 打倒所有魔物

  • 与「北风的王狼」对话

[折叠展开]

任务奖励

  • 冒险阅历*650
  • 摩拉*31125
  • 大英雄的经验*3
  • 精锻用魔矿*6

剧情对话

前往西风大教堂

与戴因对话

戴因斯雷布:巨大的神像,恢弘的教堂。蒙德人为了修建它们,必然花费了海量的资源与精

力。

戴因斯雷布:但收到这份礼物的风神,究竟感受到了多少,又回报了多少呢?

派蒙: 「信仰」是不求回报的吧?

戴因斯雷布:哼,只要神灵心安理得,我也不多说什么。

派蒙:嘘一-!马上就要进教堂了,风神的坏话可不能乱说。

派蒙:而且风神其实.呃,啊,没什么。

戴因斯雷布:呵,我本来就没有进教堂的打算。与修女打交道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派蒙:钦?

旅行者:之前都是一起行动的。

戴因斯雷布:你是蒙德城的荣誉骑士,深受信任,他们应该会放心让你参与到这件事里。

戴因斯雷布:而我的出现,只会徒增警惕罢了。

旅行者:因为是陌生人?

戴因斯雷布:嗯,而且就像小家伙说的一样,我随时...都可能说出教会不想听到的话。

戴因斯雷布:「拒信者」踏入「虔诚之地」,从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戴因斯雷布:我过去从未蒙受过神明的恩惠,现在和未来也没有必要。

戴因斯雷布:好了,这种事说得也够多了。我们在闲聊的时候,深渊教团可没有停下脚步。

派蒙:唔,那,旅行者,就我们两个人去问问看吧。

戴因斯雷布:我还得提醒你们一句,你们最好也别向教会里的人提起「污秽逆位神像」。

戴因斯雷布:西风教会对神像的事不会置之不理,但如果他们贸然插手,只怕会打草惊蛇。

戴因斯雷布:而且..不论是谁,触碰了与「深渊」有关的因果,一般也不会有太好的结局。

与芭芭拉对话

芭芭拉:荣誉骑士!你好,最近过得如何?今天有什么事吗?

芭芭拉:啊.不过,先说好,想再借天空之琴,是不可以的!

派蒙: (看来她还没有发现幻术的事... )

派蒙:我们是来打听事情的。芭芭拉听说过「世上第一座耕地机」吗?

芭芭拉:嗯?那是什么?「 耕地机」...是用来做什么的?

派蒙:唔,果然不知道啊。那换个问题吧,教会有没有弄丢过七天神像呢?

芭芭拉:欸?

芭芭拉:你们是来问那个「老故事」的吗?好意外,因为是很久以前的事,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再提起了。

芭芭拉:很久以前,确实有座七天神像一夜之间突然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芭芭拉:当时,几乎所有教会成员都参与了搜索,但最后也没有找到。

芭芭拉:在教会的记载里,这件怪事被称为「失落的七天神像」。

派蒙:唔.果然。

芭芭拉:果然?

派蒙:啊,没什么。还有别的什么线索吗?呃,我是说...还有别的什么怪事吗?

派蒙: (对不起了,芭芭拉,暂时不能告诉你我们见过神像的事...这也是商量过的结果,为了你的安全... )

芭芭拉:别的怪事?不太清楚,我想想教会记录过的怪事...「暴君的遗怨」?不对,时间上应该关联不大...

派蒙:「暴君的遗怨」?

芭芭拉:哦,这件怪事指的是,现在被称作「风龙废墟」的「旧蒙德」,有一段时间变得非常危险。

芭芭拉:在很多年前的某段时间里,只要有人接近那里,就会引来从天而降的火球。

派蒙:从天而降的火球? !好可怕。

芭芭拉:当时,人们认为那是「龙卷之魔神」的诅咒,所以把它叫做「暴君的遗怨」。

芭芭拉:这个诡异的现象持续了-年,最后也没能解决,后来是自己慢慢停息的。

旅行者:这也太古怪了。

芭芭拉:嗯,后来教会认为,「暴君遗怨」的说法站不住脚。龙卷之魔神,按理说不会发射火球...

