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第一章 第二幕「辞行久远之躯」

任务过程

等待到第二天

与银行人员对话

➢寻找「公子」

进入琉璃亭

在门外与钟离对话

[折叠展开]

地图说明

  • 任务起始地点
  • 任务完成地点

往生

触发条件 完成“第一章 第一幕「浮世浮生千岩间」”后
等级限制 25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第一章 第一幕「浮世浮生千岩间」
起始NPC
叶卡捷琳娜
结束NPC
钟离
后续任务 指月

任务奖励

  • 冒险家的经验*8
  • 原石*30
  • 摩拉*28750
  • 冒险阅历*525

剧情对话

叶卡捷琳娜:欢迎,「公子」大人的朋友,旅行者。祝你今后在「愚人众」平步青云。

旅行者:我不是「公子」的朋友。/我不打算加入「愚人众」。

叶卡捷琳娜:呵…我们都是凡人,不是「冰之女皇」。凡人的想法就像冰层下的水…是不会永远坚固锐利的

叶卡捷琳娜:失礼了, 请容我回到正题。「公子」大人说,他与你们的约定已经完成了。

派蒙:约定完成了?啊,是指他之前说的,要帮我们找人吗?

叶卡捷琳娜:是的,「公子」大人答应会为你们找到能够突破僵局的人。「愚人众」执行官的承诺从不落空。

派蒙:那么,他人在哪?

叶卡捷琳娜:大人在「琉璃亭」

派蒙:呀,是琉璃亭!我听说过!

派蒙:璃月的两大菜系,「璃菜」和「月菜」,互相斗争了几百年,不分上下。

派蒙:「璃菜」的最高代表,就是「琉璃亭」酒家。老板特地把店开在了绯云坡,和代表「月菜」的「新月轩」当面竞争呢!

旅行者:派蒙只有在这种时候才像个好向导。/一到蹭吃蹭喝的话题,你就…

派蒙:不要这么说嘛——总之,有好吃的!旅行者,我们快点过去吧?

公子:哟,你们来了。

公子:约定已经完成了,我找到了能帮助你们的人——能解决 「岩神的仙体被七星藏匿」这个难题的人。

派蒙:那么,这个人又在哪?「琉璃亭」里吗?

公子:没错。跟我来吧。

公子:我准备了一场——嗯,在这个国家,叫做「饭局」的见面仪式。

琉璃亭接待:有幸又见公子,敝店蓬荜生辉。

琉璃亭接待:雅间已经备好了,钟离先生在等两位。

公子: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朋友是道上人士、「往生堂」的客卿,钟离先生。

旅行者:道上人士?/往生堂?

公子:嗯,在璃月,像「往生堂」这样的产业,总是不得不接触一些「道上」的生意。

公子:而我们愚人众,一向都喜欢与这些…在阴影中行走的朋友们打交道。

派蒙:在阴影中行走…

钟离:二位,幸会。我听过你们在蒙德的传闻。

派蒙:道上人士…阴影…送人「往生」哇!难道说,「往生堂」这个组织,是…

钟离:没错,正如你所猜测。

派蒙:呀——!

钟离:「往生堂」是执掌葬仪的组织,旨在送人安心往生。

派蒙:噫。

公子:哈哈,难道是把钟离先生误认成杀手了?

公子:愚人众的朋友里确实有很多杀手,但「往生堂」并不是做这一行的…起码明面上不是。

旅行者:明面上…

公子:毕竟还是「道上人士」嘛,这就不能细说了。总之,我带你们来认识钟离,是因为…

钟离:因为我有办法让你们见到岩王帝君的仙体。

派蒙:什么?!

公子:哈,不必惊讶,虽然在「天权星」凝光的操纵下,岩神的仙体早已被藏匿起来…但,还是先听听钟离的说法吧。

钟离:岩王帝君虽是众仙之祖,但说到底也算是仙人之一。 纵观璃月数千年的历史,仙人纷纷离去,这是不可挽回的趋势。

钟离:因为时代变了——你在绝云间,应该也已体会到这种变迁。

旅行者:确实,仙人们正在远离璃月。/七神之一的岩神,也是仙人?

钟离:神有许多尊名。契约之神、商业之神、武神、摩拉克斯、岩王帝君…其中自然也包括「仙人」。

钟离:如你所见,仙众的时代正在远去,人的时代正在逐渐成为现实。

钟离:往年每位仙人离去时,都会有一场盛大的纪念仪式。这是璃月的传统。但这次竟连七星都无暇顾及这项传统…实在不成样子。

旅行者:毕竟是「谋杀神明的奇案」…

派蒙:是啊,连真正的凶手都没抓到呢。

钟离:谋杀神明的奇案…「往生堂」不关心这种事。「往生堂」关心的是,请仙的仪式如此隆重,送仙的仪式就没人管了吗?

钟离:旅者,我从「公子」那里听说了你的事。既然你与风神有些交情…那么,可否考虑与我一起,筹备一场送别岩神的仪式?

旅行者:我需要再思考一下…/要接受邀请,也不是不行…/「公子」的话太多了。

公子:明智之选。

公子:「天权」凝光…她正在阻止任何人瞻仰帝君的仙体。所以,如果你想达成寻访七神的目标,就只剩这样一条渠道了。

钟离:正是如此。唯有参与「送仙典仪」,你才能再次得见岩神之躯。

旅行者: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钟离:嗯,若你答允,就跟我来吧。详细的情况,我们路上再说。

公子:好了,我牵线搭桥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怎样,这结果还不错吧?

公子:你们要走的话就走吧,不用管我,我也许会在这里再喝几杯…顺便熟悉一下「 筷子」的用法。

钟离:旅者,经历了「神离开的城邦」以后,你对璃月这「有神之地」,感受如何呢?

旅行者:我更喜欢蒙德的气氛。/果然还是璃月好。

钟离:原来如此…你是这种类型的游人。那也不错。

钟离:不过,「有神之地」三千七百年的历史厚度,或许你还没有完全体验到吧。

钟离:筹办「送仙典仪」的过程,也会成为你旅途的一部分,增广见闻。

钟离:璃月是尘世七国里最繁荣的一国,往年也有神灵镇守、七星统治。所以「愚人众」的许多外交手段,在璃月都施展不开。

七星之一的凝光,始终对愚人众重重防备,或许这就是「公子」想借「往生堂」关系办事的原因吧。

派蒙:唔…我们要办「送仙典仪」,对「公子」有什么好处呢?

钟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对我来说,「 愚人众」只是提供资金支持,我只希望璃月的传统不要被人遗忘。

钟离:这是「公子」给的第一笔垫付资金。如果用完,也可以再去找他报销后续款项。

派蒙:哇哦…

钟离:好了,我们动身吧。筹备仪式的第一步…是要取得品质足以匹配神灵的,最上等的「夜泊石」

[折叠展开]

任务过程

前往购买夜泊石

寻找好肉族大锅

击败丘丘人

接近大锅

放置夜泊石

➢用「火」加热大锅

➢击败丘丘

➢用「火」加热大锅

➢击败丘丘人

「火」加热大锅

➢回璃月港找石头

放置夜泊石

[折叠展开]

地图说明

  • 任务起始地点
  • 任务完成地点

指月

触发条件 完成“往生”任务后开启
等级限制 25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往生
起始NPC
石头
结束NPC
钟离
后续任务 传香

任务奖励

  • 大英雄的经验*3
  • 原石*50
  • 摩拉*46000
  • 冒险阅历*675

剧情对话

石头:哟,客官,欢迎光临「解翠行」。今天要不要来开两块「璞石」试试手气?

石头:便宜又好玩,也许一不留神就发家致富了呢?

派蒙:「璞石」?不要不要,我们是来挑…什么石头来着?

钟离:夜泊石,品相至少要「烛照」级。

石头:「烛照」级的夜泊石?嗯,原来不是游客。失礼了,我这就拿货,请看…

石头:您看这怎么样?我们「解翠行」可是玉石老字号。瞧瞧这品相!绝对上佳,简直是岩王爷也难得降下的恩赐。您就放心随便选吧。

派蒙:这三块「夜泊石」看上去确实都很漂亮,不像是平时挖出来的那种…

派蒙:但,到底该怎么选啊,要不我们就随便选一种回去 ?

