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云堇

基本信息
天赋介绍
角色展示
云堇
生日
5月21日
所属
云翰社
定位
普攻辅助型角色
武器类型
长柄武器
命之座
虹章座
称号
红毹婵娟

云堇

生日
5月21日
所属
云翰社
定位
普攻辅助型角色
武器类型
长柄武器
命之座
虹章座
称号
红毹婵娟

角色突破

  • 1级属性/突破所需材料
  • 20级突破
  • 40级突破
  • 50级突破
  • 60级突破
  • 70级突破
  • 80级突破
  • 90级属性
  • 突破材料
    攻击方式
    近战
    暴击率
    5.0%
    生命值
    894
    暴击伤害
    50.0%
    攻击力
    39(无武器16)
    治疗加成
    0.0%
    防御力
    62
    受治疗加成
    0.0%
    元素精通
    0
    元素充能
    100.0%
  • 突破材料
    新天赋解锁
    务守本真
    突破前生命值
    2,296
    突破前防御力
    158
    突破后生命值
    2,963
    突破后防御力
    204
    突破前攻击力
    64(无武器41)
    突破前元素充能加成
    100.0%
    突破后攻击力
    76(无武器53)
    突破后元素充能加成
    100.0%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4,438
    突破前防御力
    306
    突破后生命值
    4,913
    突破后防御力
    339
    突破前攻击力
    103(无武器80)
    突破前元素充能加成
    100.0%
    突破后攻击力
    111(无武器88)
    突破后元素充能加成
    106.7%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5,651
    突破前防御力
    389
    突破后生命值
    6,283
    突破后防御力
    433
    突破前攻击力
    125(无武器102)
    突破前元素充能加成
    106.7%
    突破后攻击力
    136(无武器113)
    突破后元素充能加成
    113.3%
  • 突破材料
    新天赋解锁
    莫从恒蹊
    突破前生命值
    7,021
    突破前防御力
    484
    突破后生命值
    7,495
    突破后防御力
    517
    突破前攻击力
    149(无武器126)
    突破前元素充能加成
    113.3%
    突破后攻击力
    158(无武器135)
    突破后元素充能加成
    113.3%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8,233
    突破前防御力
    567
    突破后生命值
    8,707
    突破后防御力
    600
    突破前攻击力
    171(无武器148)
    突破前元素充能加成
    113.3%
    突破后攻击力
    179(无武器156)
    突破后元素充能加成
    120.0%
  • 突破材料
    突破前生命值
    9,445
    突破前防御力
    651
    突破后生命值
    9,919
    突破后防御力
    684
    突破前攻击力
    193(无武器170)
    突破前元素充能加成
    120.0%
    突破后攻击力
    201(无武器178)
    突破后元素充能加成
    126.7%
  • 突破材料
    生命值
    10,657
    防御力
    734
    攻击力
    214(无武器191)
    元素充能
    126.7%

  • 武器推荐
  • 圣遗物推荐
  • 推荐武器 推荐理由

    提供高额元素充能效率。

    缺乏充能武器时的下位替代。

    武器特效在敌人数量较多时能提供一定量的防御力加成,提升云堇元素爆发提供的伤害加成。

    但由于该武器并不提供元素充能效率,一般仅在充能压力足够低时才考虑使用。

    武器特效可为全队回复能量,能够降低云堇和队友的充能压力

    武器特效可为自己回复一定量能量,能够降低云堇的充能压力

    缺乏充能武器时的下位替代。

  • 推荐圣遗物 推荐理由

    提供高额防御力加成

    华馆梦醒形骸记4件套

    主词条

    时之沙:防御力/元素充能效率

    空之杯:防御力

    理之冠:暴击率(一般仅在携带西风长枪时使用)/防御力

    副词条:暴击率/防御力/元素充能效率

    为队友提供攻击力加成

    宗室4件套

    主词条

    时之沙:防御力/元素充能效率

    空之杯:防御力

    理之冠:暴击率(一般仅在携带西风长枪时使用)/防御力

    副词条:暴击率/防御力/元素充能效率

    华馆2+绝缘2

    提供防御力加成和元素充能效率加成。

    华馆2件套+绝缘2件套

    主词条

    时之沙:防御力/元素充能效率

    空之杯:防御力

    理之冠:暴击率(一般仅在携带西风长枪时使用)/防御力

    副词条:暴击率/防御力/元素充能效率

突破材料

提瓦特大地图

天赋

  • 天赋1(普通攻击)
  • 天赋2(元素战技)
  • 天赋3(元素爆发)
  • 天赋4 (固有天赋)
  • 天赋5 (固有天赋)
  • 天赋6 (固有天赋)
  • 普通攻击·拂云出手

    普通攻击
    进行至多五段的连续枪击。
    重击
    消耗一定体力,向前方突进,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伤害。
    下落攻击
    从空中下坠冲击地面,攻击下落路径上的敌人,并在落地时造成范围伤害。
    详细属性 LV1 LV2 LV3 LV4 LV5 LV6 LV7 LV8 LV9 LV10 LV11
    一段伤害 40.5% 43.8% 47.1% 51.8% 55.1% 58.9% 64.1% 69.2% 74.4% 80.1% 85.7%
    二段伤害 40.2% 43.5% 46.8% 51.5% 54.8% 58.5% 63.6% 68.8% 73.9% 79.6% 85.2%
    三段伤害 23.0%+27.5% 24.8%+29.8% 26.7%+32.0% 29.4%+35.2% 31.2%+37.4% 33.4%+40% 36.3%+43.5% 39.2%+47.0% 42.2%+50.6% 45.4%+54.4% 48.6%+58.2%
    四段伤害 24.0%+28.8% 25.9%+31.2% 27.9%+33.5% 30.7%+36.9% 32.6%+39.2% 34.9%+41.2% 37.9%+45.6% 41.0%+49.2% 44.1%+52.9% 47.4%+57.0% 50.8%+61.0%
    五段伤害 67.3% 72.8% 78.3% 86.1% 91.6% 97.9% 106.5% 115.1% 123.7% 133.1% 142.5%
    重击伤害 121.7% 131.6% 141.5% 155.7% 165.6% 176.9% 192.4% 208.0% 223.6% 240.6% 260.0%
    重击体力消耗 25.0点 25.0点 25.0点 25.0点 25.0点 25.0点 25.0点 25.0点 25.0点 25.0点 25.0点
    下坠期间伤害 63.9% 69.1% 74.3% 81.8% 87.0% 92.93% 101.1% 109.3% 117.5% 126.4% 135%
    低空/高空坠地冲击伤害 128%/160% 138%/173% 149%/186% 164%/204% 174%/217% 185.8%/232.1% 202%/253% 219%/273% 235%/293% 253%/316% 271%/338%
    升级材料
    达达利亚天赋解锁(达达利亚在队伍时)
  • 旋云开相

    云先生的武戏架势,是真能御敌的。
    点按
    以拨云之势旋舞长枪,造成岩元素伤害。
    长按
    摆出旋云开相之架势蓄力,形成护盾,伤害吸收量受益于云堇的生命值上限,对所有元素伤害与物理伤害有150%的吸收效果。护盾持续至元素战技施放完毕。
    松开技能、持续时间结束时,或护盾被破坏时,会挥舞长枪释放积攒的力量进行攻击,造成岩元素伤害。
    依据蓄力的时间,释放时的状态将分为一段蓄力与二段蓄力。
    
    台上一刹光华,台下十年辛苦。
    详细属性 LV1 LV2 LV3 LV4 LV5 LV6 LV7 LV8 LV9 LV10 LV11 LV12 LV13
    点按伤害 149.1%防御力 160.3%防御力 171.5%防御力 186.4%防御力 197.6%防御力 208.8%防御力 223.7%防御力 238.6%防御力 253.5%防御力 268.4%防御力 283.3%防御力 298.2%防御力 316.9%防御力
    一段蓄力伤害 261.0%防御力 280.5%防御力 300.1%防御力 326.2%防御力 345.8%防御力 365.3%防御力 391.4%防御力 417.5%防御力 443.6%防御力 469.7%防御力 495.8%防御力 521.9%防御力 554.5%防御力
    二段蓄力伤害 372.8%防御力 400.8%防御力 428.7%防御力 466.0%防御力 494.0%防御力 521.9%防御力 559.2%防御力 596.5%防御力 633.8%防御力 671.0%防御力 708.3%防御力 745.6%防御力 792.2%防御力
    护盾吸收量 12%生命值+1155 13%生命值+1271 14%生命值+1396 15%生命值+1531 16%生命值+1675 17%生命值+1830 18%生命值+1993 19%生命值+2167 20%生命值+2350 22%生命值+2542 23%生命值+2744 24%生命值+2956 26%生命值+3178
    冷却时间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9.0秒
    升级材料
    命之座解锁
    命之座解锁
    命之座解锁
  • 破嶂见旌仪

    造成岩元素范围伤害,并为附近的队伍中所有角色赋予「飞云旗阵」。
    飞云旗阵
    对敌人造成普通攻击伤害时,基于云堇自己当前的防御力,提高造成的伤害。
    「飞云旗阵」效果会在持续时间结束或生效一定次数后消失。
    一次普通攻击同时命中多名敌人时,会依据命中敌人的数量消耗生效次数;队伍中具有「飞云旗阵」的角色,其生效次数单独计算。
    
    「桴鼓声中,刀枪剑戟空翻影,女婵娟今扮作掌旗大将。」
    「红毹上琴笛铙钹齐鸣,且看她如何荡平妖魔。」
    详细属性 LV1 LV2 LV3 LV4 LV5 LV6 LV7 LV8 LV9 LV10 LV11 LV12 LV13
    技能伤害 244% 262% 281% 305% 323% 342% 366% 390% 415% 439% 464% 488% 519%
    伤害值提升 32%防御力 35%防御力 37%防御力 40%防御力 43%防御力 45%防御力 48%防御力 51%防御力 55%防御力 58%防御力 61%防御力 64%防御力 68%防御力
    持续时间 12.0秒 12.0秒 12.0秒 12.0秒 12.0秒 12.0秒 12.0秒 12.0秒 12.0秒 12.0秒 12.0秒 12.0秒 12.0秒
    生效次数 30次 30次 30次 30次 30次 30次 30次 30次 30次 30次 30次 30次 30次
    冷却时间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15.0秒
    元素能量 60 60 60 60 60 60 60 60 60 60 60 60 60
    升级材料
    命之座解锁
    命之座解锁
    命之座解锁
  • 务守本真

