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碎梦奇珍

碎梦奇珍•蓝宝石

【万文集舍】购买获得

描述:在提瓦特各国广为流行的幻想故事集,讲述了一座恍如乌有的古董店中发生的故事。

作者:待补充

碎梦奇珍•蓝宝石

据说,在城市中,有一个被风遗忘了的小角落。

只要在那个广场的正中央闭上眼睛,顺时针转七圈,逆时针再转七圈。随后,向前走十四步。当风中的鸟鸣渐渐消失后,睁开眼睛,就会发现,脚步把你带到了一家小小的店铺前…

————

眼眸细长如狐的店主打开落地窗,任月光卷着无形的星屑,洒落在柜台上。

无论是如浪子般绽放的花,积满尘埃的羽球,早已被虫蚀得无字可认的书卷,还是无弦的长弓,都恍若旧时宗室贵族的厅堂般,由无情的夜光镀上了一层银色。

 

「哟。最近生意如何?」

玩世不恭的招呼声从店铺深处传来。

店主转过身。在月光照不到的暗处,一名熟悉的「客人」正舒适地倚坐在她的扶手椅中。

 

「不好不差,只是最近需要防贼。」

带着些微笑意,狐目的店主答道。

「就这么想把老主顾拒之门外吗?」

客人叹道,「你的店里,没什么值得我出手的。非要说的话…」

「那么,猎获如何?」

「怎么,你以为我又是来销赃的?」

「猎人」发出失望的嘘声,店主却不禁莞尔。

「当然不是,你从不会说「销赃」这个词。

「『转让』、『惠赠』、『捐献』、『割爱』…作为横行窄巷的贼人,你可做了不少慈善呢。」

 

「但我这次来不是为了那个。我这次想从你这『请』一件东西…那瓶能让人忘却相思之苦的私酒。」

侠盗语调不恭,嘴角却带着真诚的笑意。

 

「很遗憾,已经有人买下了。」

不知何时,原本已经悄悄收入怀中的酒壶,出现在了女主人的手中。

「这里的每一件商品,都必定有它的买主。在未来的某一刻,它已经被买下了。」

「手上功夫竟不如你,真是难看。」

侠盗坦然地苦笑道。

「最近我发现,思念比黄金更沉重。既然干这一行不得不常常在屋顶间腾跃,奔走在房梁上,那就应当减少无意义的负重。

「…也不知,眼瞳如蓝宝石的她,能否感受到这种重量呢?」

 

————

 

须臾,叮铃作响的铃铛惊醒了店主。

来客是提着长枪,又如长枪般挺拔的碧眼魔女,面容刻上了贵族的罪印。

她不顾店内杂乱堆放的物什,像穿心的利剑一样笔直走到柜台前。

 

「欢迎光临,有什么中意的、想要的吗?」

「我要转让一件东西。」

伴随着如同薄冰粉碎的话音,魔女将一枚硕大的蓝色水晶放在了柜台上。

「一个贼人,从贵族的银杯上撬下了它。他把这枚水晶赠给我,害我受到了主子的责罚。

「不过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以为时间终能弥平怨恨、平息我想要再见到他心…」

 

「那么。这件宝物,你想要换得多少摩拉?」

魔女指向餐具柜中那盏被挖去宝石的贵族银杯。

狐目把玩着宝石,任由清澈的蓝光在店里散射。

「我明白了。如果这真是你所期望的…」

 

有动摇,便会担忧无果的终结,人心便会出现恐惧的裂隙。

然后,死亡便随着恐惧的脚步而来,像潮气样渗入骨髓。

许多人直到死亡来临的一刻,才察觉到自己不知何时暴露出的柔软弱点已被刺

穿。

 

睁大狐狸般细长眼眸,店主将蓝色的水晶举向月光,欣赏着旧日宗室的徽记浮现复又消失,又再度浮现。

传说在特殊的时刻,透过清澈的宝石,可以看见过去、未来,或是谁人的真心。正如传说在世界上的某处,有一片如大海般广阔的蒲公英原野;正如传说过去的天上曾有三轮皓月,她们的名字分别是艾莉亚、桑娜妲与卡侬,三姐妹最终在灾祸中不得不死别;正如传说某位能直视死亡的魔女,最终因为内心的空隙而殒命,而逃离海外的贼子始终等待着与她再会。

她深知即使丢弃这件宝物,这些传说也不会随之消失,故事的结局也不会逆转。

那还不如将这些传说与故事都收入自己的店内。

[折叠展开]

碎梦奇珍•月光

琴团长办公室

描述:在提瓦特各国广为流行的幻想故事集,讲述了一座恍如乌有的古董店中发生的故事。

作者:待补充

碎梦奇珍•月光

据说,在城市中,有一个被风遗忘了的小角落。

只要在喷泉前闭上眼睛,等三十五次心跳后,顺时针走七圈,逆时针再走七圈,再睁开眼睛,就会发现,脚步把你带到了一家小小的店铺前…

 