旅行者:做赌石生意的老板,不能轻信/我想问问钟离先生的意见。

钟离:哦?想要我来决定么。也好。

钟离:要我说的话,答案其实很简单…

派蒙:嗯?答案是…?

钟离:老板,我全要了。

石头:好!这位老爷,我早看出您气宇不凡,出手果真阔气——

派蒙:等等!等一下,老板,刚才他说的不算,我们再商量下!

派蒙:喂!如果仪式只需要一种的话,全买下来不就白白浪费三倍的摩拉了吗?!

旅行者:对,派蒙说的没错。/不,其实是浪费两倍。

钟离:摩拉…嗯…

钟离:确实如此。刚才没想到这方面的问题,是我考虑不周了。

派蒙:啊?买东西怎么能不考虑摩拉啊!

钟离:若凡事都要先考虑摩拉,也就等同于凡事都被摩拉束缚了手脚。

派蒙:?

钟离:摩拉天然是货币,但货币天然不是摩拉。

派蒙:???

旅行者:他说的是经济学。/感觉他很有钱。

派蒙:是有钱到了从来不用省一些「小钱」的地步吗!

钟离:不必动摇。即使摩拉束缚了手脚,我也有在束手束脚的情况下,依然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钟离:「夜泊石」品相的鉴别,确实令人棘手。一块原矿不论好坏,它的质地、色泽,以及内部的岩纹,都不会有太大差别。

钟离:只有当夜泊石制造的器物成型以后,才会发现其中一些成品根本上不了台面。

钟离:这时再去找那些奸商理论的话,他们又会以「你的合成台不好」、「火候不对」之类理由来搪塞…

派蒙:好险好险!原来这东西是这么容易上当受骗的…

钟离:不过,真正的鉴别方式还是存在的——真正的内行人,还是能鉴别的。

钟离:「如愚见指月,观指不观月。」

派蒙:那是什么意思?

钟离:你用手指指向月亮,聪明人能明白你在指月,但不聪明的人只能看到眼前的手指,看不到月亮。

钟离:纹路、外壳这些都是手指。夜泊石是夜间照明用的奇石,「亮度」的重要性,才等同于天上之月。

钟离:优质的「夜泊石」会有更佳的火元素亲和力。也就是说,在高温之下,光泽越亮越蓝的矿石,品相就越好。

旅行者:原来钟离先生这么内行…/这就是高雅人士的精致生活吗…

钟离:我已将玉石界价值千金的秘密告诉了你们,剩下就是实践了。

派蒙:价值千金…唔,可惜派蒙觉得,以后应该再也用不到了…

派蒙:老板,我们回来选石头了,麻烦把石头都借给我们烧一下!

石头:烧、烧一下?!烧不得啊几位老爷,你们烧完我还卖什么啊?

旅行者:那我们只要一点点样品可以吗?/然我们就不买了。

石头:这…唉,罢了,还是听老爷们的吧。

石头:这样,我从三块石头,上都取些样品来,我老石亏一点就亏一点,就当交朋友了。

钟离:放心,商界的规矩我明白。只要证明是好矿,自然不会让阁下吃亏。

石头:好了,就拿这些做样品吧,我用刻刀切下来的,还标上了号。

旅行者:这些样品…/好薄…

派蒙:…这也太薄了吧!

派蒙:比纸还要薄…不对,比虫子的翅膀还要薄,薄得都快透明了!

旅行者:老板真小气…/老板是手艺令人佩服…

石头:哈哈哈…过奖过奖,这些石头都是我的心肝宝贝,不这样温柔可不行。

石头:万一不小心割了太多,可就真要了我的命了。

派蒙:可是,薄成这样的话,一遇到火,就会马上灰飞烟灭了吧?

钟离:想让生意人让出利润,就如同要饿狼吐出刚下肚的肉一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其实在特殊条件下,这些薄片也够用了。

派蒙:什么样的特殊条件?

钟离:在施加「火」之高温的同时,用「水」的元素力从中保护,就可以让样品不至于瞬间烧毁。

石头:哦?这位老爷居然如此有见识。感谢体谅,感谢体谅…

钟离:平心而论,我们没有给出一定会买的承诺,便这样索要样品…本身就是有失公平的。璃月的「契约」之道,还需处处基于公平才是。

派蒙:那么,剩下的就是要找一个可以实验的地方了…

旅行者:我记得达达乌帕谷里…/香菱家的厨房…

派蒙:你是说「万民堂」吗?也好,趁香菱不在…

钟离:不妥,那里人来人往,万一元素反应失控,波及民众…我们不能冒这样的风险。

派蒙:哦!我想起来了,在蒙德的时候见过…达达乌帕谷里,「好肉族」的丘丘人有一口超大的锅!很结实,应该能顶住元素反应!

派蒙:旅行者,我们带好样品,然后出发吧?

钟离:很久没有踏上风的国土了…

钟离:我的蒙德朋友,每次来璃月,都会带上几瓶地道的蒲公英酒。

钟离:不得不说,牧歌之城的名酒,确实要比须弥的「冷浸蛇酒」好喝不少。

(到达好肉族丘丘人部落)

派蒙:就是那口大锅了!可丘丘人们,好像还在用它的样子…

派蒙: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插个队比较好…!

派蒙:哇…里面还有汤呢,丘丘人的胃口可真大。

旅行者:现在就是我们的实验台了。/可惜了这锅汤…

派蒙:这锅汤刚好可以作为「水」元素力的保护,那就开始点火,进行试验吧?

派蒙: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派蒙也会帮忙记着三块样品的编号和位置的。

派蒙:那么现在开始!用「火」的元素力不断加热大锅,直到结果出现为止——

派蒙:钟离先生说,光泽越亮越蓝的矿石品质越好,要注意观察哦。

派蒙:唔哇,刚才的光亮,是「一号夜泊石」的位置!

派蒙:又有丘丘人围上来了!是被刚才的光亮吸引了吗?

派蒙:真是群好奇的家伙,还是把他们收拾掉再继续吧。

派蒙:刚才的光芒,是「二号夜泊石」发出的吧?

派蒙:唔,丘丘人又围上来了,真是难缠…

派蒙:看来丘丘人对糟蹋食物的事,非常愤怒呢…

派蒙:超亮!超刺眼!刚才那是「三号夜泊石」的光吧?

派蒙:明显比其它两份样品更亮呢,就选它了!

派蒙:好了,旅行者,我们回「解翠行」买夜泊石吧?

石头:哟,老爷回来啦,货都给你们留着呢,决定了吗?要哪一种?

旅行者:我要「一号夜泊石」。/我要「二号夜泊石」。/我要「三号夜泊石」。

派蒙:没错!我也记得是这块!

石头:没问题,既然看中了,爷们就拿去吧。

钟离:嗯。「三号夜泊石」这个种类的,来一箱。

石头:好嘞!

石头:话说…别怪我多嘴,纯粹是好奇,各位老爷要这么多极品「夜泊石」,是有何贵干呐?

钟离:嗯…说也无妨。是制作「送仙典仪」的器具所用。

石头:「送仙」…?!呃,最近我也听过不少小道消息,可一直没敢太多过问。那,那就是,岩王爷他确实…

石头:唉,难以置信。虽然如今「解翠行」有些没落,但祖祖辈辈一直多亏岩王爷护佑。

石头:据说两百年前岩王爷微服下城南,迷路时品尝民间小吃,就是用「解翠行」的玉勺…

石头:俱往矣…俱往矣.唉,既然是跟岩王爷道别所用,那这箱「夜泊石」就只收半价吧。

派蒙:啊,这真的可以吗…明明老板之前还是一毛不拔的样子…

石头:没有岩王爷的保佑,就没有这「贸易之都」如今的模样。作为一个生意人,怎么能去赚这种钱…

派蒙:呜…老板,你的心意一定会传达给岩王爷的。

钟离:在「璃月七星」与各位脚踏实地的商人共同努力之下,想必璃月也会如既往地繁荣下去。

旅行者:所以,打起精神来吧。

石头:好…好,谢谢几位老爷了。嗯,我这是怎么了,哭哭啼啼的,财运都要溜走了,哈哈。

钟离:既然挑选完毕,我们就带着「夜泊石」去…

派蒙:喂!等等,虽说是半价,但也不代表可以不付钱呀!