    在被攻击瞬间施放的旋云开相,会以长按二段蓄力的形式施放。
    详细属性
    LV1最大等级
  • 莫从恒蹊

    「飞云旗阵」提供的普通攻击伤害提高,当队伍中存在1/2/3/4种元素类型的角色时,数值上进一步追加云堇防御力的2.5%/5%/7.5%/11.5%。
    详细属性
    LV1最大等级
  • 清食养性

    完美烹饪冒险类食物时,有12%概率获得2倍产出。
    详细属性
    LV1最大等级

命之座

名称 激活素材 介绍
飞身趟马
云堇的命星 *1
旋云开相的冷却时间减少18%。
诸般切末
云堇的命星 *1
施放破嶂见旌仪后,附近队伍中所有角色普通攻击造成的伤害提升 15 % ,持续 12 秒。
牙纛探海
云堇的命星 *1
破嶂见旌仪的技能等级提高3级至多提升至15级。
昇堂吊云
云堇的命星 *1
云堇触发结晶反应后,防御力提升20%,持续12秒。
翘楚名坤
云堇的命星 *1
旋云开相的技能等级提高3级。至多提升至15级。
庄谐并举
云堇的命星 *1
处于「飞云旗阵」状态下的角色,普通攻击的攻击速度提升12%。

角色展示

  • 云堇

角色展示

  • 角色待机一
  • 角色待机二

角色展示

  • 普通攻击
  • 重击
  • 元素战技(点按)
  • 元素战技(长按)
  • 元素爆发

角色名片

[折叠展开]

角色cv

中:贺文潇

日:小岩井小鸟

英:朱丽·爱丽丝·李

韩:史文英

中,日,英,韩:云堇念白&唱段——杨扬

>>全语音视频&文字版请点我<<

[折叠展开]

特殊料理

名称:云遮玉
使用效果:队伍中所有角色冲刺消耗的体力降低25%,持续1500秒。多人游戏时,仅对自己的角色生效。

[折叠展开]

更多描述

「只要云堇在咱们茶馆唱一次,嘿,那净赚的摩拉都够馆子一个月不开张的喽!」——和裕茶馆老板范二爷

既是戏团「云翰社」的当家,也是璃月港内风头正劲的名角。

云堇唱腔甜美,扮相俏丽,以灵动又富有情感的表演闻名。无论是娇柔端庄的闺中千金,还是义薄云天的巾帼女杰,她都能拿捏得恰到好处。

更为难得的是,这位年轻演员还懂得剧本创作。除《神女劈观》外,云翰社近年来另有不少新剧,皆出自云堇之手。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向来以端庄优雅形象示人的云堇,还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听摇滚。

若是在璃月港内的摇滚乐表演现场见到她,还请不要声张。

否则,她说不定又要挨长辈们唠叨啦。

[折叠展开]

角色详细

「和裕茶馆」历来是璃月人工作之余的一大好去处。

和裕茶馆的生意之所以如此兴隆,一是老板范二爷经营得当,请的茶博士说起书来是一绝。

二是璃月知名的戏社「云翰社」正挂靠在此。云翰社如今的当家兼顶梁柱一名角云堇,有时会来登台开唱。

美味的小吃也好,说书人的故事也好,只要去对地方,随时都能享受。唯独听云堇唱戏的机会,实在不常有。

所以,云堇的戏迷们常常守在和裕茶馆,谈论云堇演唱过的戏,交流各自赏戏的体会。

茶馆里多了不少常客,十个里九个是云堇的戏迷。

范二爷对此很是满意。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1

璃月人从祖辈处继承的传统艺术有许多种,璃月戏正是其中之一。

璃月戏历史悠久。传承至今,这—辈曲艺人演唱的璃月戏,已经和它最初的模样大不相同。

幸运的是,今天的璃月戏依然保有古璃月戏那般纷繁复杂的声乐,和百转千回的曲调。

今天的璃月曲艺人往往结社演出。众多戏社中,最知名的当属「云翰社」。「云翰社」由曲艺世家云家代代传承,如今的当家是璃月港内风头正劲的名角一一云堇。

云堇年少成名,初次登台就以清脆甜美的唱腔及活泼俏丽的扮相征服了观众。

随着担纲的剧目逐渐增多,她那灵动多变、真实自然的演绎风格也越发成熟。无论是娇柔端庄的闺中千金,还是义薄云天的巾帼女杰,她都能拿捏得恰到好处。

更为难得的是,这位年轻的演员还懂得写戏。除《神女劈观》外,「云翰社」近年来还有不少新剧,皆出自云堇之手。也难怪老戏迷们戏瘾上来,第一时间总会想到去和裕茶馆打听云堇何时开演。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2

云堇出身于璃月曲艺世家。

她母亲继承了祖父的衣钵,曾是蜚声璃月港内的名角。她的父亲则是一名剧作家。

诞生在如此家庭中的云堇,自幼耳濡目染,总爱跟着母亲一起咿呀哼唱璃月戏。

通常来说,人童年的喜好总是难成其一生志业。云堇却不在此列。

小云堇对璃月戏的痴迷绝非儿戏,她还主动要求父母指导自己。

女儿的坚持让父母欢喜,自然不吝指导。因此,云堇小小年纪就开始学戏。

璃月戏讲究繁多,一旦决定要认真学戏,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即便像云堇这样颖悟绝伦的孩子也逃不了学戏的苦功。普通孩忍受不了压腿的疼痛、背韵书的无趣,然而小小的云堇却咬牙坚持了下来,还学得有模有样。

待到她出科时,「云翰社」里看云堇长大的老伶工们纷纷感慨:

「这下,璃月港要出个不得了的角儿咯。」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3

「云翰社」里有许多老资历的伶工。早在云堇祖父当家时,就已是戏社的一员了。

云堇从祖父手中接过「云翰社」后,他们依然尽心尽力地协助云堇经营戏社。

老伶工们衷心热爱着自己的艺术,甚至可能热爱得过了头,在他们眼里,除了璃月戏,包括摇滚在内的其他音乐都是旁门左道。

云堇倒不这么认为。她非常欣赏摇滚乐中巨大的力量,甚至还和摇滚乐手辛焱成了好友。

排练剧目时,老伶工们都乐意听从云堇的指挥,但在生活中,年轻的云堇就像是他们的小孙女。

「乖乖啊,听话,辣的不能吃,对嗓子不好。肉可以吃,但不能吃多了,容易发胖。」

「实在想吃,就多吃点虾仁吧。那个什么…什么摇滚,不可以听,乱吼乱叫可不是好东西。」

云堇每每听完摇滚演出,回来都要被他们唠叨半天。

跟固执的老人讲道理实在太难,为了少受点罪,她只能想办法编借口。

听辛焱的演唱会或许不行,但去拜访范二爷家的养女「星燕」小姐,一起聊璃月戏,就没问题了。

老人们不怎么中意唱摇滚的辛焱,对范二爷家这位星燕的印象却好得很。

「星燕这个姑娘,听说又会绣花又会烹饪,准是个端庄大方的好孩子,我们云堇跟她玩在一起,还能学上几分,非常好啊。」

云堇早和范二爷商量过这事,统一了口径,所以不用担心,这个小小的谎言绝对不会穿帮!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4

人们对云堇有各种称呼。有喊她云老板的,有称她云先生的。

称她为云老板,是因为云堇乃「云翰社」当家。虽然杂务琐事有经理支撑,大事仍由云堇定夺。因此,许多商界人士爱称呼云堇为云老板。

云先生这个称呼,却有个故事。

云堇祖父管理「云翰社」那会儿,老戏迷都敬称他为云先生。等到云堇掌事,这些老戏迷也常来看她演出。

有位戏迷看云堇演得不错,散场后与人闲聊时,半开玩笑地说:

「现今这位『云先生』唱得也不错。」人群中立刻出现了反对的声音:「年轻女子,也能称先生?」

这话被云堇听了去,轻轻笑道:

「先生于人的,年纪长,见闻自然广,大家当然称呼他为先生。」

「但见闻广博的人未必都很年长,况且女子怎么就不能有大见识了?」

「先生您快人快语,称得上先生,年轻女子答得上您的问,自然也配称一声先生才是。」

在场的戏迷们深感趣味,常挂在嘴边说道。最后,不论见没见过云堇本人的,都习惯性地随别人一起称她为云先生了。

[折叠展开]

角色故事5

传统璃月戏中常见固定主题,讲述的大多是仙人或者岩王帝君本人的故事。

《神女劈观》之类戏,就属此类。因人们对仙人充满美好的想象,乐于观看舞台

上的仙人如何颦笑,这类故事才能在璃月戏里占到大多数。

童年时,它们还能牵动云堇的心弦:但在演遍了仙人传奇之后,她的想法逐渐改变了。

为什么不试试其他的主题呢?比如...讲述我们自己的故事?