————

 

「对不起。请问有人在吗?」

薇歌怯生生地问。

门在她的身后关上。门上的铃铛发出的清脆声响在昏暗杂乱的屋里弹跳。

暮色透过水晶般的橱窗斜斜地照进来。店里堆满了她难以理解的物什,她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唯恐踩到什么东西。

店里没有回应。

于是薇歌开始打量身边的物件:作用不明的机械元件、无比华丽的古老里拉琴、

镌刻着难懂图像的断瓦、伤痕累累的古旧镣铐、被遗忘的贵族头冠…

在她流转于各种看似毫无作用的物件中时,不知何时,眼眸细长如狐的店主来到了她的身边。

「那个,曾是某匹王狼的獠牙。现在,可能只有这枚长牙和众神还记得那片大地曾经被冰雪覆盖的过往吧。」

她轻轻地说,

「欢迎光临。有什么中意的、想要的吗?」

 

「有什么,能让人『忘记』的东西吗?」

「嗯,有啊。」

薇歌揪着胸口,急切地追问道:

「即使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也能忘记?」

有着双狐目的女店主严肃地点了点头:

「我还知道,你想忘记的那位少年,是一个目光像月光那样清澈的人。他已经消失了很久,在你的心里留下了一个洞。不管是什么样的邂逅,也无法填满它,无论多么快乐的事情,都像月光一样抓不住。」

薇歌在震惊中,只能不住地点头。

狐目笑了笑,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瓶酒。

「这是能让人忘却痛苦的酒。

「在冰风呼啸的古代,为了坚强地活下去,先民会在冰雪深处的土地里,暗暗酿造这种酒。后来的人们生活充实幸福,就把制造这种酒的方法也一并忘却了。」

她晃了晃酒瓶。

「剩下的已经不多了。看你与本店也算有缘,报酬就免了。当然,如果这真是你所期望的…」

薇歌接过了狐目递过来的酒杯。

酒杯上原本镶有某种宝石,但已经被剜去了,空落落的,显得有些寂寞——

 

——当薇歌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正站在喷泉前。

咦?我在这里干什么来着?她暗暗想到,在月光中快步走向住处。暮色已经深了,不快点回去的话…

无论是那间奇怪的店铺,还是通往店铺的方法,还是其中发生的事情,她点也没有想起来。

 

————

 

「已经走了。」

随着关门响起的铃声终于息止,眼眸细长如狐的店主说。

目光如月光般清明的少年从店铺后方走了出来。

「辛苦你了。」

「这是她第几次来?」

「第六…第七次。」少年犹豫片刻,问,「这酒真的有用吗?并不是不相信你,但——」

店主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它能让人忘却痛苦。但这么看来,你们的过去对她而言,并不是痛苦的事情。这酒也只能让她暂时忘记思念你、失去你的悲哀。

「她啊,只要看见月光,就一定能从中看见你的影子,然后渐渐地回想起来吧。在羽球节的相遇也好,在风起地的树下度过的午后时光也好,在誓言岬眺望风物也好,从仲夏庆典中携手逃离也好,在行诗人集会上将诗与鸟羽斗篷献给她也好,对她而言,想必都是不愿割舍的记忆吧。」

「…敝店也有真的能让人忘记一切的酒。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也可以给她喝那个喔?」

她浅浅地笑着,看着少年。他沉默许久,叹了口气。

 

「说到底,你又是为什么执意抽身呢?」

「啊啊。是因为这个。」

他从心口的位置,掏出了一枚透彻的球晶。其中隐隐显现出某种符号。

「听说,获得了它的人,总有一天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

「那还不如尽早离开。趁着她还年轻,早点忘了我才好。」

「原来如此。」她哂笑道,「您也是被选中了的人呢。」

「倒是,被选中的人结果会如何,你知道吗?」

少年急切地问。

她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并不回答。

「我也该走了。既然拿到了这个,应该做的事情,就不得不去做了吧。」

「如果那位少女再来,该怎么办?」

「…那就,让她自己克服吧。」

「真是无情的男人呢。」

[折叠展开]

碎梦奇珍•石心

璃月港

描述:在提瓦特各国广为流行的幻想故事集,讲述了一座恍如乌有的古董店中发生的故事。

作者:待补充

碎梦奇珍•石心

据说,在港都里,有一个被山石与涛声遗忘了的小角落。

只要在有海风吹拂的地方闭上眼睛,背向喧嚣的街市走四十九步。当人声被静谧取代,心跳成为唯一的声响, 睁开眼睛,就会发现,脚步把你带到了一家小小的店铺前…

 