钟离:哦,不好意思,我又把付钱的事给忘了。让我看看…

钟离:…嗯…果然没带。

派蒙:没带什么?

钟离:没带摩拉。真是惭愧,又疏漏了。

旅行者:奇怪的金钱观念…/居然有不把钱放在心上的璃月人…

派蒙:那可怎么办,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对了,「公子」似乎给过我们一笔垫付资金来着。

旅行者:在我身上。

派蒙:好在有这些钱,老板看看,够不够?

石头:够了够了,半价的话,差不多正好…其实就算不够也没关系的。

钟离:不错,摩拉的事解决了就好。我们先把夜泊石送去玉京台吧,那里是我预定的场地…

派蒙:一个摩拉都没出,钟离先生居然好意思说得这么轻描淡写!

旅行者:下次请记得带钱。/再去找公子申请些资金吧。

钟离:嗯…我会尽力记住,这次多亏二位。

钟离:「夜泊石」放在这里就行了。我已经派人去喊珠宝匠了,之后就会把它们打造成仪式所需的器物。

钟离:对了,这么短的时间里,我还没来得及去见「公子」,珠宝匠的报酬,也…

旅行者:如果他回来的话我就先垫付吧…/之后去找公子报销吧…

派蒙:那也只能这样了。话说回来,这里就是…「送仙典仪」的会场?

钟离:嗯,这片场地我已经租借下来,开始进行仪式的筹备了。

旅行者:与「请仙典仪」同一个地点…/就这么把「现场」给…

钟离:是的,用了相同的场地。这也是「璃月七星」默许的情况。

派蒙:可这里刚发生过那么大的案件…啊,这么说来,我们作为嫌犯回到现场,要小心别被千岩军抓走了。

派蒙:还有,之前留在这里的,岩王帝君的…呃,仙体…

钟离:以传统而言, 可称之为「仙祖法蜕」。

派蒙:啊对,是这个名字,钟离怎么什么都知道。所以「仙祖法蜕」是被七星藏起来了吗?可凶手不是还没有调查清楚…

钟离:只能说明七星已经心里有数…或者已经确定,现场的线索都找齐了吧。

旅行者:还是觉得很奇怪…/会不会太轻率了…

钟离:那些事,自会有玉京台的大人物考虑。想替他们分忧,也只是徒增烦恼。

钟离:在仪式举办前,「仙祖法蜕」会被暂时安放在「黄金屋」。

派蒙:「黄金屋」?

璃月唯一的铸币厂…也是全提瓦特唯的铸币厂。人类七国所流通的摩拉,全都是在那里铸造的。

派蒙:呜哇——

派蒙:不,我没在想不好的事。我是说,很符合「摩拉克斯」的身份。

派蒙:但是,钟离为什么知道这件事呢?

钟离:因为「送仙典仪」得到了七星的默许,也算是半官方活动了,所以我能得到一些内部消息。

旅行者:七星提供场地、公子提供资金…/他们究竟想利用这场仪式做什么…

钟离:或许他们各有目的吧…不过,在这商业之都,偶尔被人利用,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

钟离:在「契约」之神治下的璃月,唯有契约不可违背。至于契约之外的小动作,我倒是无所谓的。

钟离:好了,我们该去准备仪式所用的香膏了。

派蒙:香膏?去哪里弄呢?直接去买吗?

钟离:不,这种敬神的香膏,若要熬制,所需的「霓裳花」品质,同样也是很特殊的。

钟离:名为「霓裳」的花,其花瓣是上好的纤维材料,多用于制作锦缎。但它的芳香又十分清雅,尤其适合供奉仙神的严肃场合。

派蒙:又到了钟离普及上流社会知识的时间…

钟离:更具体的细节,目前也不需要多言了。还是先随我一道去商人那里,收购材料吧。

[折叠展开]

任务过程

➢前往购买霓裳花

向岚姐请教

向琦命请教

向莺儿请教

与莺儿汇合

前往取水

与莺儿对话

➢研磨霓裳花精油

把精油带给莺儿

[折叠展开]

地图说明

  • 任务起始地点
  • 任务完成地点

传香

触发条件 完成“指月”后开启
等级限制 25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指月
起始NPC
钟离
结束NPC
派蒙
后续任务 市井

任务奖励

  • 冒险家的经验*9
  • 原石*20
  • 摩拉*32000
  • 冒险阅历*575

剧情对话

派蒙:“老板,你们这里有霓裳花吗?”

博来:“霓裳花?当然有,要哪一种?”

派蒙:“唔…哪一种?就,就是最好的那种?原来霓裳花还有很多种的吗?”

博来:“哼,没见过世面的外国人,还问这种问题…”

钟离:“「金屋藏娇」、「山阴锦簇」、「飘渺仙缘」。这三种霓裳花,麻烦老板各拿一株来看。”

博来:“——哦!这位老爷,是大行家啊!身边两个,是仆人吧。仆人就别抢在老爷之前开口了。”

旅行者:“终于有一天,轮到我了…”&“这是喊派蒙应急食品的报应吗…”&“不,你不觉得我有点眼熟吗?”

(选择“终于有一天,轮到我了…”)

博来:“请,请,贵客看看吧,还有什么想法,也请说道说道。”

钟离:“嗯,根据生长环境与祖先亲族的不同,霓裳花会呈现出不同的性状…老板这几株都不错,保存的很新鲜。比如这种,枝繁叶茂,花蕊如金屋藏娇,绿叶长存,多生于有复杂水文条件之地。而山阴或者潮湿之地,霓裳花多生得瓣大而蕊密,香气扑鼻,堪称花团锦簇。最后这类则是孤傲清冷,枝、叶、花排布极疏,开花时香气寡淡,却极为持久,是古人登山访仙时偶然发现。不过时至今日,大多野生的霓裳花都在璃月地理变迁的过程中绝迹了,现在多是依靠人工培育…”

博来:“哎,先生确实是行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多讲究…”

钟离:“略通一二而已,我这位旅行家朋友才是不容小觑。始终将踏遍大陆各处之人。”

旅行者:“其实也没那么厉害…”&“我确实对霓裳花很无知…”

(选择“我确实对霓裳花很无知…”)

派蒙:“钟离先生太客气了…那么这三种霓裳花,我们该选哪种呢?”

钟离:“老板,我全要了。”

派蒙:“又来?!”

钟离:“呵,听戏时要点最红的名伶,遛鸟时,要买最名贵的画眉——此即人生。不过,这次买三种霓裳花倒不是出于我的人生信条。你有所不知,根据传统,若将不同的霓裳花分别做成香膏,供奉在「七天神像」前,岩王帝君便会自己做出选择。不过这种古早时期的讲究,和一些过于复杂的传统,都已经逐渐被简化了。但这是三千七百年来,唯一属于七神之一的「送仙典仪」。我们还是遵照传统,逐一供奉这些香膏吧。嗯…所以…嗯…你们有带钱么?”

派蒙:“你又没带钱吗——!钟离——!”

旅行者:“好像已经习惯了。”&“他带了的话可能更奇怪。”

(选择“他带了的话可能更奇怪。”)

博来:“…呃,客官们,不好意思,插一句嘴。你们是要把这些花,献给岩王爷?”

派蒙:“这么说也没错。”

博来:“唉,你们应该早说…那次「请仙典仪」之后,我也听到了不好的消息…不吉利的话,就不说了。总之我也一直很担心岩王爷,担心那个消息是真的。如果是为了岩王爷的话,这些花就不收你们的钱了,替我带一份心意就行。”

派蒙:“这,真的合适吗…”

博来:“瞧你这话说的,没有岩王爷,就没有我这种小民的栖身之地呀。如果不是当年岩王爷题诗,这些珍品霓裳花的身价,哪能这么金贵…”

派蒙:“哇…一路上听到的璃月风土人情,很多都是在某个时期,受到过神灵本人的直接关怀呢。”

钟离:“…总之,要谢谢老板了,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派蒙:“忘带钱还不是钟离的错!”