书写红尘中的冷暖悲欢,颂扬属于人的爱恨情仇。

或许这些凡人俗话算不上璃月戏的主流,却也未必不能被传唱。

爱执、贪嗔、痴念。人在或美好或悲壮的情感中确立心境,品味灵魂。

云堇不是仙人,不能设身处地体会仙人所思所想,对人的种种情感倒最是熟悉。

「那么,就来歌咏人本身的故事吧,用我的笔、我的嗓演绎天下人心。」

这是云堇心中从未对人言说的愿望。

[折叠展开]

长命锁

云家祖上原本不以曲艺为业,而是专心从事武器锻造。

后来,也不知是哪位祖先腻烦了舞枪弄棍,反对戏曲产生了兴趣。总之传到云堇这一代时,家里再没几个亲自动手打铁的人了。

不过祖上倒是留下了不少物件,云堇身上这把铜锁就是其中之一。

她幼年练身段时,经常在大太阳下一站一整天。累到直接晕过去,这类事情也是发生过的。

父母疼惜云堇,可又明白基本功万万不可懈怠。

便默默拿出了这把锁配在云堇衣衫上,祈求铜锁锁住运势,护佑云堇平安健康。

直到长大,这把锁也从未离开过云堇。

每次演出前,为了回忆那段辛苦又幸福的时光,她都会把它拿出来仔细擦拭。

神色温柔,像是在抚摸自己幼年学戏时那颗赤诚的初心。

[折叠展开]

神之眼

云堇初登台不久,经过大大小小几十场戏的磨砺,本就聪颖的她很快就掌握了舞台表演的要旨。

只要云堇亮相,绝对能赢来满堂喝彩。

可这样唱得多了,反而觉得,这些不是自己想要的戏。

台上开演,每到矛盾激烈时就高声开嗓,每到形势陷入低谷时就放低声慢慢吟出唱词。

久而久之,对她而言,各类戏中角色都有着相似的面孔。

起调,摆一套漂亮的身段,再亮一亮她的好嗓音《神女劈观》中的神女和《连心珠》中的渔家小妹似乎也没什么分别。

观众或许能够接受,云堇却不甘于此。

难道仅仅凭借演唱的技巧,仅仅依靠美丽的身姿,就能够讲述动人的故事吗?

带她走出瓶颈的,恰是《走雪》这出戏。那是一出独角戏,演的是雪中的一段艰难跋涉。云堇第一次唱《走雪》时,天空中也飘着细雪

戏中人在雪中迷失路途,茫然无措之余不禁哀叹起来。恍惚间,戏中的风雪与现实中的风雪交叠,茫然了许久的云堇也化作了迷途的旅人。

没错,正是这种感觉。她不仅是她自己,也是她表演过的千千万万个角色。她务必像戏中人一样呼吸,生活,她的心情也随戏中人一颦一笑而牵动。

这千千万万个角色的生命轨迹交织,造就一个有情世界,这才是她想要的戏,她想讲述的故事。

在今天,云堇已经不记得自己顿悟后是如何回到后台的,她只记得,等到她终于得空脱去戏服时,她的袖中竟多了一枚神之眼。

[折叠展开]

