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绝云记闻

绝云记闻•石兽

纪芳【万文集舍】对话获得

描述:璃月流传的诸多志怪传奇故事合集,收录了许多短小精悍,脍炙人口的轶事,大多为民俗题材。本篇记述了石兽的传说。

作者:无怨

绝云记闻•石兽

璃月的大地上至今存留着许多石像,它们大多是璃月人为祈求风调雨顺,山岩稳固而塑造的;但也有另些石像来自璃月更加古老的过去。

有这样一种传说被碧水河的渔夫、荻花洲的采荻人与老矿山的矿工口耳相传:在璃月的某些角落,古老的石兽会在秋季清冷的夜间惊醒,四下张望这个正在逐渐变得陌生的世界,倾听应和它们的蛙叫与虫鸣,从石化的喉中发出沧桑的低吼。然后,它们会在璃月的大地上漫行,巡视这片自己曾守护的土地。

几乎从未有人亲眼见证这些石兽活动时是何种模样,但熟悉地理水文的老居民早已对每天石兽的移位、姿态的变化习以为常。而夜半露营的浅睡者,也时常听到比流水的声响更加低沉的和声。

璃月流传的诸多志怪传奇故事合集,收录这些更为古老的石兽从何而来?据轻策庄的老人传说,它们曾是随岩王帝君征战的仙兽。待魔神的混战结束后,璃月大地上海潮退去,复归和平。仙兽们从此失却了在神的战争中守护凡人的意义,便纷纷隐居起来,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然而,有一些仙兽依旧怀念着追随岩之神的时光,依然渴念着守望璃月的岁月。仙兽虽是超凡的活物,却依旧被寿限所羁绊。因此,它们向岩王帝君请(姆)愿,将肉身化作永恒的磐岩。就这样,慈悲的岩之神允准了它们的祈求,将它们化成了永不腐朽的山岩。

[折叠展开]

绝云记闻•海神宫

【万文集舍】购买获得

与无怨对话获得

描述:地图收集获得

作者:无怨

绝云记闻•海神宫

迎亲的日子到了。

威严的海神在砗磲中央端坐,手握两头螭兽的缰绳——在雄伟的车辕前,每一头螭兽都可与天衡山并肩。他收下长老们献上的珍珠,将小小的新娘接上砗磲。

村庄收到了海之魔神的彩礼——一整年的风平浪静。

 

远离了节庆的人群与孤独的母亲,海神领着新娘深入海波之底。穿过巨鲸骨架组成的漫长柱廊,走过紫贝与珍珠装饰的宫门,年幼的少女来到了海之魔神安排的寝宫。

「我本无意参与凡人的闹剧。」海神用涟漪一般的声音安抚新娘。

「这里是许多女孩的新家,也是她们终老的地方。对于那些被乡人驱逐的少女,大海是她们的避难所,是永远不会搅扰她们睡梦的故乡。」

但少女并不想要点缀着珍珠与螺蛳的新家,磷光闪闪的深海与掩藏其中的生物只令她心生恐惧。在没有日出与日落的海中寝宫生活日久,思乡令少女愈发憔悴。

终有一天,海之魔神察觉了少女的心思。他失望于她的选择,但还是允准了她的决定。

「在不完美的人世生活,总有一天你会追悔。」海神将法螺从腰间解下,赠予少女。

「总有一天,你会吹响它,那时你将回到这个地方。」

 

少女携法螺回到了陆地。接下来的许多年里,她也成为了母亲。平静的生活中,海宫似乎只是童年的旧梦,充斥着点点磷光与奇形的海怪,偶尔会闯进记忆中。

她就这样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直到再一年的迎亲节日,长老带领村人从她的怀抱中将女儿带走,她才理解了海神的劝诫。

于是,在迎亲的前夜,母亲吹响了法螺。

海神如约从波涛中浮现,以巨浪拥抱村庄,长老与村人们未及惊醒便已被汪洋吞没。庞大的螭兽拖着珠光闪烁的砗磲,如高山一般停在母亲的面前。

像年幼时那样,母亲携着女儿的手,登上海之魔神的砗磲,离开了消失在海面之下的村庄。

[折叠展开]

绝云记闻•无妄

望舒客栈室外餐桌上获得

描述:璃月流传的诸多志怪传奇故事合集,收录了许多短小精悍,脍炙人口的轶事,大多为民俗题材。本篇记载了无妄坡的来历。

作者:无怨

绝云记闻•无妄

在轻策山以北的山峦与丘壑之间,有一片名为「无妄坡」的山坡,此地阴气浊重,多有异闻传说。

璃月人传言无妄坡的林木中间徘徊着已逝之人的魂灵;它们盘旋在破落的古村周围,彷徨在枯木与腐叶之间,未曾远离过其生前曾经执望的事物。这些飘忽的鬼魂往往会引诱无心的来客走入歧途,踏上通往危险的山路…任之坠入山涧、或被潜伏的魔兽啃噬。