芭芭拉:恐怕,是有别的什么原因引发了灾祸吧。

芭芭拉:总之,这件事和「失落的神像」可能没有关系。但其它的怪事,我也联想不到什么了

派蒙:没关系,还是很谢谢你!

罗莎莉亚:「谢谢」?我好像又听到了麻烦的词...

芭芭拉:啊,是你啊,罗莎莉亚。

罗莎莉亚:如果要找骑士团,他们现在没时间,「那群魔物」又回来了。

芭芭拉:那群魔物J?

罗莎莉亚:就是那些曾经借风魔龙之乱,试图进攻蒙德城的怪物。

派蒙:那不就是深渊教团吗? !它们又有动作了?

罗莎莉亚:嗯,它们正在奔狼领集结,狼群躁动不安。

罗莎莉亚:深渊教团,或许是.盯上了「北风王狼的残魂」?至于是为了什么,我还不能确定

罗莎莉亚:琴团长已经去了奔狼领,我也要开始暗中行动了。

芭芭拉:那、那我也要去!

罗莎莉亚:琴团长说,要你留在教会,做好神职人员的本职工作。

芭芭拉:可、可你也是神职人员啊..

旅行者:不用担心,我也会去帮忙的。

派蒙:对,我们也会去帮助琴团长的

芭芭拉:唔..好吧,有「荣誉骑士」在的话...

芭芭拉:但还是请务必小心行事。愿风神保佑大家都安然无恙..

与戴因对话

戴因斯雷布:原来如此,深渊教团已经展开新的行动了么?

戴因斯雷布:很可能与「污秽逆位神像」有关,我们也去看看。

派蒙:说起来,深渊教团去奔狼领干嘛?难道又要重演特瓦林事件?啊一重复 的灾难就别

再来啦。

戴因斯雷布:不,应该不会。

戴因斯雷布:与被镇压的奥赛尔不同,魔神「安德留斯」早就死了。

前往奔狼岭,打倒深渊教团

与琴对话

派蒙:呼一这一带敌人可真不少!

戴因斯雷布:越靠近目标,敌人就越多。哼,符合教团的作风。

旅行者:我们得快点找到「主狼」。

派蒙:嗯!走吧!

戴因斯雷布:我... 就不去了。

派蒙:哎?为什么呀?难道你害怕毛茸茸的生物?

旅行者:应该不是这种原因。,

戴因斯雷布:与「狼」无关。是因为它作为昔日的魔神,却效力于如今的七神。

戴因斯雷布:我无法认可它的行为,更不想和它打交道。

戴因斯雷布:再说,讨人喜欢是你的本事,我可做不到。

旅行者:你真的很讨厌七神呢。

戴因斯雷布:神明本就不值得期待。

戴因斯雷布:就当是我私人的建议好了,记住,随时都要对神明保持警惕。

戴因斯雷布:不要太过信任他们,但,也不要走上...「推翻」或「猎杀」的道路。

戴因斯雷布:即使,对于你当年那个「仇敌」,也是如此。

派蒙:不要信任,也不要猎杀...好别扭的想法。戴因究竟是在仇恨七神,还是维护七神呢?

旅行者:为什么会有如此矛盾的观点?

戴因斯雷布:......

戴因斯雷布:前车之鉴。

戴因斯雷布:我...就最后告诉你们-一个事实吧。

派蒙:欸?什么事实?

戴因斯雷布:「坎瑞亚是被神覆灭的国度,而这就是..深渊教团想要覆灭七神国度的原因。」

戴因斯雷布:闲聊到此为止,先办正事。我去解决剩余的深渊教团,你们也快去快回。事情都解决后,我们在奔狼领的入口见。

派蒙:啊.他走了...

派蒙:真是个怪人呢。

旅行者:我稍微能理解他一点。

派蒙:嗯,这么说来,你也很提防「陌生的神灵」呢。

派蒙:那时在璃月,请仙典仪上,你的选择和戴因很类似...

旅行者:因为缺乏信任。无从交涉,只能回避。

派蒙:唉.真是不容易啊...

琴:荣誉骑士,派蒙!你们怎么在这里?

派蒙:呀,琴团长!太好了,找到你啦!