配音展示

  • 汉语
  • 日语
  • 韩语
  • 英语
  • 初次见面…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终于有缘与你相会,实属荣幸。我姓云,单名一个堇字,不才正是云翰社当家主事的人。我们戏社最近挂靠在和裕茶馆,日后还请多多赏光,常来听戏。
    闲聊·敏感话题
    这两天总觉得身上腰封有点紧,难道…我胖了?
    闲聊·闲适
    不勒头,不画脸,今天乐得清闲。
    闲聊·清唱
    云婵娟来花婵娟,风流尽在山水间。
    打雷的时候…
    …嘶,你听、听见打雷没有?吓我一跳。
    下雪的时候…
    喂呀,冻煞我了。
    阳光很好…
    暖阳和煦,真是好风光呀。
    早上好…
    早,清晨露水正好煎茶,喝完这杯茶再出发吧。
    中午好…
    午饭吃完之后,想睡一觉…哈…你不困吗?
    晚上好…
    一道去听听晚场说书吧,刘苏先生讲《裁雨声》是一绝。
    晚安…
    夜里寒气重,早点歇息,晚安。
    关于云堇自己·开蒙
    我开蒙早,刚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在教我读书了。可惜,他的本事要是有十分,我恐怕只学到了三分。写戏是够用了,但要和饱学之士相比,还差得太远。
    关于云堇自己·坐科
    我母亲早年是璃月港内大有名气的角儿,我学的戏都是她教的。你是不知道她有多严厉,一想起以前学戏的经历…不不不,我还是别想了。
    关于我们·搭班
    最近有几场大戏,正好缺一位擅长舞剑的演员,我觉得你各方面都挺适合。怎么样,有兴趣搭班吗?休息时,还能一起品茶。
    关于我们·摇滚
    欸,你还听摇滚?正好正好,下回我想出去听演唱会的时候,就找你一块去。回来的时候,我就说是拜访你去了,这下戏社里的老人肯定找不到借口唠叨我。
    关于「神之眼」…
    这神之眼嘛…说不定岩王爷也喜欢听戏呢?大概他老人家听得开心,就把神之眼送给我了,哈哈。
    有什么想要分享·饮品
    我最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饮品。老一辈发明的那些讲究茶饮,什么松间露呀梅上雪的,都让我试了个遍。现在正愁没有新饮品可以喝呢,欸,你有什么推荐吗?
    有什么想要分享·心愿
    我偶尔也想脱下戏服,远游海外,去更大的世界看看。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得更加努力才行。
    感兴趣的见闻…
    每天天刚破晓就能听见莺雀鸣啭,心情总能变得很好。
    关于辛焱…
    戏社里那几个老人天天念叨,说是听多了摇滚会被带坏,不让我去听辛焱的演唱会。嘴上说着为我好,哼,我看他们只是接受不了新事物而已。我才不会听他们的,辛焱的演唱会我每周都要去,就是这样。
    关于胡桃…
    胡桃她呀,表情丰富,脑筋还转得快,哪怕只是聊些家常都能「妙语连珠」。真让人羡慕。和这样的朋友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趣。
    关于钟离…
    我们这行的规矩代代相传,讲究多得很。有些事我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但钟离先生讲起这些竟能如数家珍,有这样懂行的观众,谁不开心呢?
    关于凝光…
    天权星出手阔绰,没少资助我们戏社。领了她的情,自然也要回报给她最好的演出。
    关于行秋…
    原来你也认识行秋。哈哈,他聪明得很,鬼主意那么多,怕是一不留神就会捉弄你,可得留个心眼啊。
    关于申鹤…
    《神女劈观》的剧本我早就念得烂熟,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神女」原来真有其人,世上缘分果然奇妙。惟愿她往后都有好友相伴,不再孤寂。
    关于刻晴…
    我倒没见过玉衡星来听戏。印象里,路边偶遇这位时,她也总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
    关于枫原万叶…
    爱听戏的外国人士也有不少,这位枫原万叶就是其中之一。不论台上演的是文场还是武场,他总是安安静静地听,是个规矩的好观众。
    想要了解云堇·其一
    我们戏社现在常唱的几出戏,有不少是我当家之后新写出来的。写也是我,唱也是我,一人多职,大概是因为这一点,我在璃月港有了些名气。
    想要了解云堇·其二
    按照传统,伶人登台之前要勒头、画脸、穿行头,还有其他一些零碎的准备工作。虽然这样「全副武装」之后扮相会更好看,但也累人。所以我能清唱时就清唱,非得彩唱的话,我往往会挑轻便点的行头。 幸好和我们戏社长期合作的和裕茶馆管得宽松,要不然我真是要累惨了。
    想要了解云堇·其三
    当初我刚登台唱戏,凭着观众抬爱,不免有些心高气傲。戏本不喜欢就不唱,戏台子小了也不唱,观众少了还是不唱。现在想来,那时候可真是…太傲慢了…以后万万不能这样。
    想要了解云堇·其四
    回想起来,云翰社传到我手上也有段时间了。原本我只懂得写戏、唱戏,从来没把心思放在经营交际上。做了戏社的当家之后,才不得不在这些事上多长点心眼,因此体味到不少人情冷暖… 这时候我才真知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想要了解云堇·其五
    璃月多传说,大都是些魔神、仙人故事,所以璃月戏里最多的就是神仙戏。最近新演的《神女劈观》就属此类。虽然老戏迷们最爱听的就是这类故事,但如今是「人」的时代,我想多写些属于人类的故事,把天下人心唱给大家听。 这些想法,过去我不曾向人提起。多谢你能耐心听我说这些。有一知音,我很幸运。
    云堇的爱好…
    爱好?当然是戏了。我是打定主意要唱一辈子的。
    云堇的烦恼…
    烦恼…唉,为了保持体型,我平时一口都不能多吃。人生在世,连美食都不能奢求,真是遗憾哪。
    喜欢的食物…
    天枢肉、水煮黑背鲈、干锅腊肉…我都想吃。可惜平时基本吃不了,那个…我就随便问一问,你…会做这几道菜吗?
    讨厌的食物…
    天天都是清炒虾仁,天天都是…再怎么做都还是那个味道,我是真的吃腻了。
    生日…
    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吗?我没有置办宴席的本事,只能为你唱一曲了。不过,这一曲只为你一个人唱,要听什么?你来定。
    突破的感受·起
    俗语说:「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突破的感受·承
    勤学苦练至今,总算是有了些成果。
    突破的感受·转
    学枪一事,原先是为了台上舞枪好看,后来是为了掌握傍身武技。如今这两个目标都已达到。
    突破的感受·合
    枪术千变万化,奥妙无比,让我庆幸的是,练枪时一直有你相伴。我已经领悟到其中旨要。往后切磋时,你可得小心了。
    元素战技·其一
    着!
    元素战技·其二
    崩!
    元素战技·其三
    旗来!
    元素战技·其四
    飞云旗!
    元素战技·其五
    看枪!
    元素爆发·其一
    听我号令!
    元素爆发·其二
    戮力同心!
    元素爆发·其三
    一鼓作气!
    打开宝箱·其一
    我来瞧瞧。
    打开宝箱·其二
    是旅行中用得上的物资吗?
    打开宝箱·其三
    别客气,你收着就行。
    生命值低·其一
    别把裙子弄坏了…
    生命值低·其二
    得重整旗鼓才行。
    生命值低·其三
    哼,好戏在后面。
    倒下·其一
    曲终…人散…
    倒下·其二
    罢了…
    倒下·其三
    没办法…唱下去了…
    普通受击·其一
    要沉住气…
    重受击·其一
    有点狼狈…
    重受击·其二
    下手好重…
    加入队伍·其一
    走——了——
    加入队伍·其二
    今天该唱哪出呢?
    加入队伍·其三
    你叫我,我当然要来了。
    初次见面…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终于有缘与你相会,实属荣幸。我姓云,单名一个堇字,不才正是云翰社当家主事的人。我们戏社最近挂靠在和裕茶馆,日后还请多多赏光,常来听戏。
    闲聊·敏感话题
    这两天总觉得身上腰封有点紧,难道…我胖了?
    闲聊·闲适
    不勒头,不画脸,今天乐得清闲。
    闲聊·清唱
    云婵娟来花婵娟,风流尽在山水间。
    打雷的时候…
    …嘶,你听、听见打雷没有?吓我一跳。
    下雪的时候…
    喂呀,冻煞我了。
    阳光很好…
    暖阳和煦,真是好风光呀。
    早上好…
    早,清晨露水正好煎茶,喝完这杯茶再出发吧。
    中午好…
    午饭吃完之后,想睡一觉…哈…你不困吗?
    晚上好…
    一道去听听晚场说书吧,刘苏先生讲《裁雨声》是一绝。
    晚安…
    夜里寒气重,早点歇息,晚安。
    关于云堇自己·开蒙
    我开蒙早,刚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在教我读书了。可惜,他的本事要是有十分,我恐怕只学到了三分。写戏是够用了,但要和饱学之士相比,还差得太远。
    关于云堇自己·坐科
    我母亲早年是璃月港内大有名气的角儿,我学的戏都是她教的。你是不知道她有多严厉,一想起以前学戏的经历…不不不,我还是别想了。
    关于我们·搭班
    最近有几场大戏,正好缺一位擅长舞剑的演员,我觉得你各方面都挺适合。怎么样,有兴趣搭班吗?休息时,还能一起品茶。
    关于我们·摇滚
    欸,你还听摇滚?正好正好,下回我想出去听演唱会的时候,就找你一块去。回来的时候,我就说是拜访你去了,这下戏社里的老人肯定找不到借口唠叨我。
    关于「神之眼」…
    这神之眼嘛…说不定岩王爷也喜欢听戏呢?大概他老人家听得开心,就把神之眼送给我了,哈哈。
    有什么想要分享·饮品
    我最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饮品。老一辈发明的那些讲究茶饮,什么松间露呀梅上雪的,都让我试了个遍。现在正愁没有新饮品可以喝呢,欸,你有什么推荐吗?
    有什么想要分享·心愿
    我偶尔也想脱下戏服,远游海外,去更大的世界看看。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得更加努力才行。
    感兴趣的见闻…
    每天天刚破晓就能听见莺雀鸣啭,心情总能变得很好。
    关于辛焱…
    戏社里那几个老人天天念叨,说是听多了摇滚会被带坏,不让我去听辛焱的演唱会。嘴上说着为我好,哼,我看他们只是接受不了新事物而已。我才不会听他们的,辛焱的演唱会我每周都要去,就是这样。
    关于胡桃…
    胡桃她呀,表情丰富,脑筋还转得快,哪怕只是聊些家常都能「妙语连珠」。真让人羡慕。和这样的朋友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趣。
    关于钟离…
    我们这行的规矩代代相传,讲究多得很。有些事我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但钟离先生讲起这些竟能如数家珍,有这样懂行的观众,谁不开心呢?
    关于凝光…
    天权星出手阔绰,没少资助我们戏社。领了她的情,自然也要回报给她最好的演出。
    关于行秋…
    原来你也认识行秋。哈哈,他聪明得很,鬼主意那么多,怕是一不留神就会捉弄你,可得留个心眼啊。
    关于申鹤…
    《神女劈观》的剧本我早就念得烂熟,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神女」原来真有其人,世上缘分果然奇妙。惟愿她往后都有好友相伴,不再孤寂。
