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原神|角色考据】樱树后无想的影子,雷鸣下偏执的神——雷电·影 性格分析

不只是影,也不只是将军。留一只雷曜之眼观照自己,方能得始终。

——雷电将军·开眼

 

前言:

 

魔神巴尔泽布,真名雷电影。

与以往不同,雷神在主线中表现出的不是对永恒的坚持,而是对自己的质疑。蒙德主线结尾,温迪为特瓦林解释了他心中的“自由”;钟离在璃月主线中多次向我们展示“契约”的分量。但是在稻妻主线,影心中静止封闭的永恒“固然壮丽,但其本质终究是死亡”。

不仅如此,我们也同样感受不到稻妻NPC们心中的「永恒」。在稻妻五个岛屿对应的五个标志性任务中,竟然没有一个和「永恒」有关。此外,不同于**之初就已经被贯彻了执政官信念的前两个国家,稻妻最初的魔神巴尔并不追求永恒。

 

这不仅让人怀疑永恒的意义。

影是怎样的人?让影不顾一切地追求的「永恒」,于她又是怎样的概念?

 

“曾经与他共饮之时,我还只是一介影武者,敬陪众神末席……”

-关于摩拉克斯

 

一、性格

“雷光闪过之处,便会留下影——我,即是影。”

 

真的佩刀,名为梦想一心Musou Isshin

影的武艺,名为无想Musou

 

温迪说,在很久之前,影就已经在追求武技的极致了。作为与平和而擅长理政的巴尔所双生的魔神,巴尔泽布有足够的理由无忧无虑地投身于精进武艺。

被保护得太好,又有足够的意志与资源,人便会沉迷于自己的内心。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影无需,也没有理由去为其它事情发愁。与其说她在千百年的磨练中达到了武技的极致,更恰当的评价是:除了战斗,她什么也不会

日本文化,强调极端的使命感,重视成败的结果而不是过程与手段。影如此执着的心也源于武士道:并非仅仅战斗的技巧,对胜败的坚持才是一切的发源。为渴求胜利,只懂得奉命行事的她也曾努力学习歌牌。

身为武人,她认定输掉的就要赢回来。

时至今日,她仍然会回想起那些樱树下的俳句与和歌。

“于此浮世中,不独入寝可成梦,事事皆虚空。”



正因无需担忧,影才会太深地眷恋于现实。就像享受周末的人为新的一周烦恼、临近开学的学生哀怨假期苦短一样,影也害怕此刻的幸福被时间磨损。相比患得患失的她来说,真就更为平和:

“正是明白此景须臾,才更要抓紧享受啊。”

 

巴尔并非追求须臾之神,她只是见过比巴尔泽布更多的、值得铭记的瞬间而已。如果此刻易碎,便让它碎得更有价值;如果此刻已逝,便去寻找其他的美好。

但影不懂这个道理,她的眼中只有武人的信念。她离不开温室的花园、恐惧未来的一切变数。对影这个书呆子而言,真更像一位游历过大千世界的姐姐,劝说她要向窗外看看。

 

昔日的友人一位一位地离开,「失去」的刺痛犹如越发灼热的温水煎熬着仍坐在窗子以内的影。虽然她清楚真是对的:自己应该接受变化,不再执着于眼前、应该去了解世事、应该去经历更多……只有走出舒适圈去发现更多珍贵之物,才不会拘泥于眼前的保有……

但或许是因为处置效应,或许是因为她不愿去学着成长…无论如何,她迟迟没有做出改变。因为她相信时间还有很长。

 

直到那天…无神庇佑的国度下,怀中永眠的半身。

 

接过了梦想一心,也就接过了御建鸣神主尊大御所大人的称号。浪荡的游子归家,却活在替名者的影下。她同样以雷电将军的身份接手稻妻。虽然确属双生,但两人的性格截然不同:太早之前就习惯了真操持一切,自然也太久地活在她的阴影中。即将顶替她的身份,影却再也没有机会去做好准备。

略过了年复一年的塑形,突如其来的弯折只会让枝条彻底断裂。影太过脆弱,迟迟没有改变的她迎来了必需的抉择:全盘接受新的改变,还是试图挽回所不可挽回?