派蒙:我们听罗莎莉亚说,你来这里作战,所以就过来支援你啦。

琴;那真是非常感谢。这次暴动非常诡异,深渊教团将奔狼领层层包围,我正准备调动兵力对抗。

琴;我刚在奔狼领侦察了一番... 没想到遇见了你们。

琴:听罗莎莉亚说,他们的目标可能是「玻瑞亚斯」。

琴:但深渊教团...与「玻瑞亚斯」.会有什么关联?

派蒙:单纯的找麻烦,应该不需要理由吧。

派蒙:你看,深渊教团已经找过特瓦林的麻烦,再去找另一个风神眷属的麻烦,也不奇怪呀。

琴:也、也有道理...

琴;总之,这附近的威胁,无论是明面的,还是潜伏的,都交给我来处理吧。

琴:荣誉骑士,请你赶去确认一下「王狼」是否遭遇危机。

琴;魔神的残魂.不常见人。但我听说你与它有过一面之缘,由你出面,或许是最合适的。

旅行者:交给我吧。

琴:嗯,多加小心。前方的任务就拜托你了,「西风的荣誉骑士」。

寻找「北风的王狼J

派蒙:看、看那边!是雷泽!还有.深渊使徒J!

与雷泽对话

雷泽:这里,不欢迎,你。>

深渊使徒:呵呵呵仅剩残魂的狼,竟然还有养护子嗣的习性。

深渊使徒:是想要作为护卫吗?但他的力量,显然不能与魔神曾经的利爪相比。

深渊使徒:而只要服从于我们,你就能重获比肩神明的权柄,就像过去一样。

玻瑞亚斯:谗…言…”

派蒙:这是什么仪式?它看上去很痛苦!

派蒙:唔... 是类似控制特瓦林心智时的「腐蚀」吗? !

雷泽:狼,不屈服。但,不能,再继续。

旅行者: 我来阻止它。

深渊使徒:不论几次,你们的努力都只是徒劳无功...

打倒所有魔物

与「北风的王狼」对话

深渊使徒:哼.短暂的仪式被打断了,你们真是好运。

深渊使徒:没想到,仅仅是一缕残魂,也有这么坚强的意志...

深渊使徒:但这种微小的变数,不足以影响全局。

派蒙:又消失了..

旅行者:至少阻止了它的行动。

雷泽:谢谢你们,来得,及时。

玻瑞亚斯:人类中的「卢皮卡」,让你们见到我如此姿态,见笑了。

玻瑞亚斯:但深渊的使徒,终究是太小看我了。

雷泽:王狼,不拒绝,试炼。但,阴森的外来者,不遵守,试炼的规矩。

雷泽:我也,注意不到,布下的陷阱...

派蒙:也就是说,是深渊教团先做好了腐蚀的准备,再以试炼的名义,把「王狼」唤醒?

旅行者:这不是你的错,雷泽。

雷泽:谢谢你,旅行者。以后,我的爪子,需要,更锋利。

雷泽:你们,闻到了危险,来这里?

派蒙:不,我们是听说的,我们的鼻子没有这么好用啦。

派蒙:除了来帮忙之外,我们还有一件事要请教。

派蒙:请问.这位魔神大人,你知道「世上第一座耕地机 J吗?

玻瑞亚斯:我不关心人类的造物,不知道「耕地机」是什么。但只说印象深刻的机械,曾经倒

是有一座。

玻瑞亚斯:它误闯了我的试炼场地,我将它视为参与试炼的勇士。

玻瑞亚斯:可它没有智能,只想要战斗。它从头到脚,都是为了杀戮而铸造。

玻瑞亚斯:最终,我的攻击损坏了它。在倒下之前,它离开了这块试炼场。

派蒙:唔...听这些描述,好像不排除是「世上第一座耕地机」的可能?

旅行者:它会旋转吗?

玻瑞亚斯:是的,它会旋转,跳得很高,还会发射火球。力量虽不比魔神,但比很多持有「神之眼」的人都强。

派蒙:火球..?咦,最近是不是在哪听到过这个词来着。

派蒙:总之,这个消息是不是能说明,「世上第一座耕地机」,确实来过蒙德?

派蒙:听起来,「世上第一座」的力量,比后来那些量产的遗迹守卫强了很多呢。

派蒙:但在这个故事里,它好像在「狼的试炼」里被打坏了...