博来:“唉,不过是一点小意思罢了。”

派蒙:“花已经到手了,可香膏要怎么做啊?”

钟离:“最好能找一个有过制香经验的熟手。不过我认识的人里,几乎没有会亲自动手熬制香膏的…”

派蒙:“嗯,一听就知道都是有钱人。”

钟离:“所以要麻烦你们到城里问问看了,比如普通人家的小姐之类的。”

派蒙:“好吧,尤其是那种…身上香香的,对吧?感觉还算不错的差事呢。”

钟离:“我去七天神像附近等你们,做好香膏以后,就在那里汇合吧。”

派蒙:“冒险家协会那边,会不会有合适的人选呢?要不先找岚姐问问看?我记得,她是璃月的分会长来着。”

(与岚姐对话)

派蒙:“岚姐,我们想请你帮个忙…”

岚姐:“我已经很长时间不接委托了,不好意思二位,请找其他冒险家吧。”

派蒙:“不用挂委托啦,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件事…”

旅行者:“岚姐会熬香膏吗?”&“岚姐闻起来很香。”

(选择“岚姐闻起来很香。”)

岚姐:“…唔,让我确定一下你们是不是在捉弄我,或者说什么反话…我常年在外奔走,虽然也很注意打理自己,但要说「闻起来很香」…”

派蒙:“可是岚姐身上确实很香呀,不是香膏的话,会是什么呢?”

岚姐:“这么说来,确实好像有一股香味,我想想…哦,莫非是我上次回来时采摘的「清心」?原来我一直带在身上…”

派蒙:“欸,原来是这样啊…岚姐竟然还有在路边摘花的雅兴。”

岚姐:“…唔,不过是药用而已。不要继续这种无意义的话题了,香膏的话…你们不如去找绮命问问。”

派蒙:“是那位占卜师姐姐吧?嗯,确实给人香香的印象…那我们先走啦,谢谢岚姐!”

(与绮命对话)

绮命:“嗯?有什么事吗,二位。”

派蒙:“绮命小姐有空的话,想问你件事…”

旅行者:“绮命小姐会熬香膏吗?”&“绮命小姐闻起来很香。”

(选择“绮命小姐闻起来很香。”)

绮命:“啊…唔…抱歉,没想到你会这么直白。不过我对你其实还不是十分了解…”

派蒙:“嗯?我们的意思是想问你平时用不用香膏。”

绮命:“啊,咳咳…香膏的话,我没有在用哦。不过我的身上应该会有一些脂粉的味道,可能让你们误会了吧。我平常在码头附近摆摊,可不希望香膏引来更多色咪(姆)咪的水手…”

派蒙:“这样呀,好遗憾哦。”

绮命:“不过说起香膏,你们居然没听说过「莺儿的手工香膏」吗?”

派蒙:“莺儿,是…「春香窑」的那位莺儿?”

绮命:“是的,许多人家的千金小姐,都会拜托她熬香膏来用。据说她手工自制的品质,比市面上贩卖的还要好。”

派蒙:“太好了,谢谢你的情报!这下应该不会再扑个空啦。”

(与莺儿对话)

莺儿:“欸,终于找到我了么?我可是等你的好久了。”

派蒙:“嗯?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要过来?”

莺儿:“我刚听说有两个人在满城找身上很香的人下手…我还担心你们不会来呢,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对我魅力的考验呀…”

派蒙:“「下手」?怎么说的我们好像是危险人物的样子!”

莺儿:“以讹传讹,三人成虎,言行最好谨慎一些哦。放心,我知道你们的来意是想我帮忙做香膏吧,需要什么样的呢?”

旅行者:“想用这三种霓裳花…”&“就想要你用的那种。”

(选择“想用这三种霓裳花…”)

莺儿:“欸~居然要同时做三份…想不到明明这么年轻胃口却不小呢,呵呵。该不会之前的传言是真的吧?是在物色可以送香膏的目标吗?”

旅行者:“是要献给「岩王帝君」的…”&“有什么不好呢?”

(选择“是要献给「岩王帝君」的…”)

莺儿:“噗…情急之下编了个这样的借口么?就算是献给神明也不需要这么多种类吧?漏洞百出呢…”

派蒙:“唔…好像钟离也说过,这种传统已经被遗忘很久了…”

莺儿:“总之,「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谁又能说你做的不对呢?”

派蒙:“唉,派蒙又听不懂了…”

莺儿:“好了,我帮你做就是了。来当我的助手吧。在熬香膏的这段时间里,你可得把心思放在我一个人身上呀…”

旅行者:“好吧…”

莺儿:“那么,去哪里熬香膏比较好呢…”

旅行者:“达达乌帕谷里…”&“香菱家的厨房…”

(选择“香菱家的厨房…”)

莺儿:“哦,你说的是「万名堂」?不错的选择,那我们一起过去吧。”

(来到厨房与莺儿对话)

莺儿:“我已经跟卯师傅打过招呼了,现在要准备开工了哦。你做好准备,对我负责了吧?”

派蒙:“嗯?”

莺儿:“我是说负担起「助手」的责任,呵呵呵…在我准备制作工序的时候,你就先帮我取些水来吧。”

(取水)

莺儿:“嗯,水质还不错。接下来就要请你帮忙去合成台,从霓裳花里提炼出精油了。制造香膏的手法和炼金的手法大不相同,我来教你吧。要像这样,轻轻地…温柔的握住臼杵…手掌也要注意紧贴,这样才不容易滑脱…然后用你最顺手的节奏搅动…直到霓裳花的汁水…”

旅行者:“放心,我很在行。”&“好了,好了,我明白了。”

(选择“放心,我很在行。”)

莺儿:“嗯~果然有这方面的天赋,一说就懂。带上这些,到附近的合成台去试试吧。记得,三种都要制作哦。虽然在精油阶段的外形很相似,但制成香膏以后我会用不同的盒子帮你装好的。”

(合成精油)

莺儿:“唔,真是不错的霓裳花精油。那么,剩下的就是最关键的部分…我会把它放入水中用慢火熬煮,直到水分几乎蒸干为止。这里的火很有讲究,火太大的话,会让香味受到影响。请你注意控制炉火的火力,这是最后一步了。那些霓裳花的汁水,要好好地做到一滴不剩哦。”

莺儿:“嗯~三种香膏都顺利完成了。助手,你的工作完成的不错。这也说明…你是个愿意为了感情而努力的人呀,真是难得。”

旅行者:“都说了不是这样…”&“我刚才只想着你哦。”

(选择“我刚才只想着你哦。”)

莺儿:“欸呀,你居然还记得我随口一提的约定吗?你比预想中更讨人喜欢呢。若是不当心的话…连我都可能会动心了,呵呵。好了好了,要我帮你介绍下这几种香膏吗?可以方便你对症下药…”

派蒙:“派蒙也要听!”

莺儿:“这第一种香膏呢,甜蜜而梦幻的感觉…是小女孩们最喜欢的。第二种纹上去贵气凌人,是富家千金们的最爱。最后一种香气轻柔却久久不散,如天光昏暗雾色朦胧。最受成熟女性们的欢迎。记住了吗?可别用错场合呀。”

旅行者:“记,记住了…”

莺儿:“好,那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到这里了吗?那么最后再送你一句话吧。想脚踏三条船,可要想好先抬哪只脚…”

旅行者:“……”

莺儿:“呵呵,有空再来「春香窑」陪陪我吧?”

(见钟离)

派蒙:“钟离先生,我们把香膏带过来啦。钟离先生…刚才好像在对着神像发呆呢,是不是让你等的太久啦…”

钟离:“哦,你们回来了,我也没有等很久。比起神像所刻的岩王帝君的守望,不过是短短一瞬而已。”

派蒙:“哈哈,人怎么跟和雕像比啊?”

钟离:“说的也是。如何,你们把香膏带来了吗?”

派蒙:“三份香膏,一份不少!”

