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神霄折戟录

神霄折戟录•第一卷

【万文集舍】购买获得

描述:太古之时,九洲互具,昆仑尚开。人住之土,名称「中洲」;神在之界,则唤「神霄」。

上一劫劫末之时,曾有神魔交战;最终神王折戟,九界火焚,万象化灰。

如今新世伊始,万类更生。昆仑闭合,诸世界不复相通。

围绕着神王之戟展开的新感觉武侠绘卷, 启封!

神霄折戟录•第一卷

卷一•众神膝畔

「我乃朝廷敕使,金紫光禄将军未央!还不速速退让!」

「啊,可是金紫光禄不是文官职吗?」弥耳想也没想,立刻就说出了口。

对面一下子就涨红了脸,「区区边陲刁民,能懂什么!」

「难道这几年朝廷改了官制了?」

同行的两名佩刀武人也一同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远去京城千里的车马关驿都过了,现在要堵死在荒郊小店咯!」

店里的小二阿秦盯着涨红脸的未央看了一会,突然捶了一下手,「你是假扮男装的女官!」

「小兄真是好眼力,」一位武人说道,「她官位是尚仪彤史。我们二人则是金吾、羽林抽调的枪剑武官,受金紫光禄大夫指派,来此征缴邪剑的。」

「虽然金紫光禄将…将军,啊哈哈哈…是捏造,但朝廷敕使之事不假。」另一位年轻武人也应和道。

 

邪剑的事情,弥耳倒是也听说过。传说五六年前,天落陨铁。这陨铁又属天材地宝,理应要上贡皇家。但铸剑人风师爷却私用陨铁铸剑,造出邪剑九柄。据说邪剑可以摄人心智,滋生了诸多武林是非。

 

「原来是这样。」说着这样的话,弥耳关上了厕所门。

「是什么样都行,快给我从厕所里出来! 」未央眼看被揭穿了男装一事,终于按捺不住,漏出了本音。竟然有点婉转好听。

「未央彤史女子之身,又是教养之体。不像我们男人随便在野外就解决了。劳烦小兄快点咯。」

 

洗完手离开厕所的弥耳于是和两名武人坐上了一桌。

「边陲小店,居然能遇到这么熟悉朝廷官制的人。」可能是羽林的那位打量着弥耳,「敢问兄台出身?」

「家父米听仁曾为光禄寺卿。后因被诬陷私用膳饷钱,罢(姆)官归野了。」弥耳挠了挠下巴,「不像是老头子灰心了,我还想着回到中央朝廷,雪了米家之耻呢。」

[折叠展开]

神霄折戟录•第二卷

石门茶摊处获得

描述:阴差阳错走上了征刀之旅的弥耳,还没踏出半步就遇到了空前危机。金吾、羽林精锐被贼人斩于邪剑之下。危急时刻,弥耳想起父亲传下的光禄寺密咒。传说天帝有一小女,名讳并未流传——此刻她却占据了眼前未央的身体,显现在前。已然化作恶鬼的贼人与邪剑,面对勉强可以缚鸡杀鸡的弥耳,究竟胜负如何?

神霄折戟录•第二卷

卷二•修罗战场

 

「嗯,好吃。」

被附体的未央变得温柔了许多,也冷淡了很多。她拿起弥耳做的馅饼,小口小口吃了起来。第一口被烫到了,还很可爱地吐着舌头吸气。

「我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需要消化消化。」用一只眼睛作为代价维持降灵的弥耳自己也拿了一个馅饼,「你再说一遍?」

「当年所谓的陨铁其实是神戟。它被凡人折断,铸成魔剑九柄。这一把是雾海魔剑。加上他们之前已经收集了两柄…」

「然后你是?」

「我是曾经的天帝之女,名字已经忘了。我司掌审判与断罪,用你们的话说,就是刑律。」

因为光禄寺执掌祭祀典礼的事情,所以仪式、祝词什么的,弥耳被老爹逼得倒是能倒背如流。同时因为尽是接触怪力乱神,弥耳也是知道一些小]道的。神明要是被知道了真正的秘密名讳,就只能任人驱使了。眼前这位未必是忘了。

「所以朝廷是想重铸神霄之戟吗?」弥耳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设定,追问道。

「我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并不知道别的事。她只是很愤怒,想要证明自己。」未央把手放在了胸口上。

「那接下来,我是应该弄个什么送神仪式把你送走吗?」弥耳摸了摸绷带下已经失去功能的眼睛,「 然后我的眼睛也会回来?」

 

「给我一个名字吧。」眼前的女子抬起了头,虽然嘴边还有饼渣。

「你说什么胡话。文官殿试可是圣上亲鉴容仪的,一只眼睛怎么回去当光禄寺卿啊?」

「我也必须得收集所有的神戟碎片。」少女道,「不然此世此劫也必将遭到火焚。」

弥耳没有回应,只是看着眼前的人。

「你不必与我同行,但是为了众生安危,你的眼睛还请暂借我段时间。」

[折叠展开]