    关于刻晴…
    我倒没见过玉衡星来听戏。印象里,路边偶遇这位时,她也总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
    关于枫原万叶…
    爱听戏的外国人士也有不少,这位枫原万叶就是其中之一。不论台上演的是文场还是武场,他总是安安静静地听,是个规矩的好观众。
    想要了解云堇·其一
    我们戏社现在常唱的几出戏,有不少是我当家之后新写出来的。写也是我,唱也是我,一人多职,大概是因为这一点,我在璃月港有了些名气。
    想要了解云堇·其二
    按照传统,伶人登台之前要勒头、画脸、穿行头,还有其他一些零碎的准备工作。虽然这样「全副武装」之后扮相会更好看,但也累人。所以我能清唱时就清唱,非得彩唱的话,我往往会挑轻便点的行头。 幸好和我们戏社长期合作的和裕茶馆管得宽松,要不然我真是要累惨了。
    想要了解云堇·其三
    当初我刚登台唱戏,凭着观众抬爱,不免有些心高气傲。戏本不喜欢就不唱,戏台子小了也不唱,观众少了还是不唱。现在想来,那时候可真是…太傲慢了…以后万万不能这样。
    想要了解云堇·其四
    回想起来,云翰社传到我手上也有段时间了。原本我只懂得写戏、唱戏,从来没把心思放在经营交际上。做了戏社的当家之后,才不得不在这些事上多长点心眼,因此体味到不少人情冷暖… 这时候我才真知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想要了解云堇·其五
    璃月多传说,大都是些魔神、仙人故事,所以璃月戏里最多的就是神仙戏。最近新演的《神女劈观》就属此类。虽然老戏迷们最爱听的就是这类故事,但如今是「人」的时代,我想多写些属于人类的故事,把天下人心唱给大家听。 这些想法,过去我不曾向人提起。多谢你能耐心听我说这些。有一知音,我很幸运。
    云堇的爱好…
    爱好?当然是戏了。我是打定主意要唱一辈子的。
    云堇的烦恼…
    烦恼…唉,为了保持体型,我平时一口都不能多吃。人生在世,连美食都不能奢求,真是遗憾哪。
    喜欢的食物…
    天枢肉、水煮黑背鲈、干锅腊肉…我都想吃。可惜平时基本吃不了,那个…我就随便问一问,你…会做这几道菜吗?
    讨厌的食物…
    天天都是清炒虾仁,天天都是…再怎么做都还是那个味道,我是真的吃腻了。
    生日…
    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吗?我没有置办宴席的本事,只能为你唱一曲了。不过,这一曲只为你一个人唱,要听什么?你来定。
    突破的感受·起
    俗语说:「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突破的感受·承
    勤学苦练至今,总算是有了些成果。
    突破的感受·转
    学枪一事,原先是为了台上舞枪好看,后来是为了掌握傍身武技。如今这两个目标都已达到。
    突破的感受·合
    枪术千变万化,奥妙无比,让我庆幸的是,练枪时一直有你相伴。我已经领悟到其中旨要。往后切磋时,你可得小心了。
    元素战技·其一
    着!
    元素战技·其二
    崩!
    元素战技·其三
    旗来!
    元素战技·其四
    飞云旗!
    元素战技·其五
    看枪!
    元素爆发·其一
    听我号令!
    元素爆发·其二
    戮力同心!
    元素爆发·其三
    一鼓作气!
    打开宝箱·其一
    我来瞧瞧。
    打开宝箱·其二
    是旅行中用得上的物资吗?
    打开宝箱·其三
    别客气,你收着就行。
    生命值低·其一
    别把裙子弄坏了…
    生命值低·其二
    得重整旗鼓才行。
    生命值低·其三
    哼,好戏在后面。
    倒下·其一
    曲终…人散…
    倒下·其二
    罢了…
    倒下·其三
    没办法…唱下去了…
    普通受击·其一
    要沉住气…
    重受击·其一
    有点狼狈…
    重受击·其二
    下手好重…
    加入队伍·其一
    走——了——
    加入队伍·其二
    今天该唱哪出呢?
    加入队伍·其三
    你叫我,我当然要来了。
  • 初次见面…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终于有缘与你相会,实属荣幸。我姓云,单名一个堇字,不才正是云翰社当家主事的人。我们戏社最近挂靠在和裕茶馆,日后还请多多赏光,常来听戏。
    闲聊·敏感话题
    这两天总觉得身上腰封有点紧,难道…我胖了?
    闲聊·闲适
    不勒头,不画脸,今天乐得清闲。
    闲聊·清唱
    云婵娟来花婵娟,风流尽在山水间。
    打雷的时候…
    …嘶,你听、听见打雷没有?吓我一跳。
    下雪的时候…
    喂呀,冻煞我了。
    阳光很好…
    暖阳和煦,真是好风光呀。
    早上好…
    早,清晨露水正好煎茶,喝完这杯茶再出发吧。
    中午好…
    午饭吃完之后,想睡一觉…哈…你不困吗?
    晚上好…
    一道去听听晚场说书吧,刘苏先生讲《裁雨声》是一绝。
    晚安…
    夜里寒气重,早点歇息,晚安。
    关于云堇自己·开蒙
    我开蒙早,刚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在教我读书了。可惜,他的本事要是有十分,我恐怕只学到了三分。写戏是够用了,但要和饱学之士相比,还差得太远。
    关于云堇自己·坐科
    我母亲早年是璃月港内大有名气的角儿,我学的戏都是她教的。你是不知道她有多严厉,一想起以前学戏的经历…不不不,我还是别想了。
    关于我们·搭班
    最近有几场大戏,正好缺一位擅长舞剑的演员,我觉得你各方面都挺适合。怎么样,有兴趣搭班吗?休息时,还能一起品茶。
    关于我们·摇滚
    欸,你还听摇滚?正好正好,下回我想出去听演唱会的时候,就找你一块去。回来的时候,我就说是拜访你去了,这下戏社里的老人肯定找不到借口唠叨我。
    关于「神之眼」…
    这神之眼嘛…说不定岩王爷也喜欢听戏呢?大概他老人家听得开心,就把神之眼送给我了,哈哈。
    有什么想要分享·饮品
    我最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饮品。老一辈发明的那些讲究茶饮,什么松间露呀梅上雪的,都让我试了个遍。现在正愁没有新饮品可以喝呢,欸,你有什么推荐吗?
    有什么想要分享·心愿
    我偶尔也想脱下戏服,远游海外,去更大的世界看看。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得更加努力才行。
    感兴趣的见闻…
    每天天刚破晓就能听见莺雀鸣啭,心情总能变得很好。
    关于辛焱…
    戏社里那几个老人天天念叨,说是听多了摇滚会被带坏,不让我去听辛焱的演唱会。嘴上说着为我好,哼,我看他们只是接受不了新事物而已。我才不会听他们的,辛焱的演唱会我每周都要去,就是这样。
    关于胡桃…
    胡桃她呀,表情丰富,脑筋还转得快,哪怕只是聊些家常都能「妙语连珠」。真让人羡慕。和这样的朋友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趣。
    关于钟离…
    我们这行的规矩代代相传,讲究多得很。有些事我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但钟离先生讲起这些竟能如数家珍,有这样懂行的观众,谁不开心呢?
    关于凝光…
    天权星出手阔绰,没少资助我们戏社。领了她的情,自然也要回报给她最好的演出。
    关于行秋…
    原来你也认识行秋。哈哈,他聪明得很,鬼主意那么多,怕是一不留神就会捉弄你,可得留个心眼啊。
    关于申鹤…
    《神女劈观》的剧本我早就念得烂熟,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神女」原来真有其人,世上缘分果然奇妙。惟愿她往后都有好友相伴,不再孤寂。
    关于刻晴…
    我倒没见过玉衡星来听戏。印象里,路边偶遇这位时,她也总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
    关于枫原万叶…
    爱听戏的外国人士也有不少,这位枫原万叶就是其中之一。不论台上演的是文场还是武场,他总是安安静静地听,是个规矩的好观众。
    想要了解云堇·其一
    我们戏社现在常唱的几出戏,有不少是我当家之后新写出来的。写也是我,唱也是我,一人多职,大概是因为这一点,我在璃月港有了些名气。
    想要了解云堇·其二
    按照传统,伶人登台之前要勒头、画脸、穿行头,还有其他一些零碎的准备工作。虽然这样「全副武装」之后扮相会更好看,但也累人。所以我能清唱时就清唱,非得彩唱的话,我往往会挑轻便点的行头。 幸好和我们戏社长期合作的和裕茶馆管得宽松,要不然我真是要累惨了。
    想要了解云堇·其三
    当初我刚登台唱戏,凭着观众抬爱,不免有些心高气傲。戏本不喜欢就不唱,戏台子小了也不唱,观众少了还是不唱。现在想来,那时候可真是…太傲慢了…以后万万不能这样。
    想要了解云堇·其四
    回想起来,云翰社传到我手上也有段时间了。原本我只懂得写戏、唱戏,从来没把心思放在经营交际上。做了戏社的当家之后,才不得不在这些事上多长点心眼,因此体味到不少人情冷暖… 这时候我才真知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想要了解云堇·其五
    璃月多传说,大都是些魔神、仙人故事,所以璃月戏里最多的就是神仙戏。最近新演的《神女劈观》就属此类。虽然老戏迷们最爱听的就是这类故事,但如今是「人」的时代,我想多写些属于人类的故事,把天下人心唱给大家听。 这些想法,过去我不曾向人提起。多谢你能耐心听我说这些。有一知音,我很幸运。
    云堇的爱好…
    爱好?当然是戏了。我是打定主意要唱一辈子的。
    云堇的烦恼…
    烦恼…唉,为了保持体型,我平时一口都不能多吃。人生在世,连美食都不能奢求,真是遗憾哪。
    喜欢的食物…
    天枢肉、水煮黑背鲈、干锅腊肉…我都想吃。可惜平时基本吃不了,那个…我就随便问一问,你…会做这几道菜吗?
    讨厌的食物…
    天天都是清炒虾仁,天天都是…再怎么做都还是那个味道,我是真的吃腻了。
    生日…
    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吗?我没有置办宴席的本事,只能为你唱一曲了。不过,这一曲只为你一个人唱,要听什么?你来定。
    突破的感受·起
    俗语说:「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突破的感受·承
    勤学苦练至今,总算是有了些成果。
    突破的感受·转
    学枪一事,原先是为了台上舞枪好看,后来是为了掌握傍身武技。如今这两个目标都已达到。
    突破的感受·合
    枪术千变万化,奥妙无比,让我庆幸的是,练枪时一直有你相伴。我已经领悟到其中旨要。往后切磋时,你可得小心了。
    元素战技·其一
    着!
    元素战技·其二
    崩!
    元素战技·其三
    旗来!
    元素战技·其四
    飞云旗!
    元素战技·其五
    看枪!
    元素爆发·其一
    听我号令!
    元素爆发·其二
    戮力同心!
    元素爆发·其三
    一鼓作气!
    打开宝箱·其一
    我来瞧瞧。
    打开宝箱·其二
    是旅行中用得上的物资吗?
    打开宝箱·其三
    别客气,你收着就行。
    生命值低·其一
    别把裙子弄坏了…
    生命值低·其二
    得重整旗鼓才行。
    生命值低·其三
    哼,好戏在后面。
    倒下·其一
    曲终…人散…
    倒下·其二
    罢了…
