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地中之盐

地中之盐左侧帐篷处

描述:待补充

作者:罗尔德

地中之盐

从荻花洲的河滩一路跋涉至此,我的鞋子已经湿透了,上一次脱下鞋子的时候,我甚至从里面倒出了一只青蛙。

从遗迹的规模看来,这里在数千年前应该是一座神殿和避难所。据说它是在魔神战争期间由盐之魔神初建的。在璃月的传说中,她是一个过于柔弱的魔神。在众魔神无情的混战中,人类是过于渺小的存在。而盐之魔神却并未参与铁石心肠的竞争,而是收拢了那些战火中无助流(姆)亡的人们,带领他们在这里建起城镇,在天地翻覆的末世中带给人们慈爱与安慰,试图寻求与众魔神重归和平的可能。

看起来城市的其他部分早已深藏在碧水河的河床之下,只有这座神殿的基座尚且幸存了。

她聚集起了一群追随者,在如今被称为「地中之盐」的聚落中苟安。这座城市矗立了数百年,直到魔神倒下的那一天,它才随之分崩离析。

温柔的魔神并非死于与神的对决,而是死于她所深爱的凡人的背叛。

他是这里的第一位凡人之王,也是末代之王。尽管与族人一样,他曾深爱着盐之魔神,但以凡人的心胸,他终究无法揣测舍弃自我的神之爱。为了寻求守护与战斗的力量,为了证明温柔的不合时宜,他以手中的长枪弑杀了孤独的魔神。就这样,盐的圣殿随着盐之魔神的倒下而崩塌,凡人的城迎来了盐块般苦涩的结局。

至于那叛徒之后的遭遇,众说纷纭,无人知晓。或许,他在城市的废墟中又孤独地统治了成百上千年,直到战争尘埃落定,废墟被河水淹没,王杖爬出蛀虫,他才随时光化为土灰。又或许,他在犯下弑神大罪后,便因无可承受的罪孽而自裁了。总之,那些曾受盐之魔神青睐的族人在璃月大地上四散,带着传说迁入了岩之神治下的安全港湾,这段故事才得以流传至今。

据说盐之魔神的遗体依旧留在这片遗迹深处,虽然早已化为盐晶,却依旧保持着被长枪刺穿那一瞬间的姿态。

天边阴云开始集聚,看起来要下大雨了。我得尽快出发。接下来我会前往西北方的轻策山,希望能赶在雨下得太大之前到达。希望不要赶路赶得太急,把这本日志弄丢…

[折叠展开]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轻策山庄

轻策庄左下传送点右侧旁边山上帐篷

描述:待补充

作者:罗尔德

轻策山庄

离开龙脊山脉,下到河滩,踏过遍布荻花的沙洲,穿越遮天蔽日的竹林,我终于进入了轻策山。鞋子已经被水泡透了,衣服也湿了一半。虽说被瓢泼大雨淋成了落汤鸡,不过幸好山庄长老们非常友善,让我在集(姆)会大堂里晾干了衣裤鞋子,还为我备下了全新的换洗衣物和干粮。

轻策山庄有很多小孩子,很可爱,也很难缠;老人也很多,大家都无忧无虑地过着富足的日子。听长老们说,年轻人(姆)大多去璃月港务工了,很多人已经在城市里成家立业,每个月都会稳定地寄钱回来。后辈们见识了城市的繁华和便利,或许再也不会回来生活了。璃月港让轻策山富庶安适,却也令轻策山不可逆转地渐渐老去。

根据传说,「轻策」一词来源于上古魔兽「螭」。当然,如今的通用语称之为「螭」,而「轻策」是在蛮荒时代璃月先民口中的发音。

长老说,千年以前,摩拉克斯镇服为害璃月的螭兽,螭死后身躯蜷曲转为顽石,鲜血化为碧水,鳞片成为梯田,曾经的魔兽巢穴变成了如今的轻策山。

但在简略勘察过后,我认为这片山区大部分由因外力冲击而破碎的巨岩组成,并没有水元素魔兽的生命痕迹存留。或许其实螭的尸骸早已朽烂净尽,而魔兽化作山峦的故事只是一个古老的传说?