 

答案是清晰的。成长的种子或许已经发芽,却被巨变扼杀。她不能接受真的死亡、不能接受对过去一切的否定。最极端的变故刺激了最极端的选择。

在绝望中,巴尔泽布将恐惧和悲痛寄予脚下的土地:不变不移的鸣神许诺恒常永续的乐土——稻妻永远不会再有「失去」了。“此刻的「幻」如浮世般易碎,在虚妄泡影之下,唯有「寂」的本质长存,其名——”

 

二、「永恒」

 

“…每前进一步,便会失去些什么。”

 

笹百合御舆千代狐斋宫

笹百合对抗奥罗巴斯战御舆千代因影亲手斩臂而狐斋宫死于黑暗污秽侵蚀。

 

“甚至最终,连她也失去了。”

 

雷电真

“武力羸弱、不擅争斗”,于坎瑞亚灾变。

 

影的性格羞涩而木讷,在她的前半生中,仅有这三名好友和一位至交。拥有的越少,越为患得患失。追求武艺极致的她对其它一切都茫然无知:连自己都要别人照顾,遑论亲手去治理国家。影无力承担责任,极度的悲痛让她拒绝承认改变。

影并非一位坚决的保守者:对她来说,每一次「前进」都意味着「失去」,所以便偏激地将悲痛归咎于改变。

她也并非真正想要追求「永恒」:即便嘴上不承认,但尝过甜甜的团子牛奶后,她也欣喜地想让稻妻民众接受这「前进」。

“我想要的「永恒」,岂是会被团子和牛奶撼动之物?”

 

“——甜甜的……好喝!”

 

影想要的真的是「永恒」吗?稻妻又真的需要「永恒」吗?恐怕连她自己也不敢面对这两个问题。

 

如果做不到承担改变的风险,便一以贯之地拒绝所有改变。重担全部落到一个孩子身上,逃避是必然的选结果:

“「此刻」是易碎的虚妄,唯有「永恒」最接近天理。”

 

「永恒」仅仅是影为逃避「失去」的借口。

“前进所带来的那些失去,你也同我一起见证过。唯有永恒……唯有永恒才能……

比起对前进的辩驳,影的这番话更近乎哀求般的自言自语。她仿佛在一边摇着头,一边阻止神子继续说下去:

神子,你明明能理解我的痛苦的,对吧,对吗?

只有永恒…只有永恒才能…………

 

 

初行一心净土时,影制作了一个人偶。人偶将接替她的“雷电将军”的称号,代行稻妻事务,而影本人则遁入永恒的冥想。

「失去」于影,是时间带来的、不可避免的「磨损」。曾经的她拒绝面对「磨损」,便告诉人偶,「永恒」是无论如何都要坚持的信条。她恐惧当下,更担忧未来。为了防止未来的自己被磨损而抛弃「永恒」,她甚至写了撤销命令的防御措施。

你心中的「永恒」被动摇,那么,你已经是我的敌人了。

 

长久以来,影一直自诩坚持着“无的永恒”——但这永恒的根源,恰恰是旧日的“”与“”。

一刻偏执的决定经不过时间的考验,晦暗的心土迎来了拂晓的光。矛盾的种子已经种下,与自我的战斗终将到来。

 

这一幕既定的悲剧,正如她对九条家的后人所言一样。始于武士道,终于武士道,便是影的真心。

来吧…

让我看看你的刀。


目录
    收起目录
    纠错反馈

    0/500

    * 支持PNG,JPEG,JPG图片格式,最多10M

    提交

    目录

    • 玩家贡献榜

    • 热点追踪

      • 近期活动

      • 活动攻略

    • 日历

    • 图鉴

      • 角色

      • 武器

      • 圣遗物

      • 敌人

      • 食物

      • 背包

      • 活动

      • 任务

      • 动物

      • 书籍

      • 冒险家协会

      • NPC&商店

      • 秘境

      • 洞天

      • 深境螺旋

      • 名片

      • 装扮

    • 观测·影音回廊

      • 角色视频

      • 角色语音展示

      • 手书&创作

      • 过场动画

    • 观测

      • 区域

      • 观测·考据

      • 观测·公众号

      • 观测·通信端点

      • 观测者·攻略

    • 各类索引

    • 限时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