    倒下·其三
    没办法…唱下去了…
    普通受击·其一
    要沉住气…
    重受击·其一
    有点狼狈…
    重受击·其二
    下手好重…
    加入队伍·其一
    走——了——
    加入队伍·其二
    今天该唱哪出呢?
    加入队伍·其三
    你叫我,我当然要来了。
    初次见面…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终于有缘与你相会,实属荣幸。我姓云,单名一个堇字,不才正是云翰社当家主事的人。我们戏社最近挂靠在和裕茶馆,日后还请多多赏光,常来听戏。
    闲聊·敏感话题
    这两天总觉得身上腰封有点紧,难道…我胖了?
    闲聊·闲适
    不勒头,不画脸,今天乐得清闲。
    闲聊·清唱
    云婵娟来花婵娟,风流尽在山水间。
    打雷的时候…
    …嘶,你听、听见打雷没有?吓我一跳。
    下雪的时候…
    喂呀,冻煞我了。
    阳光很好…
    暖阳和煦,真是好风光呀。
    早上好…
    早,清晨露水正好煎茶,喝完这杯茶再出发吧。
    中午好…
    午饭吃完之后,想睡一觉…哈…你不困吗?
    晚上好…
    一道去听听晚场说书吧,刘苏先生讲《裁雨声》是一绝。
    晚安…
    夜里寒气重,早点歇息,晚安。
    关于云堇自己·开蒙
    我开蒙早,刚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在教我读书了。可惜,他的本事要是有十分,我恐怕只学到了三分。写戏是够用了,但要和饱学之士相比,还差得太远。
    关于云堇自己·坐科
    我母亲早年是璃月港内大有名气的角儿,我学的戏都是她教的。你是不知道她有多严厉,一想起以前学戏的经历…不不不,我还是别想了。
    关于我们·搭班
    最近有几场大戏,正好缺一位擅长舞剑的演员,我觉得你各方面都挺适合。怎么样,有兴趣搭班吗?休息时,还能一起品茶。
    关于我们·摇滚
    欸,你还听摇滚?正好正好,下回我想出去听演唱会的时候,就找你一块去。回来的时候,我就说是拜访你去了,这下戏社里的老人肯定找不到借口唠叨我。
    关于「神之眼」…
    这神之眼嘛…说不定岩王爷也喜欢听戏呢?大概他老人家听得开心,就把神之眼送给我了,哈哈。
    有什么想要分享·饮品
    我最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饮品。老一辈发明的那些讲究茶饮,什么松间露呀梅上雪的,都让我试了个遍。现在正愁没有新饮品可以喝呢,欸,你有什么推荐吗?
    有什么想要分享·心愿
    我偶尔也想脱下戏服,远游海外,去更大的世界看看。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得更加努力才行。
    感兴趣的见闻…
    每天天刚破晓就能听见莺雀鸣啭,心情总能变得很好。
    关于辛焱…
    戏社里那几个老人天天念叨,说是听多了摇滚会被带坏,不让我去听辛焱的演唱会。嘴上说着为我好,哼,我看他们只是接受不了新事物而已。我才不会听他们的,辛焱的演唱会我每周都要去,就是这样。
    关于胡桃…
    胡桃她呀,表情丰富,脑筋还转得快,哪怕只是聊些家常都能「妙语连珠」。真让人羡慕。和这样的朋友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趣。
    关于钟离…
    我们这行的规矩代代相传,讲究多得很。有些事我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但钟离先生讲起这些竟能如数家珍,有这样懂行的观众,谁不开心呢?
    关于凝光…
    天权星出手阔绰,没少资助我们戏社。领了她的情,自然也要回报给她最好的演出。
    关于行秋…
    原来你也认识行秋。哈哈,他聪明得很,鬼主意那么多,怕是一不留神就会捉弄你,可得留个心眼啊。
    关于申鹤…
    《神女劈观》的剧本我早就念得烂熟,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神女」原来真有其人,世上缘分果然奇妙。惟愿她往后都有好友相伴,不再孤寂。
    关于刻晴…
    我倒没见过玉衡星来听戏。印象里,路边偶遇这位时,她也总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
    关于枫原万叶…
    爱听戏的外国人士也有不少,这位枫原万叶就是其中之一。不论台上演的是文场还是武场,他总是安安静静地听,是个规矩的好观众。
    想要了解云堇·其一
    我们戏社现在常唱的几出戏,有不少是我当家之后新写出来的。写也是我,唱也是我,一人多职,大概是因为这一点,我在璃月港有了些名气。
    想要了解云堇·其二
    按照传统,伶人登台之前要勒头、画脸、穿行头,还有其他一些零碎的准备工作。虽然这样「全副武装」之后扮相会更好看,但也累人。所以我能清唱时就清唱,非得彩唱的话,我往往会挑轻便点的行头。 幸好和我们戏社长期合作的和裕茶馆管得宽松,要不然我真是要累惨了。
    想要了解云堇·其三
    当初我刚登台唱戏,凭着观众抬爱,不免有些心高气傲。戏本不喜欢就不唱,戏台子小了也不唱,观众少了还是不唱。现在想来,那时候可真是…太傲慢了…以后万万不能这样。
    想要了解云堇·其四
    回想起来,云翰社传到我手上也有段时间了。原本我只懂得写戏、唱戏,从来没把心思放在经营交际上。做了戏社的当家之后,才不得不在这些事上多长点心眼,因此体味到不少人情冷暖… 这时候我才真知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想要了解云堇·其五
    璃月多传说,大都是些魔神、仙人故事,所以璃月戏里最多的就是神仙戏。最近新演的《神女劈观》就属此类。虽然老戏迷们最爱听的就是这类故事,但如今是「人」的时代,我想多写些属于人类的故事,把天下人心唱给大家听。 这些想法,过去我不曾向人提起。多谢你能耐心听我说这些。有一知音,我很幸运。
    云堇的爱好…
    爱好?当然是戏了。我是打定主意要唱一辈子的。
    云堇的烦恼…
    烦恼…唉,为了保持体型,我平时一口都不能多吃。人生在世,连美食都不能奢求,真是遗憾哪。
    喜欢的食物…
    天枢肉、水煮黑背鲈、干锅腊肉…我都想吃。可惜平时基本吃不了,那个…我就随便问一问,你…会做这几道菜吗?
    讨厌的食物…
    天天都是清炒虾仁,天天都是…再怎么做都还是那个味道,我是真的吃腻了。
    生日…
    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吗?我没有置办宴席的本事,只能为你唱一曲了。不过,这一曲只为你一个人唱,要听什么?你来定。
    突破的感受·起
    俗语说:「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突破的感受·承
    勤学苦练至今,总算是有了些成果。
    突破的感受·转
    学枪一事,原先是为了台上舞枪好看,后来是为了掌握傍身武技。如今这两个目标都已达到。
    突破的感受·合
    枪术千变万化,奥妙无比,让我庆幸的是,练枪时一直有你相伴。我已经领悟到其中旨要。往后切磋时,你可得小心了。
    元素战技·其一
    着!
    元素战技·其二
    崩!
    元素战技·其三
    旗来!
    元素战技·其四
    飞云旗!
    元素战技·其五
    看枪!
    元素爆发·其一
    听我号令!
    元素爆发·其二
    戮力同心!
    元素爆发·其三
    一鼓作气!
    打开宝箱·其一
    我来瞧瞧。
    打开宝箱·其二
    是旅行中用得上的物资吗?
    打开宝箱·其三
    别客气,你收着就行。
    生命值低·其一
    别把裙子弄坏了…
    生命值低·其二
    得重整旗鼓才行。
    生命值低·其三
    哼,好戏在后面。
    倒下·其一
    曲终…人散…
    倒下·其二
    罢了…
    倒下·其三
    没办法…唱下去了…
    普通受击·其一
    要沉住气…
    重受击·其一
    有点狼狈…
    重受击·其二
    下手好重…
    加入队伍·其一
    走——了——
    加入队伍·其二
    今天该唱哪出呢?
    加入队伍·其三
    你叫我,我当然要来了。
  • 初次见面…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终于有缘与你相会,实属荣幸。我姓云,单名一个堇字,不才正是云翰社当家主事的人。我们戏社最近挂靠在和裕茶馆,日后还请多多赏光,常来听戏。
    闲聊·敏感话题
    这两天总觉得身上腰封有点紧,难道…我胖了?
    闲聊·闲适
    不勒头,不画脸,今天乐得清闲。
    闲聊·清唱
    云婵娟来花婵娟,风流尽在山水间。
    打雷的时候…
    …嘶,你听、听见打雷没有?吓我一跳。
    下雪的时候…
    喂呀,冻煞我了。
    阳光很好…
    暖阳和煦,真是好风光呀。
    早上好…
    早,清晨露水正好煎茶,喝完这杯茶再出发吧。
    中午好…
    午饭吃完之后,想睡一觉…哈…你不困吗?
    晚上好…
    一道去听听晚场说书吧,刘苏先生讲《裁雨声》是一绝。
    晚安…
    夜里寒气重,早点歇息,晚安。
    关于云堇自己·开蒙
    我开蒙早,刚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在教我读书了。可惜,他的本事要是有十分,我恐怕只学到了三分。写戏是够用了,但要和饱学之士相比,还差得太远。
    关于云堇自己·坐科
    我母亲早年是璃月港内大有名气的角儿,我学的戏都是她教的。你是不知道她有多严厉,一想起以前学戏的经历…不不不,我还是别想了。
    关于我们·搭班
    最近有几场大戏,正好缺一位擅长舞剑的演员,我觉得你各方面都挺适合。怎么样,有兴趣搭班吗?休息时,还能一起品茶。
    关于我们·摇滚
    欸,你还听摇滚?正好正好,下回我想出去听演唱会的时候,就找你一块去。回来的时候,我就说是拜访你去了,这下戏社里的老人肯定找不到借口唠叨我。
    关于「神之眼」…
    这神之眼嘛…说不定岩王爷也喜欢听戏呢?大概他老人家听得开心,就把神之眼送给我了,哈哈。
    有什么想要分享·饮品
    我最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饮品。老一辈发明的那些讲究茶饮,什么松间露呀梅上雪的,都让我试了个遍。现在正愁没有新饮品可以喝呢,欸,你有什么推荐吗?
    有什么想要分享·心愿
    我偶尔也想脱下戏服,远游海外,去更大的世界看看。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得更加努力才行。
    感兴趣的见闻…
    每天天刚破晓就能听见莺雀鸣啭,心情总能变得很好。
    关于辛焱…
    戏社里那几个老人天天念叨,说是听多了摇滚会被带坏,不让我去听辛焱的演唱会。嘴上说着为我好,哼,我看他们只是接受不了新事物而已。我才不会听他们的,辛焱的演唱会我每周都要去,就是这样。
    关于胡桃…
    胡桃她呀,表情丰富,脑筋还转得快,哪怕只是聊些家常都能「妙语连珠」。真让人羡慕。和这样的朋友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趣。
    关于钟离…
    我们这行的规矩代代相传,讲究多得很。有些事我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但钟离先生讲起这些竟能如数家珍,有这样懂行的观众,谁不开心呢?
    关于凝光…
    天权星出手阔绰,没少资助我们戏社。领了她的情,自然也要回报给她最好的演出。
    关于行秋…