接下来我要去绝云间石林中的那座湖泊去瞧一瞧。璃月人传说那里有一座迷宫,据说仙人就隐居其中,希望我有发现它的运气吧。

[折叠展开]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绝云间·奥藏天池

奥藏山向右一直到海边的帐篷里

描述:待补充

作者:罗尔德

绝云间·奥藏天池

上一本日志又落在不知何处了。之前,还三次提醒自己:要保管好日志本,要保管好日志本,要保管好日志本…但冒险中时候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每年都要浪费不少纸张,希望草之神不要太介意。

顺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与古时采药人铺设的栈道爬上奥藏山,又攀上陡峭潮湿的岩壁,这才到达了这座天池。先前一些渔夫说其中水深千仞,但亲身验证过后,我认为这种说法显然是夸张了。

轻策山庄的老人诚不欺我,天池的湖水温暖甘甜,不愧仙境之名。初入绝云间时,一位老农曾经告诉我,神通广大的仙人能够随时随地化为云雾,汇入云海漫游。那时我并不相信这种乡野传说,但如今目睹湖面起雾,升入头顶仿佛触手可及的云海,也不由得怀疑,一直以来寻觅的仙人是否此刻正在头顶漫游,而我却一无所知?

向东下山离开奥藏山后,在错综复杂的山林中几乎彻底迷失了方向。当视野再度开阔时,我发现自己又来到了碧水前。这里视野良好,是个歇息的好地方。今天就在这扎营吧。

在营地里整理行装时,遇到了看起来是出来寻宝的年轻姑娘,自称爱德华多。据她所说,接下来打算向西走,去奥藏山下的仙湖。

「传说在奥藏山的北边山脚,在这里以西的某处湖畔,住着一位仙人。既然如此那自然也有仙人的秘宝了。哈哈哈,等我找到了宝藏,那就…」

她幡然醒悟似的严肃起来,说:「那就和协会联络、向协会报告!毕竟我可是冒险家协会的正式成员,和盗宝团绝对没有关系!」

确实,有的人冒险,也只是为了单纯的物质财富。正所谓璃月人所说的,「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但总体而言,感觉像是个正派的冒险家同僚。

虽然向西行,探索她所说的「仙湖」听起来很不错,但还是决定依计划行事。不出岔子的话,接下来我会前往归离原,将那里的风景与宝藏发掘一番。当然,不出岔子的话,这本日志也不会弄丢。千万不能出岔子。

[折叠展开]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渌华池

渌华池右边传送点右侧帐篷里

描述:待补充

作者:罗尔德

渌华池

沿着碧水河的支流向西南行走,我在天衡山北麓发现了一座池塘,池水比天空还要清澈明亮,水温与人体温相仿,味道带着一丝清甜的余韵。

据当地的采药人所说,千百年前这处池塘本是一处园圃。传说在魔神混战的时代,一对不受家族认可的恋人曾在这里密会。然而动(姆)乱无情,男子追随岩神而去,以凡人之身投入了神的角力之中…就像那个时代的无数凡人,从此百年杳无音讯。女子徘徊在园圃之中,等待着恋人归来。后来,鲜花被荒草取代,荒草在潮水中朽烂;当潮水终于退去,她也回归土壤时,泪水汇成了这座池塘。或许正是因为浸淫了如此深刻的相思,这里的池水才如此清澈温润吧。

我在这里逗留了一下午,泡着澡不小心就睡着了。等到醒来时,夜幕中闪亮的星座已经清晰可见了。

一只小狐狸在附近探头探脑的,我一抬头它就急忙逃走了。

过了一会我才发现一只鞋子丢了,干粮袋也被翻得乱七八糟的。

花了比预计更长的时间整理好行李,下一个目的地是东北方碧水河入海处的瑶光滩。

[折叠展开]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瑶光滩

摇光滩左侧凸出的山顶帐篷

描述:待补充

作者:罗尔德

瑶光滩

这里是碧水河入海之处,河流携带的泥沙在这里沉积成大片平坦的沙滩。当我终于到达的时候,海雾笼罩着这片海滩。我新买的鞋子又湿透了,附近迷雾中正传来不知何种魔物的声音…可我辨不清声源的远近。