钟离:“辛苦二位了,我们试着依次供奉上去吧。”

(供奉「金屋藏娇」)

派蒙:“这是第一种香膏。莺儿小姐说它甜蜜梦幻,是小女孩们最喜欢的。”

(供奉「山阴锦簇」)

派蒙:“这是第二种香膏,说是贵气凌人,富家千金的最爱。”

(供奉「飘渺仙缘」)

派蒙:“第三种香膏,香气轻柔却久久不散,如雾色朦胧…什么什么的。最受成熟女性的欢迎。欸…刚才那是?”

旅行者:“「岩王帝君」很中意的样子。”&“看来答案是第三种香膏。”

(选择“看来答案是第三种香膏。”)

派蒙:“那是成熟大姐姐喜欢用的款式吧?难道说…「岩王帝君」其实是一位大姐姐?”

钟离:“哈哈哈…说不定呢。「岩王帝君」的化身有万万千千,或许真有这么一个形象存在。”

派蒙:“可惜我们只见过那个特别巨大的龙形,而且…希望「璃月七星」能抓到真正的凶手。”

钟离:“那些就留给位高权重之人去苦恼吧,我们只需做好与「岩王帝君」的饯别之礼。”

旅行者:“(七星和公子,究竟各有什么图谋…)”&“(算了,为了见到「仙祖法蜕」…)”

(选择“(七星和公子,究竟各有什么图谋…)”)

派蒙:“所以,我们又完成了一项准备工作呢,下一项该是什么了?”

钟离:“接下来…希望二位可以代我去借一下「涤尘铃」。”

派蒙:“「涤尘铃」?”

钟离:“如今,保管「涤尘铃」的是我的一位朋友,叫做萍姥姥。她人在玉京台附近,你们向她问,她自然知道。”

派蒙:“好的…可是,这次钟离先生不和我们同去了吗?”

钟离:“嗯,我有些不便露面的理由,麻烦二位代劳了。”

派蒙:“欸…这次钟离先生的态度,怎么神神秘秘的?”

[折叠展开]

任务过程

与萍姥姥对话

触碰萍姥姥的壶

➢寻找涤尘铃

与萍姥姥对话

放置香膏和涤尘铃

[折叠展开]

地图说明

  • 任务起始地点
  • 任务完成地点

壶天

触发条件 完成“传香”后开启
等级限制 25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传香
起始NPC
萍姥姥
结束NPC
钟离
后续任务 市井

任务奖励

  • 冒险家的经验*9
  • 原石*20
  • 摩拉*35000
  • 冒险阅历*600

剧情对话

(与萍姥姥对话)

萍姥姥:“世事无常,世事无常…”

旅行者:“您好。”&“您怎么了?”

(选择“您怎么了?”)

萍姥姥:“没事没事,我只不过看见「琉璃百合」谢了太多。觉得太可惜了。”

派蒙:“这些花…为什么都谢了呀?”

萍姥姥:“在我那个年头,人们说「琉璃百合」通人性。如果它们听见了好声音,比如笑声啦,歌声啦…它们就会很高兴,会长得很好。但如果反过来,听了太多不好的声音…比如乱七八糟的流言蜚语,它们就会枯萎的很快。”

派蒙:“…所以,现在璃月港里的状况,这些花也感觉到了呀。”

萍姥姥:“是啊,岩王帝君之死的传言,可不是小事。这大街小巷里,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是愚人众的阴谋,有人说是「海里的东西」要镇不住了,还有人说,这些都是七星自导自演的…这座港口,就和柴火堆一样。只要一点火星,火就要止不住了。唉,话头就到这儿打住吧,我老婆子年纪大了,就喜欢唠叨…年轻人,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旅行者:“想借您的「涤尘铃」。”&“想找您借个东西…”

(选择“想借您的「涤尘铃」。”)

萍姥姥:“喔,那个老物件啊…我记得,确实在我这,但是具体放在哪…我老婆子就记不清啦。那是我年轻的时候,一个老朋友身上戴着的小玩意…他看我老是眼巴巴的看着,就把铃铛送我了。但他当年就和我说,假如以后有人来借这个铃铛,我可不能舍不得。这么多年了,这铃铛也不知道被借走了多少次。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很久没人再来借这个铃铛啦!唉,这个老身子骨。这个老身子骨,找起东西来慢吞吞的,你们怕是等不得哟…”

旅行者:“我们自己来找就好。”&“我跟西风骑士团长学过找东西。”

(选择“我跟西风骑士团长学过找东西。”)

派蒙:“唔…突然在意外的地方自豪起来了?!”

萍姥姥:“好啦,孩子们,那个铃铛我也没有放多远,你们也别太操心了。”

派蒙:“咦?婆婆,您家就在这附近吗?呜哇…这可是玉京台呀,真有钱…”

萍姥姥:“呵呵,我老婆子可置办不起城里的房子——看看这个壶,我的全部家当都放在里面啦。”

派蒙:“全部家当…”

旅行者:“您是指,把屋子钥匙放在里面了?”&“您的家当就一个铃铛吗?”&“派蒙进壶里看看吧。”

(选择“您是指,把屋子钥匙放在里面了?”)

萍姥姥:“呵呵呵…孩子们,总之铃铛就放在这个壶里。想找铃铛的话,就自己去看看吧。”

派蒙:“这婆婆真奇怪,说什么全部家当放在壶里…应该是逗我们玩儿的吧?”

(攻略副本)

萍姥姥:“年轻人手脚就是利索,这么一会,就拿到了…”

旅行者:“您是仙人吗?”&“您是「璃月七星」的人吧。”&“难道您是愚人众的…”

(选择“您是仙人吗?”)

萍姥姥:“仙人…这两个字,我老婆子可很久没有听人正经提起了。至于我是不是仙人,孩子,你心里难道不明白吗?”

派蒙:“唔…好像懂了,又好像没全懂。不过婆婆,您…就这么把铃铛给我们了?您不奇怪吗?岩王帝君刚出事,我们就急匆匆地找您来要铃铛…”

萍姥姥:“傻孩子,璃月港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仙人离开,也不知道折腾出了多少风浪。但无论是哪一次,都是按规矩先把「送仙典仪」办体面了,再去安排后面的事。一个劲儿的喊着「抓凶手」,却耽误了「送仙典仪」,在我看来,才是本末倒置。现在你们来借铃铛,我揣摩着,大概是哪位老朋友终于看不过眼,出来主持大局了吧。所以,我又怎么会不肯借铃铛给你们呢?”

旅行者:“要是您的「老朋友」借了不还呢?”&“这铃铛能送我吗?”

(选择“这铃铛能送我吗?”)

派蒙:“喂!你这个人,这可是婆婆的东西呀!用完了就要还给人家!”

萍姥姥:“送你?你这孩子还真直白,哈哈哈,你想拿就拿着吧。不过这铃铛很恋家,指不定什么时候啊,它就溜回我老婆子这来咯。既然拿到了东西,就快点回去吧,可别误事了。再帮我给那位差遣你们的人带句话,就说…有空的话,过来喝喝茶也是可以的。老婆子我没什么家当,但总归还是有盏茶壶的。”

派蒙:“嗯!我们记住啦,谢谢婆婆!”

(与钟离对话)

钟离:“不错,这正是「涤尘铃」…嗯,保管的还真不错。我们顺便把之前做好的香膏也安放了吧。”

旅行者:“你认识萍姥姥?”&“你也是仙人?”

(选择“你认识萍姥姥?”)

钟离:“自然是认识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这枚铃铛在她那?”

派蒙:“嗯…疑点重重!但你不想说的话,我们也就不先追问了吧。对了,那位婆婆让我们带句话给你。「有空的话,过来喝喝茶也是可以的。老婆子我没什么家当,但总归还是有盏茶壶的。」”

钟离:“哈哈哈,这语气可不太适合你。不过她的茶壶确实很不错,用来泡茶再好不过了。等到了合适的时候,我自然会带着好茶…去见她的。”

派蒙:“那么仪式下一项准备,该是什么了?”

钟离:“嗯…下一项,我们去买风筝。”

派蒙:“风筝!钟离要带我们去玩儿风筝了吗?这算是…中场休息?”