    原来你也认识行秋。哈哈,他聪明得很,鬼主意那么多,怕是一不留神就会捉弄你,可得留个心眼啊。
    关于申鹤…
    《神女劈观》的剧本我早就念得烂熟,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神女」原来真有其人,世上缘分果然奇妙。惟愿她往后都有好友相伴,不再孤寂。
    关于刻晴…
    我倒没见过玉衡星来听戏。印象里,路边偶遇这位时,她也总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
    关于枫原万叶…
    爱听戏的外国人士也有不少,这位枫原万叶就是其中之一。不论台上演的是文场还是武场,他总是安安静静地听,是个规矩的好观众。
    想要了解云堇·其一
    我们戏社现在常唱的几出戏,有不少是我当家之后新写出来的。写也是我,唱也是我,一人多职,大概是因为这一点,我在璃月港有了些名气。
    想要了解云堇·其二
    按照传统,伶人登台之前要勒头、画脸、穿行头,还有其他一些零碎的准备工作。虽然这样「全副武装」之后扮相会更好看,但也累人。所以我能清唱时就清唱,非得彩唱的话,我往往会挑轻便点的行头。 幸好和我们戏社长期合作的和裕茶馆管得宽松,要不然我真是要累惨了。
    想要了解云堇·其三
    当初我刚登台唱戏,凭着观众抬爱,不免有些心高气傲。戏本不喜欢就不唱,戏台子小了也不唱,观众少了还是不唱。现在想来,那时候可真是…太傲慢了…以后万万不能这样。
    想要了解云堇·其四
    回想起来,云翰社传到我手上也有段时间了。原本我只懂得写戏、唱戏,从来没把心思放在经营交际上。做了戏社的当家之后,才不得不在这些事上多长点心眼,因此体味到不少人情冷暖… 这时候我才真知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想要了解云堇·其五
    璃月多传说,大都是些魔神、仙人故事,所以璃月戏里最多的就是神仙戏。最近新演的《神女劈观》就属此类。虽然老戏迷们最爱听的就是这类故事,但如今是「人」的时代,我想多写些属于人类的故事,把天下人心唱给大家听。 这些想法,过去我不曾向人提起。多谢你能耐心听我说这些。有一知音,我很幸运。
    云堇的爱好…
    爱好?当然是戏了。我是打定主意要唱一辈子的。
    云堇的烦恼…
    烦恼…唉,为了保持体型,我平时一口都不能多吃。人生在世,连美食都不能奢求,真是遗憾哪。
    喜欢的食物…
    天枢肉、水煮黑背鲈、干锅腊肉…我都想吃。可惜平时基本吃不了,那个…我就随便问一问,你…会做这几道菜吗?
    讨厌的食物…
    天天都是清炒虾仁,天天都是…再怎么做都还是那个味道,我是真的吃腻了。
    生日…
    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吗?我没有置办宴席的本事,只能为你唱一曲了。不过,这一曲只为你一个人唱,要听什么?你来定。
    突破的感受·起
    俗语说:「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突破的感受·承
    勤学苦练至今,总算是有了些成果。
    突破的感受·转
    学枪一事,原先是为了台上舞枪好看,后来是为了掌握傍身武技。如今这两个目标都已达到。
    突破的感受·合
    枪术千变万化,奥妙无比,让我庆幸的是,练枪时一直有你相伴。我已经领悟到其中旨要。往后切磋时,你可得小心了。
    元素战技·其一
    着!
    元素战技·其二
    崩!
    元素战技·其三
    旗来!
    元素战技·其四
    飞云旗!
    元素战技·其五
    看枪!
    元素爆发·其一
    听我号令!
    元素爆发·其二
    戮力同心!
    元素爆发·其三
    一鼓作气!
    打开宝箱·其一
    我来瞧瞧。
    打开宝箱·其二
    是旅行中用得上的物资吗?
    打开宝箱·其三
    别客气,你收着就行。
    生命值低·其一
    别把裙子弄坏了…
    生命值低·其二
    得重整旗鼓才行。
    生命值低·其三
    哼,好戏在后面。
    倒下·其一
    曲终…人散…
    倒下·其二
    罢了…
    倒下·其三
    没办法…唱下去了…
    普通受击·其一
    要沉住气…
    重受击·其一
    有点狼狈…
    重受击·其二
    下手好重…
    加入队伍·其一
    走——了——
    加入队伍·其二
    今天该唱哪出呢?
    加入队伍·其三
    你叫我,我当然要来了。
    初次见面…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终于有缘与你相会,实属荣幸。我姓云,单名一个堇字,不才正是云翰社当家主事的人。我们戏社最近挂靠在和裕茶馆,日后还请多多赏光,常来听戏。
    闲聊·敏感话题
    这两天总觉得身上腰封有点紧,难道…我胖了?
    闲聊·闲适
    不勒头,不画脸,今天乐得清闲。
    闲聊·清唱
    云婵娟来花婵娟,风流尽在山水间。
    打雷的时候…
    …嘶,你听、听见打雷没有?吓我一跳。
    下雪的时候…
    喂呀,冻煞我了。
    阳光很好…
    暖阳和煦,真是好风光呀。
    早上好…
    早,清晨露水正好煎茶,喝完这杯茶再出发吧。
    中午好…
    午饭吃完之后,想睡一觉…哈…你不困吗?
    晚上好…
    一道去听听晚场说书吧,刘苏先生讲《裁雨声》是一绝。
    晚安…
    夜里寒气重,早点歇息,晚安。
    关于云堇自己·开蒙
    我开蒙早,刚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在教我读书了。可惜,他的本事要是有十分,我恐怕只学到了三分。写戏是够用了,但要和饱学之士相比,还差得太远。
    关于云堇自己·坐科
    我母亲早年是璃月港内大有名气的角儿,我学的戏都是她教的。你是不知道她有多严厉,一想起以前学戏的经历…不不不,我还是别想了。
    关于我们·搭班
    最近有几场大戏,正好缺一位擅长舞剑的演员,我觉得你各方面都挺适合。怎么样,有兴趣搭班吗?休息时,还能一起品茶。
    关于我们·摇滚
    欸,你还听摇滚?正好正好,下回我想出去听演唱会的时候,就找你一块去。回来的时候,我就说是拜访你去了,这下戏社里的老人肯定找不到借口唠叨我。
    关于「神之眼」…
    这神之眼嘛…说不定岩王爷也喜欢听戏呢?大概他老人家听得开心,就把神之眼送给我了,哈哈。
    有什么想要分享·饮品
    我最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饮品。老一辈发明的那些讲究茶饮,什么松间露呀梅上雪的,都让我试了个遍。现在正愁没有新饮品可以喝呢,欸,你有什么推荐吗?
    有什么想要分享·心愿
    我偶尔也想脱下戏服,远游海外,去更大的世界看看。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得更加努力才行。
    感兴趣的见闻…
    每天天刚破晓就能听见莺雀鸣啭,心情总能变得很好。
    关于辛焱…
    戏社里那几个老人天天念叨,说是听多了摇滚会被带坏,不让我去听辛焱的演唱会。嘴上说着为我好,哼,我看他们只是接受不了新事物而已。我才不会听他们的,辛焱的演唱会我每周都要去,就是这样。
    关于胡桃…
    胡桃她呀,表情丰富,脑筋还转得快,哪怕只是聊些家常都能「妙语连珠」。真让人羡慕。和这样的朋友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趣。
    关于钟离…
    我们这行的规矩代代相传,讲究多得很。有些事我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但钟离先生讲起这些竟能如数家珍,有这样懂行的观众,谁不开心呢?
    关于凝光…
    天权星出手阔绰,没少资助我们戏社。领了她的情,自然也要回报给她最好的演出。
    关于行秋…
    原来你也认识行秋。哈哈,他聪明得很,鬼主意那么多,怕是一不留神就会捉弄你,可得留个心眼啊。
    关于申鹤…
    《神女劈观》的剧本我早就念得烂熟,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神女」原来真有其人,世上缘分果然奇妙。惟愿她往后都有好友相伴,不再孤寂。
    关于刻晴…
    我倒没见过玉衡星来听戏。印象里,路边偶遇这位时,她也总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
    关于枫原万叶…
    爱听戏的外国人士也有不少,这位枫原万叶就是其中之一。不论台上演的是文场还是武场,他总是安安静静地听,是个规矩的好观众。
    想要了解云堇·其一
    我们戏社现在常唱的几出戏,有不少是我当家之后新写出来的。写也是我,唱也是我,一人多职,大概是因为这一点,我在璃月港有了些名气。
    想要了解云堇·其二
    按照传统,伶人登台之前要勒头、画脸、穿行头,还有其他一些零碎的准备工作。虽然这样「全副武装」之后扮相会更好看,但也累人。所以我能清唱时就清唱,非得彩唱的话,我往往会挑轻便点的行头。 幸好和我们戏社长期合作的和裕茶馆管得宽松,要不然我真是要累惨了。
    想要了解云堇·其三
    当初我刚登台唱戏,凭着观众抬爱,不免有些心高气傲。戏本不喜欢就不唱,戏台子小了也不唱,观众少了还是不唱。现在想来,那时候可真是…太傲慢了…以后万万不能这样。
    想要了解云堇·其四
    回想起来,云翰社传到我手上也有段时间了。原本我只懂得写戏、唱戏,从来没把心思放在经营交际上。做了戏社的当家之后,才不得不在这些事上多长点心眼,因此体味到不少人情冷暖… 这时候我才真知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想要了解云堇·其五
    璃月多传说,大都是些魔神、仙人故事,所以璃月戏里最多的就是神仙戏。最近新演的《神女劈观》就属此类。虽然老戏迷们最爱听的就是这类故事,但如今是「人」的时代,我想多写些属于人类的故事,把天下人心唱给大家听。 这些想法,过去我不曾向人提起。多谢你能耐心听我说这些。有一知音,我很幸运。
    云堇的爱好…
    爱好?当然是戏了。我是打定主意要唱一辈子的。
    云堇的烦恼…
    烦恼…唉,为了保持体型,我平时一口都不能多吃。人生在世,连美食都不能奢求,真是遗憾哪。
    喜欢的食物…
    天枢肉、水煮黑背鲈、干锅腊肉…我都想吃。可惜平时基本吃不了,那个…我就随便问一问,你…会做这几道菜吗?
    讨厌的食物…
    天天都是清炒虾仁,天天都是…再怎么做都还是那个味道,我是真的吃腻了。
    生日…
    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吗?我没有置办宴席的本事,只能为你唱一曲了。不过,这一曲只为你一个人唱,要听什么?你来定。
    突破的感受·起
    俗语说:「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突破的感受·承
    勤学苦练至今,总算是有了些成果。
    突破的感受·转
    学枪一事,原先是为了台上舞枪好看,后来是为了掌握傍身武技。如今这两个目标都已达到。
    突破的感受·合
    枪术千变万化,奥妙无比,让我庆幸的是,练枪时一直有你相伴。我已经领悟到其中旨要。往后切磋时,你可得小心了。
    元素战技·其一
    着!
    元素战技·其二
    崩!
    元素战技·其三
    旗来!
    元素战技·其四
    飞云旗!
    元素战技·其五
    看枪!
    元素爆发·其一
    听我号令!
    元素爆发·其二
    戮力同心!
    元素爆发·其三
    一鼓作气!
    打开宝箱·其一
    我来瞧瞧。
    打开宝箱·其二
    是旅行中用得上的物资吗?
    打开宝箱·其三