既然如此,只好听着雾中的喧闹,扎下帐篷慢慢等待海雾散去了。

在望舒客栈歇脚的时候,一位商人曾同我讲过「瑶光滩」得名的典故——「万顷瑶光浮浪去,白沙海畔碧螺空」。

碧水河闪烁着美玉般的碎光汇入大海,瑶光滩上的「碧螺屋」却空无一人。

此前我冒着迷雾寻访那座小屋时,也没有遇到此处主人。

渔民纷纷传说「碧螺屋」是仙人的居所,而碧螺其实也是仙体的一部分。她曾为大雾中迷路的旅人提供歇脚的场所,照料和治愈遭逢海难的幸存者,也在此为讨伐海中魔兽的仙人践行。

不过年岁比较大的渔夫也有另一套说法:住在那里的并非仙人,而是一个世世代代居住在巨螺中的家族。他们以救助迷途者为己任,许多曾遭遇险境的渔民都受过他们的恩惠。

海雾似乎快要散了,能隐约看见阳光。

接下来,我会借艘船去孤云阁那边,寻访岩之魔神镇(姆)压海魔的遗迹。

顺风顺水的话很快就能到达。

[折叠展开]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孤云阁

归离原右下正对孤云阁的悬崖上的传送点右上部分

描述:待补充

作者:罗尔德

孤云阁

避过几个小岛上丘丘人的视线,顺风顺水地到达了孤云阁。在我登岸的地方,庞大的六棱石柱刚好阻挡了刺眼的阳光,石柱的阴影下格外阴凉。不知是不是因为有魔物残骸千年来的滋养,沙滩上的螃蟹才如此肥美,烤来味道很不错。

从今日明媚的风景看来,很难想象这里曾是岩之神与海魔血斗的战场。旧日的血水早已融入青蓝的大海,无影无踪了。或许一个人流下的一颗血滴,与无数英雄之血汇集的洪流,在广阔无垠的海洋面前并无区别,永远流动的风与洋流注定会洗清尘埃,直到一切如故。

据说岩之神曾经削岩塑枪,将巨枪投入这片海域,刺穿了深海中作乱的魔神。而巨枪随着年月流逝逐渐风化,成为了如今的景象。

晚些时候,我回到大陆扎营。从这里能远眺从港口出发的航船。远处,「南十字」船队正浩浩荡荡扬帆远航,那位传奇的北斗大人又在执行七星商会的什么任务呢?

夜里睡得很不安稳,梦境总是黑暗潮湿的。我仿佛梦见自己是被岩神刺穿在海底的魔怪,正扑扑簌簌地挣扎、抓挠着坚固的岩枪,每一番动作都带着极大的痛苦与憎恨…

看来孤云阁不是个过夜的好地方,我点起篝火,等到天亮再出发。接下来我会回到璃月港修整一下,然后就动身去绝云间。上次的访仙之旅无果而终,这次我要攀上庆云顶试试运气。

注:千万不要再弄丢日志了!

[折叠展开]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绝云间·庆云顶

庆云顶神像下面的山的山坡帐篷

描述:待补充

作者:罗尔德

绝云间·庆云顶

开始撰写这篇冒险日志前,先写一小段话,警醒一下。最近总结游记的时候,发现自己经常不小心把日志弄丢。罗尔德啊罗尔德,这样的习惯不改可不行!

我几乎忘了自己花了多长时间才爬到这么高的地方。崖边连着白茫茫的一片云海,完全看不出自己曾在这片云海深处的哪一点仰望山巅的「仙居」。

在这座山崖上,除了奇松怪柏几乎看不到任何活物,只有高空的石鸢偶尔会尖啸着向云海俯冲下去,再也不见身影。头顶就是传说中仙人的居所了,但我在继续前进之前仍需要修整一番才行。当务之急是修理先前摔坏的登山装备,顺便处理几处小小的轻伤。初入绝云间时,一位老农送了我一些药膏,触感辛辣,但十分好用。

在如此高的山巅过夜并不舒服,云海上的寒风刺骨无情,一刻不停地顺着帐篷的缝隙灌进来,根本让人睡不好觉,即使点燃篝火也会很快熄灭。不知山巅仙居中寄宿的仙人会不会抱怨寒风的清冷,会不会感到孤独呢?