雷泽:不知道。那么,帮上忙了吗?

派蒙:帮大忙了,谢谢你们!

派蒙:我们要继续去追查一件很重要的事了 。虽然深渊使徒离开 了,但教团的进攻还没结束,你们也要小心!

雷泽:嗯,我能闻到,更加危险的,东西。

雷泽:你们,也,保护自己。

派蒙:掌握了非常重要的情报,我们快去告诉戴因吧!

[折叠展开]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不荣誉的试炼
起始NPC
戴因斯雷布
结束NPC
派蒙
后续任务

地图说明

  • 任务开始位置

有隔阂的魂灵

触发条件 完成【不荣誉的试炼】
等级限制 冒险等阶达到28级
特殊限制 完成小狼之章 第一幕【卢皮卡的意义】与第一章 第四幕.报幕【拾枝者.戴因斯雷布】

任务过程

根据从芭芭拉与「北风的王狼」那里得到的线索,你们继续寻找着那台「世上第一座耕地机」…

  • 与戴因对话

  • 前往风龙废墟

  • 与戴因对话

  • 再次进入遗迹

  • 找到「污秽逆位神像」

  • 与戴因对话

  • 击败深渊使徒

  • 与空\荧相会

  • 与派蒙对话

[折叠展开]

任务奖励

  • 原石*60
  • 冒险阅历*650
  • 大英雄的经验*3
  • 精锻用魔矿*6
  • 摩拉*31125
  • 「自由」的指引*2
  • 「抗争」的指引*2
  • 「诗文」的指引*2

剧情对话

与戴因对话

派蒙:呀,戴因在这里。你有见过琴团长吗?

戴因斯雷布:我见到她了,但刻意避开了她。

戴因斯雷布:她是「狮牙骑土」,又是代理团长,必然会对我抱有戒心。

戴因斯雷布:若我不谨慎,总有一-天会变成她的调查对象。

戴因斯雷布:话说回来,我这边只是解决了些魔物,没找到什么情报。你们那边,有收获吗?

戴因斯雷布:原来如此...

戴因斯雷布:那么,「世上第-座耕地机」动向的全貌,大致就已经能够拼凑齐了。

派蒙;咦?真的吗?就凭「王狼」说的那些话?

戴因斯雷布:不止是凭这一条信息,而是更综合的考虑。

戴因斯雷布:比如,你们之前告诉我说,教会传下的那个「老故事J...

旅行者:「 暴君的遗怨」!

戴因斯雷布:没错。正是你口中那位修女提到的,曾被误认为暴君遗怨的奇怪事件。

旅行者:如果从天而降的火球是导弹...

派蒙:啊,我懂了!所以「暴君的遗怨」,其实是从奔狼领逃走的那座机器,自动发射的导弹

派蒙:它在「狼的试炼J里损坏以后,游荡到了「旧蒙德」的废墟,住了下来..

派蒙:只要有人接近,就咚咚咚一地发射。 直到有一天,它终于坏掉了,所以从天而降的火球也消失了。

派蒙:那时候的蒙德人还没大量接触过「遗迹守卫」,就只能解读成是「暴君的遗怨」了!

戴因斯雷布:看来,我们该去那个现在叫做「风龙废墟」的地方,开始地毯式搜查了。

旅行者:不。

戴因斯雷布:哦?你的意思是...

旅行者:我有..现成的「记忆」。

派蒙:咦..你是说...

派蒙:哦!我也懂了!没错没错,那台「坐在高塔上的守卫」,确实很让人印象深刻呢!

前往风龙废墟

派蒙:就是这个吗?好,用元素视野看看吧!

派蒙:唔唔唔唔一怎么样, 有什么发现吗?

派蒙:欸?你说什么都没发生?明明我还这么期待...

派蒙:怎么会,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戴因斯雷布:是方法的问题。

戴因斯雷布:对「耕地机」用元素视野是不可行的,因为驱动它的能源从来不是「元素」。

戴因斯雷布:交给我吧,我来尝试。

戴因斯雷布: .好了。

派蒙:哇,这就是.