————

 

「有人在吗?」披蓑衣的男人轻敲店门。

透过尘封的玻璃窗,他看见店内陈列的商品一荧光点点的瓶装星尘,寒冰般闪亮的断刃,岁月般昏黄的画卷,泛着奇异雾光的丹药,覆着薄霜的瓦片…

男人走进店内,店在他身后关上。

当他走到柜台前,细细打量那些仿佛不属于此世的奇妙古物时,身边响起了温柔的女声:

「欢迎光临,有什么中意的、想要的吗?」

 

男人一怔,回身望去,眼眸如狐的店主露出一丝浅笑。

「是这样的,我想要一件信物,为与旧日的恩怨和解。」

男人清清嗓子,声音中带着与外貌不相称的拘谨。

「是吗?我明白了…」

金色的狐眸闪烁,店主上下打量男人身上潮湿的蓑衣,点了点头。

随后,店主俯身翻找片刻,从柜台内取出一枚精巧的石珀。

 

石珀在店主的手中散发着暗淡的金色光晕,就像她的眼瞳。

男人接过石珀,在月光下仔细观摩。在夜色的过滤下,温润的金光深处却似乎隐藏着深远的风暴。

他的手仍然在颤抖。

 

「所谓石珀,乃岩之心神。在长年累月的异变之中,即使顽固坚硬的岩石,也会凝结出毫无杂质的明澈之心。」

店主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男人微微颔首。

「这正是我想要的。」

男人沉声答道,将沉甸甸的一包摩拉放在柜台上,随即离去,没入门外的夜雨中。

 

————

 

「事情就是这样。」

店主语毕,眯起狐狸的眼眸,审视着面前的客人。

「他没有再说别的?」

矿工模样的年轻人掩盖不住眼中的急切,但店主只是静默地摇摇头。

「他留下了一包摩拉,袋子上有血迹。」

店主的声音平静如水,冰冷如水。

 

「那正是我想要的东西。」

年轻人长出一口气,似乎有意避开店主的金色狐目,

「作为交换,我会给你一个故事。」

店主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披蓑衣的男人,我曾与他一起登山采石。我是为了出人头地,他则有一个家庭…

「后来,在一个暴雨之夜,我们破开一块磐岩,发现了那枚石珀,从它明澈的金色表面透出的光泽,令绝云间的一切美景为之失色…

「我们约定回到港口,五五分账。但当晚,我借着大雨聒噪的掩护,悄悄让他永远地沉睡在了那座山崖上…

「因为我害怕,我无法信任他,我无法相信一个只有虚无缥缈的仙人能够听见的诺言。

「所以,恐惧战胜了我…我宁愿相信沾血的全款,也不愿承担陌生的伙伴带来的风险…」

 

「第二天一早,我缒下绳索,攀下山崖。就在第四步、第五步、第六步时,我将脚踏在一块山岩上。突然,一阵不祥的颤动从手心顺着筋骨传入脑髓…

「当我抬起头望向绳索,一切为时已晚——

「我看到最后的景象,是绳索断处根根崩折的纤维…

「我知道,那是猎刀的切口。」

 

「所以,你们最终还是清了帐。」

狐目的店主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他拿到了石珀,你结清了全款。」

年轻人没有多说什么。

 

————

 

传说石珀是岩石的心,愈是有灵性的岩石,愈能反射出人的性情。

有人说,即使主人不在人世,石珀内奇异的灵性,也会将其欲望和遗憾带回现世, 寻求有能之士的解决。

至少传说如此。

奇怪的客人离开已有两个时辰了,雨还在下。

狐目的店主伫立窗边,望着着雾雨中的小街深处。

「但是…他们是否真的解脱了呢?」

仿佛对着雨幕,她提出了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折叠展开]

碎梦奇珍•琉璃

琴团长办公室

描述:在提瓦特各国广为流行的幻想故事集,讲述了一座恍如乌有的古董店中发生的故事。

作者:待补充

碎梦奇珍•琉璃

据说,在港都里,有一个被山石与涛声遗忘了的小角落。

只要在有海风吹拂的地方闭上眼睛,背向嚣闹的声响走四十九步。当心跳的声音彻底盖过人的声响后,睁开眼睛,就会发现,脚步把你带到了一家小小的店铺前…

 

————

 

「有人吗?」俞安招呼道。

他试探着踏入店内。门随着青年的脚步关上,铃铛发出的清脆声响在店里流连。海浪拍打堤岸的声音就像回忆一样悄悄渗入店里。沿着狭长的店铺,堆放着各种他似懂非懂的旧物。俞安在店里小心翼翼地扫视着货品,生怕身上的霓裳长衣沾上或许年纪比他还大的尘埃。