一夜无眠,终于等到月亮沉入云海的时刻。检查一下包裹,等到天亮就继续爬上顶峰,前往高空的仙居。希望在这么高的地方不会下雨。

[折叠展开]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青墟浦

青墟浦右下传送点往左偏上一点点的帐篷里

描述:待补充

作者:罗尔德

青墟浦

为了防止再次丢失,这次我在日志本的封皮上用苔藓做了记号,在背包里很显眼。很好,今晚入睡就放在枕边,应该不会再丢了。假如再弄丢一次日志,我可背不起「冒险家」这个大名了,「冒失家」还差不多。

穿过天衡山的山口往西前进,这里有一座被本地人称为「青墟浦」的遗迹。遗迹坐落在浅潭中央高耸的岩山上,四面围绕着陡峭的山壁。几座石造楼阙与岩之神成就的自然景物浑然一体。淡淡的晨雾正要散去,山岩与遗迹刚刚被朝阳照亮。看起来今天会是个好天气。

传说,这些遗迹在岩之神执掌璃月之前就已存在。璃沙郊一带在魔神混战的年代曾被大水淹没。岩山在当时不过是露出水面的小小岛屿。待到战争平息,璃沙随海流星散,先民留下的古老楼阁才显露出来。

先前在望舒客栈,我遇到了一位名叫索拉雅的须弥学者。她对于璃沙郊的遗迹颇有研究,一提起这个话题就停不下来。据她所说,这些废墟是如今名讳已不可考的魔神与其部众所留下的。然而沧海终于会桑田,不可一世的魔神也会被击败,先民们留下的高大古都堡垒与神殿也就此荒废,成了如今的青墟浦。直到持续良久的大战终于结束,遗迹才水落石出。

或许这些残垣断壁对于长生的仙人、神明而言是某种可供追忆的旧日时光吧…

总之,在此之后,这座遗迹的静谧氛围并没有被高速扩张的繁荣港城影响,也不受层岩巨渊的采矿活动侵扰,就这样留存至今。倒是近来,因为层岩巨渊的开采活动被喊停,遗迹被魔物占据了。希望他们不要搞什么破坏才好。

这是一个简单的假说,但想要获得更多佐证,我还需要继续往北,去看看灵矩关与遁玉陵的遗迹。

正准备出发时,我又遇到了爱德华多,她这次似乎带了伙伴。她作为冒险者大概很忙,一转眼就消失在遗迹中间了。

[折叠展开]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龙脊雪山

【龙脊雪山】【雪葬之都·近郊】过河帐篷处

描述:待补充

作者:罗尔德

龙脊雪山

——龙脊雪山——

从璃月的河岸平原登高而上,龙脊雪山南侧的这片区域坡度较缓,风雪平和,而且水源尚未封冻;是个设立营地的好地方。等物资准备完毕,我就把这里作为基地,继续向顶峰出发。

布置好营地后,顺便勘察了周边的遗迹。这里的遗迹很有趣,建筑风格与图案细节与其他地区的无名古建筑有着惊人的一致性。从这一点看来,传说中那个古老的雪山国度很可能正在我的脚下。

只可惜没有在遗迹里发现任何连贯的铭文,很难确证古国的历史。或许在更高的地方,更凛冽的风雪深处还隐藏着更多信息。

在这里过夜很难受,寒冷刺骨的阴风总是顺着溪流尖啸而来,刮得帐篷哗啦作响,催人噩梦。水源处的那座山洞里一定有不小的空间,我听到幽魂般的寒风正在其中回响。但可惜洞口被一道栅栏封得死死的,从外侧完全没有办法打开。