神霄折戟录•第三卷

听茶博士刘苏讲北斗故事获得

描述:「你还是叫未央吧。毕竟行走人间,这个身份最是方便。还有朝廷的牒文,王土之上,出入无碍。」因为放心不下未央,弥耳还是一同踏上了旅程。所谓遇魔斩魔,见妖诛妖——如今已经收集了邪剑五柄。

虽然看起来好事过半,但是谁人心里都是清楚的。接下来的路途只会更加凶险——

神霄折戟录•第三卷

卷三•玄女征西

 

「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弥耳把做好的饭菜陆续端到了桌上,然后面对未央坐了下来。

因为方才的死斗,未央右臂折断,现在还打着绷带。她盯着弥耳看了一段时间,然而他只是支着下巴看着自己,两人一时无话。

最后,未央还是尝试用左手拿起了筷子,但是并夹不起热汤里的肉丸子。

弥耳一声叹息, 取过了筷子,「算了,我来喂你吧。」

「你还是能为我做更多的。」未央吃了几筷子之后,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当然,一如既往,没什么情绪波动。

「光禄寺主要就掌管伺候你们神霄天人的供奉、祭祀之事。可以说伺候你是我们一家的本职工作了。」

神仙动起了刀兵,我们凡人除了看着,还能做什么呢?

——这后半句,弥耳觉得没什么必要说了。

 

「你之前几次和邪剑主交手的时候,不是能有一招可以浮枪矛,驭刀剑吗。用那个来驾驭筷子不就好了。」

「那是,父亲传授我的技艺。只有我会用——那是最后用来断罪的宣言和律令。

不能…」未央的声音居然明显听出来了波动,「不能随便使用。」

「那个人死前说的,关于我老头的事情也十分蹊跷。」弥耳因为无聊,用手指撩拨烛火,「『米光禄既不清白、亦不冤枉』一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如果朝廷并不想重造神戟,那与附身未央的王女为伴,就是与朝廷为敌了。

仿佛看穿了弥耳的心思,未央的脸在烛光下遍布阴翳。

她道:「你可以不用再帮我了。你不过凡人,和朝廷做对没有好处的。」

弥耳道:「此事休提。我先找老头子问清楚真相再说。」

未央道:「啊…要南下去面见令尊了吗。那明天要去绸缎行、胭脂铺看看才行。」

弥耳道:「他就一糟老头子,不必这般麻烦吧。」

未央竟然少见地流露出了强硬,「这不是你的职责吗?」

[折叠展开]

神霄折戟录•第四卷

【万文集舍】购买获得

描述:「首先你别惊讶,我儿米弥耳,冷静听我说。我不是你亲生父亲。」「不——! 」

曾经的米光禄寺卿原来是山隐界的阿修罗可汗,当初离京也只是伙同太常、首辅演的一出戏。目的就是保护眼前的天帝幺女。

「神霄天帝生前是我的朋友,现在已经堕为万物之敌。既然她已经被你召请,那我也死而无憾了。」

神霄折戟录•第四卷

卷四•山人妙计

 

面对如此场景,哪怕是法身大士、大罗金仙现世,恐怕也束手无策了。

「这柄火界邪剑『白牛火宅喻品村正』,乃是神戟的火界陀罗尼断片炼成。啊,用公主陛下您知道的话来说,那就是神王九界如尼中的火界如尼。」

为什么眼前西渡而来的武士能使出通神的剑术?一般被邪剑夺舍心智的人,都会丧失本性,自身的武学尽失。

未央捂着断臂,大口呼吸着灼热的空气。换做平时,她自己的道行可以立刻把切断、离断伤口接好,但是现在不灭的火焰在创口处燃烧。

她的视力逐渐因为失血,开始模糊了起来。弥耳挺身挡在了她的面前。

「看你们的眼神,似乎有很多想问的。罢了,我就让你们死个明白吧。我杀你的父亲,正因为他想要阻碍神王复活。而我为什么能驾驭火界如尼,而不是反被驾驭——」

东之武士举起了邪剑,「因为我是云梦狩的天兵化现啊——」

相传,天帝为了与阿修罗军交战,曾经遴选三界战士死后升作天军。有时沼泽天气恶劣,雷云积卷,中洲人也会称之为天帝军士正在「云梦狩」。

 

「怎、怎么会!」武士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邪剑断裂,自己也被从琵琶骨往下一路砍伤。

慌乱之中,弥耳掏出了父亲交代的遗产,原本只是想要略做挣扎。他哪知这是曾经燃尽世界的至大魔剑——「裂瓦丁」。如果说火界如尼是火界的奥秘,那「裂瓦丁」就是火界的不灭真如。

本来因为燃尽世界而熄灭的魔剑,因为吞吃了火界如尼,再度燃烧了起来。

 

「世界,又要毁灭了吗…」说完这句,未央就晕倒了。

[折叠展开]

神霄折戟录•第五卷

【万文集舍】购买获得

描述:「武官之中,想要重开昆仑的人并不少。让世界陷入混沌,那么武人的地位当然一步通天。」

「他们难道想要重开传说中的阿修罗战争吗?」

「是他想要。」

文官、武官的博弈,已死众神的计划,再度袭来的九洲危机!