钟离:“哈哈,不是那样。风筝虽说是孩子的玩具,但在璃月的种种仪式上,还有其他象征意义。我会为你们解释的,但我们接下来的行动,还是先去把风筝买到手再说。”

派蒙:“嗯…好吧,一头雾水…”

[折叠展开]

任务过程

➢前往购买风筝

➢寻找三位工人

➢与阿三沟通

➢寻找三位工人

与阿大沟通

收集清心

➢将清心带给阿大

与「公子」对话

[折叠展开]

地图说明

  • 任务起始地点
  • 任务完成地点

市井

触发条件 完成“壶天”后开启
等级限制 25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壶天
起始NPC
阿三
结束NPC
公子
后续任务 归终

任务奖励

  • 冒险家的经验*9
  • 原石*30
  • 摩拉*34500
  • 冒险阅历*575

剧情对话

(与阿山婆交谈)

阿山婆:“客人,来啦?之前预定的七支风筝都已经扎好了,是现在要取么?”

钟离:“是的,辛苦了。”

阿山婆:“这年头愿意买这式样风筝的客人,还真少见。要说早年间,倒是有一些三教九流的朋友会用上…”

派蒙:“嗯,这位钟离先生是「往生堂」的客卿,所以他对三教九流的游戏规则也都能理解吧。不过这次旅途里跟钟离闲聊的东西,还远远不止这些…”

旅行者:“他也懂衣冠日用,珠玉瓷器…”&“路上谈过茶叶香料、花卉虫鸟…”

(选择“他也懂衣冠日用,珠玉瓷器…”)

派蒙:“唔…他好像也能接上璃月人最爱的金融和政(姆)治话题,但却更喜欢说那些比较「无用」的知识呢。”

钟离:“哈哈…因为我更愿意把这些趣事分享给你们。”

阿山婆:“哎呀,孩子的玩具就是很有趣的东西嘛。不过…虽然我也挺喜欢看孩子笑,但毕竟,还有点别的念想。精巧的玩意,总能讨孩子喜欢。但这份「精巧」也是千多年的积淀,背后都是有「意义」的。我在璃月做了四十年风筝,对祖上传下来的式样一清二楚。这位客人订的七只风筝,意义可不一般。”

钟离:“没错,这是「送仙典仪」的饰物,七只风筝…象征七神。”

阿山婆:“呵呵呵…敬献风神的纹样,我特意把颜色「自由」地涂出了界。至于敬献岩神的,就要好好按照「契约」来画咯,这种花纹是很古的,在黄金屋里也找得到呢。”

派蒙:“啊,「黄金屋」,这个名字我最近听过——”

旅行者:“嘘…”&“派蒙,别往下说…”

(选择“嘘…”)

派蒙:“咦?”

钟离:“这只风筝的雷纹…嗯,旋回感把握的很好,正如雷神想要的「永恒」。敬献「智慧」的草叶纹路,银木年轮…巧妙地融合在风筝的骨架里,令人赞叹。水面般平衡的「正义」、如火炽烈的「战争」,还有冰神曾经的…嗯,细节做的都很到位啊。”

阿山婆:“嚯嚯嚯,偶尔能听懂行的客人多夸几句,也是赏心乐事。那么阿山婆,我就先把这些预定的货取走了。余款的话…”

旅行者:“完了!”&“「余款的话」…”

(选择“「余款的话」…”)

公子:“余款的话…我来付吧。”

派蒙:“呀,是「公子」。”

旅行者:“你们约好在这里见面吗。”&“你在埋伏我们?”

(选择“你在埋伏我们?”)

公子:“哈哈,怎么会呢?只是恰好路过。钟离先生还是老样子。付账…或者喊人付账的时候从来不看价格,也不看荷包。我话说回来,他其实既懂金钱的价值,也很明白人间疾苦。但他似乎不能理解「穷」也是一种可能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境况…或者换句话说,只是根本不能想象一个没有钱的自己。”

派蒙:“真是绝了,这种人怎么还没饿死。”

公子:“…「公子」先生还是这么爱开玩笑。好了,买风筝一切顺利,进行下一项准备之前,就不必休息了吧。「送仙典仪」需要物资,也需要人。在码头附近我们可以雇到一些不错的帮工。”

公子:“旅行者,把这个钱袋拿去——我不说你也明白的吧,讨价还价的事,你自己来,可千万别让钟离插手喔。嗯…来晚一步,似乎错过了什么有趣的消息。…下次,想办法在更合适的时机出现吧。”

(与帮工交谈)

阿三:“帮工?行呀,但我可先说好,我阿三是冒险家协会的候补成员,欢迎冒险委托,谢绝文书工作。”

钟离:“冒险…去深山里抓几只仪式上用的晶蝶,似乎是有那么些冒险意味。”

旅行者:“勇敢的冒险者啊,我要5只晶蝶。”

阿三:“哎?这活儿也不算难,有是我冒险家候补的身份…算了,那我就只收一万五千摩拉吧,怎么样?”

(讨价)

阿二:“去玉京台做一天杂活是吧?我没问题,一天两万五,公平交易。”

派蒙:“哇,这个出价有点贵耶…可不可以看在这位「拯救蒙德的英雄」的面子上,稍微便宜一点?”

阿二:“拯救蒙德的英雄?没听说过。”

钟离:“英雄没听说过,没关系,摩拉总听说过吧?我全额付。”

旅行者:“不,还是谈谈价格吧…”&“我全额付。”

(选择“不,还是谈谈价格吧…”)

(讨价)

阿大:“哦?帮工?可以啊,我阿大做事一向百分百出力。当然要百分之一百二十出力的话,价钱另算。说说看,你们要做什么?”

钟离:“我想想…玉京台那边,还缺些木制的用具。因为不是什么稀罕物件,我就没特地准备了。”

旅行者:“勇士,50根树枝、20捆木材!”

阿大:“没问题。跑一趟只收两万摩拉,如何?”

钟离:“好,成交。”

旅行者:“不…带的钱好像太少了…”

阿大:“就这点?那就没办法了。”

旅行者:“请你去找一个叫「公子」的人…”

阿大:“「公子」?不去不去。他要帮你报销?那也不去,本来跑一趟腿的,这不是要变成跑两趟了么。这样吧,我们一码归一码。你剩的这些钱我都先收了,然后…给我一朵清心,我就当做抵了这段额外路费,再去找那个什么「公子」,怎样?”

派蒙:“唔…看来只能这样了吧。”

(给阿大清心)

阿大:“东西带来了么?嘿,挺好,这玩意儿还挺少见的,我自己可不知道上哪采…有这「清心」,晚上回家,小姑娘大概就不会那么闹了吧。嗯…回家以前我就先为你走一遭。”

(与公子对话)

公子:“哟?事办妥了?余下的钱就不用还了,自己拿去吧,其愚人众办事的人是不会吃亏的。”

派蒙:“哼,这种嗟来之食,难道能收买我——下一笔资金你什么时候给?”

公子:“哈哈,有一个消息,只要你们能告诉我,我就把「北国银行」的金库,对你开放半小时…”

派蒙:“什么消息?!”

旅行者:“不行。”

派蒙:“咦?你知道他想要什么吗?旅行者?”

旅行者:“「愚人众」还能想要什么?”&“还记得吗?在蒙德…”

(选择“「愚人众」还能想要什么?”)

派蒙:“啊!在蒙德,愚人众的「女士」…”

公子:“……好了好了,真是的,旅行者在说什么呢。我们这是怎么了?刚才的气氛好奇怪啊。”

派蒙:“呜…”

钟离:“接下来为了「永生香」,我们要去一趟「不卜庐」。那是璃月港里最有名的药庐——嗯?你们怎么了?”

公子:“呵…没什么。我正在跟他们说余下的钱不用还了。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吧。”

派蒙:“呜…刚才,派蒙绝对感受到了,非常可怕的杀气…”

[折叠展开]

任务过程

➢前往不卜庐

寻找声音来源

➢寻找「归终机」

➢检查「归终机」

从战备室获取材料

修理「归终机」

击败盗宝团成员

➢回不卜庐寻找七七

放置永生香

[折叠展开]

地图说明

  • 任务起始地点
  • 任务完成地点

归终

触发条件 完成“市井”后开启
等级限制 25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市井
起始NPC
派蒙
结束NPC
钟离
后续任务 邀约

任务奖励

  • 大英雄的经验*4
  • 原石*50
  • 摩拉*52750
  • 冒险阅历*725

剧情对话

(进入不卜庐)

派蒙:“欸,柜台前没有人呢,气氛也有些诡异…请问——老板在吗?”