戴因斯雷布:深渊使徒一直寻找的关键,「世上第-座耕地机的眼睛」。

戴因斯雷布:如今留存的所有遗迹守卫,都是这台机器的仿制品。作为「原型机」,它的战斗力不受控制。

派蒙:「 原型机」 .难懂的词,是坎瑞亚人的术语吗。

戴因斯雷布:正如深渊教团所想,若能将「眼」置于「污秽逆位神像」之手...

戴因斯雷布:以此作为基底,接合「漩涡之魔神」奥赛尔的肢体,制造机械魔神..

戴因斯雷布:就能为新诞生的污秽魔神,赋予「动摇天空岛上神座」的力量。

旅行者:极端又危险的行为...

戴因斯雷布:没错。

派蒙:那那那,这「眼睛」该怎么处理?

旅行者: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吧。

戴因斯雷布:不。由我来保管它。

派蒙:欸? !你?戴因..你该不会拿它去做奇怪的事吧!

戴因斯雷布:随你质疑我的立场吧,但我必须确保它的力量不被旁人利用。

戴因斯雷布:隐秘之地会被挖掘,而教会一

在我眼中不值得信任。

派蒙:呃-嗯..

戴因斯雷布:不仅如此,为了永绝后患,我们还要「处理」那座「污秽逆位神像」。

旅行者:怎么处理?

戴因斯雷布:不能让教会介入,我们自己处理。至于「处理」的意思..自然是销毁了。

派蒙:销、销毁? !那可是七天神像啊!不仅是很有意义的文物,而且是真正的、神灵的..

派蒙:幸亏之前瞒着芭芭拉,否则她现在一定会疯的!

戴因斯雷布:呵.七神之物,难道还要我帮他们悉心爱护?

戴因斯雷布:走吧,回那座遗迹。我们去砸毁逆位的神像,而且,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深渊使徒」。

戴因斯雷布:有我在,它就没可能再从你眼前消失一次了。

再次进入遗迹

派蒙:没想到,这一路.上兜兜转转,最后又走回来了呀。

派蒙:好不容易逃出险境,现在又要钻进去!

派蒙:哎,像我们这样勇敢的冒险家,整个提瓦特大陆都找不出多少啦。

派蒙:如果要去找那座奇怪的神像..

派蒙:只要沿着我们之前逃出来的路线,反过来一路走回去,应该就能找到了吧。

派蒙:嗯!就这么办,我们出发吧,记得提高警惕呀。

戴因斯雷布:看来,我们到了。

戴因斯雷布:怪异、枯萎..令人不快的房间。我理解你们所说的恶质气氛了。

派蒙:呜呜鸣..还是这么恐怖的环境..

戴因斯雷布:小心,不要被「污秽逆位神像」的力量压倒了一「 深渊使徒」就在这里。

深渊使徒:呵呵呵呵.敏锐的嗅觉...

深渊使徒:你还是这么讨人厌啊,教团之敌,戴因斯雷布!

深渊使徒:我能感受到,你身上有股可怕的血腥味。是来自漆黑的噩梦,亦或是...嗯?

深渊使徒:噢噢... 真危险。你也有那种「腐朽J的味道,让我熟悉...

深渊使徒:你和我们一样,都是危险的事物。但「教团」以外的危险之物,都该被放在笼子里才对...

戴因斯雷布:啧。

戴因斯雷布:你的舌头,恐怕也「腐朽」了太久...

戴因斯雷布:该切了!

击败深渊使徒

你与戴因合力牵制住了「深渊使徒」,但正在你们占据上风时,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将你们击退。来人居然是..你苦寻已久的至亲!

派蒙:那,那个人,难道就是...? !

旅行者:哥哥!

空:荧...

旅行者:终于找到你了!

派蒙:等.等等,旅行者,他刚才替深渊使徒挡住了攻击..

派蒙:你的哥哥,好像和深渊...

空:荧,为什么你和戴因在一起?

旅行者: .什么?

派蒙:欸?

旅行者: (我们分离了这么久... )

派蒙: 旅行者, 你的哥哥.认识戴因?

戴因斯雷布: ....

戴因斯雷布:空。我们又见面了。

派蒙: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戴因也知道他的名字!