神霄折戟录•第五卷

卷五•素女传承

 

「你的一番作为,拯救了苍生,可称大侠。」太子背着手,绕着下跪叩首的弥耳走了一圈。

但是弥耳内心没有任何波动。

「交出神戟,三十天后,光禄寺卿就是你的。你如果想要,首辅之位十年之内也能给你。」太子坐了下来,「你的回答呢?」

「陛下未曾准我平身,草民不敢多言。」

「那这不是变成你叫我准你平身了吗。不行不行…未来一国之君——」

「唉,真的屁事多。」弥耳自己换了个姿势,「本朝礼法,见太子是不用万岁叩礼只用三拜礼。我看你保准要上皇位,先给你预祝了,你怎么还蹬鼻子上脸了?」

「你、你!」

「我什么我,」 弥耳站起身来,「神戟一半给你,火界陀罗尼我要给老爹供上。主要也是为了防止再有残党惹事。」

「无、无妨。只要有个样子就行。以后这个就是新传国神器了。哈哈哈哈。」

弥耳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太子对面,「我们都是吃一个妈的奶长大的,你怎么就这么蠢呢!」

「大胆!我念米夫人是我乳母,又管我教养才容忍你——」

「光禄寺卿谁爱当谁当吧。我回家了。」

太子一时间也无话。

「未央她?]弥耳夹了一口菜,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态度。

「啊,征刀有功,官升尚仪。她父亲金紫光禄大夫的阴谋和她也没有关系,又有太常、首辅陈情。我会好好待她的。」

这话听着怪怪的。

不过,这样也好…

 

那人已经不在了,自己失去的眼睛也已经复原。如今却仍有某个部位在隐隐作痛,仿若断肢幻痛。

[折叠展开]

神霄折戟录•第六卷

传说任务【锦织之章 第一幕 江湖不问出处】任务道具

描述:弥耳再度念出了遗忘的咒语。少女与他再度相会——「原来真实的你长这样啊。」

「这个世界已经坏掉了,必须得全部烧尽重来。」疯狂的天帝对万物如此判决。

「我说,如果是你的话,是可以理解我的吧?」 盗走国宝的无名大盗这么对圣上说道。

「不,不用道歉,因为你就是这样的温柔的存在呢。」

神霄折戟录•第六卷

卷六●一无所有

「我寄托了厚望的女儿啊,我造出你不就是为了向我投枪吗?」复苏的神王浮在高天之中,雷鸣、龙卷还有闪电庆贺着旧世界之王的复活。

但是少女不会再恐惧了。她被造出的千万年岁月,全部都是为了这一刻。

否——真正给她勇 气的,是和他一起度过的时间。

宣告九世界连通,贯通昆仑的最初神戟「伊尔明」,它的复制品现在布满了天空。

神王因为恐惧自己死后的疯狂,而造出的最后神戟「断罪之皇女」,它——她终于在这一刻展现了完全的形态。

(书的最后还有总编寄语)

《神霄折戟录》是稻妻小说印刷局「八重堂」引入璃月市井文化的一次成功尝试。小说前五卷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文化上可以说是两地开花,销量上——能够让大家看到第六卷,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这本突如其来的真结局第六卷,我相信也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大概。

虽然大结局看起来好像是另一本小说,但是这绝对不是因为我们逼迫九老师筹划新连载,结果老师赶稿写串了风格的原因。单纯是因为九老师想要挑战自己的原因呢❤。

当然,我们也完全理解前五卷粉丝的心情,「黑木书匣」五卷收藏版也正在制作中。在书店蹭书看完《折戟录》的孩子们,要记得买哦。啊对了,关于「断罪皇女」的故事,也请期待。

八重总编 留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纠错反馈

    0/500

    * 支持PNG,JPEG,JPG图片格式,最多10M

    提交

    目录

    • 玩家贡献榜

    • 热点追踪

      • 近期活动

      • 活动攻略

    • 日历

    • 图鉴

      • 角色

      • 武器

      • 圣遗物

      • 敌人

      • 食物

      • 背包

      • 活动

      • 任务

      • 动物

      • 书籍

      • 冒险家协会

      • NPC&商店

      • 秘境

      • 洞天

      • 深境螺旋

      • 名片

      • 装扮

    • 观测·影音回廊

      • 角色视频

      • 角色语音展示

      • 手书&创作

      • 过场动画

    • 观测

      • 区域

      • 观测·考据

      • 观测·公众号

      • 观测·通信端点

      • 观测者·攻略

    • 各类索引

    • 限时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