???:“欢迎光临。”

派蒙:“……你们刚才…有听见是从哪里传来的声音么…”

钟离:“似乎是柜台那边。”

派蒙:“这,这…要不,旅行者,你先过去看看?”

(靠近柜台)

派蒙:“原来在这儿!还没有柜台高!”

旅行者:“她是…「僵尸」吗?”&“其实论身高的话,派蒙更…”

(选择“她是…「僵尸」吗?”)

派蒙:“啊…好像是真的!额头上还贴着符咒…”

七七:“欢迎光临「不卜庐」,我是七七。七七已经死过一次。后来,被仙人救了,所以是,僵尸。”

旅行者:“平淡的说出了不可思议的事…”&“不愧是「有神之地」…”

(选择“不愧是「有神之地」…”)

派蒙:“在蒙德,这种事就完全无法想象呢…”

钟离:“这位…小朋友。敢问店内是否有卖「永生香」?”

七七:“请问…药方。有没有,拿药方来呢。”

钟离:“这…买「永生香」的话,是不需要药房的吧?和治病没有关系…”

七七:“有药方的话,七七可以,帮忙抓药。这是,七七给自己的,「敕令」。”

旅行者:“「敕令」?”&“感觉很难交流…”

(选择“「敕令」?”)

钟离:“僵尸行动,需要敕令。但这位小朋友,不知为何,是自己给自己下敕令的状态。七七小朋友,我们没有药方,但我们希望你帮忙找来「永生香」。”

七七:“可以哦。”

派蒙:“咦?怎么突然就可以了。”

七七:“但是,你们也要帮七七的忙,这样才公平。”

派蒙:“店员给顾客帮忙,原来是不公平的事吗!”

钟离:“呵…无妨,这样对等的关系也不错。在璃月,交易的艺术就是换位思考。”

七七:“那请你们,到天衡山。用「归终机」,帮我狩猎「椰羊」。”

旅行者:“我没太听懂…”&“该不会是在耍我们…”

(选择该不会是在耍我们…”)

钟离:“不是的,她刚提到的东西,我有所耳闻。「归终机」是远古仙人在天衡山上架设的一种弩炮,属于机关术产物的一种。位置坐落在「天衡古城垣」之间,能够自行迎击体格巨大的魔物,防备来自外界的威胁。”

派蒙:“钟离先生真是对璃月了如指掌呢。”

钟离:“也并非完全如此吧…比如这个「椰羊」,我就确实没有听说过。”

七七:“「椰羊」,是传说中的,半仙之兽。”

派蒙:“欸?就这些吗?”

七七:“嗯。「椰羊」,是传说中的,半仙之兽。长什么样子,不知道。哪里最多,不知道。什么由来,不知道。”

旅行者:“这就是「一问三不知」…”&“这就难办了…”

(选择“这就是「一问三不知」…”)

钟离:“罢了…先去「归终机」附近看看吧,或许到了那边就有线索了。”

派蒙:“「椰羊」…究竟是什么样的生物呢…”

(到达位置与「归终机」互动)

派蒙:“想不到这么巨大,不愧是仙人留下的造物。可是,这东西要怎么用呀,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操纵呢…”

钟离:“现在是操纵不了的,因为坏了。”

派蒙:“居然…坏了。”

钟离:“毕竟历经了千年的风霜,再是仙家机关,也很难维持原样了。”

派蒙:“那我们可怎么办?钟离先生,快用你那无尽的「上流社会知识」想想办法呀!”

钟离:“唔。怎么把我说的像是…除了听戏遛鸟,别的什么都不会的纨绔子弟一样?我想想…嗯,其实「归终机」建设之初,为了应对战损之类的情况,是准备了备用材料的。若没猜错了,在这「古城垣」之中,一定可以寻到当年的战备室。有了战备室里储存的材料,只要知道「归终机」的运作原理,想要修理也并非难事。”

派蒙:“这么说…钟离先生是知道原理的咯?”

钟离:“略知一二。只要收集了足够的材料,就可以稍稍尝试一下。”

(收集材料)

钟离:“嗯。这些备用材料应该可以派上用场了。第二位稍等,我来尝试修理…完成了,「归终机」的结构,比我预想的还要精密一些。”

派蒙:“唔哇,然后,要怎么让它动起来呢?”

钟离:“很简单,只要这样…看!仙家的机关,居然还自带「望远」之效。”

派蒙:“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

黄麻子:喂!你们几个在折腾什么!这是…这大弩枪,被你们给收拾好了?你们乱动这东西干什么?!”

钟离:“不是什么弩枪。是「归终机」。还有——在提问前先报上自家姓名。这是礼仪。”

黄麻子:“看不出来吗?哼,我们可是盗宝团的大佬。传说这一带埋藏着各种宝贝。但这大弩枪虽然是个机器,却又好像是这一带的看守一样,非常难搞。上次我们进山,有个兄弟差点被它穿成了串儿。后来是我们几个冒着性命危险,才把这大家伙弄坏了的——可一转头你们居然又把它修好了!?我看今天,真得把你们好好修理修理!”

钟离:“哼。为了一己私欲,玷污仙人智慧。你们,更应该得到些教训。”

(打败盗宝团)

派蒙:“一群不识相的家伙,哼!”

钟离:“因这种人乱了心境,并不值得。我们还是回到和七七的「契约」上来吧。”

派蒙:“嗯…契约…我们虽然修好了「归终机」,可是要杀的「椰羊」又在哪里呢?”

钟离:“从刚才「归终机」的搜寻结果来看,这附近除了一些常见的野生动物以外,似乎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况且,如果是「半仙之兽」的话,凭借仙人的机关术,应该不难察觉…”

派蒙:“这…”

旅行者:“……”&“「归终机」是不是白修了?”

(选择“「归终机」是不是白修了?”)

派蒙:“修都修了,就别说这种话啦…”

钟离:“只是站在这里考虑下去,不会得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如先回不卜庐,承认我们没找到「椰羊」,再做打算吧。”

派蒙:“是啊,毕竟我们也…按照璃月的说法,「尽力而为」了呢。”

(返回不卜庐与七七对话)

钟离:“抱歉,是我们未能完成「契约」,名为「椰羊」的半仙之兽…我们实在没有头绪。”

七七:“啊。很失望。虽然没关系,但是很失望。”

派蒙:“呜——看到七七这样,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超级强烈的愧疚感!”

旅行者:“七七,还有什么别的线索吗?”&“七七想要「椰羊」做什么?”

(选择“七七想要「椰羊」做什么?”)

七七:“嗯…「椰羊」的奶,好喝。比一般的羊奶,好喝。所以它们,一定是半仙之兽。对不起,我的记忆力,不好。所以我,把那种奶的名字,写下来…我,找找…啊,对了,就是这个,好喝的奶……叫「椰奶」。”

众人:“嗯?!”

钟离:“……对不起,二位。此前为与七七公平对等,我不经思考,答应的太过轻易…”

派蒙:“嗯,没关系,钟离。用璃月的话说「世事无常。悲喜难料」,谁又知道结局会这么荒唐呢。”

七七:“咦…七七说了什么,错误的话吗?”

派蒙:“旅行者,不好意思,打破小孩子幻想的事可以交给你来做么。”

旅行者:“椰奶,不是椰羊产的。”&“椰奶的来源,是椰树。”

(选择“椰奶的来源,是椰树。”)

七七:“啊…”

派蒙:“七七好像陷入了思考。”

旅行者:“我们不要打扰她了。”&“孩子的成长就是在这种时刻吧。”

(选择“孩子的成长就是在这种时刻吧。”)

白术:“哈哈,真是有意义的一堂人生课啊,多谢你们照顾我家的七七了。”

钟离:“阁下是?”

白术:“失礼失礼。我是这家「不卜庐」的老板,白术。”

派蒙:“原来老板不是七七啊——而且是个在脖子上挂了药材的怪人?!”