「无妄」之名也正是来源于此——无妄而引咎。即便旅人不擅动妄为,山中稀薄雾气般笼罩的恶意也会缠上他。

无辜的山民与无知的过客总有可能会被鬼魂诱骗,深入山雾笼罩中不见天日的树林,走向未知的危险。无妄坡的妖鬼引诱凡人手段多端,或者化身成失去的思恋,或者化为成无法挽回的遗憾,以亡者的音容、离去者的温情、反目者的悔恨为表象,致使山中的游人无法拒绝它们的呼唤,因而追随而去。

但无妄坡并非从来如此。仅在不久之前,无妄坡尚存人烟;而在更久远的过去,这片山坡下的村庄中也飘荡着闲适的炊烟、闪烁着点点灯火。如今这里的屋舍已化为丘墟,居民只剩下了低语的魂灵。

在轻策庄的孩童之间,流传着这样的寓言:无妄坡的年轻人们被遥远海怪的鲸歌诱惑,追随着虚幻的许诺与幼稚的梦想纷纷投入碧水河平静的流水中,任飘摇的河波将自己推向遥远的云来海,在那里与大海中无数浪花融为一体,失却了一切山林与村庄的记忆…而他们的梦,也成了海怪的歌。

一代代少年皆如此离去,直到最后,随着无妄坡的老人们一个接一个在嗟叹中离开人世,岩王帝君注视的宏大港城放射着绚烂灼目的光彩,吞噬了又一座沉默的鬼村。

但与短寿善变的凡人不同,永流的地脉铭记着一切。喷涌的元素化为灵体,复现着此方住民的一切旧日美梦与噩梦。就像失去孩子的母亲,努力从已经逝去的过去寻求一切挽回的方法,无心的地脉一遍又一遍地塑造着往昔居民的身影,重复着每一声婴儿的啼哭,每一句老人的嗟叹,重复着每一个喜剧或悲剧,就像海中巨兽的歌,无意识地引诱着每一个擅自闯入的怀旧灵魂。

[折叠展开]

绝云记闻•山灵

【万文集舍】购买获得

描述:璃月流传的诸多志怪传奇故事合集,收录了许多短小精悍,脍炙人口的轶事,大多为民俗题材。本篇讲述了神秘的山中仙灵的故事。

用途:无怨

绝云记闻•山灵

在璃月的山林中,飘荡着许多无主的仙灵。这些发光的生灵永远在山林的云雾中,古老的城墟间,或腐朽废弃的村庄里彷徨,为携着「神之眼」的旅人引路,将他们引向隐藏许久的宝藏,或巧夺天工的古老机关。

璃月人说,这些无声的小小生灵是吉兆的象征,是死去的仙人或未能留下名字的善良魔神所遗留的灵魂。也有人认为,仙灵其实是失去亲人的陌客在山中留下的回声,引导着孤独的游人走上归途。

璃月的乡里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据说山中徘徊的仙灵曾是比诸多仙人更加古老的存在,拥有优美的形体与伟大的智慧。它在山林中穿行、在古城的厅堂中漫步的年代甚至早于岩王帝君与诸多魔神厮杀的时代。

在某个无法追忆的时刻,仙灵的先祖与外来的旅人相识,于月宫三姐妹的见证中立下了结合的誓言。仅三十日后,灾祸遽起,仙灵与恋人在崩裂的天地之间流(姆)亡,直至凶险的灾厄攫住他们的脚步。无情的惩罚令他们永久离散,甚至就连记忆也支离破碎。

与挚爱决裂的柔美仙灵与姐妹们日渐憔悴,就连美妙的形体也崩落碎裂,散落在山林中、遗迹间,化为了飘散的小小生灵,它们忘记了许多,遗落了许多,它们失去了自己的声音与智慧,但依旧唱着哀伤的歌。正因如此,怀着对久已消逝的恋人的点点深情,它们引导着山林云雾间驻足的旅人,借往日的丘墟、封存已久的妆奁或无法释读的诗文,追忆着遥远年代的故事。

当然,这些仅是散乱离奇的传说,是璃月乡间对岩王帝君之前悠古时代的虚妄幻想,缺乏采信的价值。但至于这些山涧中徘徊的哀伤仙灵究竟为何,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折叠展开]

绝云记闻•麒麟

【万文集舍】购买获得

描述:璃月流传的诸多志怪传奇故事合集,收录了许多短小精悍,脍炙人口的轶事,大多为民俗题材。本篇讲述了仙兽「麒麟」与凡人的渊源。

作者:无怨

绝云记闻•麒麟

在璃月山野之间的传说中,麒麟是一种高贵而仁慈的仙兽。麒麟往往出没于山林之间,仅在清露与星光交汇的夜晚循循而行,仅以纯净的甘露、清苦的香草为食。

麒麟是温柔的仙兽,优雅与容仪流淌在它们的血脉之中。据说麒麟从来不会伤害活物,哪怕只是踏伤一只小虫,折下一缕草叶。人们说,麒麟的每一种习性、每一个动作,都遵从着古老雅致的礼节,千年以来从未改变。

在魔神混战的蛮荒年代结束后,许多仙人不再适应凡人的喧扰,因而在岩王帝君的安排下,纷纷隐居竹林与群山,自此再不干涉人世,游戏山水,各得其乐。

但也另有许多仙兽,在千年的合作中与凡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决定在人界贯彻岩王的意志,以仙力与仁心扶助凡人的城。它们或隐于山野村落,或行于繁华街市,与人类共同生活,互相结合,在璃月港的街巷府堂之间留下了独特的血脉。