空:荧..你不该和这个人同行。

空:这个人,是我的「敌人」。

戴因斯雷布:空...

旅行者:等一下!

空:但这是必须对你说的话,荧。不要与戴因一起来阻止我。不要阻止深渊。

空:那个人...戴因斯雷布。他是坎瑞亚末代宫廷卫队的「末光之剑」。在五百年前,他未能阻止坎瑞亚的灭国。

空:那时他身受不死诅咒,流浪荒野...只能看着他想要守护的人民,化作深渊的怪物。

派蒙:你说..戴因是坎瑞亚人? !五百年前经历灭国的坎瑞亚人? !

派蒙:而且你说「人民化作怪物」 ..是说现在的深渊教团,不止是「和坎瑞亚有关联」的程度,根本就是坎瑞亚的遗民本身吗? !

派蒙:鸣.还有「戴因是你的敌人」什么的,一下子完全搞不清状况了..

旅行者:先跟我走吧,哥哥!我们回家!

空:家...

空:嗯,当然,有荧在的地方就是「家」。

空:但我还不能与你去往下一个世界、寻找新的家园..至少现在不能。

空:在「深渊」淹没神座之前,我与「天理」,有一场尚未完结的战争...

旅行者:天理?

空:听我说,荧。

空:我已经有过一次旅行。所以,你也要像我一样抵达终点,才能在自己的眼中,留下这个世界的沉淀。

与派蒙对话

派蒙:他们走了...

派蒙:鸣..旅行者,别这么伤心-我们会找到他们的!往好的一面想吧!这次至少已经找

到很有用的线索了!

旅行者:我...没有伤心。

派蒙:欸?真的吗?唔...

派蒙:总之,以目前的情形而言,寻找亲人的突破口,除了「七神」以外,又多了一个「戴因」吧?

旅行者:我们去稻妻以后,也需要多留意。

派蒙:没错。对了,他们刚才说的话好难懂,你听明白了吗?

旅行者:差不多明白了。

派蒙:唔... 那我们来稍微梳理一下吧。

派蒙:首先是那个深渊使徒,它把你的哥哥叫做「王子」殿下。

派蒙:看来你的哥哥正在统领深渊教团,而且地位比深渊使徒更高...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最高的统治者就是了。

派蒙:还有,你哥哥说他的目标是「淹没神座、与天理作战」。这是什么意思呢?听起来..是不是要覆灭七神与七国?

派蒙:然后,深渊教团的怪物,就是坎瑞亚灭国时的人民.扭曲成的怪物。这真是可怕的故事。

派蒙:戴因也是坎瑞亚人,五百年前也经历了那一切。但他没有变成怪物,而且在五百年后的今天,正对抗着深渊教团...

派蒙:也就是,你的哥哥说的,「 戴因正在与他为敌」的意思吧?

派蒙:但是,如果深渊教团的怪物,是当年戴因守护的人民,那为什么戴因要与深渊教团敌对呢?

派蒙:另外,为什么,我一直在陪你寻找的他,现在却和深渊教团的怪物站在一起?

旅行者:情报并不太多。

派蒙:嗯,没错。

派蒙:那——旅行者, 打起精神来!

派蒙:我们的旅行不会结束,该动身了!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先回到阳光照耀的地面上去吧。

派蒙:如果你的哥哥要你「抵达终点」。好啊,那你就抵达给他看!

派蒙:「旅行者」,我们走吧!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纠错反馈

    0/500

    * 支持PNG,JPEG,JPG图片格式,最多10M

    提交

    目录

    • 玩家贡献榜

    • 热点追踪

      • 近期活动

      • 活动攻略

    • 日历

    • 图鉴

      • 角色

      • 武器

      • 圣遗物

      • 敌人

      • 食物

      • 背包

      • 活动

      • 任务

      • 动物

      • 书籍

      • 冒险家协会

      • NPC&商店

      • 秘境

      • 洞天

      • 深境螺旋

      • 名片

      • 装扮

    • 观测·影音回廊

      • 角色视频

      • 角色语音展示

      • 手书&创作

      • 过场动画

    • 观测

      • 区域

      • 观测·考据

      • 观测·公众号

      • 观测·通信端点

      • 观测者·攻略

    • 各类索引

    • 限时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