晚些时候,我继续向山上前进。沿途有一些年代较近的遗物,似乎能追溯至蒙德的贵族时代。我发掘出了一些衣物碎片和破烂不堪的武器,厚厚的冰雪减缓了腐朽的速度,使掩埋其间的残骸得以长年保存。

从遗物的分布情况来看,似乎这边的山径上曾发生过一场追逐,甚或谋杀。

即使狂暴的风雪与险恶的异变也没能阻挡人的野心。这片被神离弃的冰雪之地终究也沾染了后人的罪恶。

沿着山径向上攀爬,风雪愈发强烈,气温骤降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我探查了东北方的一处遗迹,难以置信的是,在这终年暴雪席卷的地方,遗迹中竟有一片并未封冻的水域!从方位判断,或许与下方那条溪流的水源是相连的。

但这片区域太过寒冷,没办法冒着冻死或溺水的危险探查遗迹更深的内部。我粗略地留下了记号,希望风雪不会轻易将它掩埋。

这里或许是古老国度的地下避难所,年长日久而被渗入的地下水淹没。但我也曾听说,在千百年前的古老时代,暴君们会将犯人投入监牢,锁进囚笼,然后把大量的水缓缓注入。只为令犯人眼睁睁看着慢慢上涨的水位将自己逐渐淹没,自脚踝直至口鼻,再到额头…

此种刑罚漫长而残忍,在此种严寒气候之下,更难以想象有谁能够从中生还。

偏东的山路有些崎岖,我在这里遭遇了一些愚蠢的意外,险些摔断腿。幸好只受了点皮外伤,骨头没有大碍。但防寒服被冰凌撕裂了一个大口子,寒风一刻不停地往里灌,简直像刀刺一样,非常不妙。

在伤口麻木之前及时找到了避风的角落,勉强缝补好了被撕裂的外衣…但继续登顶是不可能了

稍晚些时候,我终于赶在冻死之前回到了营地。在篝火前烤暖手脚,脱下袜子时才发现有三个脚趾已经被冻成了紫色…不管怎样,起死回生的感觉真不错。

风雪稍停时,我举目仰望,破碎的巨岩围绕着雪山孤寂的峰顶,在晴空中静静悬浮着。诗歌中那条被埋葬在山涧的古老魔龙,其腐朽的盲眼或许也正凝望着高天?

对于雪山下的许多居民而言,这座异变之山就像诸神目光之外的盲区,被不可理解的命运所统治。在蒙德的古旧童话中,这座雪山是被时间之风遗弃的惩戒之地,因而一切都被呼啸的寒风冻结在了毁灭的一刻。但山顶有什么东西还在悸动,我在梦中感受到了它的呼召——像是细微的歌声,悦耳却不祥。

探险很不顺利,但还好保住了性命。只是此日一别,不知以后还能否有机会重新攀上峰顶……接下来我或许会继续探索璃月,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补充先前损失的物资,顺便换掉这本浸了水的日志。

[折叠展开]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离岛

【离岛】港口处右侧木箱上

描述:待补充

作者:罗尔德

离岛

——离岛——

来到离岛已经有好几天了,勘定仍然没有一点放行的意思。不知还要在这里滞留多久…希望久利须先生能找到门路,让我早日离开这里。

久利须先生是当地的商会会长。他来自枫丹,是一位稳重友好的绅士,似乎拥有一种能让外人恍如归乡的奇异魅力。

曾经听说稻妻并不欢迎外国人,但直到踏上离岛的港桥才发现情况如此严峻。

「锁国令」颁行已有了一段时间,许多外国人在岛上滞留,大部分人来了又走,待不长久;也有很多商铺的店主打包回国了。现在的离岛,看起来十分萧条。

据说数百年前,柊家的弘嗣公曾在荒岛上奇迹般建起商港,广招能人商贾加以招待安置,又鼓励自由经营贸易,令此地盛极一时…但假若那位弘嗣公看到如今离岛死气沉沉的景象,又会作何想法呢?