根据一则(姆)民间传说,早在数千年前,优雅的麒麟一族中已有与尚且愚蛮的凡人相亲者。

传说在数千年前的蛮荒时代,人们以茭荷为衣,香叶为裳。

某个夜里,一位采药人在群山中的一处池塘沐浴,却不料散落池边的衣物被偶然经过的麒麟啃食。尚且年幼的仙兽并不懂得人的羞耻与私欲,也并未学会仙兽行走凡间的道理。

为补偿自己鲁莽的行为,也为了避免仙人的超凡外表惊吓到脆弱的凡人,她便化为人的模样,趁满月的幽光遍洒池塘时,出现在采药人的面前。

年幼的仙兽终究不懂得人的羞耻与私欲。在清冷的月光下,萤火点点的山林中,以露珠为衣、月光为裙,她与懵懂的凡人结伴嬉游,游荡芳花与幽篁之间,向他介绍众仙的洞府,与他解读鸟兽的语言,又在静夜的虫鸣之中浅睡,共同沉入悠古的梦想…

待到第一缕晨光落在采药人的脸上,将他惊醒时,高贵的仙兽早已不见踪影。

那之后的故事,民话众说纷纭。有人说,后来某天夜里,麒麟衔来一个竹篮,放在采药人家门前,便从此隐入月光与轻雾中,当采药人出门查看时,才发现竹篮里正安睡着一个幼儿。

也有人说,麒麟从此与凡人一同生活,生儿育女,习惯了人间的烟火……

无论千年古事的真相如何,优雅的仙兽今日依旧与璃月的万民同行,依旧隐居在熙攘的人海中,等待着终有一日岩王帝君的再次呼召。

[折叠展开]

绝云记闻•玉遁

【万文集舍】购买获得

描述:璃月流传的诸多志怪传奇故事合集,收录了许多短小精悍,脍炙人口的轶事,大多为民俗题材。本篇介绍了被称为「遁玉陵」的古老遗迹。

用途:无怨

绝云记闻•玉遁

在璃月港西北方,南天门以南的山谷中,静默地矗立着许多古老残垣。

其中一处,璃月人惯于称之为「遁玉陵」。此间的遗迹据说远在魔神混战的年代之前便已存在。

根据人们口口相传的古老传说,「遁玉」之名的含义乃是「美玉遁逃之处」。

在无法追忆的古代,即使岩王帝君也尚且年轻的时代,璃月以西的荒原曾有天星坠落。随着天星堕地,直面冲击的荒原化作宏大深邃的巨渊,美玉金石从中生长而出,取之不竭,因而成就了璃月此后千年的采矿产业。

传说那无名的星辰坠落之时,曾有一块碎片迸溅而出,正落在璃沙郊北部的群岩之间。

众所周知,无言的金石之内蕴含灵气与精神。在凡人无法尽览,也无从理解的万古中,它们以自己的节律倾听和注视着地脉的搏动,山泉的回响,岩峦缓慢而坚定的巡行。

但自天空坠下的陨星却不同,相对大地上素朴坚定的岩石,它们拥有高傲而急躁的脾性。

后来,大地上无数魔神与君王在为天定的王座彼此争战,星空与深渊为之失色,悲剧与恶行阻遏了山岩与流水的呼吸。自天空而来的落星不堪其扰,不顾层岩巨渊的挽留,向高天遁逃而去。

自天而降的美玉回归星天之后,留下了深深的天坑。人们在其中建起坚固的城市与要塞,偏安于陨星的遗赠之中闭关自守。

在数千年的风霜与动荡之中,遁玉之谷的坚城巍然矗立,直至五百年前依然与欣欣向荣的璃月港有所往来。但随着黑色的灾异自深渊而起,遁玉的居民封闭了古城,背井离乡流散各地。没有人知道这些流民封存家乡的原因究竟为何,即使见惯了世间千年纷扰的仙人和夜叉也缄口不言。

于是,被封闭的城塞化成了巨大而空洞的陵墓,空余潭水与风声久居其中。因而璃月人将之称作「遁玉陵」。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纠错反馈

    0/500

    * 支持PNG,JPEG,JPG图片格式,最多10M

    提交

    目录

    • 玩家贡献榜

    • 热点追踪

      • 近期活动

      • 活动攻略

    • 日历

    • 图鉴

      • 角色

      • 武器

      • 圣遗物

      • 敌人

      • 食物

      • 背包

      • 活动

      • 任务

      • 动物

      • 书籍

      • 冒险家协会

      • NPC&商店

      • 秘境

      • 洞天

      • 深境螺旋

      • 名片

      • 装扮

    • 观测·影音回廊

      • 角色视频

      • 角色语音展示

      • 手书&创作

      • 过场动画

    • 观测

      • 区域

      • 观测·考据

      • 观测·公众号

      • 观测·通信端点

      • 观测者·攻略

    • 各类索引

    • 限时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