古老泛黄的纸灯、某种巨大魔兽的长牙、漆黑的陨铁、材质不明的黯金色榫卯几何体…

当他拿起装着雪白粉末的水晶小瓶时,身边响起了轻柔的话语声。

「那是,过去某位魔神的泪水结成的盐——」

如同撕裂平静的水面一般,将浓厚的寂静粉碎的声音使他一惊,失手落下了瓶子。

他所期待着的清脆声音没有响起。眼眸如狐的店主不知何时接住了盐瓶,将其放回货架上。

 

「我…怪了,是谁介绍的来着?」

她微微颔首,对这窘态不置可否。

「欢迎光临。有什么中意的、想要的吗?」

「想要挑选件礼物,送给…对方是情投意合的姑娘。

「最近打算向对方求婚。所以觉得如果有件合适的礼物就好了。」

俞安紧张地舔了舔嘴唇,抬眼对上了女店主如石珀一般金黄深邃的双眸。

对视许久,她说:「我明白了。」

 

细长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店铺深处。

返回时,她手中隐隐折射着各色的虹光。凑近看,才发现是一枚工整透亮的十面广为流行的鸢形琉璃。

「对于『琉璃心』的传说,想必客人也有所耳闻吧。」

虽然没听过,俞安还是点了点头。

「据说人造的琉璃只是对真正的琉璃的拙劣模仿罢了。真正的琉璃是能展现梦想的美物,只会在高贵的仙兽阳寿竭尽时,由未竟的悲愿凝结而成。请看…」

狐目示意对面的俞安与她一同望向其中隐隐幻现的光景。

数万年的岁月在他的眼前一闪而过,星辰、海洋与大地像云霭一般翻腾变换。雪原化为绿地,原野被河流切碎。城市如蚁穴般兴起,王国如积木般崩塌——

 

——暮色已深。月光从海面上斜照在海面上。回过神时,俞安正走在码头上。

手里紧紧攥着的坚硬晶体,已经变得如血液般温暖。

对了,这可是神奇的琉璃心,他心想,在月光下快步走了起来。只要把这个送给她,把这个送给她的话,我就能…我一定要…

 

————

 

系在门上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欢迎光临。有什么中意的、想要的吗?」

「我想转让这么一件..也不知算不算是宝石吧。」

光线透过切割工整的晶体,在店内散射。

「有个一直追求我的年轻人,送了我这个。说是可以一起从中看到奇妙的景象。」

「不知为何,看着它只让我觉得…不太舒服。虽然宝石很漂亮,但现在想到那个人的事情只会让我觉得很心烦。所以想在贵店出手。」

「我明白了,这可是上好的十面鸢形琉璃。您割爱打算要多少摩拉呢?」

「我倒不缺钱,不过,我看看这个,是盐吧?说起来,也该去地中之盐拜拜了。就这瓶盐好了。」

 

————

 

眼眸如狐的店主独自坐在店铺深处,把玩着几何形的透彻琉璃。

「透过你,看到了难看的东西呢。那家伙的真心,真是…令人不快。

「但说到底,那也只是一个希望能入赘盐业鳌头银原会的家族,不择手段地想往上爬的,卑小的人罢了。如果没有这一出,即使没有两情相悦的真心,或许他们也能生活得很幸福吧。毕竟,幸福也只是一种习惯,与爱无关。」

她浅浅地抿了一口酒,自嘲地笑了笑。

「但我就是无法原谅那种人。

「话说回来,与陌生人彼此托付真心是多么轻松的事啊。我明白只要他踏出店门,从此我们便不再有任何交集,那让他稍微看看也无妨。但越是亲近,越是有所图,就越是提防。可他又怎能料到呢…」

 

「抱歉,拿你去冒险了。无论如何,能收回来真是太好了。」她垂下双眸,「毕竟这是你留下的心。我会好好珍惜的不过,偶尔在世间流转,看看现在的人们不也很有趣吗?」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纠错反馈

    0/500

    * 支持PNG,JPEG,JPG图片格式,最多10M

    提交

    目录

    • 玩家贡献榜

    • 热点追踪

      • 近期活动

      • 活动攻略

    • 日历

    • 图鉴

      • 角色

      • 武器

      • 圣遗物

      • 敌人

      • 食物

      • 背包

      • 活动

      • 任务

      • 动物

      • 书籍

      • 冒险家协会

      • NPC&商店

      • 秘境

      • 洞天

      • 深境螺旋

      • 名片

      • 装扮

    • 观测·影音回廊

      • 角色视频

      • 角色语音展示

      • 手书&创作

      • 过场动画

    • 观测

      • 区域

      • 观测·考据

      • 观测·公众号

      • 观测·通信端点

      • 观测者·攻略

    • 各类索引

    • 限时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