不过,他的后人,也就是如今的勘定奉行大人看样子锦衣玉食,过得还是挺滋润的。

真是让人心生郁愤。

又过了些日子,久利须先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听说再过一阵子,南十字船队将在稻妻稍作停留。这支大名鼎鼎的远海武装船队应该有办法把我偷渡到稻妻的其他岛屿,现在我只需要耐心等待。

虽然不知道久利须先生的消息门路是否准确,但早做准备总不是坏事。首先我得想办法把露营火炊工具从百合华小姐那里弄回来,用求的、用赎的都好…

好像幕府又袭击了珊瑚宫方向的前哨,造成了很多伤亡…或者反过来?所剩不多的外国人都在交头接耳,连奉行的役职也无不担忧地谈论着流言。

不是很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又有些商人陆续打包回国了。很多兵船在港口来来往往,似乎是临时军事征用…

或许我可以利用物资分配混乱的间隙,把我的东西从仓库弄出来。

对了,还要提醒自己…这本日志可不要再遗失了。

虽然稻妻这边的笔记本确实有更加漂亮讲究的花色封面…但这可不是喜新厌旧的借口!

[折叠展开]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鹤观

完成任务【健忘大王历险记】后在罗尔德离开处获取

描述:著名的冒险家罗尔德留下的日志,书页间残留着迷雾的潮气与菌类的清香。

作者:罗尔德

冒险家罗尔德的日志·

在鹤观的探索不算顺利。

此前多亏一个叫阿釜的当地青年帮了我许多忙,我才能成功从离岛脱身,绕过重重监视来到鹤观。在他的指引下,我也曾深入重重迷雾,在匆忙的一瞥中见证了岛上的古老文明,以及梦一般的幻景,但现在,记忆中的景象已经像雾一样消散了…

但我还清晰地记得,在这座本应死寂的岛上,我竟遇到了一个小孩子。

或许只是雾气中漂浮的元素微粒催人产生幻觉,也可能是因为岛上的蘑菇…那孩子也许只是一个幻象,或者虚假的记忆。虽然这样想来更符合现实逻辑,但第二次登岛时,我还是多带了些食物…希望那孩子能收到吧,孤零零地在这座死气沉沉的荒岛上生活,一定很不容易才是。

再次登岛时,我没有通知阿釜。结果很快便迷失在了浓重的迷雾中间…用尽了方式也辨不清方向,就像这片雾气在没来由地拒绝我一样。

假如不是那位金发的旅行者和那只名叫「派蒙」小精灵及时提供帮助的话,我可能就要两手空空打道回府了吧。感谢他们为我采摘了当地的「幽灯覃」,稻妻人传说这种菌类乃是由鹤观亡者们古老浓稠的记忆凝结而成的活物,因而闪烁着磷色的幽光,它们拥有明目健脑、增强记忆力的功效。

经过这些天的尝试,这种菌类确实有平复心情、令人愉快的作用,似乎对消化也有好处…但记忆力并没有明显提升。一定要留下几棵带给须弥的朋友研究一下,千万不要忘了。

另外,金发旅行者与派蒙帮忙带来的古代壁画相片非常有趣,值得之后细细研究。此次能够发现如此有价值的历史遗迹,还是要多亏了这两位声名卓著的大冒险家的热情、智慧与锐不可当的冒险精神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纠错反馈

    0/500

    * 支持PNG,JPEG,JPG图片格式,最多10M

    提交

    目录

    • 玩家贡献榜

    • 热点追踪

      • 近期活动

      • 活动攻略

    • 日历

    • 图鉴

      • 角色

      • 武器

      • 圣遗物

      • 敌人

      • 食物

      • 背包

      • 活动

      • 任务

      • 动物

      • 书籍

      • 冒险家协会

      • NPC&商店

      • 秘境

      • 洞天

      • 深境螺旋

      • 名片

      • 装扮

    • 观测·影音回廊

      • 角色视频

      • 角色语音展示

      • 手书&创作

      • 过场动画

    • 观测

      • 区域

      • 观测·考据

      • 观测·公众号

      • 观测·通信端点

      • 观测者·攻略

    • 各类索引

    • 限时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