白色的蛇:“真可怜。七七已经够单纯了,但居然还有比七七更单纯的受骗者。”

派蒙:“啊!那个药材…那条蛇,说、说说说说话了!”

旅行者:“蛇说话了!”&“这里是璃月,没什么奇怪的。”

(选择“蛇说话了!”)

白色的蛇:“哼,我本不想开口。熟客还行,生客的话就难免会受些惊吓。可再不说话,我就要被你们拿来跟抽屉里那些蛇干相提并论了。”

白术:“哈哈哈…这位是「长生」,她没有恶意。请问几位,撇开陪七七胡闹不谈…原本来此,有何贵干呢?”

钟离:“请问贵店,有没有「永生香」?”

白术:“哦,「永生香」啊,当然有,当然有。”

派蒙:“呼…太好了,总算是没有白忙活半天。”

白术:“三百万摩拉,品质上等。”

旅行者:“三百万?!”&“你去抢「黄金屋」吧!”

(选择“三百万?!”)

派蒙:“你去抢「黄金屋」吧!嗯…不过「黄金屋」现在被七星征用,大概会比平常更难抢吧。”

钟离:“嗯…三百万…乍一听也没什么,但以普遍理性而论,确实有些难办。”

派蒙:“这么多摩拉!我们是不可能付得起的!钟离先生就更不用说了吧?”

钟离:“确实。”

旅行者:“真干脆。”

派蒙:“怎么办…唉,这次,也只能再找公子求助了吧…”

公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椰羊…椰羊!太好玩儿了,你们居然被这种东西耍了一通!”

派蒙:“别幸灾乐祸!”

公子:“哎,真是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好吧,为了感谢你们让我这么开心,我来解决所有问题。这位…白术老板,对吧?我是「愚人众」的执行官,「公子」。不嫌弃的话,我们未来可以多多合作。若「不卜庐」有需要,愚人众可以帮忙建立椰奶的快速供货渠道。”

长生:“嗯?早就听说愚人众会拉拢「道上朋友」,但「不卜庐」是只用椰奶就能收买的吗…?”

七七:“椰奶,椰奶。白先生,椰奶。”

白术:“好好好…那就多谢「公子」先生了,祝我们未来合作愉快。这「永生香」也打个折,算你们两百九十九万吧。”

派蒙:“三百万和两百九十九万有什么区别吗?!”

钟离:“嗯…两百九十九万…乍一听也没什么,但以普遍理性而论,确实比三百万少了一万。好了,既然事情都解决了,我们也该回玉京台了。「公子」先生、白术老板、七七小朋友,后会有期。”

公子:“真是一群有趣的人,好久没这么笑过了。那么,在我来这里之前…早已「潜伏」的你有听见什么吗?”

叶卡捷琳娜:“是,「公子」大人。他们提到,「黄金屋」被七星…”

公子:“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呵,凝光,还有七星。你们想要藏匿在黄金屋的…除了「仙祖法蜕」,还能是什么呢?对不起了,旅行者。但我早就告诫过你吧?须知璃月古谚:「隔墙有耳」。”

(放置永生香)

钟离:“好了,如此一来,帮工也雇了,「永生香」也已备齐。离典仪的准备完成也不远了。”

派蒙:“呼…终于!”

钟离:“如何?旅者。在这场向岩神辞行的旅途里,有什么收货吗?”

旅行者:“真是一场奇奇怪怪的旅途。”

钟离:“奇奇怪怪?”

旅行者:“不知该说是体验了富豪的生活…”&“还是体验了贫者的挣扎?”

(选择“不知该说是体验了富豪的生活…”)

钟离:“哈哈哈,答案是哪一种呢?旅途中的疑问,总是如此复杂。旅者的体验就交给旅者自己慢慢咀嚼吧。对了,作为一起筹办「送仙典仪」的报酬。我决定——请客。”

旅行者:“钟离…请客?”&“天啊。”

钟离:“嗯?哦,放心,这一次,我会记得带钱的。今天晚上,我会带你去寻访市井盛赞的港口老窖。”

派蒙:“港口老窖?喝酒的那种吗?”

钟离:“没错,我们在码头附近的「三碗不过港」不见不散。”

[折叠展开]

任务过程

等待约定时间(18点到23点)

前往三晚不过港

在钟离身边坐下

[折叠展开]

地图说明

  • 任务起始地点
  • 任务完成地点

邀约

触发条件 完成“归终”后开启
等级限制 25

任务概述

前置任务 归终
起始NPC
钟离
结束NPC
甘雨
后续任务

任务奖励

  • 不动晶石的记忆*1
  • 冒险家的经验*9
  • 原石*30
  • 摩拉*35000
  • 冒险阅历*600

剧情对话

(赴宴)

钟离:“嗯,你们来了,不必点单,我都已经点好了。这家「三碗不过港」,可不想蒙德的那些酒馆。在这里,酒肆主人是拒绝果汁这种「不上道」的东西的。”

旅行者:“所以这次,终于能被请一杯酒了?!”

钟离:“所以这次,我给你点了一碗酒酿圆子。”

旅行者:“哈,我也不是猜不透这种结局…”

田铁嘴:“…各位客官要是愿意听,我就继续讲讲凝光大人的「群玉阁」。”

派蒙:“哇,这里还有说书人!氛围真好。”

钟离:“所谓市井盛赞,除了酒好,当然环境也要好。但这里所说的「环境」,与「提瓦特游览指南」里评判大酒楼的「环境」,就是两种意思了。”

田铁嘴:“列位都知道,在咱们这港口上边儿啊,有那云上仙府、烟霞行宫。什么叫手眼通天?您瞧瞧,这就叫手眼通天,这就是凝光大人置办下的通天产业。在那天朗气清之时,您从那宫门外的甲板上往下一望——好厉害!那就是大半个璃月港的天地风光…”

(凝光角色CG)

田铁嘴:“您且想想,这玩意儿虽是纸屑,但凝光大人用来决策的「思路」,那得多珍贵呢?您要能多抢一两张,这凝光大人指缝里漏出的好处,就能比同行多得一两分喽…”

派蒙:“「天权」凝光…最近一直听到这个名字。璃月人在谈她,「愚人众」讨厌她,藏「仙祖法蜕」的好像也是她,「请仙典仪」上我们还见过她一面…不知道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终于找到你了,「绝云间归来之人」。”

派蒙:“谁?!”

旅行者:“派蒙,我们走…!”

???:“请等一下。我不是千岩军,也不是前来缉拿你们的捕快。”

甘雨:“但我的确是「璃月七星」的使者——我是甘雨,月海亭的秘书,为见你们而来。”

旅行者:“使者?”&“秘书?”

(选择“秘书?”)

甘雨:“确切的说,本职工作是对「七星」全体负责的秘书,而这次的临时身份,是凝光小姐的特别使者。”

派蒙:“哇,说凝光,凝光…的使者到。”

甘雨:“绝云间归来之人…恕我身处坊间,礼数不周。但我带来的这封信,是凝光小姐以「天权」身份,正式拟定的邀请函。邀请您前往那座「天上的宫殿」。”

派蒙:“你说…邀请函?”

甘雨:“是的。凝光小姐是这样说的:「请她来,我要见她。在群玉阁,我会陪她一根一根地…剪断繁杂的暗流之线。」”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纠错反馈

    0/500

    * 支持PNG,JPEG,JPG图片格式,最多10M

    提交

    目录

    • 玩家贡献榜

    • 热点追踪

      • 近期活动

      • 活动攻略

    • 「白鹭之庭」至2.6结束

    • 日历

    • 图鉴

      • 角色

      • 武器

      • 圣遗物

      • 敌人

      • 食物

      • 背包

      • 活动

      • 任务

      • 动物

      • 书籍

      • 冒险家协会

      • NPC&商店

      • 秘境

      • 洞天

      • 深境螺旋

      • 名片

      • 装扮

      • 教程

    • 观测·影音回廊

      • 角色视频

      • 过场动画

      • 手书&创作

    • 观测

      • 区域

      • 观测·考据

      • 观测·公众号

      • 观测·通信端点

      • 观测者·攻略

    • 各类索引