    别客气,你收着就行。
    生命值低·其一
    别把裙子弄坏了…
    生命值低·其二
    得重整旗鼓才行。
    生命值低·其三
    哼,好戏在后面。
    倒下·其一
    曲终…人散…
    倒下·其二
    罢了…
    倒下·其三
    没办法…唱下去了…
    普通受击·其一
    要沉住气…
    重受击·其一
    有点狼狈…
    重受击·其二
    下手好重…
    加入队伍·其一
    走——了——
    加入队伍·其二
    今天该唱哪出呢?
    加入队伍·其三
    你叫我,我当然要来了。
  • 初次见面…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终于有缘与你相会,实属荣幸。我姓云,单名一个堇字,不才正是云翰社当家主事的人。我们戏社最近挂靠在和裕茶馆,日后还请多多赏光,常来听戏。
    闲聊·敏感话题
    这两天总觉得身上腰封有点紧,难道…我胖了?
    闲聊·闲适
    不勒头,不画脸,今天乐得清闲。
    闲聊·清唱
    云婵娟来花婵娟,风流尽在山水间。
    打雷的时候…
    …嘶,你听、听见打雷没有?吓我一跳。
    下雪的时候…
    喂呀,冻煞我了。
    阳光很好…
    暖阳和煦,真是好风光呀。
    早上好…
    早,清晨露水正好煎茶,喝完这杯茶再出发吧。
    中午好…
    午饭吃完之后,想睡一觉…哈…你不困吗?
    晚上好…
    一道去听听晚场说书吧,刘苏先生讲《裁雨声》是一绝。
    晚安…
    夜里寒气重,早点歇息,晚安。
    关于云堇自己·开蒙
    我开蒙早,刚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在教我读书了。可惜,他的本事要是有十分,我恐怕只学到了三分。写戏是够用了,但要和饱学之士相比,还差得太远。
    关于云堇自己·坐科
    我母亲早年是璃月港内大有名气的角儿,我学的戏都是她教的。你是不知道她有多严厉,一想起以前学戏的经历…不不不,我还是别想了。
    关于我们·搭班
    最近有几场大戏,正好缺一位擅长舞剑的演员,我觉得你各方面都挺适合。怎么样,有兴趣搭班吗?休息时,还能一起品茶。
    关于我们·摇滚
    欸,你还听摇滚?正好正好,下回我想出去听演唱会的时候,就找你一块去。回来的时候,我就说是拜访你去了,这下戏社里的老人肯定找不到借口唠叨我。
    关于「神之眼」…
    这神之眼嘛…说不定岩王爷也喜欢听戏呢?大概他老人家听得开心,就把神之眼送给我了,哈哈。
    有什么想要分享·饮品
    我最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饮品。老一辈发明的那些讲究茶饮,什么松间露呀梅上雪的,都让我试了个遍。现在正愁没有新饮品可以喝呢,欸,你有什么推荐吗?
    有什么想要分享·心愿
    我偶尔也想脱下戏服,远游海外,去更大的世界看看。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得更加努力才行。
    感兴趣的见闻…
    每天天刚破晓就能听见莺雀鸣啭,心情总能变得很好。
    关于辛焱…
    戏社里那几个老人天天念叨,说是听多了摇滚会被带坏,不让我去听辛焱的演唱会。嘴上说着为我好,哼,我看他们只是接受不了新事物而已。我才不会听他们的,辛焱的演唱会我每周都要去,就是这样。
    关于胡桃…
    胡桃她呀,表情丰富,脑筋还转得快,哪怕只是聊些家常都能「妙语连珠」。真让人羡慕。和这样的朋友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趣。
    关于钟离…
    我们这行的规矩代代相传,讲究多得很。有些事我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但钟离先生讲起这些竟能如数家珍,有这样懂行的观众,谁不开心呢?
    关于凝光…
    天权星出手阔绰,没少资助我们戏社。领了她的情,自然也要回报给她最好的演出。
    关于行秋…
    原来你也认识行秋。哈哈,他聪明得很,鬼主意那么多,怕是一不留神就会捉弄你,可得留个心眼啊。
    关于申鹤…
    《神女劈观》的剧本我早就念得烂熟,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神女」原来真有其人,世上缘分果然奇妙。惟愿她往后都有好友相伴,不再孤寂。
    关于刻晴…
    我倒没见过玉衡星来听戏。印象里,路边偶遇这位时,她也总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
    关于枫原万叶…
    爱听戏的外国人士也有不少,这位枫原万叶就是其中之一。不论台上演的是文场还是武场,他总是安安静静地听,是个规矩的好观众。
    想要了解云堇·其一
    我们戏社现在常唱的几出戏,有不少是我当家之后新写出来的。写也是我,唱也是我,一人多职,大概是因为这一点,我在璃月港有了些名气。
    想要了解云堇·其二
    按照传统,伶人登台之前要勒头、画脸、穿行头,还有其他一些零碎的准备工作。虽然这样「全副武装」之后扮相会更好看,但也累人。所以我能清唱时就清唱,非得彩唱的话,我往往会挑轻便点的行头。 幸好和我们戏社长期合作的和裕茶馆管得宽松,要不然我真是要累惨了。
    想要了解云堇·其三
    当初我刚登台唱戏,凭着观众抬爱,不免有些心高气傲。戏本不喜欢就不唱,戏台子小了也不唱,观众少了还是不唱。现在想来,那时候可真是…太傲慢了…以后万万不能这样。
    想要了解云堇·其四
    回想起来,云翰社传到我手上也有段时间了。原本我只懂得写戏、唱戏,从来没把心思放在经营交际上。做了戏社的当家之后,才不得不在这些事上多长点心眼,因此体味到不少人情冷暖… 这时候我才真知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想要了解云堇·其五
    璃月多传说,大都是些魔神、仙人故事,所以璃月戏里最多的就是神仙戏。最近新演的《神女劈观》就属此类。虽然老戏迷们最爱听的就是这类故事,但如今是「人」的时代,我想多写些属于人类的故事,把天下人心唱给大家听。 这些想法,过去我不曾向人提起。多谢你能耐心听我说这些。有一知音,我很幸运。
    云堇的爱好…
    爱好?当然是戏了。我是打定主意要唱一辈子的。
    云堇的烦恼…
    烦恼…唉,为了保持体型,我平时一口都不能多吃。人生在世,连美食都不能奢求,真是遗憾哪。
    喜欢的食物…
    天枢肉、水煮黑背鲈、干锅腊肉…我都想吃。可惜平时基本吃不了,那个…我就随便问一问,你…会做这几道菜吗?
    讨厌的食物…
    天天都是清炒虾仁,天天都是…再怎么做都还是那个味道,我是真的吃腻了。
    生日…
    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吗?我没有置办宴席的本事,只能为你唱一曲了。不过,这一曲只为你一个人唱,要听什么?你来定。
    突破的感受·起
    俗语说:「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突破的感受·承
    勤学苦练至今,总算是有了些成果。
    突破的感受·转
    学枪一事,原先是为了台上舞枪好看,后来是为了掌握傍身武技。如今这两个目标都已达到。
    突破的感受·合
    枪术千变万化,奥妙无比,让我庆幸的是,练枪时一直有你相伴。我已经领悟到其中旨要。往后切磋时,你可得小心了。
    元素战技·其一
    着!
    元素战技·其二
    崩!
    元素战技·其三
    旗来!
    元素战技·其四
    飞云旗!
    元素战技·其五
    看枪!
    元素爆发·其一
    听我号令!
    元素爆发·其二
    戮力同心!
    元素爆发·其三
    一鼓作气!
    打开宝箱·其一
    我来瞧瞧。
    打开宝箱·其二
    是旅行中用得上的物资吗?
    打开宝箱·其三
    别客气,你收着就行。
    生命值低·其一
    别把裙子弄坏了…
    生命值低·其二
    得重整旗鼓才行。
    生命值低·其三
    哼,好戏在后面。
    倒下·其一
    曲终…人散…
    倒下·其二
    罢了…
    倒下·其三
    没办法…唱下去了…
    普通受击·其一
    要沉住气…
    重受击·其一
    有点狼狈…
    重受击·其二
    下手好重…
    加入队伍·其一
    走——了——
    加入队伍·其二
    今天该唱哪出呢?
    加入队伍·其三
    你叫我,我当然要来了。
    初次见面…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终于有缘与你相会,实属荣幸。我姓云,单名一个堇字,不才正是云翰社当家主事的人。我们戏社最近挂靠在和裕茶馆,日后还请多多赏光,常来听戏。
    闲聊·敏感话题
    这两天总觉得身上腰封有点紧,难道…我胖了?
    闲聊·闲适
    不勒头,不画脸,今天乐得清闲。
    闲聊·清唱
    云婵娟来花婵娟,风流尽在山水间。
    打雷的时候…
    …嘶,你听、听见打雷没有?吓我一跳。
    下雪的时候…
    喂呀,冻煞我了。
    阳光很好…
    暖阳和煦,真是好风光呀。
    早上好…
    早,清晨露水正好煎茶,喝完这杯茶再出发吧。
    中午好…
    午饭吃完之后,想睡一觉…哈…你不困吗?
    晚上好…
    一道去听听晚场说书吧,刘苏先生讲《裁雨声》是一绝。
    晚安…
    夜里寒气重,早点歇息,晚安。
    关于云堇自己·开蒙
    我开蒙早,刚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在教我读书了。可惜,他的本事要是有十分,我恐怕只学到了三分。写戏是够用了,但要和饱学之士相比,还差得太远。
    关于云堇自己·坐科
    我母亲早年是璃月港内大有名气的角儿,我学的戏都是她教的。你是不知道她有多严厉,一想起以前学戏的经历…不不不,我还是别想了。
    关于我们·搭班
    最近有几场大戏,正好缺一位擅长舞剑的演员,我觉得你各方面都挺适合。怎么样,有兴趣搭班吗?休息时,还能一起品茶。
    关于我们·摇滚
    欸,你还听摇滚?正好正好,下回我想出去听演唱会的时候,就找你一块去。回来的时候,我就说是拜访你去了,这下戏社里的老人肯定找不到借口唠叨我。
    关于「神之眼」…
    这神之眼嘛…说不定岩王爷也喜欢听戏呢?大概他老人家听得开心,就把神之眼送给我了,哈哈。
    有什么想要分享·饮品
    我最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饮品。老一辈发明的那些讲究茶饮,什么松间露呀梅上雪的,都让我试了个遍。现在正愁没有新饮品可以喝呢,欸,你有什么推荐吗?
    有什么想要分享·心愿
    我偶尔也想脱下戏服,远游海外,去更大的世界看看。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得更加努力才行。
    感兴趣的见闻…
    每天天刚破晓就能听见莺雀鸣啭,心情总能变得很好。
    关于辛焱…
    戏社里那几个老人天天念叨,说是听多了摇滚会被带坏,不让我去听辛焱的演唱会。嘴上说着为我好,哼,我看他们只是接受不了新事物而已。我才不会听他们的,辛焱的演唱会我每周都要去,就是这样。
    关于胡桃…
    胡桃她呀,表情丰富,脑筋还转得快,哪怕只是聊些家常都能「妙语连珠」。真让人羡慕。和这样的朋友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趣。
    关于钟离…
    我们这行的规矩代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